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驱邪?丢脸!

第四章:驱邪?丢脸!

揽星阁的景色是出了名的好,织月住了几日便喜欢上了这里,还专门遣人搭了一架秋千,每每无事的时候便坐在上面荡悠。

“主子……”织月正坐在秋千上打盹着,耳边响起了洛水的声音。

“不就是去拿点吃食嘛,怎得这样慢?”织月挡着嘴,微微打了个哈欠。

洛水望了望四周没人,将糕点交于织月手中,自己绕道身后轻轻的推着秋千,小声的说着,“方才奴去取糕点的路上碰到了茗蝴姑姑,她将我拦下后带我去见了皇后娘娘……”

“哦……?”织月吃着糕点回头看着洛水,眼里充满了寒意,“皇后娘娘吗?她可是想要收买你为她做事?”

“皇后娘娘告诉奴,若是能为她所用,数不清的荣华富贵,毕竟那可是皇后娘娘,于是……于是奴答应了。”洛水说完就笑了起来。

织月听完也笑了起来,“既然答应了,还不赶快去给你的皇后娘娘好好卖命去?”说着递给也递给她一块糕点。

过了几天,皇后果然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荡的过来,说织月公主最近总出意外,恐怕是有邪物在作祟,特意从城郊找来一位道骨仙风的道长要来给织月驱驱邪。

皇后来的时候织月刚用完午膳,正揉揉眼睛打算去睡午觉,外面就传来对皇后的行礼声,洛水走到跟前,织月眼神示意她先退下,随即就蹦蹦哒哒的出了宫殿。

“母后怎么来了呀,织月正打算睡觉呢,可这些太监宫女们好吵啊,母后,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说完织月毫不忌讳的打了个哈欠。

“我说妹妹啊,你可要注意点形象,旁边这些许的宫女太监都在,妹妹可是要好好再学习学习礼仪,不然可真的让人笑话呢。”

织月闻声看到了荣乐,荣乐站在皇后身后,一声鹅黄色的衣衫,裙摆处绣着几只蝴蝶,一走路可真是活灵活现的。这外面搭了一条披帛,几只步摇在头上摇曳着,织月不禁暗叹。

这荣乐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不然怎么能那么容易爬上自己驸马的床呢?

织月微微一笑,“皇姐也在啊。”

荣乐一脸笑盈盈的走上前拉住织月的手,一脸真诚,“妹妹,我跟你讲啊,这个道士是最有名的,什么不好的事情经过他的手,这平日里也见不着,妹妹不如一起来看看吧。”

织月虽然表面上答应了,但心里一股冷意升起,来看什么?想看自己的笑话吗?

“这作法可能要好久呢,母后和皇姐和我一起去殿内看吧,站一会儿好累的。”说着织月牵起荣乐的手就往进走,后面的皇后一愣也跟了上去。

三人坐定后,又仔细打量了一番皇后,看皇后今日穿着凤袍,雍容华贵的样子十分满意。

不一会儿那个道士便开始嘴里念叨着什么,手里抖动这桃木剑,而门口摆的香弥漫到了织月的鼻子里。

檀香?道家怎么会用檀香?

织月小眼一眯,果然最主要的问题是在这香上,道家用沉香,这一点她前世的婆婆最爱这些,因此她也了解了不少。

织月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起身道:“母后,皇姐,织月有些头疼,想先回去歇息一会儿。”

旁边的荣乐一把拉住她,“妹妹,这还开始不久,再陪皇姐看一会儿吧。”荣乐一脸央求的表情。

“可是织月头疼的着实厉害……”

“呔!”

织月话还未说完,道士的一把桃木剑指着织月冲了进来,又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摁在织月头上。

皇后荣乐还未发话,一旁的喜儿冲上来对道士吼道,“你想对公主做什么!”

道士不屑的看着织月,“就是你这邪祟作怪。”转身又对皇后说道:“回禀皇后娘娘,贫道已用符纸将邪祟镇压。”

皇后一脸凝重的样子,“织月怎么会是邪祟呢?”

织月将头上的符纸取掉拿在手里,“你这破道士说的什么污蔑本公主的话,本公主要告诉父皇去,砍了你的头。”

说着门口有了躁动声,身边的洛水扶着织月慢慢的退后,突然一群黑狗冲进来到处乱咬。

“啊!哪里来的畜牲!快快快,快弄走啊!”

荣乐一声尖叫,很快被狗吠声压了下去,织月在里面探头看了看,外面的狗见人就咬,异常狂躁。

“啊啊啊啊!保护皇后娘娘!”

“快,哪里还有一只!”

“救命啊!”

道士早已经倒地,身上都是狗的抓痕,而荣乐的衣服也被咬的破破烂烂的,身上也有了咬痕,皇后更是惨,一向端庄的样子,如今和城外的疯婆子没了什么区别。

织月躲在后面,看侍卫将狗弄得差不多才连忙出去,“母后,皇姐,织月好害怕啊!赶紧让他们把这些畜牲弄走啊,母后您没事儿吧?”

荣乐在宫女的搀扶下慢慢的站稳,而身上那层衣服已经快衣不遮体了,织月发现荣乐的屁股……好似被狗咬了一口,只是这样的私密位置,荣乐不好发作,只好忍着。

织月突然跑过去一脸震惊的提起荣乐仅剩的遮体衣物,“皇姐!你的……你的屁股被狗咬了啊!”

织月的声音十分的大,一时间所有的侍卫太监宫女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里,荣乐的脸里面通红大吼着不许看!

“皇姐对不起……织月不是故意的,织月只是担心皇姐的伤口……”织月在一旁嘟嘟囔囔的道歉。

皇后这会儿气愤的已经说不出话了,织月转身看见那个道士对旁边的太监说道:“这个道士在本公主的宫殿兴风作浪,赶快送去大理寺好好审问。”说完织月转身继续说道:“母后,你看这院子都是黑狗的血,也不用再驱邪了吧……倒是皇姐的伤……”

皇后生平第一次明目张胆的瞪了她一眼,气呼呼的带着荣乐离去了,毕竟还是自己女儿的伤重要啊。

“过几天就是皇姐的及笄礼了呢,这么重要的场合皇姐带伤就不好了。”

洛水抬眼看着她,明白自己的主子又想出了什么法子。

织月一脸天真的继续说道,“我听闻有一种药物可以让伤口在段时间内快速愈合,可是有副作用……”

“主子,奴在医药局有个老相识……”

织月甜甜的一笑,“哎~不知道母后和皇姐现在在干嘛呢?”

另一边的皇后宫殿内可就十分不安宁了,全宫的人都提着一口气,生怕在这个时候又惹怒了主子们。

“母后,轻点!。”荣乐趴在塌上,皇后已经换了一身装束轻轻的给她上药。“母后你说那个小贱蹄子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皇后顿了顿,“今天的事情我会查清楚,而你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失了公主的尊贵,知道吗?你看看你今天!”

门外突然传来声音,“皇上,织月公主驾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女无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帝女无双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驱邪?丢脸!

8%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