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回家

第一章 回家

既然到了地方,那就進去吧?

陸辛向明顯有些緊張的父親點了點頭,慢慢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妹妹這時有點心不在焉,一個勁的打量那些潛伏者,還扭頭180度看了看自己的小背包。

而那群潛伏者,則是相互對視了一眼。

前方的黑暗與神秘給了它們巨大的壓力,但是通過與紅色尖帽子的對視,又確定了這裏就是陸辛一家人的目的地,於是它們向著彼此點了點頭,這一次沒有剪刀包袱錘,而是同時向前走去,面對着那片神秘而黑暗的區域,同時摘下了帽子,挺起了瘦弱的胸膛……

……等等,這是想集體殉職嗎?

陸辛急忙阻止了它們,嚴肅的叮囑:「在這裏等著。」

又補充:「不許自殺。」

一群潛伏者獃獃的看着他,慢慢的,眼眶裏都開始飽含了淚水……

陸辛深呼了口氣,看向了媽媽。

只見媽媽也在注視着那片黑暗的區域,過了一會,才輕輕點頭,道:「先禮後兵。」

陸辛忙笑着點了點頭,這是他喜歡的。

……

……

幻想的能力收回,周圍的潛伏者也不再排成一圈圍着他們一家人,而是站成了一排。

深淵的排斥感頓時湧來,陸辛感覺眼前的畫面在飛快的閃爍。

「呼……」

忽然有陰冷的風吹了過來,陸辛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該添衣服了。」

他心裏想着,然後抬頭看向了前方。

在深淵之中,面前是一個黑暗的,死寂的,沒有半點生機的影子。

但是回到了現實,向前看去,卻發現自己面前的,是一條濕漉漉的石板小道,蜿蜒向前,通向了一個建築密集的小鎮。稀稀落落的黑色路燈,安靜的照着在兩側的建築與狹窄路徑上。

有咸濕的海風吹了過來,浸骨生涼。

常年不散的陰冷霧氣,籠罩在了小鎮上空,帶了些凄涼之色。

恍惚間,陸辛還以為自己來到了前文明時代的小鎮。

乾淨,整齊,設施完善,甚至沒有高牆與弔橋,只是,已經被時間給遺忘了……

「走吧,進去看看。」

媽媽輕輕走上前來,與陸辛並肩,慢慢向前走去。

父親老老實實的跟在了他們身後,偶爾掃向這個小鎮,目光卻顯得異常鋒利。

而妹妹則是戀戀不捨的看了一眼原地,潛伏者們在深淵的位置,然後蹦蹦跳跳跟了上來。

……

……

小鎮看起來不大,而且極有生活氣息。

與在深淵裏看到的死寂不同,現實中,居然有很多人生活在這個小鎮里。

陸辛一家人走在濕滑的石板小路上,緩步進入了小鎮,便可以看到兩邊的建築,都是大塊的青石壘成,縫隙里甚至都沒有石灰,有種古樸,但又奇特的美感。

衚衕里,有歪斜著的破舊漁艇,佈滿了被遺忘的痕迹。

兩邊的屋檐下,可以看到幾盆被雨打蔫,開着幾點小花的花盆。

通過兩側建築低矮高大的窗戶,他們甚至可以看到小鎮裏面居民的生活。

「哇哇……」

一個窗戶後面,可以看到一個光着身子的嬰兒,躺在了床上,揮舞著小手,大聲哭泣。

而在一牆之隔的客廳里,年青的父母正麻木的吃飯,對孩子的哭喊沒有半點反應。

「噗……」

前面的屋頂上,有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像是一隻臉色蒼白的精靈,她慢慢轉過了身,背向著小巷,慢慢張開了雙臂,然後直挺挺的向後倒下,像半截木頭一般栽到了石板小路上。

鮮艷的血從她散亂的頭髮下面流了出來,身上的小裙子鋪在了地面上。

她落下來的地方,有人探出了腦袋,面無表情的看着她。

裹緊了雨衣的行人,小心的避開了她的鮮血,匆匆向前走去。

昏暗逼仄的房間里,穿着校服的高中生慢慢的將手裏的成績單交給了爸爸。

爸爸掃過了上面的分數,並沒有說話,只是慢慢放下了手裏的酒瓶。

站起身來,開始解下自己帶着不鏽鋼腰帶扣的皮帶。

高中生低着頭,只看到了皮帶夾閃過的寒光,身體開始發抖。

凌亂陰冷的衛生間里,受傷的女人躲在了門后,用肩膀頂着門,捂著嘴巴哭泣。

「開門呀,沒事的……」

「放心,這一次我不打你……」

衛生間外,醉醺醺的男人用溫柔的語調說着,同時慢慢握緊了手裏的刀。

……

……

陸辛一家人從小鎮之間走過,便將小鎮里的一幕幕生活,盡收於眼底。

海風似乎更陰冷了,要鑽進人的心臟。

整個小鎮,似乎是一個萬花筒,裏面放滿了各種不同生活的截面。

從每一扇窗看進去,都可以看到一個生活的畫面。

這些不同的畫面里,小鎮裏面的居民,都在用不同的方式,體驗著自己的生活。

陰冷的氣息填滿了他們的生活,無形的恐懼圍繞在他們身邊。

有種比海風更陰風的氣息,便從這些生活里滲透了出來,給小鎮塗上了毛骨悚然的顏色。

……

……

「呵呵,是這個味了……」

過了很久,父親才第一個開口,打破了一行人的沉悶,低聲道:「確實就在這裏。」

陸辛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抬頭道:「具體在哪?」

「我也說不清楚……」

父親微微咬牙,神色顯得有些猙獰,道:「被藏起來了。」

「但我知道,一定就在這裏,只是我無法更為精準的給它定位而已……」

「……」

「那麼……」

陸辛欲言又止,看了媽媽一眼。

「不必有壓力。」

媽媽輕聲開口:「按你想的來。」

陸辛點了下頭,慢慢向前走出兩步,然後,輕輕蹲下身,手掌按在了小鎮的石板路面上。

「嗡……」

細密的精神力量,在他的手掌之下輕輕一顫,旋即,怪異的精神力量迅速鋪開。

這種精神力量的展開,沒有對現實中的任何事物造成影響。

但是,就像是流水一樣,快速的蔓延到了任何一個地方。

小鎮裏面,不少房屋的玻璃,在這一刻輕輕顫動了一下,旋及就變得安靜,只有一扇一扇不同的窗戶里,小鎮所獨有的昏暗燈光,在這一刻,忽然間變得明亮而溫暖了一些。

籠罩在了小鎮上空的陰冷霧氣,彷彿活物一般被驚動,忽然收縮,似乎離小鎮遠了一些。

「噢……」

深淵之中,小鎮外面的潛伏者們,同時張大了嘴巴。

它們看到了前方那個神秘黑暗的區域,隱隱出現了亮光,在將那龐大的黑暗穿透。

彷彿在那一片死寂的陰暗虛影里,忽然出現了一顆巨大的心臟。

鼓咚……

心臟像是沉悶的鼓,發出了巨大的聲音。

隨着這聲音蔓延開來,那久遠而堅冰一般的陰沉與黑暗,都開始變得鬆動與破碎。

這種層次的力量讓它們崇拜。

尤其是那個紅色尖帽子,更是露出了十分驕傲的表情。

……

……

「啪啪……」

有輕微的脆響,在陸辛的幻想能力擴散開來時輕輕的響起。

彷彿是冰塊破碎的聲音。

這個海邊小鎮里,無數生活於其中的居民,都在這一刻猛得抬起頭來,如夢初醒。

「哎喲……」

年青的父母驚得跳了起來,將碗筷都推到了地上。然後忙不迭的衝進了卧室,將獨自躺在床上哭了很久,身體已經凍的都開始發青的嬰兒抱了起來。一邊着急的給他裹上了厚厚的毯子,一邊慌不迭的去給他燙奶粉。兩張臉上,都是深深的心有餘悸與大夢初醒的恐懼。

「不要,不要啊……」

有玻璃門被用力的推開,年青人沖了出來,抱住了躺在地上的女孩,痛苦的大喊:

「你在怕什麼?」

「我明明已經說了會一直照顧你,會和你結婚……」

「你為什麼還是一直在害怕,為什麼還是會這麼做……」

「……」

重傷的女孩嘴唇翕動,微弱的說着什麼,他將耳朵湊了上去,才聽到女孩的呢喃:

「快送我去醫院啊……」

「……」

「哦?」

年青人猛得反應了過來,這只是三樓跳下來,還有的救。

慌慌張張的抱着女孩的身體,遠處,穿着雨衣的行人大步沖了出來,幫着他一起。

昏暗的房間里,被皮帶抽得滿臉鮮血的孩子,在壓抑的哭泣著。

他的沉默與忍受,卻沒有等來大人的停手。

大人越來越瘋狂,越打越停不下來,眼睛變得血紅,似乎有着酷烈的快感。

孩子終於認識到,自己有可能被打死……

於是他忽然爆發出了極大的憤怒,他猛然嘶吼一般的跳了起來。

用力推了父親一把,將他重重的推倒在地上。

然後在父親的震驚眼神里,拿起了桌子上的酒瓶。

「來啊,來啊……」

他瘋狂大叫着,揮舞着手裏的酒瓶。

衛生間里,女人聽着外面的男人開始用力的踹起了門,哭聲漸漸止歇。

狠辣的目光在眼底綻放,將早就藏在了衛生間里的槍拿了起來,慢慢的把子彈上膛。

「我這就開門,你別打我了呀……」

她聲音纖細的說着,慢慢將槍抵在了門上。

……

……

翻翻滾滾,衝突劇烈。

小鎮陰暗的霧氣之下,隱隱有無數劇烈的情緒在爆發着。

陸辛用自己幻想的力量改變着這一切,這不是污染,也不是影響。

只是一種精神力量帶來的改變。

這座小鎮,已經被沉浸到了骨頭之中的恐懼所影響,因此有的人忘卻了恐懼,變得麻木,有的人常年飽受恐懼,因而陷入了更深的恐懼,陸辛做的,只是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淹沒了這個小鎮,並且將常年困擾着他們的恐懼力量稀釋掉而已,一切的變化,來自於小鎮本身。

「找到了……」

在小鎮的陰冷稍稍改變時,陸辛也慢慢站了起來,抬頭看向前方。

在他的精神力量淹沒這個小鎮,把所有的恐懼稀釋掉時,一切的反應也都進了他的腦海。

但有一個地方的恐懼無法稀釋掉。

甚至,他的精神力量到了這裏,便被阻擋在了外面。

那裏,當然就是自己要找的東西。

……

……

「好了,該幹活了……」

媽媽順着陸辛看向的方向掃了一眼,輕輕點頭。

下一刻,海邊的陰冷夾雜着濕沉的霧氣吹了過來,他們一家人的身影便都已經消失。

再出現時,他們已經來到了小鎮邊緣,一座靠近海邊的教堂前。

這是一棟前文明時代遺留下來的教堂,似乎很多年沒有修繕過,顯得有些破舊。

在這個寂靜的小鎮里,教堂顯得異常的安靜。

但細細聽去,便感覺有凌亂的風在教堂周圍不停的旋轉,風中,似乎無數人的囈語涌動着響起,不停的流向整個小鎮,也不停的灌輸在了每一個看到了小鎮的人耳朵之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從紅月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從紅月開始 從紅月開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回家

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