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结局

第二百七十五章 结局

一见阿奴,众人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头领身旁的人也是震惊的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压低声音对那头领说道:“那女子还戴着面衣呢,瞧这身段,样貌定然差不了。”

见周媛戴着面衣,那头领不禁恼道:“还不把那劳什子面衣摘了。”

周媛认命似的叹了口气,略带着哭腔说道:“是你叫我摘下来的,吓到了可别怪我。”

那头领等得有些不耐烦,道:“啰嗦什么,叫你摘了你便摘了!”

听他对周媛如此轻薄,张永和后面的侍卫都气愤不已,张永怒道:“女郎,咱们何必忍他!”

周媛摇摇头,警告的看了他一眼。

张永无可奈何的住了声。

周媛抬起手,缓缓摘下面衣。

那头领与一众贼人原本好色的眼神一下子变成了惊骇。

周媛只做不觉,她对他们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惊喜的说道:“这位英雄的确有眼光,光凭声音便知道我是个绝色。不像我那没有良心的夫婿,竟嫌弃我的样貌,躲到秦国去了。”

那头领倒退了一步,别过头大喝:“戴起来,快戴起来!”

周媛脸色一变,气哼哼的质问道:“你怎得翻脸不认人了?方才说过的话这就忘了吗?”

那头领狼狈的说道:“外间风寒,天色也不早了,这位夫人还是快些上车去罢。”

“阿母说的没错,这世间的男子果真没一个好的!”周媛一边愤愤不平的说着,一边上了马车。

一入车厢,她和阿奴便再也绷不住,笑了起来。周媛捂着肚子,拼命压抑自己的笑声。她知道若被他们发现自己和阿奴的样貌,那他们绝不会这么容易放自己一行过去。所以她趁着没下车的时候,打开妆奁,让阿奴在她和自己的脸上都动了些手脚。

张永僵着面孔,冷冷的说道:“我家主上英雄也见过了,正如英雄所言,时候不早了,我们还要赶路去寻我家郎君。”

“依我看,你家夫人这副尊容,你家郎君也实在是有苦衷。”那头领深有同感的说道:“要不,大爷我今日便行行好,帮你家郎君一个忙。”

周媛顿时笑不出来了,看来自己做得有些过了,这贼人头领深感自己污人眼睛,竟起了除去自己的心思。

张永再也忍不下去,他抽出环首刀,指着那头领,喝道:“便是我家女郎要留你,我也不会留你性命!”

那头领的表情也冷了下来,双方皆亮出兵器,眼看就要厮杀起来。

就在这个一触即发的时刻,忽然听见一个疏朗中带着些许杀气的声音从上方的山石上传来:“不劳费心,我的事还是我自己来处理为好。”

乍然听见这声音,周媛的心跳几乎停滞,她两耳嗡鸣,耳边不断的回响着那句话。她僵硬的坐在马车中,身子仿佛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阿奴先一步反应过来,她不敢置信的弹起来,猛地扯开窗帷,往那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下一瞬,她语不成句的不断说道:“郎君,女郎,是郎君,他回来了!”

说着便流出眼泪来。

周媛仿佛得了某种不能动弹的疾病一般,肢体僵硬的缓缓转过头,望向谢玄的方向。

谢玄目中闪过疼惜与自责,他从石头上一跃而下,飘落到周媛车窗前,凝望着她,两人俱无言语。

“你还活着,”周媛无意识的自语道:“你真的还活着。”

谢玄越发内疚起来,他将手探入马车中,执起周媛的手,轻声道:“是我,阿媛,我没有死,我回来了。”

周媛看着谢玄,面上的表情由木然渐渐转为愤怒。她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喝道:“松开!”

谢玄攥紧周媛,摇头道:“不,阿媛,我这一世都不会再放开你。”

周媛定定的看着他,冷声道:“你真的不放?”

“不放!”谢玄的回答干脆利落。

周媛张口便咬在他虎口上,直到口中弥漫起鲜血的味道,她才恨恨的抬起头,道:“你放不放?”

谢玄不仅没有疼痛的表情,反而笑了起来,他望着周媛,柔声道:“不放!阿媛,我绝会不再放手!”

周媛目中射出狠戾之色,她又一次低下头,狠狠咬在谢玄的手上。然而本该喊疼的谢玄,却一声未出,反倒是周媛,忽然涌出泪来。

感觉到周媛的眼泪滴落在自己手上,谢玄的心中一阵疼痛,他抬手轻抚周媛的头发,然后轻轻抬起她的头,用最温柔的声音哄道:“阿媛,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周媛避开他想为自己拭泪的手,扭过头不去看他。日夜牵挂的人忽然从天而降,出现在自己面前,先前的那些担忧便忽然都化作了委屈。

谢玄虽有些消瘦,但却精神奕奕,气度非凡。那头领不可置信的看着那样貌与风度都无比出众的男子,道:“这他娘的是谁?”

从谢玄一开始的那句话和周媛与谢玄的互动中,他自然知道,这便是周媛口中的夫婿。可他万万没想到,那么丑陋的女子,居然嫁给了如此出类拔萃,如神仙中人般的男子。

张永大笑道:“这便是我家郎君!”

他原就不怕这些贼人,不过是怕周媛受伤,才一忍再忍。如今有谢玄在,他便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那头领与他身边众人也是身经百战,自是能够看出,谢玄是个绝顶高手。他身边那个样貌与声音都显得颇为精明算计的男子低声道:“大兄,咱们怎么办?”

他的意思,是不如见好就收,趁谢玄他们还没有开始动手,倒不如先撤了。

那头领两眼盯着谢玄,有些不甘的说道:“我倒有心与他过过招。”

那男子一听,忙劝道:“大兄也要为咱们一百多号兄弟想一想,倘若大兄不在,咱们便成了群龙无首哇。”

那头领看着谢玄,跺了跺脚,大手一挥,道:“撤!”

张永一看他们要跑,焦急的唤道:“郎君!”

谢玄眼神一冷,转脸看向那头领,一字一顿的说道:“拦住他们,一个都不许放跑。”

说罢他仰头长啸一声,啸声响彻山谷。声音未落,便从前方冒出上百人马,与张永他们形成前后包抄之势。

此时双方的人数基本是一对一,那头领倒有几分真本事,但无奈遇上了强敌,不过片刻功夫,他手下便尽数败落,他自己也被张永擒住。

谢玄大袖一展,负手走到那头领面前,不屑的说道:“言语无状,冒犯了我夫人,还想逃么?”

那头领知自己已无逃脱的可能,哈哈大笑道:“你此时当然这么说,不过,若大爷我杀了你这丑夫人,只怕你心里还要感谢大爷做了件好事呢。”

说着他轻视的睨了谢玄一眼,眼风扫过后面把头探出车窗的周媛。他的表情一下子又变做了一开始见到周媛时候的震惊,不过这一次,却是惊艳。

眼泪冲刷掉了周媛面上涂抹的妆容,露出了她原本的样子。

谢玄见他呆呆的直盯着周媛,心下大为不爽。他将自己的玉印交给刘牢之,道:“将他们送到牙门里去。”

看刘牢之和那百十来位将士押着那上百名贼人离开,谢玄便折返回周媛马车旁。他的眼神重新变得温柔起来,他试探的抬手,见周媛没有躲开,他轻抚她的的脸颊,心疼的说道:“阿媛,你瘦了。”

周媛沉默的望着谢玄,半晌,低声道:“外面冷,上车吧。”

当心中的担忧委屈慢慢消失之后,她心中便充满了失而复得的喜悦。

“这阵子委屈你了,阿媛。”谢玄上了车,坐到周媛身边,他专注而热烈的凝望着周媛,眼中满含疼惜。

“谢云说,你……”即使看到活生生的谢玄就在自己面前,周媛还是无法提及那个字眼。她吸了口气,道:“他说有人亲眼看到你被射中。”

见谢玄没有否认,周媛担心起来,她抓住谢玄的手,紧张的问道:“伤在哪里了,伤口好些了吗?”

“那都是前面的事,虽然中了箭,但已经都好了。”谢玄握住周媛的手,笑道。“那日我与牢之率兵击退秦军之后,便又乘胜追击。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大雾,多日不散。我们在雾中走岔了路,颇费了些时日才找到出路,这才与大军失去了联系。”

他如今语气轻松的说着险些与自己天人两隔的那段经历,但周媛却能想象到这中间的艰险。她后怕的说道:“我差一点就相信了,谢云说你中箭的事是北府军前锋临死之前亲口告诉他的。”

“这一仗,我失去了好几位与我并肩奋战的兄弟。”说到这儿,谢玄面上现出痛惜的神色,他叹息道:“虽然最后还是胜了,但损失惨重。不仅失去了不少同袍手足,当日我与牢之也是在山中与秦军涡旋多日,最终才险胜的。”

“我与大军会合之后,才知道谢云回建康报丧的消息,便立刻派了人赶回来送信了。此时送信的人也该到建康了。不过你出来的早,没有遇上他。”谢玄心有余悸的说道:“幸亏我终是放心不下,秦军一败,便抄小路连日赶了回来。若是咱们没遇到,你又要过好几日才能得到消息了。”

谢玄说的过程中,周媛是哭了笑,笑了哭,心中感慨万千。她此时愈发深刻的感觉到,心爱的人在身边时,一丁点细微的小事也很美好。若他不在,那么这世上的一切美好便都黯然失色了。

谢玄怜惜的为周媛拭去眼泪,道:“阿媛,你哭得我心里难受。都是我不好,别哭了好吗?”

骑着马跟在车窗外的阿奴也出声劝道:“女郎,您可要注意身子,夫人说了,哭多了不好的。”

这话对周媛来说,比什么都管用,她立刻就收了眼泪。如今谢玄已经回来了,自己更要照顾好腹中的孩子。她的手缓缓抚着腹部,心道,自己也该告诉谢玄这个消息了。

马车,缓缓驶向建康。

忽然,一个狂喜的声音从车中传出:“我有孩子了!”

望着欢喜到几乎失态的谢玄,周媛面上的笑容越来越明媚。夫婿,孩子,这一刻,美好的就像梦境一般。她在心中默默祈祷,就让自己和谢玄,永远这样幸福下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晋朝春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晋朝春色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五章 结局

100%
目录
共27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