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和我的家人

第七章 我和我的家人

「精神污染,精神異變?」

陸辛老實巴交的在座位上坐着,臉上露出了有些驚訝,又有些迷茫的表情。

自小在這城裏長大,他自然知道如今紅月當空的世界,與以前大有不同,也經常聽說同事或是其他人說起過各種各樣的神秘莫測事件,或是撞鬼或是有關城外失了智的瘋子,兇狠橫行的荒野騎士團等等,但在他來看,那些事還是傳言居多,生活總還是壓抑,卻平穩的。

雖然自己身邊有着「家人」的陪伴,似乎不怎麼正常。

雖然妹妹經常鬼一樣爬來爬去,經常給自己帶來一些怪事,但他還是沒想過,這個世界居然已經不正常到了這種程度,居然連精神,都已經可以像疾病一樣污染並傳播了?

而望着陸辛的表情,陳菁給了他一定的消化時間。

從自己見過的那麼些人里,眼前這個年青人,無疑算得上最為冷靜而正常的。

雖然已經已經見識過了他平靜之下的瘋狂!

但這樣的人,她見多了。

只要能在正常的交流中,以及面對精神怪物時,保持理智,就算是很好了。

「此前的測試中,雖然我們已經對你提前做過了評估,確信以你的精神力量,一級污染源很難傷害到你,但我們還是準備好了緊急應對措施,在你支持不住的時候,會有人幫你解決這個問題,只不過,你沒有等到我們的人出手,就自己解決了街角咖啡館污染事件!」

「你的表現,出乎了我們的意料!」

「我們現在需要你這樣的人,幫忙解決青港主城與五個衛星城之間的污染事件……」

陳菁解釋完畢,身子微微後仰,胸膛舒展,以一種冷靜而欣賞的姿態看着陸辛。

「而這,就是我坐在這裏,準備招募你的原因!」

「……」

她的動作,使得陸辛下意識的瞥了一眼,心裏想着:「胸很大!」

陳菁留意到了陸辛的眼神變化,心裏給出了評估:「有色心,危險指數降低百分之十!」

「就因為我解決了咖啡館的怪物,所以決定招募我?她們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標準?況且,她所說的污染,是不是就是我如今遇到的問題的原因?這麼說,她們能不能夠幫到我?」

心裏細細的想着,陸辛小心的問道:「你們考核通過的標準是什麼?」

……

陳菁沒想到陸辛問題這麼多,自己就是個招募的,沒打算與他說這麼多。

但既然他問了,她便還是回答:「是看你們會不會失控!」

「已經可以確定,精神異變者,與精神怪物,甚至是城外那些遊盪的瘋子之間,都有一定的聯繫,而且可以確定這聯繫的來源,都是空中的那一輪紅色月亮,既然有聯繫,便須要小心這裏面的聯繫,所以我們的考核,便是看你們對能力的控制,控制得住,才會招募!」

陸辛微微一想,忙問道:「那如果失控了呢?」

陳菁沉默了一下,看着陸辛道:「那你就會成為新的污染源!」

陸辛一下子有些被嚇到了。

陳菁靜靜的觀察著面前的這個年青人,不經意間,便捕捉到了他的每一個表情。

這應該是一個很合適的招募對象……

他的初始潛力,並不是最強的,可是從咖啡館事件的結果來看,卻是一個將自己能力運用的最好的,他作為一個蜘蛛系,甚至在沒有其他幫助的情況下,獨自解決了一隻精神怪物,雖然說在已經快逃出去的時候,勾引精神怪物,看起來有些怪誕,但其他人不也一樣?

而最重要的,便是他看起來對這些事很興趣,這便代表着很容易就可以說服他。

「你說的東西,我倒挺好奇的……」

「而且我也確實一直想找個兼職來做……」

也就在這時,沉思了很久的陸辛慢慢搖了搖頭,道:「可有個問題,我要告訴你……」

「其實,我是我沒有能力的……」

「……」

陳菁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已經到了這一步,仍然否認,說明這個人不像看起來那麼老實,有些難纏……

然後她就聽着陸辛接着道:「其實我的能力,是妹妹借給我的!」

陳菁的目光微微有些沉凝,微一沉默,輕輕敲了下桌子,道:「你妹妹是?」

陸辛也看着陳菁,慢慢回答:「剛才幫我逃出來的,就是妹妹,她一直與我在一起!」

陳菁像是被微微嗆了一下,臉上現出了一絲凝重。

「不只是妹妹……」

陸辛說着,又認真補充道:「還有爸爸,媽媽,我們一直生活在一起!」

陳菁的汗毛都微微豎起來了。

在這時候,她左邊耳洞之中,一個微小的金屬銀片裏面,正在發出了焦急的聲音:「陳大校,你必須對他做出最後的評估,如果他真有着嚴重的精神分裂,那便說明他一直處在失控的邊緣,我們不僅不能吸納他,引導他,還要儘快消滅,以免他釀成太大的災難!」

……

陳菁的臉,久久沒有露出表情。

只是無人知道,她渾身的肌肉都已經繃緊,甚至連手,都下意識的按在了槍上。

她早就知道,陸辛身上的秘密很多。

在她的挎包里,還有一個拍到了很多地鐵站畫面的老式數碼相機。

因而,她更深切的明白,眼前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年青人,隱藏着何等樣的瘋狂……

更何況,哪怕是在後台,對這個年青人的評估,也並不樂觀。

在咖啡館事件里,他面對被污染者展露出來的只有精神對身體的精準掌控這個能力,而沒有之前觀測到的「念力」,這有可能是他在故意隱藏,不過也有可能還未熟練掌握。

最重要的是之前,對陸辛的觀察里,有過一件非常離奇的事情。

曾經有一位造夢師進入陸辛的夢境,試圖對他的心理做出一項合理的評估。

但那位造夢師再也沒有醒來。

他直接在沉睡之中,變成了一具死屍,完全檢測不到任何精神殘留,依著過往經驗,哪怕他是在進入陸辛夢境時被殺死,也會有一些精神力殘留被檢測到,可是他消失的太乾淨了,以致於就連白教授都無法確定那位造夢師的死,是不是與眼前這個看起無害的年青人有關。

畢竟,如今對於精神異變者的能力研究,還不夠深,出現意外,也是很常見的事情。

但無論如何,因為這些問題,使得對陸辛的評估之中,危險程度很高。

更何況,他又露出了精神分裂的傾向?

只是……

好容易發現了這樣一個有潛力的「精神異變者」,若說立刻就將他消滅掉,陳菁實在於心不忍,可是,她同樣也明白,潛力越大,那麼失控的時候,帶來的災難便會越大。

於是沉默了良久之後,她只是微微調整了一下坐姿。

目光在這時候,似乎有些鋒利。

深吸了一口氣,她忽然坦然看着陸辛,道:「那你知不知道,我看過你的資料,也觀察過你,你從月亮孤兒院被毀掉之後,便一直一個人生活,你的爸爸、媽媽、妹妹,全都不存在,他們只是你臆想出來的,不光是他們,就連你住的那一棟老樓,也只有你自己住!」

說完了這話時,她微微有些緊張,瞳孔隱隱發紅,有變成紅月亮的趨勢。

直接戳破他一些妄想,很有可能引起嚴重的問題。

她知道,有失控風險的人,在被戳穿真相時,是最威險的,百分之八十都會因此失控。

她做好了準備。

只是,出乎她的意料,陸辛靜靜的坐在那裏,沒有半點緊張與意外的情緒。

「我知道的!」

陸辛面對這個問題,只是平靜的回答:「我早就發現,別人看不到他們!」

陳菁的表情,變得有些古怪。

而陸辛卻是忽然笑了笑,道:「可是你們看不見他們,我卻能看見,我不僅能看見,還能和他們說話,與他們交流,還能觸摸到他們,一個人的時候,我們會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遇到了危險的時候,他們也會出現保護我,那你說,這樣的家人,能說不存在嗎?」

陳菁張了張嘴巴,經驗豐富如她,居然不知該怎麼回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從紅月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從紅月開始 從紅月開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我和我的家人

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