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统治情报一处三楼的第一天

374、统治情报一处三楼的第一天

兴叶大街。

杨旭阳带着两名探员,还有三十多名特勤人员已经赶到。

PCA联邦中央情报局本身就是一个正统的权力机构,他们下面还有着自己的特勤行动序列,一旦有可能发生暴力冲突事件,探员们都会调动特勤人员。

“邪门了啊!”杨旭阳坐在车里。

他拿着液晶板一遍又一遍的看着卷宗里,那位嫌疑人的行为轨迹。

如那位新上任的督查所说,对方确实十次有九次都在下一个路口,轻微抬头朝右上方看了一下。

那动作轻微到,他们那么多人看过监控录像,全都没有发现。

但这个动作又很明显,因为当庆尘提醒之后,大家拿十段监控录像放在一起对比,又确确实实的能够发现端倪。

杨旭阳看向另外两名探员:“这位新上任的督查是个什么妖孽啊,这种事情都能发现?他怕不是一整晚都在看这几段监控录像?”

一名探员说道:“你没有看工作群里都炸锅了吗,现在三楼大办公室里已经空了,所有人除了庆准已经全都被派了出来,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任务,都是大家目前手头上最棘手的案件。也就是说,他肯定不是一整晚都在看这一个案子,而是所有的案子他都看了。。”

这三人最早出来,所以不知道大办公室里后续发生了什么。

但此时此刻所有探员都在奔赴自己的目标,大家在路上讨论着讨论着,都感觉要疯了。

那位年轻督查静静的站在大办公室里,一条又一条的指令宛如机械般精准发出,一个又一个线索被抽丝剥茧的找出。

那种强大的压迫感,让人完全忽视了对方的年纪、级别。

杨旭阳叹息道:“到底怎么样,就看今天大家抓人的成功率了,咱们七组好久没有倾巢出动过了,也不知道七组的秘密监狱能不能装下那么多人。”

说着,他带头下车,对特勤组打了三个战术手势。

探员们与特勤人员分为两组,朝着前方的地幔大厦包抄过去。

按照那位嫌疑人的抬头角度,嫌疑犯就在地幔大厦的504户或者604户。

杨旭阳带着几名特勤人员乘坐电梯,另一队则走安全通道,还有四人则守在楼下,以防嫌疑犯跳窗逃跑。

然而事情比想象中还顺利,杨旭阳这边才刚抵达504户门口,那门竟然从里面打开了。

一名年轻女性看到杨旭阳等人便露出诧异神色,转身往屋里跑去。

没跑两步,就被杨旭阳开枪击中双腿趴在了地上。

“按住她,”杨旭阳狞笑道:“见了一处的活阎王还想跑?”

下一刻,杨旭阳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因为那女人趴在地上后便没了声息。

他赶忙上前两步将女人翻过身来,却见女人嘴角的已经流出血液。

“草,”杨旭阳暴躁的站起身来。

女人是嘴里藏有毒囊的死士,这一点说明,这条线索其实非常重要,不然怎么会有决死之心如此果断的死士在这里?

这也说明,那位新督查的所有判断,都是正确的!

“完了,我完了,赶紧给我搜查屋里,看看有没有能用的线索,”杨旭阳暴躁的在屋里来回踱步:“新督查上任被我们搞了个下马威,正没处发火呢,结果我还让嫌疑人自杀了!”

杨旭阳能想象到,自己将会面对怎样的处罚。

“怎么办?”一名探员同伴面色惨白的问道:“新老板如果给咱们三个定罪,说我们有意给嫌疑犯留出咬毒自杀的机会,咱们仨也得进秘密监狱。”

在情报一处里,很多时候并不是那么在意证据,只要你有嫌疑,把你关进秘密监狱里,就算能出来也要脱一层皮了。

杨旭阳发狠说道:“回去跪着试试,只能希望新老板别那么记仇了。”

此时,三名探员都在各自担心着,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们这边确认嫌疑犯确实存在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新老板派出去的其他队伍也会有所收获?

那今天情报一处、第七组,恐怕要引起情报界的震动了吧。

……

……

另一边。

已经带人来到PCA联邦中情局总部门外。

一名探员问道:“副队,杨旭阳那边来消息,他们要抓的犯人已经服毒自尽了。”

庆桦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抓住周臣易之后,第一时间检查他的口腔,别给他服毒自尽的机会,另外给七组所有兄弟交代出去,今天的所有行动都这样做。”

原本门外的安保人员还想阻拦、检查证件,结果一看是庆桦带人来的,立马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两名安保人员站的笔直,还小声交谈着:“大清早的,情报一处的活阎王怎么来了,又有人要遭殃吗?”

“别说话,小心给你也一起带走了。”

当庆桦等人走入总部大楼,所有认识他们的探员都纷纷避让到两旁,生怕这群活阎王找的是自己。

庆一、庆闻等影子候选者刚来,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旁的探员给他们解释:“这都是情报一处的活阎王,一般他们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的,来了准没好事,今天也不知道是谁要遭殃了。”

庆一眼睛一动,赶忙跟在了庆桦等人身后,想看他们准备做什么。

不止是他,所有庆氏影子候选者都跟在后面。

却见庆桦等人来到情报六处,根本没有亮明证件、说明原由的过程,直接便将办公位上的周臣易按在了地上电晕,还硬生生的掰开了嘴,检查后槽牙是否藏有毒囊。

电击周臣易,不是因为庆桦等人手段温和,还使用电击枪这种老掉牙的手段。

而是很多间谍的心脏旁,都被组织植入了微型芯片与炸药,同一个行动组里有任何一个成员心跳停止,所有人行动组成员心脏内的芯片都会启动,开始一组人的自毁程序。

这是最狠辣的保密手段,比槽牙里藏毒还要凶狠一些。

所以庆桦他们要有电击这种比较朴素的手段,先击毁对方心脏里的芯片。

如果有的话。

确认嘴里没有毒囊后,庆桦才松了口气:“有芯片吗?”

旁边还有一名探员拿着检测设备放在周臣易胸口,他摇摇头:“没有,是条小鱼。”

情报六处的见习督查阴沉着面色,来到庆桦面前:“周臣易犯了什么事情,竟然劳烦情报一处的人来调查?想带走他可以,但如果没有证据的话也不行,我们情报六处也不是任人拿捏的。”

其实这位叫做神代悠太的见习督查已经知道某些事情可能败露,也知道情报一处的人来这里,肯定是抓到周臣易的把柄了。

但是他必须站出来回护一下,不然以后可就没办法带队伍了。

庆桦沉思了一下问道:“什么时候情报一处从情报六处带人,还需要给你们证据了?如果想看证据,可以跟我回情报一处看,能不能再走出来我就不保证了。”

他手里是有证据,但他不想给。

而那位神代悠太面色狰狞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旁边围观着的庆一赞叹:“原来情报一处这么豪横的吗,不知道现在申请调去情报一处还来得及吗?”

他本就想看看情报一处那边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这还没出门呢,情报一处的活阎王们就上门来抓人了。

不得不说,庆桦这次行动是很令人震撼的,起码比软趴趴的情报三处强。

庆一来了PCA情报三处之后总觉得很失望,探员们溜须拍马就算了,连最起码的反侦察意识都跟真正的情报人员相去甚远。

如今看了情报一处的行动,他才明白原来情报三处真的只是一个,用来镀金的地方。

要是能调到情报一处就好了,庆一在心里想着。

此时,庆桦带人快速离开,庆一突然问身旁的探员:“这是情报一处的哪个督查吗?”

“不是,”探员摇摇头:“庆桦是情报一处第七组的见习督查,是咱们庆氏的人。他们那边的编制比较高,头顶上还有一位正职督查来着,据说那位正职督查昨天才刚刚上任。看样子,要新官上任三把火了,不晓得会烧到多少人。”

庆一心说,这督查可比他们这些见习督查当的过瘾多了啊,也不知道是家族里哪位情报系统的精锐在负责情报一处第七组?

……

……

整整一天的时间,情报一处四散抓捕嫌疑人的消息不胫而走。

抓的人里有官员,有普通人,有情报人员,单看这人员结构,谁也闹不明白情报一处到底发了什么疯。

到了傍晚的时候,第七组的秘密监狱里已经关满了人。

而那些探员们疲惫了一天,一个个瘫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时不时的用小心翼翼的眼神,打量着那位办公室里的督查。

庆尘正沉浸在‘以德服人’的神秘世界里闭目养神,仿佛今天外界发生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似的。

也并不关心探员们的抓捕结果。

那间办公室外,是闹哄哄的大办公室,而那间办公室里,则是一片被隔绝后的宁静世界。

一名探员压低了声音说道:“神了,我这边刚破门进入嫌疑犯家里,那小子当场就撂了,说是帮鹿岛往18号城市偷偷运过人,还把他当时贿赂过的出入境管理局官员给供出来了,好像叫什么李孟林。杨旭阳现在去抓李孟林了,应该正在回来的路上。”

“我这边也是直接找到了正主,直接从嫌疑犯家里搜出了密信,这货竟然向荒野泄露了联邦集团军明年在长洲平原的清剿计划。”

探员们之间相互交流了一下,就在抓捕嫌疑犯的过程里,有人咬毒自尽,有人当场就招供的,还有家里查出证据的。

总共抓捕37人,起码有一大半都已经确定,就是探员们要抓的人。

在庆尘到来之前,探员们为了办案已经忙活了小半个月,结果庆尘来了之后,只用了一个晚上便将最棘手的案件处理了大半。

只有经历过这一天的人,才能明白这位新老板的恐怖。

以至于,此时此刻所有探员看向那间办公室的眼神,都敬畏了起来。

楼上情报一处的其他几组,都纷纷派人来三楼打听情况,但第七组的探员们在庆桦交代下,全都守口如瓶,什么消息都没有透露出去。

庆桦的警告也很简单:在这位新老板眼皮子底下别搞小动作,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从今天开始大家必须踏踏实实工作,少跟外界接触。

傍晚的夕阳斜照,庆桦和庆准两位见习督查坐在茶水间里,一人端着一杯咖啡。

庆准十分悠闲,今天所有人都很忙,唯独他待在大办公室里哪都没有去。

美其名曰守家,保护新老板。

庆桦看向庆桦:“你说,影子先生派这么一位妖孽来情报一处是打算干什么?统一PCA中情局吗?我在PCA工作了十一年,这么妖孽的老板还是第一次见!”

庆准笑了笑:“影子先生想做的事情,你我肯定猜不到,我只知道今天神代、鹿岛、陈氏都要非常头疼了,好几条重要的线被揪住了把柄,说不好还会顺藤摸瓜揪出点大货来。”

庆桦低声说道:“等会儿杨旭阳回来了,大家一起帮他求求情,虽然他今天抓捕行动失败了一个,但这起码是一个忠心耿耿为庆氏做事的老人了,可千万别让督查给弄到秘密监狱里去。”

庆准想了想笑着说道:“好,到时候我跟你一起求情……不过你也看到了,新老板没那么好说话,咱俩能不能保住杨旭阳真不好说,你可别给自己也搭进去。”

“有人一起求情总归是好的,”庆桦松了口气,他将杯中的咖啡一口气喝完,心里总有点不是滋味。

就在昨天,他们还想着要给新老板一个下马威,结果这下马威没给成,对方倒是直接在一天之内震慑到了所有人。

太快了。

一般新老板上任,起码得花好几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在组里确立威信。

但这位,只用了一天。

庆桦他们知道,既然新老板有能力一天时间之内查出这么多线索,那就一定有注意到他们之前在调查中犯过的很多错误:没证据就抓人、利用职务之便做的一些事情、不翼而飞的赃款……

要知道,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贪腐官员的家里抄家,这可是情报一处里最肥的差事了。

所以新老板如果想追究,那第七组估计谁也跑不掉。

追究还是不追究,全在新老板一念之间。

可笑的是,他早上还说要给新老板一个台阶下,事实是什么呢?人家根本就不需要这个台阶。

现在,他们要考虑的是,新老板愿不愿意给他们台阶下。

就在此时,一名探员又小心翼翼的往办公室里打量,却发现那位一直在闭目养神的督查,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

而且,还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只是这一刹那,探员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在心脏上开了一枪似的,浑身一震后赶忙低下了脑袋。

那目光太摄人心魄了。

下一刻,杨旭阳面带愁容的从外面回来,也带回了出入境管理局官员李孟林。

今天最后一次抓捕行动也随之宣告结束。

庆尘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就在他踏出门的瞬间,一整间大办公室的探员,全都不由自主站起身来。

大办公室里寂静无声,所有探员都默默的等待着他下达命令。

第七组的督查职位已经空缺了将近半年,不知不觉间大家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过如此整齐划一的动作了。

庆尘看向杨旭阳:“辛苦了。”

杨旭阳张了张嘴巴,犹豫半晌才说道:“老板,今天早上的第一个行动……”

庆尘平静说道:“我知道,没关系。”

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差点让杨旭阳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他在想,自己明明已经是老探员了,还是外面人人敬畏的活阎王,结果此时在办公室里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却忍不住的心生感激与敬畏。

原本打算帮杨旭阳求情的庆桦松了口气,他知道这个坎儿算是迈过去了,而且新老板也没打算报复他们搞下马威的事情。

庆准抱着胳膊靠在墙上旁观,忽然觉得今天这一幕,值得自己玩味很久。

一天时间就整合了整个情报一处的庆氏派系?这种战绩以前没有,以后恐怕也不会有。

庆尘没再看杨旭阳,而是对所有人说道:“今天大家都辛苦了,不过可能还要加班。我要求各位在24小时之内,把今天抓回来的人全都突击审讯结束,重点审讯与神代、鹿岛有关的嫌疑人,有问题吗?”

探员们异口同声吼道:“没有!”

原本疲惫的探员们,竟是因为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又重新亢奋起来。

庆尘看着他们,然后点点头说道:“很好,我就坐在这间办公室里陪着各位加班,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来直接找我……开始吧。”

第七组的探员们全都动了起来,像是一头头亢奋的公牛。

庆尘看向杨旭阳:“把李孟林带过来,这个人我有用。”

杨旭阳赶忙回应道:“好的老板,我这就把他从秘密监狱里提出来带到您办公室。”

……

……

五千字章节,晚上11点还有一章。

求月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夜的命名术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夜的命名术 夜的命名术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374、统治情报一处三楼的第一天

7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