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不太正經的生意

270、不太正經的生意

倒計時1:00:00.

距離穿越只剩下四個小時,這也是張天真、胡小牛與張承澤約定的交錢時間。

最終談攏的金額是每星期100萬現金,穿越前支付50萬,安全回歸后再支付50萬。

劉德柱出發前取現金前,慶塵還有一些事情要叮囑。

白晝群中。

老闆:「劉德柱,去取錢的時候要注意安全,錢取了之後就放在你家裏。」

「好的,謝謝老闆關心,」劉德柱回應道:「我不會有事的。」

慶塵沉默了一下,其實他對劉德柱說的是,注意『錢』的安全,不是你自己安全……

不過,他也不好糾正什麼,畢竟現在劉德柱忠心耿耿,不能傷了人家的心,而且他還得維繫着老闆的逼格。

老闆:「這件事情里,錢是次要的,劉德柱你一定要給張承澤說清楚注意事項,如果他做不到的話,我們寧願不接這單生意。」

所謂的注意事項就是約法三章,慶塵不能為了賺這個錢,增加整個白晝的風險。

所以,張承澤進入里世界之後,必須聽從白晝的安排。。

首先,張承澤不能隨意行動,他做事情之前必須經過劉德柱的同意,去的地方必須經過劉德柱檢查。

其次,張承澤穿越之後,不能隨意交朋友,不能隨意與外人交談,以免交談過程中透露出自己的『時間行者』身份,引起財團注意。

最後,張承澤第一周暫時不能進入第四區、下三區,因為這是高危區域,就算有劉德柱保護,有人開個冷槍也沒人能扛住。

交代完這些事情,劉德柱便出發前往匯合地址。

慶塵坐在家裏的沙發上,閉着眼睛默默等待結果。

「塵哥,你在擔心嗎?」南庚辰問道。

「嗯,不知道為什麼,經歷過的挫折多了,事情太順利反而覺得不對勁,」慶塵說道:「張承澤是生意人,他不可能把命作為賭注,全都壓在我們身上。」

南庚辰看了他一眼:「塵哥,就算這單生意做不成,我和小彤雲也可以繼續帶金條回來,總能攢夠換房子的錢。」

「不一樣,」慶塵搖搖頭:「白晝需要有也正經的業務,需要有目標,在奔往這個目標的過程,也是白晝協同作戰、凝聚在一起的過程,不然大家凝聚在一起也是鬆散的。」

就像昨天面對惡魔郵票持有者製造的威脅,胡小牛、張天真自發團結起來就是一個驚喜,劉德柱證明自己確實已經有了勇氣,也是驚喜。

白晝里每個成員都不完美,都需要成長。

然而就在此時,群里劉德柱忽然發來消息:「老闆,我已經和張天真、胡小牛匯合,但是出了點問題。」

老闆:「張承澤找到了其他的時間行者?然後跟其他時間行者合作了?」

劉德柱驚了:「老闆料事如神啊!」

南庚辰也看向慶塵,原來對方閉目養神,就是在思考可能出現的問題?

不怕困難張天真解釋道:「張承澤現在長住在洛城華陽大酒店,我們剛剛到這裏,給他說了一下注意事項,結果他覺得要求太多,甚至質疑我們是否能夠勝任保護工作……」

慶塵愣了一下皺起眉頭,對方是覺得白晝過於謹慎,所以覺得白晝可能實力不行?

亦或是,這種大老闆本身自由慣了,不管面對誰都有十足的底氣。

如今去了里世界還得聽白晝的話,這不讓干、那不讓干,於是產生了抵觸情緒。

不怕困難:「我們剛才才知道,張承澤從一開始接觸的就不只我們一家組織,他還在洛城本地找到了其他人。他說那邊承諾他可以隨意進出上三區以外的任何地方,可以去看黑拳,可以去下三區體驗窮人生活,可以去玩槍……對方把里世界描述的太好了,而且還說自己認識治安管理委員會的人,以至於相互對比之下,張承澤理所應當的選擇了另一家。」

慶塵覺得有些奇怪:「張承澤不知道你們和劉德柱同屬一個組織嗎?而且,他也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里世界沒那麼美好,他又不是傻白甜。」

而且,在外界看來,劉德柱是跟騎士有關聯的人,應該更有可信度才對啊。

不怕困難:「……老闆,對方說騎士領袖李叔同已經死亡,恆社還遭到其他社團圍剿,跟着我們不安全。他說我們在里世界已經失勢了,自身難保。」

慶塵無語了,這是哪裏冒出來的土鱉,竟然連情報都沒掌握個完整。

所以,這個搶生意的時間行者,就是被李叔同假死騙過的那一批人,對方甚至不知道恆社已經解決了所有問題,成為18號城市地下世界裏最大的社團,一家獨大。

這種人……還真是什麼生意都敢截啊。

別說保證張承澤安全了,慶塵覺得這些人自己的安全就很成問題……

必須有問題。

「截走這個生意的時間行者,你們有沒有見過到?」慶塵問道。

「沒有,張承澤故意錯開了我們之間的見面時間,」勇敢牛牛說道:「我跟我父親打電話聯繫了,希望他能夠勸張承澤一下,但我父親說,張承澤是一個非常自信的人,他相信自己的判斷,我們沒法干涉。」

慶塵很清楚,張承澤做出錯誤的決定並不是因為對方蠢,而是,確實絕大部分人都認為李叔同已經死亡。

畢竟普通人看到神明權杖的聲勢,會理所應當的認為李叔同必死無疑。

李叔同死後,與他有關的人都應該被財團清算,權力鬥爭向來如此,這個時候站錯隊就是萬劫不復。

慶塵在白晝群里,以老闆身份淡然說道:「『不怕困難』,這事你怎麼看?」

張天真忽然心有明悟,老闆明知道他的思路都很毒,現在卻故意問自己的意見,明擺着是想讓自己出面說陰人的事情。

這樣一來,有什麼鍋還是他張天真的,老闆只是虛心聽了他的建議而已。

不過,給老闆當槍使不丟人,張天真果斷說道:「老闆,我看張承澤對第四區的夜生活特別感興趣,所以一定會去。我把張承澤的照片發到群里,到時候您安排劉德柱和冰眼這種高手去蹲點,給他們增加一些『社會閱歷』。」

老闆:「嗯,就按你說的辦。」

張天真內心一喜,自己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冰眼:「老闆,這次我一個人就夠了,劉德柱不適合出面。畢竟我們還要接這個生意,如果張承澤發現劉德柱故意搶生意打跑他的保護者,大概會產生抵觸情緒。所以,我來給那些截生意的時間行者增加社會閱歷,劉德柱,你把里世界的聯繫方式留給張承澤,然後等着他聯繫你就好了。」

老闆:「嗯,思考問題很全面,就這樣定了,劉德柱那邊保持電話暢通。」

「好的老闆,」劉德柱回復。

到這裏,事情已經基本安排妥當。

群里,所有人都知道冰眼就是慶塵,也都知道慶塵在老君山上的光輝戰績。

所以當大家發現最後是慶塵出面解決問題時,就開始為那些截白晝生意的時間行者默哀了。

慶塵看向旁邊的南庚辰:「穿越后我要先去處理張承澤那邊的事情,處理完我就回半山莊園。」

南庚辰好奇問道:「塵哥,之前我們商量好的要找李依諾協調車輛,用來接待張承澤,現在鬧出這么蛾子,我還準備車輛不?」

「準備,」慶塵平靜道:「他很快就會回心轉意,不過,等他回心轉意之後就不是之前的那個價錢了。」

倒計時00:00:00.

歸零。

當世界黑暗又光明,里世界仍舊大雪紛飛。

慶塵依舊在劉德柱三人所在的小公寓裏。

回歸之前,他抱着的黑匣子,也還在他懷裏。

慶塵起身,走出房間時貓臉面具也浮現在臉上。

這時,劉德柱看到他斜斜背着的黑匣子……

等等,這黑匣子的體積,不是正好像是一支巨大的反器材步槍嗎?

之前劉德柱還思考,老闆是從哪裏搞來的狙擊槍,但現在看來,那黑匣子裏分明就是狙擊槍!

可狙擊槍怎麼帶去表世界呢?

「禁忌物,」劉德柱心裏低呼。

慶塵平靜的看了劉德柱一眼:「猜到了?」

「嗯,」劉德柱沒有隱瞞:「恭喜老闆獲得禁忌物,我看網上有人說過,禁忌物認主后是可以帶去表世界的,而現在,所有時間行者里,能擁有禁忌物的一隻巴掌都能數過來。」

慶塵沒再多說什麼,畢竟他現在已經有三個禁忌物,硬要跟其他人對比,對其他人來說稍微有點不公平……

「你記住,等張承澤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一定要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模樣,他遭遇了什麼,他身邊時間行者遭遇了什麼,都是冰眼做的,跟你沒關係,」慶塵說道:「你只需要繼續保護任務,但價格提高到一星期300萬。如果他同意,會有車來接應你們。」

「嗯嗯,」劉德柱趕忙點頭:「老闆,他要不同意這個價格怎麼辦?」

「冰眼會讓他同意的。」

慶塵內心嘆息,他發誓自己從一開始,真的只想正正經經做生意。

……

晚上還有一章,會稍晚一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夜的命名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夜的命名術 夜的命名術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70、不太正經的生意

7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