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那我是誰?

第二十七章 那我是誰?

彷彿是知道自己幫不上忙,同時也有着盡量躲避危險的心思,在整個對湖底的檢測,以及陸辛應對那場突如其來的異變,還有調查小組的三位成員對污染源進行挖掘的過程中,秦燃一直都老老實實的留在岸上,還找了一個掩體,不時的探出腦袋來,看進展的怎麼樣了。

而如今,在他看到,湖底的幾個人忽然停止了動作,並同時轉頭向岸邊看來時,便緩緩站了起來,似乎他也很關心這個結果,用力的揮了一下手,喊道:「找到什麼了沒有?」

然後他看到,陸辛和三位調查小組的成員,慢慢向湖邊走來。

三位調查小組的成員懷裏緊緊抱着槍,玻璃罩下的眼神,似乎非常緊張。

「怎麼了?」

秦燃看着陸辛和三位調查小組的成員過來,也看出了他們的站位,是隱隱將自己包圍在了裏面,從荒野出身的他,對這樣的舉動十分敏感,頓時有些警惕的向著他們問道。

「你是誰?」

陸辛看着秦燃,慢慢問道。

秦燃神色顯得很莫名其妙:「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看得出來,此時他居然是真的很疑惑,完全無法理解一般。

頻道里,響起了韓冰下士的聲音:「建議直接說破,然後觀測他的反應!」

「同意!」

陳菁冷聲道:「調查小隊戒備!」

「如果你就是秦燃……」

陸辛慢慢的開口,回身看向了湖底:「那我們挖出來的屍首,又是誰?」

「什麼屍首?」

秦燃的臉色顯得有些不自然,慢吞吞的問道。

「我們找到了污染源,那是一具屍首!」

陸辛像是很有耐心,仔細向他解釋著:「那一具屍首,就是你……」

秦燃的臉色似乎有些獃滯,喉結滾動。

而陸辛則繼續,慢慢問道:「所以,如果你早就已經死了,那麼現在的你是誰?」

在他問著這個問題時,心裏同樣在急急的想着,他想起了看到秦燃時的一舉一動,看到這個人坐在辦公室里,不停的吃着東西,似乎一直吃不飽,也看到了他一言不察,便立刻要掏槍出來指人,更是想到了,那關押著四個人的地庫,裏面的屍塊,似乎比預想中少。

「不……不可能啊……」

秦燃好一會,才喃喃說着:「如果,你們挖出了我,那我……我是誰啊?」

陸辛只是靜靜的看着他。

三位調查小組成員,則更是在這一刻,用力握緊了槍。

遠處,一排排高射燈下,嚴防於此的巡城軍們,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寂靜的壓抑。

只有空中的紅月,光華皎潔,像是垂落的紅色絲線。

「我……」

秦燃顯得更慌了,他像是求助似的,看向了陸辛:「小兄弟,你告訴我啊,我是誰?」

「他和那些果實很像……」

一邊,陸辛的手掌一涼,是妹妹拉住了他的手掌。

聽着這話,陸辛也立刻反應了過來。

之前他在與那株「怪樹」上的黑影纏鬥時,就已經發現,那些黑影非常的眼熟。

但是當時,他沒有在意,更無法聯想。

直到現在,他才忽然想了起來,那些黑影,全都很像秦燃。

看起來,那些黑影,或高或矮,或胖或瘦,可是他們全都給陸辛一種感覺,那就是熟悉,原因便在於,他們那隱約的五官,或是動作,都像秦燃,只是各種高矮胖瘦的秦燃!

可是,愈是這樣,他越是無法告訴秦燃,他究竟是誰。

……

……

「我是……我是……」

而在周圍這無數目光的注視下,秦燃忽然變得有些瘋狂,他喉結滾動,連喊了兩聲,聲音卻啞了,忽然之間,他發瘋一般向著湖裏跑去,周圍頓時所有的槍都跟着他嘩啦啦一陣擺動,但是頻道里沒有傳來陳菁下命令的聲音,因此每一把槍,都只是指着他,卻未開火。

所有的目光,都眼睜睜看着秦燃衝到了湖底,那具屍首旁邊。

看着他狠狠的盯着那屍首的臉,忽然一聲嗷叫,整個人都像是瘋了一般。

他忽然大叫起來:「假的,全是假的,都是你們要害我……」

「我就知道,進入了高牆城,一定沒有好事……」

「你們想害我……」

「……」

他一邊喊著,忽然用力向那屍首踹了一腳,然後大步向著湖的另一側衝去。

湖的另外一側,不遠的地方,便是高牆。

他居然直接向著高牆衝去,似乎想要翻牆逃走。

尤其是,他這時候的身形,看起來有些詭異,奔跑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生擒!」

陳菁在頻道里,急急的下了令。

調查小組的三位成員,立刻端起了槍,瞄準了秦燃的雙腿。

但也就在此時,高牆之上,同樣也有槍聲響起。

周圍都已佈滿了封鎖的軍人,高牆之上也有,他們看着秦燃向高牆方向衝來,尤其是速度居然有些超出了常人一般的可怕,便已毫不猶豫的,向著那瘋了一般的秦燃開了槍。

「噗」的一聲,秦燃正狂奔的身體撲倒在地。

他又掙扎了兩下,然後再也不動。

陸辛與三位調查小組的成員見狀,立刻擺着手,向著高牆趕去,來到了秦燃的屍首旁邊時,就看到他胸口中了三槍,鮮血汩汩流出,明顯已經活不得了,看起來,這個「污染源」,清理的意外簡單,只是每個人心裏,卻都充斥着無盡的疑問,那便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實際上,在最後,他倒是更希望看到秦燃變成怪物,那樣最起碼可以解釋一些事情,但秦燃沒有,他只是在最後顯得稍微有些瘋狂,奔跑的速度也有些不像正常人的樣子……

甚至仔細回憶,都不知道他那有些誇張的速度,會不會只是幻覺。

這時候更讓他都覺得糊塗的是。

倘若這污染源,便是秦燃,那之前找秦燃復仇的人又是怎麼回事?

也正在陸辛滿腦袋雜念之時,只覺得手掌被人搖了搖,他低頭看到了妹妹,正好奇的向著秦燃的屍首看去,下意識一掃,頓時感覺心裏一驚,只見那被槍打成的秦燃,鮮血仍然正在泅出,染紅了一片淤泥,但這鮮血竟像是流不完似的,一邊流,屍首也在變得乾癟。

身形變得佝僂,模樣變得枯瘦,竟是在短時間內,變成了另外一副樣子。

「他是誰?」

陸辛吃了一驚,提醒了調查小組。

他們也發現了這個變化,急忙拍照,並通過手臂上的電子儀器,發送了過去。

頻道里,很快響起了一片翻動文件資料的聲音。

緊接着,韓冰那根本無法掩住吃驚的聲音響了起來:「這個是……這個是崔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從紅月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從紅月開始 從紅月開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那我是誰?

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