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织月被指婚

第四十七章:织月被指婚

“公主,你可来了,昨儿个皇上一个人在勤政殿里来来回回的走了一宿呢。”郑总管一见到织月,脸上的褶子笑得跟朵菊花似得,连忙迎了上来。

织月微微一笑,“谢谢郑总管了,月儿这就去见父皇去。”说着,便急急忙忙进了殿。

一进殿,便瞧见元帝坐在书桌之后,手里拿着朱笔,却似乎在发愣,良久也未曾下笔,织月悄悄走上前,叫了声,“父皇……”

元帝一愣,手中的朱笔一滑,便落在了奏章之上,却也并未生气,急急忙忙地抬起头望向织月,“月儿?”

织月面色一正,朝着元帝行了个礼道,“月儿有罪,让父皇担心了,母妃可还好?身子显了吗?”

“这才不到三个月,哪有那么快,这次害喜害得有些厉害,人瘦了一圈,以前怀你的时候,也不见这般厉害,你这弟弟妹妹,可真会折腾人。”元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责怪,面上却是笑意满满。

织月瞧出了几分端倪,也忍不住和元帝开起了玩笑,“莫不是母妃只顾着肚子里的孩子,冷落了父皇,父皇吃醋了?”

元帝闻言愣了愣,有些无奈的笑道,“你这丫头。”顿了顿,又道,“听说昨儿个是王尚书的儿子救了你,叫王尽欢是吧?那孩子朕见过,虽说看起来没个正行,骨子里却是个好孩子,如今还救了你,朕可得好重重的赏他。”

织月点了点头,“是该重赏。”

“正好你也在,朕让郑总管派人去宣王尽欢进宫吧,人家救你一场,你可得好好的谢谢他。”元帝说着便走到门口,和郑总管吩咐了两句。

织月张了张嘴,总觉得好像哪儿有什么不对,却也没有阻止。

父女俩又说了会儿话,郑总管便走了进来道,“皇上,家宴设在御花园旁边的亭子里,已经准备好了,王公子也已经到宫门口了,宸王与王公子一同来的。”

元帝愣了愣,才似恍然道,“宸王似乎与这王尽欢关系不错的样子,也好,朕也有两日没见宸王了,正好让宸王陪朕一起喝喝酒,月儿,走吧。”

织月呆了片刻,设宴?还用这么隆重?不是直接下个旨赏点儿东西就好了吗?只是见元帝那般兴致勃勃的样子,织月便也没有说话,跟在元帝身后一同往御花园走去。

到了御花园,王尽欢与宸王都已经候着了,织月这才发现,虽然郑总管说的是家宴,可是,似乎只有他们四人。

元帝笑着道,“朕都听京城府伊和月儿说了,昨儿个幸亏有尽欢在,不然,可就危险了。今天,朕只是作为月儿的父亲,答谢尽欢对月儿的救命之恩的。”

王尽欢瞪大了眼,仿佛难以置信一般,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呵呵”笑了几声,连连道,“是草民应当做的,应当做的。”

织月仿若事不关己一般,随意的夹了一块樱桃肉,小口小口地吃着。吃完了才慢条斯理地道,“父皇,你这样挺吓人的。”

元帝哑然,蹬了织月一眼,笑着道,“吃吧。”又转过头对着宸王道,“你许久不进宫来陪朕喝酒了。”

宸王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朝着元帝做了个敬酒的姿势,仰头便喝了下去,“是臣弟的不是,皇兄见谅,以后皇兄若是想要喝酒了,随叫随到。”

王尽欢见元帝的注意力终于不在自己身上了,这才常吁了口气,开始吃起东西来,却不想,元帝与宸王聊了一会儿之后,又转过了目光,“王尽欢今年十九了吧?还未成亲?”

王尽欢连忙放下筷子,喏喏地道,“草民刚满十九,未成亲。”

元帝点了点头,看了眼一旁云淡风轻的织月,轻笑了一声道,“月儿今年也及笄了呢,是应当找个驸马了。”

“咳咳咳……”织月闻言,猛地被呛到了,一旁的洛水连忙递上锦帕,半晌,织月才缓了过来,若是元帝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织月还听不出元帝的意图,那就实在是太过迟钝了。

织月优雅的擦了擦嘴,笑着道,“父皇,你就这么急着将月儿嫁出去,只可惜,月儿恐怕不能如你所愿了。之前元辰方丈给月儿批命,说月儿未满十八岁不能嫁人,不然,将会有血光之灾。”织月说着,转过身对着洛水道,“对了,元辰大师的亲笔批命在哪儿呢?我记得我带下山了的啊?”

洛水微微一笑道,“奴婢害怕公主总是随意放东西,给弄丢了,所以一直放在身上的。”洛水说着,从袖中摸出一张羊皮纸递给云裳,织月展开瞧了瞧,笑着递给了元帝,“父皇,元辰方丈的笔迹你可还认得,可别说月儿骗你哟。”

元帝将信将疑地接过羊皮纸仔细看了一遍,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果真如此。”

织月闻言,笑得有些促狭,“父皇,你该不会这么不喜欢月儿吧,这么急着将月儿嫁出去。若是父皇不愿意看见月儿,月儿倒是也可以搬到公主府,听说,月儿一及笄,父皇就派了人在帮月儿建公主府了呢。再不然,父皇也可以让月儿去封地,听说金陵山美水美人也美,月儿还从未去过呢。”

元帝连忙道,“说的什么话,父皇怎么会不愿意看见你。”

元帝说着,又瞧了眼早已呆住还未缓过来的王尽欢,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今儿个咱们痛痛快快喝喝酒。”

待从宫里出来,王尽欢才回过神来,一脸呐呐地望着宸王道,“玄九宸,你说元帝今儿个找我进宫,难道真的就是为了想要将惠国公主嫁给我?”

宸王挑了挑眉,没有看他,径直上了马车,“不然呢?”

王尽欢像是喉咙里卡住了一根刺,指了指皇宫,“她?”又指了指自己,“我?”又抬起眼看了看马车中黑着脸的宸王,更是觉得整颗心都在哆嗦,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急急忙忙地爬上马车道,“不是吧?我和她怎么可能?那个小公主可是你家的……”

宸王皱了皱眉,抬起腿,猛地一蹬,还未站稳的王尽欢便猛地摔倒在了地上。

“啊……玄九宸你个王八蛋……你竟然踹我?”宫门口想起王尽欢尖锐的声音,马车上的人却看也不看他,将马车车门关了起来,冷声道,“回府。”

眼瞧着马车越走越远,王尽欢更是心情郁卒,自言自语道,“我最近犯太岁了吗?怎么最近都这么背啊,过些日子一定得去庙里烧烧香去。”一面说着,一面站起身,揉了揉被摔得生疼的屁股,悻悻地走了。

“扑哧……”宫门口传来一声轻笑,“公主,那个王尽欢太好玩儿了,哈哈哈,看他一脸气愤却不敢发作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阿音捂着嘴笑得整个身子都在颤动。

洛水也是满脸的笑意,“看来这个王公子与宸王的关系倒真是十分不错呢,这全皇城,恐怕也只有他敢大呼小叫指着宸王的名字骂吧。”

织月笑了笑,没有答话,爬上马车对着下面的两个丫鬟道,“好了,上车吧,不早了。”

洛水和阿音连忙钻进马车,洛水道,“还好公主未雨绸缪,早早地让元辰大师写了个这玩意儿,不然瞧着今儿个的阵仗,皇上似乎是铁了心的将公主嫁给那王公子了。不过,那王公子虽然吊儿郎当了一点,倒也不坏。”

阿音连忙道,“洛水姐姐,你可别贬低公主了,那什么劳什子王公子怎么配得上公主?奴婢觉得吧,公主的驸马呢,至少应当是一个文武双全,才华横溢,而且处处宠着公主的人。”

织月闻言也忍不住笑出了声,轻声道,“你说的这样的人呢,倒也有一个……”

“谁呀?”两个丫鬟连忙凑过来,一脸好奇的望着织月。

织月摇了摇头,似乎一脸惋惜的样子,“可惜啊,这个人已经娶妻了,那个人呀,就是我父皇。”

两个丫鬟闻言,一脸惊愕,半晌才反应过来,都纷纷笑了起来,“好啊,公主,你就知道欺负我们。”

这边马车上一片欢声笑语,那边马车里却是没有一点儿声音,甚至,连呼吸都听不分明。

“王爷,到了。”外面传来小厮的声音,宸王淡淡的抬起眼,望向被打开的车门,顿了顿,才俯身走了出去,下了马车,一抬头,宸王府这三个字在阳光下却显得有些森冷。

抬脚进了王府,宸王直接回到了自己住着的院子,钻进了书房。

外面传来王顺刻意放低了的问话的声音,“怎么了啊?王爷这是?先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出了宫便变得这样了啊?”

“奴才也不知道啊,方才那王公子想要上马车还被王爷一脚踹了下去呢。想必是那个什么王公子的惹王爷生气了吧?”有小厮低声回应道。

宸王拿起桌上的毛笔,却半晌没有落笔,“十八……还有……三年……”

王顺端着茶推开书房门的时候便听到宸王一直在念念叨叨反反覆覆的说着这三个词,王顺皱了皱眉,什么十八,三年的?王爷在说什么呢?

“王爷,外面的小厮将茶沏好了,小的正好要来找你,便一并给端来了。”王顺轻咳了一声,道。

只是宸王却并未回应,王顺抬起手,摸了摸鼻子,将茶放在了书桌上,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见宸王似乎并没有醒过来的趋势,接连瞧了宸王好一会儿,才转身,准备出门。

还未走到门口呢,便听见宸王的声音响了起来,“王顺啊,本王今年多大了啊?”

王顺一愣,不知道宸王为何突然问起这个,却也老老实实地转过身道,“回王爷,王爷今年二十七,正是最好的时候呢。”

宸王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二十七了啊,三年,三年后,本王便三十了呢。”

“三年后?三年后王爷确实是三十了。”王顺不明就里,只好回应道。

三十了呢……似乎有些老了呢?宸王心中暗自想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女无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帝女无双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织月被指婚

94%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