第三十九章:失败

第三十九章:失败

马车之上,荣乐眉头紧蹙,沉默不语地靠在车厢上,想着今儿个发生的这一切,隐隐有些不安。

“公主,奴婢明明给惠国公主下了泻药的啊,那药劲可是相当厉害的,奴婢亲眼瞧见她吃下去的,可是怎么会瞧着像没事儿人似得呢?莫非,惠国公主早有防备?”一旁的侍女轻声道。

荣乐闻言,摇了摇头,“不像,她先前的样子明明是肚子不舒服的,本公主瞧着她的脸色都不太好了,可是后来为什么会没事儿了呢?”又顿了顿,才道,“本公主觉得,是宸王那儿出了问题,刚刚本公主出来的时候,专程留意到了,宸王的那个雅间和白二哥的雅间,仅仅只是一墙之隔,本公主担心,是我们与白二哥交易的事情被宸王听到了。只是……”

“只是什么?公主,若是宸王真的知道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宸王定然会跟皇上说的。”侍女闻言,急道,神色有些惊惶。

“慌什么慌?本公主也是猜测而已,若是他真的听到了,当时为什么不直接去旁边雅间里面将白二哥他们抓起来,那不就是人证俱全了吗?待会儿,你再去玉满楼一趟,去问一问掌柜,宸王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在我们之前还是之后,来了有多久。”

荣乐吩咐完之后,心中却仍旧觉得有些不踏实,又道,“再去问问白二哥,今儿个究竟是什么情况,怎么会抓错了人呢?你应该将织月今儿个穿什么衣服长什么样子都给他说了呀……”

侍女连连点头,“奴婢一会儿就去问。”

“若是真的被宸王知道了……”荣乐叹了口气,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若是真的被宸王知道了,那麻烦就大了,若真有那么一回事,那宸王,是绝对不能放过的了,不管再难除掉,也得要除,免除后顾之忧。

若是真的惹上了宸王,那就只能请外公帮忙了。

荣乐掀开车帘,自己走了下去,便瞧见织月已经站在外面了,荣乐笑着道,“到了,走我们进去吧。”

“早就听说驸马爷的娘亲也是一位女中豪杰呢,今儿个若是见了月儿定然要好好与老夫人聊一聊呢。”

荣乐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夸张,早些年,老夫人确实是一个脾气火爆的铁娘子,只是后来老爷子战死,她也就消沉了起来,如今驸马爷在战场上,她便更是每日吃斋礼佛,为驸马爷祈求平安呢。”

“可怜天下父母心。”织月叹了叹,便没有再多言,跟着荣乐走进了公主府。

这位老夫人,自己前世见过几次,只是不知什么原因,那老夫人在前世对自己也是不太友善的,说话总是带着几分刺儿。

这一生自己重生,前些年荣乐嫁了之后,自己也派人打听过,大致听说了一些故事,倒也是个值得钦佩的人,年轻时跟着自己的夫君上战场,在战场上杀敌无数,只是早年丧夫,后来便回家一心一意地将自己的儿子抚养大,荣乐进门之后,倒也没怎么给这位娇生惯养的公主什么面子,一个家里容不得两个想要做主的女人,听说,荣乐与她也颇有些不对盘呢。

织月眯了眯眼,这一回,既然荣乐送上门来,自己自然要好好的从老夫人这儿找找突破口了。

“这公主府比不得宫里那般华美,恐怕要委屈你了。”荣乐笑着道,亲自带着织月去为她准备的小院子。

织月笑了笑,“皇姐说的哪里话,月儿在灵夙寺不也过了这么些年。”

荣乐的公主府虽说比不得宫里,却也应当算得上皇城中数一数二的了,至少,比宸王好得多……

荣乐正欲推开门,却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悦,“有贵客来,公主也不与老身说一声,若不是老身听见下人们在说,也不知道惠国公主到了府上,若是惠国公主怪罪起来,老身可有口难辩。”

听着这口气,应当是驸马的娘亲了。

织月转过身,便瞧见一个老妇人穿着一身暗红色襦裙,眉头轻蹙,目光锐利地盯着荣乐与织月。

见织月回过头来,那妇人连忙行了个大礼,“臣妇拜见惠国公主,公主金安。”

织月见状,连忙上前扶起妇人,面上带着几分惶恐,“老夫人这是做什么,您是驸马爷的母亲,也算得上是裳月儿的长辈,哪有长辈向晚辈行礼的道理。”

“老身这个长辈关系便扯得远了些,老身自然应当见礼,不然别人说起来,还说我赵府的人不懂礼数呢。”

织月心中微微一愣,这话,似乎有意在讽刺着谁,织月瞧见身边的荣乐的悄悄握了起来,心中了然。

荣乐走到织月前面,笑着对赵夫人道,“娘,月儿是我请来的,母后说,月儿早晚要嫁人,这后院的事情也得先知晓一些,免得日后嫁了人被婆家不喜,所以才带着她来我们这儿住上几日,正好过些日子便是娘的寿辰,所以让月儿过来一起瞧瞧。”

赵夫人睨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是吗?看来荣乐公主在出嫁之前倒是没有好好学过的。”

织月见荣乐有些生气,便笑着道,“月儿来之前可是好多次听过老夫人的大名呢,方才在玉满楼,宸王也还在说,赵府一门忠烈,无论男女,个个都是战场上的真英雄呢。”

赵老夫人微微一笑,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无妨,这公主府中,本来就不是我赵氏的地盘。惠国公主性子和善,老身倒是喜欢的,儿子不在,老身也无事可做,每日里唯有抄抄经书念念佛,听闻惠国公主在宁国寺中住了好些年,想来对佛法也是深有体会的,若是公主有空,不妨多来老身院子里坐坐。”

织月连连称是,那赵老夫人这才转过身,走了。

待老夫人走远,荣乐才有些讽刺地笑了笑,“我这婆婆最近这脾气可是愈发的奇怪了,自从驸马走了之后,便这样了。”

织月知她只是觉着在自己面前被老夫人这般对待,怕失了面子,所以才这般说。

便连忙应道,“老夫人定然是思念驸马。

华镜“嗯”了一声,“那我便先走了,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说着便带着丫鬟离开了。

荣乐一走,阿音便笑了起来,“哈哈,公主,今儿个可真是好玩极了。”

织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轻声道,“小心,隔墙有耳。”

阿音这才连忙压低了声音道,“公主,都说宸王爷冷漠得紧,可是奴婢今儿个一瞧,觉得也不像传言中那样啊,奴婢瞧着他对公主倒是和颜悦色的呢。”

织月翻了个白眼,“胡说些什么,他自然要帮着我,因为……”因为他们是合作关系呀。

织月这边在说着宸王,荣乐那边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脑海中想着的,也是今儿个突然出现打断了她计划的宸王。

“冰儿回来了吗?”荣乐转身问身后的丫鬟道。

“回禀公主,还没有呢,公主府到玉满楼也有些距离,估计还得一会儿呢。”丫鬟连忙应道。

荣乐皱了皱眉,坐到桌子旁,端起桌上放着晾好的茶水,喝了一口,“老夫人最近不都呆在佛堂念经吗?怎么今儿个突然跑出来了?你们也不给我通传一声?”

丫鬟连忙跪倒在地,“公主恕罪,事出突然,今儿个老夫人午睡的时候,刚睡了没一会儿便醒了过来。”

荣乐冷冷一笑,“你当然纳闷儿,可别小瞧了那老太婆,连我母后都说她算得上是一个角色呢,是我疏忽了,看来,这府里还是有对我不忠的人啊,也真是怪了,这公主府里的每一个下人都是我亲自选的,每一个下人的祖宗十八代我都给调查得清清楚楚的,怎么那老太婆还能有本事处处和我过不去啊?”

“公主,冰儿回来了。”外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荣乐叹了口气,收敛了脸色,低声道,“进来吧。”

冰儿一进入内殿,便急急忙忙道,“公主,奴婢方才问了掌柜,宸王在我们来之前便已经来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女无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帝女无双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失败

78%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