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126,番外之情人节(下)

第126章 126,番外之情人节(下)

无所不能的陆律师,西餐同样做的非常出色。

配菜可口,牛排更是煎的外焦里嫩,鲜润美味。

顾娉婷边吃边夸,直到陆谌禹打开一罐可乐,起身要帮她倒。

“为什么不喝红酒?”顾娉婷指着桌上那一瓶红酒,表情纳闷。

陆谌禹说,“等会我要开车送你回家,喝不了酒。”

“那我喝!”顾娉婷立刻说道。

“不行。”陆谌禹直接拒绝,“你酒量太差,万一喝醉了怎么办?”

那一次顾娉婷喝醉酒的场景,陆谌禹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虽然顾家人各个都挺能喝,但顾娉婷似乎是一个异类,酒量一般般不说,酒品还很不好。

所以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危着想,陆谌禹坚决不同意。

“我少喝一点不行吗?”顾娉婷举起手指,“一杯,就一杯!好不好?”

陆谌禹依然不为所动,“不行,还是喝可乐吧。”

“可是今天过节。”顾娉婷说着,委屈的撅起小嘴。

别人家的男朋友在今天肯定都是各种顺着女朋友,再说这样的气氛,不就是应该喝红酒吗?

小姑娘穿着一身粉色连衣裙,马尾高高的扎起,为了今晚的约会,还特地化了淡妆,小脸蛋气鼓鼓的卖萌模样实在有些可爱……

陆谌禹有些扛不住了,“真的就只喝一杯?”

顾娉婷猛点头。

“行吧。”陆谌禹答应了。

只喝一杯的话,应该不会醉。

顾娉婷笑眯眯的端起红酒杯,等陆谌禹将酒倒好,她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再抿抿小嘴,“这个红酒怎么味道甜甜的?”

陆谌禹挑眉,“很甜吗?”

“嗯。”顾娉婷觉得还挺好喝的,没有以前喝的红酒那么涩……

她很快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喝慢一点。”陆谌禹立刻劝,生怕她一不小心喝得太猛,容易醉。

顾娉婷说,“其实我酒量还可以的。”

虽说不如家里人那么厉害,但也不至于一杯就倒。

上次纯粹是个意外!

陆谌禹点头,“反正就一杯,喝完就没了。”

说完还直接起身,拿起那瓶红酒离开了。

他直接来到厨房,将红酒放进了酒柜。

这瓶红酒是前阵子过年的时候,褚修煌送来的贺年礼物,当时他拆开后直接放在餐桌,忘记收了。

刚才摆桌时,觉得既然是过情人节,也应该有一些仪式感,没想到顾娉婷居然会主动要喝……

不过一杯而已,应该没事的吧?

陆谌禹锁好酒柜,很快回到客厅。

可餐桌旁,顾娉婷脸上已经浮现红晕,她一手握着已经喝光的红酒杯,一手扶着自己红彤彤的脸蛋,就像是喝醉了似的冲着他呵呵呵的笑的像个小傻子。

陆谌禹慢慢走到餐桌前,低声问道,“婷婷?你笑什么?”

顾娉婷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他,漂亮的小鹿眼眯成两个月牙,笑嘻嘻的张开嘴,“陆律师,你今天真好看!”

陆谌禹:“……”

不是吧不是吧?

一杯红酒就喝醉了?

这酒量也太差了!

不等他说话……

“陆……陆律师……”顾娉婷端着空酒杯,里面已经没有一点红酒,但她已经站了起来,还把酒杯递了过来,“喝……我们喝酒啊!”

陆谌禹忙扶住她,然后把酒杯夺了下来。

顾娉婷立刻开始摇头晃脑的抗议,“喝……我要喝酒……喝酒……”

“婷婷。”陆谌禹扶着她的胳膊,“这是几?”

他竖起了一根手指。

而顾娉婷看着他,迷茫的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二!”

陆谌禹:“……”

真的醉了?

他觉得不太对劲,忙又端起那个红酒杯,放到鼻端闻了闻。

除了红酒特有的醇香味,好像确实还有某种甜甜的味道,像是……

陆谌禹说不清楚。

但是看着顾娉婷已然红到不正常的脸蛋,他立刻说道,“婷婷,你先在这坐会,不要乱动,我去打个电话。”

“打……打什么……啊?”

陆谌禹好不容易将她放回椅子上坐好,迅速来到沙发旁,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回头看了一眼,他索性进了卧室。

……

因为已经是晚上,这会儿某人可能正在和老婆过情人节,所以电话响了半天才被接听,还一副很不耐烦的语气,“做什么?”

陆谌禹直接问他,“你送我的那瓶红酒,里面是不是放东西了?”

褚修煌立刻猥琐的笑出了声,“麻痹我送你一个月了,你到现在才喝?”

陆谌禹有些黑脸了,“你这动不动就给酒里下药的坏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下?”

上次就是拜他所赐,顾娉婷喝了一杯饮料就醉了,结果对他又是捆绑又是SM……

这次又来?

生怕他活的不够长是吧?

“不是吧?”褚修煌啧,“你别告诉我,你跟顾娉婷到现在都没做那种事?”

陆谌禹没说话。

但这样的沉默,无疑就是默认,

“卧槽!”褚修煌顿时惊为天人,“你是真不行还是不会?你们谈了这么久的恋爱,居然还没拿下?”

“跟你有关系吗?”陆谌禹才不会告诉他,自己跟未来丈母娘签了所谓婚前协议,所以每次都不得不硬生生的忍住。

褚修煌哈哈大笑,“那正好,这酒里是放了一些东西,只要喝了就会意识模糊,全身无力,让你可以为所欲为……”

“傻逼!”陆谌禹直接飚了一句脏话,然后立刻挂断电话。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狗东西!

混账玩意!

一天到晚就知道做这种沙雕事情!

猪队友!

……

陆谌禹腹诽半天,最后深吸口气,转身回客厅。

结果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原本应该坐在餐桌旁的顾娉婷,此时趴在了沙发上,原先扎好的马尾也散开了,整个人披头散发的……就像个小疯子。

陆谌禹忙走过去,“婷婷,你在做什么?”

顾娉婷听到声音后抬起头望着他,小声音委屈巴巴的,“礼物……礼物不见……嗝!”

“什么礼物?”

“就……送你的……送你……”顾娉婷皱着细细的眉毛,很是纠结。

她明明把装着礼物的盒子放在自己包包里的,怎么现在找不到了?

顾娉婷气恼的提起背包,干脆一个翻个,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

哐里哐啷的,各种瓶瓶罐罐,全都掉在沙发上。

顾娉婷嘟嘟囔囔的扒拉一通,最后抬起头,“被你拿走了?”

“我没有。”

顾娉婷不信,眼睛从他的脸上慢慢往下,最后落在他的腰上。

因为在室内,陆谌禹穿了一件灰色的连帽卫衣,下面是黑色的裤子,腰带被挡住了……

她直接起身然后伸出手。

动作太快,陆谌禹一时没能防住,身上的卫衣已经被她拉了起来。

顾娉婷低着小脑袋靠近,双手就这样在他腰上来回的摸着。

小姑娘的手指软软的,还带着一些冰凉,让陆谌禹只觉得腰间一酥,忙拉住她的手,“婷婷,你做什么?”

顾娉婷不满的挣扎,“你……你穿上了!”

“穿什么?”陆谌禹没听懂。

顾娉婷气呼呼的,“礼——物!”

“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礼物?”陆谌禹更茫然了。

然后顾娉婷又开始摸他。

陆谌禹在卫衣下面什么也没穿,她的小手灼热滚烫,就这样在他光裸的腰身上来回乱摸乱捏……

咳咳咳!

陆谌禹喉咙发痒,再次拉住她作乱的小手,“什么礼物?”

顾娉婷双手一摊,“不见了!”

陆谌禹:“……”

到底什么鬼!

喝醉的人果然很难沟通。

客厅里是一阵诡异的安静。

顾娉婷就这样沉默了一会,歪着小脑袋,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至于陆谌禹,他慢慢平息着体内那一股躁动的情绪……

半晌后,他看了看时间,“快九点了,婷婷。”

顾娉婷不说话。

“要不……”陆谌禹看着她,尝试的提议,“我先送你回去?”

“不要不要!”顾娉婷立刻摇头。

于是陆谌禹问她,“那你现在头晕不晕?”

拼命摇头当然晕了。

顾娉婷扶着自己的脑袋,不说话了。

陆谌禹有些忍俊不禁,温柔的跟小酒鬼打着商量,“都晕成这样了,我先送你回家,好不好?”

说完他拉住她的胳膊,“走吧。”

顾娉婷却直接往前,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不嘛……不要回……不要不要……”

柔软的身子全都贴了上来,让陆谌禹呼吸一沉。

刚刚才冷下去的情绪,仿佛突然又上来了。

因为在室内,两人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多,而且她喝了加料的红酒,此时意识模糊,根本没有意识到现在这样贴着男人的身体实在太过敏感。

陆谌禹握着她纤细的手腕,想把她拉开。

结果……

说好的意识模糊,全身无力?

意识是挺模糊的,但力道还挺大,陆谌禹一时竟然扯不下来。

非但如此,耳边还很快传来小姑娘糯糯的声音,“唯……唯一……嗝……说……”

陆谌禹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顾娉婷呜咽一声,努力的想要表达清楚,“说……说我……我自己……要送……送给你……礼物……”

陆谌禹:“……???”

她说……

要把她自己送给他当礼物?

是这个意思吗?

怪不得今天穿了一条连衣裙,还带有一个蝴蝶结……

陆谌禹的目光往下,就这样看着小姑娘腰带上的那一个蝴蝶结。

等他伸出手指轻轻一勾,果然立刻就松开了。

但陆谌禹还是很快用理智战胜了欲望。

他立刻松开手,再抬起头,义正言辞,铿锵有力:“婷婷,你是不是忘了你妈说的话?”

秦峥嵘的威慑力实在是强大,而他也确实不愿意冒这个生命危险。

再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既然他曾当面答应过秦峥嵘的要求,保证在两人交往期间不做那种事情,他就必须要做到。

虽然有好几次,他差点没能忍住……

“我妈?”顾娉婷努努小嘴,“我妈……她坏!”

陆谌禹下意识反问,“你妈怎么了?”

“她坏!”顾娉婷重复了一句,然后拼命摇着小脑袋,“不听不听……不听不听嘛……”

“好好好,不听就不听。”

跟酒鬼不能反着来,陆谌禹还没忘记上次的教训。

反正她也就趁着这时候耍耍酒疯,等明天清醒,只要秦峥嵘一句话,保证立刻乖乖听话。

他又看了看时间,“婷婷,九点半了。”

“嗯?”顾娉婷似乎没听懂,她趴在他怀里,手指抬起放在他的脸上,“陆律师……你……你怎么变成两个了……”

“你醉了。”陆谌禹扶着她的小腰,喉结上下滚动。

小姑娘穿着粉粉的连衣裙,前面的蝴蝶结还被他刚才给拆开了,看着还真有点像是被拆开的礼物……

“没有……没醉……”顾娉婷哼哼两声,突然眼睛一闭,“睡觉……睡觉!”

“我送你回家,回家就可以睡了……”

“不要!”顾娉婷打断他,手指也更加用力的搂在他的脖子上,甚至还抬起腿往他的身上挂,“抱……抱抱……”

陆谌禹下意识伸出手。

结果触及的是一片滑嫩细腻的触感。

等他往下一看,心里同时“咯噔”一声。

顾娉婷因为抬腿的动作,裙摆高高撩起,露出了一大片花白的大腿。

不等他反应过来,顾娉婷已经拼命的在他身上蹭着,像是想要爬上去。

陆谌禹:“……”

他像个雕塑站在原地,身体紧绷,牙关紧咬。

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忍受的了这样的勾撩……

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身体很正常,性取向也很正常,但是他又不能不顾忌那一份婚前协议……

当顾娉婷再次嘴里不停的喊着“礼物”,“礼物”的时候……

陆谌禹的大手揽紧腰间的那一条白腿,低沉着嗓音问道,“婷婷,你真的要把自己送给我吗?”

顾娉婷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拼命的想要往他身上爬。

现在的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陆律师为什么长得这么高?她想要抱住他的脖子真的好难啊……

终于。

“女人,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陆谌禹说了这一句言情剧里的霸道总裁语录后,突然伸手,瞬间将她整个人托起挂在自己的臂弯,然后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进了卧室,再“啪”的一声关上房门。

(此处省略10万字,请自行联想)

——和谐分界线——

顾娉婷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浑身都是酸痛难耐,除此之外,头还很疼,脑子里懵懵的……

房间里拉着厚重的窗帘,她也不知道几点钟了,闻着鼻端淡淡的薄荷香气,让她惊觉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等她想要从床上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未着寸缕,紧接着……

“婷婷。”

一个熟悉的低哑男生在身后响起。

伴随着一只手臂伸了过来,瞬间将她转了个身,然后紧紧的宝在了怀里。

突然看到一张放大的熟悉俊脸的顾娉婷:“???”

几秒钟后,意识慢慢回笼,她终于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她喝了一杯红酒,然后不知怎的,两人就来到了卧室,还上了床。

起初她还有些昏沉沉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某一个瞬间,她突然被一阵尖锐的疼痛惊醒了。

她想要躲开,可全身都软绵绵的,根本使不出来劲……

而且陆律师就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不再是平日里的弱鸡,相反,他力气很大,就这样死死的压着她,让她根本躲避不开,只能这样跟他抵死缠绵,纠缠不休……

顾娉婷记得自己后面好像还哭了……

是被疼哭的!

可陆律师居然还不放过她……

顾娉婷想着想着,脸上已经红到不行。

等陆谌禹把脸凑过来,似乎想要亲她的时候……

顾娉婷猛地抬手。

“啪”的一声,一个爆栗子打在了某人的脑门。

顾娉婷就这样死死的咬着嘴唇,委屈又悔恨,“你是不是在酒里下药了?”

脑门通红的陆谌禹:“……”

酒里是下药了,但并不是他下的。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陆律师!”顾娉婷再次发出指责。

陆谌禹咳咳两声,一脸复杂的看着她,“那瓶酒是褚二送的,我也不知道会被他下药。”

他的声音因为刚醒来有些低沉的沙哑,而且表情很诚恳。

但顾娉婷不信,“真的?他为什么要下药?”

“可能心里有病吧。”陆谌禹说着,迅速伸手将小姑娘抱进怀里,低声温柔的说道,“婷婷,昨晚都是我不好,我没能控制住自己。”

“……”顾娉婷咬着嘴唇,还没说话……

“但是你一直说要把自己送给我做礼物,还一直主动的往我身上蹭。”

顾娉婷眼皮子不停的抖动,“你说什么?”

虽然她酒品是不怎么好,但是……她怎么可能主动?!

“你都忘了?”陆谌禹猜到她可能会忘,但没想到会忘的这么彻底……

他说道,“你昨晚一直说要把你自己当成情人节礼物送给我,而且我要送你回家的时候,你怎么都不肯,还说要跟我睡觉,所以我就……”

“怎么可能!”顾娉婷惊诧的打断,“我怎么可能说这种话?再说……我要送你的礼物是皮带!”

皮带?

陆谌禹抿着薄唇,“没看到。”

顾娉婷:“……”

她不说话。

陆谌禹也没说话,就这样看着她。

被子因为刚才的动作下滑了一些,露出白皙纤巧的肩头和半边手臂,上面印着几道深深浅浅的粉色痕迹……

昨晚,陆谌禹记得自己在她脖子和锁骨上亲吻了很久……

喉结上下滚动了下,琥珀色的深眸也不由得渐渐转暗,加上两人本来就没穿衣服,此时她还被他抱在怀里……

陆谌禹低咳一声,“婷婷……”

“啊啊啊啊啊!”顾娉婷突然发出尖叫,“怎么办,我妈要是知道我跟你……她会把我的腿打断的!”

陆谌禹忙哄她,“放心,回头我会跟阿姨坦白从宽的。”

“什么意思?”

“虽然昨晚是你主动的,但主要也怪我,没能抵抗得住你的勾引。”

顾娉婷:“!!!”

她立刻开始瞪他,“你的意思还怪我勾引你咯?”

“没有没有。”陆谌禹继续哄,“总之你放心吧,我会把你的腿保住的。”

“你可拉倒吧!”顾娉婷才不信,“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别忘了你跟我妈订过的婚前协议。”

这个……

陆谌禹自然知道。

但是在昨晚进入卧室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已经走不了回头路了。

深吸口气,陆谌禹像是在做一个人生的重大决定,“反正到时不管阿姨要杀要剐,我都随她。”

顾娉婷:“……”

可能是他的态度诚恳,还主动承担责任……

不知怎的,顾娉婷突然说道,“要不别说了吧?”

“什么意思?”

顾娉婷咬咬嘴唇,“我们把这件事瞒着好了,不告诉我妈不就好了?”

“这样也可以?”陆谌禹奇怪的看着她。

“有什么不可以的?”顾娉婷振振有词,“我妈她每天工作太忙了,哪有时间管我们的事情,反正这事……你知我知,只要我们不说的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就不会有事的。”

陆谌禹眯眼,“你真的这样想?”

顾娉婷点头,“嗯。”

陆谌禹:“……”

**

尽管有些犹豫,但顾娉婷坚决不让他说,加上秦峥嵘的震慑力实在是大……

陆谌禹最后还是同意了。

两人继续交往,只不过关系比以前更加亲密无间,直到半年后……

九月初,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顾娉婷突然在追捕过程中晕倒。

等她醒来,就躺在了医院的床上,床边坐着的陆谌禹脸色沉重,表情严肃,吓得她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绝症。

结果……

“婷婷。”陆谌禹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你怀孕了怎么也不告诉我?”

“哈?”顾娉婷睁大眼睛,一脸呆萌。

“你不知道自己怀孕?”陆谌禹的表情顿时更加难以描述。

“我怀孕了?真的假的?”顾娉婷不敢相信。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

唔。

平平坦坦的,怎么会怀孕呢?

难道是因为最近经常摸大嫂的肚子吗?

呜呜呜……早知道不摸了。

因为经常和陆律师约会,而陆律师就住在大哥大嫂的对面,所以每次过去的时候,就习惯性的去看看正在待产的大嫂。

米琪上个月刚生下一个男宝宝,之前九个多月的肚子圆滚滚的,她觉得很神奇,时不时地就会摸一摸……

再抬起头,顾娉婷看着陆谌禹眉头紧皱的样子,“陆律师,现在怎么办?”

陆谌禹微微敛眉,没有说话。

顾娉婷说,“你要是害怕被我妈知道……这样好了,我做手术把孩子拿掉吧……”

“……”陆谌禹的眼皮子疯狂抖动了两下,然后他抬眼望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做手术把孩子拿掉,这样我妈就不会知道了……”

“你敢!”

顾娉婷:“……”

“不准做手术!”陆谌禹眼神威胁。

顾娉婷还没说话……

“听到没有!”

顾娉婷忙点头,“听到了。”

不做就不做嘛,那么大声,想要吓唬谁?

“当初就不应该听你的话!”陆谌禹继续。

“什么意思?”顾娉婷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说了一个谎言,要靠无数个谎言去圆!”

突然知道自己女儿其实早在半年前就被他给上了,现在还怀孕两个月……

陆谌禹几乎可以想象秦峥嵘知道真相时提着四十米大刀要砍他的可怕场景……

他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战,然后捏捏自己的鼻梁,“算了,到时我实话实说吧。”

“那……等说完以后,万一我妈要揍你怎么办?”顾娉婷弱弱的问。

“揍就揍吧,本来也是我的错。”

谁让情人节那天晚上他没能忍住呢?

其实那一次他虽然有些冲动,但还是做了安全措施的,那次之后,顾娉婷确实也没怀孕。

怪就怪一个多月后,如果他能忍住不发生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也不至于现在闹出人命!

总之,色字头上一把刀!

可能是看他的脸色懊恼……

顾娉婷主动请缨,“陆律师,你放心,到时我会跟妈说是我主动的!跟你没关系!”

陆谌禹:“……”

我谢谢你啊!

没有男子气概就算了,就连这种事情也要顾娉婷说是她主动的……

呵呵,他还要不要脸?

**

三天后,刚好是周末,陆谌禹特地安排了一场鸿门宴,除了邀请顾随山和秦峥嵘外,他还把陆家的长辈都叫上了。

陆老爷子,陆鸿渐,陆夫人……

然后是叔叔,婶婶,姑妈,姑父,甚至把陆寻欢,陆珍珍,陆蓉蓉这几个堂弟妹都叫上了。

酒过三巡,趁着所有人心情大好的时候,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陆谌禹直接将顾娉婷怀孕两月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出意外,知道自己一心培养的宝贝女儿突然怀了两个月的身孕,而且还是先斩后奏,秦峥嵘瞬间拍桌而起,怒气冲冲。

但除了她,其他所有人都很开心。

顾随山虽然也觉得小棉袄在婚前就被猪拱了……有点难以接受,但一想到两人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结婚,且再过几个月,他就可以抱上可爱的外孙女,加上大儿媳也刚生了一个孙子……

以后顾家的孩子多了,家里也热闹多了!多好啊!

陆家的长辈们自然更没话说。

尤其是陆夫人,她为这个儿子操心了好多年的人生大事,如今终于好事成双,直接连孩子都怀上了,简直一步到位!

在她的起哄下,鸿门宴就这样变成了婚事讨论宴。

而事已至此,秦峥嵘就算再生气,看在肚子里的孩子份上,也只能选择接受陆家长辈的提议了。

就这样,在两家人的商量下,婚礼日期按照就近原则,定在了半个月后的九月九号,取“长长久久”的意思。

又过了几个月,也就是隔年的五月底,顾娉婷在南宫医院妇产科,顺利生下了一对金牛座的龙凤胎宝宝。

两个宝宝的名字都是几个长辈商量着定下来的。

男宝宝取名为:陆准。

小名:准准。

简单却蕴含着深意,也寄予了两家长辈们对他的期望。

至于女宝宝的名字就比较可爱了,大名为:陆鹿哟,小名:鹿鹿。

**

最后附赠一个宝宝小剧场:

南城第一金牌律师陆谌禹和太太顾娉婷从谈恋爱到结婚,再到生子,一直感情顺利,夫妻关系相处融洽。

直到某日,晚上陆谌禹下班回来,浑身酒气,眼睛通红,他把衣服脱下,往沙发一丢就直接去了浴室。

顾娉婷从儿童房出来,难得好心情想要帮老公收拾衣服,结果一拿起衬衫,却看到白色衬衫的胸口有一个红色的口红印。

胸口!

口红印!

顾娉婷瞬间如临大敌。

她知道很多男人在外面应酬的时候,喜欢叫一些店里的小姐来唱歌助兴。

有些私德不怎么样的,还会跟小姐春风一度……

但陆律师不是这样的人啊,难道现在也同流合污了吗?

顾娉婷森气!

她走到浴室前,直接就开始敲门。

陆谌禹没有洗澡关门的习惯,直接就说,“进来。”

等顾娉婷进去后,他甚至还邪邪的一笑,“老婆,想要鸳鸯浴……”

“鸳鸯你个头!”顾娉婷直接把衬衫丢了过去,“说!哪来的口红印!”

陆谌禹忙拿起衬衫仔细查看。

慌乱的样子让顾娉婷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森可怕。

这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如果不心虚,怎么会如此慌张?

“你太让我失望了!”顾娉婷立刻吼道,“人家萧董,霍总,褚少,结婚这么多年都守身如玉,你呢,才五年就忍不住了是吧?”

“婷婷……”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顾娉婷捂着耳朵,“说,她叫什么名字!”

陆谌禹无奈,“什么什么名字,我真不知道这个口红印是哪来的……”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顾娉婷继续捂耳朵,“唯一说过,男人脏了就不能要了,等会你自己离开吧!”

陆谌禹黑着脸,“你说什么?你要赶我走?”

“不然呢!难道你让我走吗?”顾娉婷哼哼,“这里是我家,我要照顾准准和鹿鹿,你一天到晚做什么了,就知道上班,应酬,喝酒,跟女人卿卿我我……”

“你这样说就过分了!”陆谌禹决定跟她摆事实讲道理,“我虽然喝的有点多,但我今晚真的没有跟女人卿卿我我……不对,是我应酬的时候根本没有女人……”

“那你衣服上的口红印怎么来的?”

“我怎么知道?”

顾娉婷:“……”

她咬咬牙,“好啊,你不走我走!”

陆谌禹无语,“走什么走?我不是说了……”

“孩子一人一个!我要鹿鹿!准准给你!反正他那面瘫脸跟你长得一模一样!”顾娉婷说完转身就走。

陆谌禹坐在浴缸里,头疼的按按太阳穴。

真服了……

顾娉婷已经气呼呼的来到儿童房,“鹿鹿!起来跟妈妈回娘家了!”

四岁的陆准和陆鹿哟听到声音,立刻转身看着妈妈。

顾娉婷嘴角一抽,“天哪,你们两人到底在干嘛?”

陆准身上的白色小T恤已经脏到一塌糊涂,也不知道是染上还是涂上的,各种红色,紫色,还有很诡异的粉色……

至于陆鹿哟,胖乎乎的小手里还捏着一管死亡芭比粉的口红,小嘴也被涂的像是香肠嘴。

看着妈妈凶巴巴的样子,小鹿鹿眨巴着漆黑的眼睛,瘪着香肠嘴不敢说话。

最后还是陆准先坦白从宽,“妈妈,你不要怪鹿鹿,爸爸的衣服不是她弄的哦。”

陆鹿哟:“……”

我谢谢你啊,哥!

顾娉婷也:“……”

所以刚才陆律师衬衫上的口红印是鹿鹿印上去的?

呃……

她刚才居然没查清楚就向陆律师撒泼了?

居然还跟陆律师说要离婚?

o(╥﹏╥)o

【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可爱她能不能别撩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小可爱她能不能别撩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6章 126,番外之情人节(下)

100%
目录
共12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