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请柬

第四十三章:请柬

被比他身份地位高的人压制着,赵老夫人脑中闪过一道亮光,目光猛地望向荣乐,手抬起来颤颤巍巍地指着荣乐道,“定然是你,是你。”

荣乐闻言,有些莫名其妙,皱了皱眉道,“您这是做什么?”

赵老夫人已经平静了下来,眼中带着无比坚定的神情道,“除了你,这府中还有谁是身份地位比英杰更高的人,自从英杰娶了你之后,便被你要求搬到这公主府中,处处被你压制,定然是你。”

荣乐这才明白赵老夫人说的是什么,冷冷一笑道,“亏得本公主喊了你这么久的娘,平日里对我冷嘲热讽,今儿个竟然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和尚的片面之词,就不分青红皂白将过错全部扣在我身上。”

织月闻言,连忙上前道,“夫人,师兄只是见字测字而已,况且,驸马爷现在在战场之上,远在边关,又怎会被皇姐所困呢,不若下来我们派人去边关打探一下驸马爷的境况,在从长计议,你瞧如何?”

赵老夫人目光锐利地望向荣乐,听见织月的话冷冷哼了一声,拂袖转身出了饭堂。

“皇姐,老夫人只是爱子心切,你莫要往心里去。我先去送送悟谛师兄,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打听战场上的消息,要不然皇姐你去求求母后,让她派人去打听打听驸马的消息,也好安了老夫人的心。”织月轻轻挽住荣乐的衣服,柔声道。

荣乐冷哼了一声,“我自然要找人去将赵英杰的情况打听到,到时候定要让她瞧瞧,究竟是谁对谁错。”说完也转身出了饭堂。

“抱歉啊,悟谛师兄。”

悟谛双手合十,念了句法号,“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织月带着悟谛出了公主府,和悟谛道了别,转过头去瞧了瞧在朝阳的映照下显得十分繁华的公主府,府门上的牌匾上写着“西平公主府”,洛水和阿音也顺着织月的目光望去。

“公主,以后你的公主府应该会叫‘金陵公主府’吧,公主府一般以封地为名,想当初,荣乐公主看见这个匾可是气坏了呢,哈哈。”

“调皮。”织月转过眼,望向阿音,笑着道,“总归今儿个出来了,不如去逛逛皇城吧,我回宫这么久,倒还从未好好逛过皇城呢。”

正走着,阿音却突然道,“公主,这次出宫你也没带多少衣服,这两天天儿越来越冷了,正好那儿有一家买衣服的店,不如进去瞧瞧,做件衣裳?”

织月转过眼,望向阿音指着的店,“浅水伊人?”织月轻喃道,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微笑,“走吧。”

“哎,三位小姐中意什么样儿的衣裳,今儿个我们有新做的样式哦。”

阿音抬眼四处瞧了瞧,从袖中摸出一小块碎银递给店小二道,“我们小姐要最好的布料,这衣裳也得定做,我瞧着这里的样式也没什么新奇的,叫你们掌柜的出来吧,我们亲自与她说一说我们想要什么样儿的。”

那小二连忙将碎银收到袖中,笑容满面地道,“三位稍等,小的这就叫掌柜的。”说着便转身掀开一旁的门帘,钻了进去。

小二一走,三人在店中来来回回的看了一会儿,便听见有娇媚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哎哟,不知道三位客人想要的样式是什么样子的,可否给奴家说上一说呢?”

织月回过头,便瞧见一个穿着水蓝色衣裳,作妇人打扮的女子站在门口,笑盈盈地望着她们,织月笑了笑道,“倒也用不着那般麻烦,我瞧着那件衣裳的样式就还不错,只是上面的绣花太过繁复了,我想要清雅一些的,你先拿那件衣裳来我试试,如果还不错的话,就这般定了。”

那妇人连忙取下织月指着的衣裳,走了过来,“那这位小姐请跟着奴家来,这里面试一试这衣裳的样式。”

织月才随着那女子走进了内室,刚一走进内室,那妇人便跪了下来,“汐芊给主子请安了。”

“这些年你们在皇城中隐藏得倒是不错,若不是阿音提醒,瞧见了你店外的招牌,恐怕连我也是不知道的,前些日子琉璃可有给你们下什么指令?”

汐芊连忙道,“回主子,老大说,让我们去边关,浅水已经让手下的人打着进货的名义过去了。”

织月点了点头,汐芊又道,“主子身后的尾巴,要不要替主子解决了?”

织月摇了摇头,“不用,免得把你自己暴露了,我没事儿,过来服侍我更衣吧,出去得晚了,只怕尾巴会怀疑的。”

主仆三人又随意的转了转,可是却发现似乎走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小巷子,织月也并未在意,只道,“出了巷子,我们去找个地方吃东西吧,有些饿了呢。”

身后传来两人的应答声,织月还想说什么,却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并且,不止是一人的脚步声,织月停住了脚步,只听见周围都有脚步声渐渐响了起来。

“小…小姐,好像有人啊?”洛水的声音带着几分警觉,话音方落,便瞧见周围突然涌出十多个黑衣人,将主仆三人团团围住。

“不知诸位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织月皱了皱眉,心中暗自懊恼,自己早知道只有在荣乐的府中才能够保证安全,今儿个却冲动了,没有做任何准备便出了门,若是现在召唤下属,恐怕会暴露自己这些年来的部署,实在是不值当。

黑衣人中走出一个人,似乎像是头领的样子,望着织月道,“公主,是有人出了钱想要买公主的小命,我们这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

“哦?”织月皱了皱眉,“是吗?不知道我这条命值多少钱呢?反正左右都是为了钱,不如咱们做个交易,你不妨告诉我,究竟是谁想要我这条小命呢?买主给了你们多少钱,我给同样的钱。”

织月转过身,朝着阿音伸出手,阿音拿出几张银票递给织月,织月转过身伸出手递给那带头的黑衣人,“反正我也活不了了,身上带着这些钱也没意思,都给你们好了。”

那黑衣人接过银票,冷冷道,“都快死的人了,废话还这么多,是谁买你的命?你问我?我都不知道,只知道是个男人,中等个子,眉毛尾巴上有颗痣,就这么多了,可以受死了吧。”

织月闻言,嘴角勾起一抹笑,静静地蔓延开来,想昙花盛开一般,美得令人窒息。

对面的黑衣人瞧得眼睛都直了,那领头的道,“这么美的人,死了还真是可惜了呢,只是我既然收了钱,就得办成事,上……”

织月眼中闪过一抹锋芒,手在袖中微微握紧,手一扬,袖中便有好几道银光飞出,直直的打向黑衣人,黑衣人被打得哎哟哎哟直叫唤。

洛水看得愣了愣,之间有一道粉色的身影闪过,便瞧见站在自己身旁的阿音猛地冲了出去,快速夺下一个黑衣人手中地刀,洛水还未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便已经有几个黑衣人躺在了地上,无法动弹。

洛水这才惊醒了过来,连忙上前护住织月,往着没有黑衣人的角落走去。

只见粉色身影在黑衣人中来回窜着,不一会儿,对面的人便一个不留的全清理了个干净。

洛水愣了半晌,才眨巴眨巴着眼睛望着衣裙上被溅了好些血的阿音道,“没想到,阿音的功夫竟然这般厉害。”

织月笑了笑,目光森冷的盯着地上的黑衣人,阿音蹲下身子,挨个在黑衣人身上摸了一会儿,才直起身子道,“什么也没有。”

织月点了点头,“走吧,待会儿有人来瞧见了可就脱不了身了。”

三人转身,正要走,却听见旁边的房顶上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哎哎哎,这儿还有一个,一直跟着你呢,你要是不处理了,可就完了,人人都会知道,柔柔弱弱的织月公主特别的厉害呢。”

织月转过身,目光似箭一般射向屋顶,只见一个红衣男子站在屋顶上,手上还拧着一个灰衣人。

那灰衣人一动不动,身上却也没什么明显的伤口,想来应当是晕了过去的。

织月仔细盯着那红衣男子瞧了瞧,皱了皱眉,这个男人她是认识的,应当说,前世的她是认识的,只是见过两三次,不甚熟悉,这人,应当是兵部尚书王安的儿子,王尽欢,前世是皇城中出了名的浪子,只是却是个练武奇才,与……宸王玄九宸私交甚笃。

宸王。云织月皱了皱眉,自己前世与此人并无多大牵连,可是这一世,却似乎总是纠缠不清呢。不过,也幸好是他。

思及此,织月便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织月便烦劳王公子了,织月身子娇弱,见不得这般残忍的事,不如请王公子代劳了,对了,织月方才被人围杀,幸而得王公子相救,待会儿,织月便去和皇姐还有父皇给王公子请功,织月受到了惊吓,还望王公子送我回去一下。”

王尽欢眉毛跳了跳,“什么?什么什么?我什么时候救你了?”

织月微微一笑,眼中满是算计,“就是,刚才啊……啊……”最后一个“啊”却是用了最大的声音惊呼了出声。

王尽欢身子一颤,急忙伸手扭了扭那灰衣人的脖子,只听见咔嚓一声,才像是扔破布一样扔了开去。

有脚步声传来,越发的近了,王尽欢咬了咬牙,眼中是满满的怒气,“果然是叔侄,都这么会算计人,我真是手贱得慌,竟然来多管闲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女无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帝女无双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请柬

86%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