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雷镜给夏引之头下垫好抱枕,帮她把鞋子脱了,又仔细给她盖好毛毯。

他把电脑设置了静音,自然不知道因为刚刚的那个小插曲,十几个一同开会的属下,已经在里面把唯一知情的西汀围堵的直想手动掉线。

各剧组条件参差,像这样几个主演都能有自己休息室的已经算很好的了,可即便如此,里面设施除了桌椅沙发还有放衣服的柜子,也没有什么其他东西了。

雷镜每次在这里开视频会,习惯把电脑垫几本书放在桌子上,自己坐沙发,而沙发后面除了沙发背就是一堵白墙。

他们从房间里寻不着蛛丝马迹,只能把目标放在西汀身上。

因为一个契机,西汀三年多前放弃华尔街年薪千万的名牌分析师身份,甘愿跟着这个自己认识不过半年,彼时不过是个什么都看不见、才“读”了一年研究生、甚至比自己还小了好几岁的男孩。

他看着他把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团队变成三个四个五个…到现在十二个。

而西汀作为这个团队里年纪最…大的一个,平时不怕面对向来言笑不苟的老板,最怕的,反而是这群来自世界各地,性格迥然不羣,能用最强的逻辑思维吵专业架办专业事,也能用最殷勤的目光去逮机会八卦自己顶头上司感情生活的好奇分子。

……

幸好,在西汀第一千八百遍祈祷酒店Wi-Fi怎么还不断的时候,被他们八卦的对象重新回到镜头里。

后背镜头还是白墙,不过右面多了一截深木色的东西,似乎是柜子边。想是换了位置。

镜头里雷镜耳朵里别了个黑色的无线耳机,拿写好的纸条放到摄像头前,是告诉他们接下来的会议,他只听不再说,等结束他会把批示建议发到团队邮箱里。

镜头显示的字体是镜像,反的,众人看字条费了些力气。

等看清楚,其中一个忍不住直接问,老板是不是在陪女朋友。

雷镜闻言视线移到沙发上兀自睡得香甜的人儿身上,目光一触即离,可短短一秒钟的时间,还是让大伙儿瞠目——因为那双眼睛里难以掩饰的温柔意。

他们看他对着镜头打了个手势。

团队里唯一一个懂手语的人,热心翻译:是,女朋友。

“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竟然都不介绍给我们,”其中一个不满嚷嚷,是玩笑调侃的语调,“几年不见你身边有女人,还以为你清心寡欲眼里只有金子,以赚钱为乐趣,这才回去几天,竟然就有了女朋友?”

众人七嘴八舌附和。

开了整整一早晨会的人,难得能以此放松放松,刚从西汀那里得不到的答案,开始一个一个丢给当事人。

可惜当事人已“色欲熏心”,着急陪伴女朋友,三言两语打发掉他们,一心只想赶快结束会议。

众人见他脸上认真,识趣的没再继续,接着方才断了的会议。

偶尔说到需要雷镜当下做决策的地方,他手语只会些简单的,不便表达,就只能靠写在纸上放到镜头前给他们看。

如此几次,一头红发鹰钩鼻此时巴不得自己可以长一双镜像眼的德国小伙儿看着镜头里的老板,木然提醒道,是不是可以直接发消息到他们的工作群里,不是更简单快捷么。

得到的答案是:手机没在身边,电脑打字键盘声音大,会影响她睡眠。

而这个“她”是谁,大家心照不宣。

几个大小伙子被这一句话震在原处久久缓不过神,半晌,有个对中国古文化略有些了解的华裔摇头唏嘘,“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说完,不大确定,问同样是华裔的西汀,“是这么说的吧?”

西汀笑笑,不予置评。

心下倒是觉得,另有一句会更适合他。

醉卧美人膝,醒握杀人剑。

*

其实雷镜也并非真的那么“昏”,只是夏引之睡眠一直不好,他回来前,别说午休,就是晚上的睡眠时间都很短,借着药物,也仅仅只是刚好维持着每日的基本社交精力。

知道这件事伊始,雷镜和郁兰吵完,第二件事就是托她联系,找她的主治医生了解过。

她的这个病,最主要的还是心病。而这个心病为何,医生不知道,他却是知道的。

近来有他陪着,她晚上睡眠应该是好了些,但偶尔还是会因为不知名的梦魇,半夜惊醒。

像是今天这样能自己午睡着的,还是第一次。

他自是小心珍贵。

而同样觉得不可思议的,还有在雷镜前脚挂断视频会议,后脚就刚好过来敲门送热饮的小褚。

雷镜在小褚抬手敲第二下门时,大步到门边拉开门,做了个“嘘”的姿势。

回头看了眼沙发上的人,瞧着只是动了动身子并没醒,才让了小褚进来。

小褚刚开始不太明白,直到人进来顺着方才雷镜看过去的视线看。

遂有些惊讶的看着雷镜无声问:睡着了?

雷镜点头,小心关上房门,接过小褚手里的热饮,放进桌上的保温箱里。

虽然雷镜夏引之并没有因为在一块就有让小褚躲的意思,可小褚人小眼力见够,休息时间,能让两人独处的时候自己给自己打发时间,向来不会过多打扰他们。

就比如每天午休时候,她会估摸着他们用完午餐的时间,在午休差不多快结束时,送热饮过来。

只是没想到今天会千载难逢的见着夏引之睡午觉。

想来,哥哥哄妹妹睡觉的方式…卓有奇效。

小褚替她之之姐开心的同时,也准备把这个好消息赶紧去告诉兰姐。

谁知道她刚给雷镜比划完出去打电话的手势,转身还没往外走就听休息室门被人从外示意的敲了两下,随后门开,在旁边钟乐湛休息室,待了一中午的乔桥风风火火进来。

“姐!”

只这不知为何带着些脾气的一声。

两人阻止不急,沙发上的人已经颤了下身子,从梦中惊醒。

雷镜顾不上去教训那臭小子,三步并两步到沙发边半蹲下身,看着惊醒后显然还神智不太清楚,目无焦距看着前方的夏引之,手安抚的拍了拍她后背,低声告诉她,“是乔桥。”

夏引之又反应了会儿,才看清面前的雷镜。

不知有没有听进去他的话,她闭着眼睛“嗯”了声,朝他伸手,去搂他脖子。

雷镜见她这样,倒是确定了,人还迷糊着,没睡醒。

否则知道有人在,不会这么跟他撒娇。

即便知道一会儿她清醒了,估计会“恼”,但雷镜还是顺她的意,微微往前倾过去身子方便她够到自己,在她不满努起来的嘴上轻啄了下,搂着她肩膀和腿弯,连人带毯抱起来,自己坐到沙发上,再将她放在大腿上坐着。

夏引之因为还困顿着,从始至终没睁眼睛,只有手像每晚睡觉时一样,紧紧攥着他衣领料子。

雷镜估摸着她还想睡,没说话,像哄幼儿一样,轻轻隔着毯子拍她臂侧。

雷镜心思全在夏引之身上,没精力分丝毫去看因为方才看到的一切,而张口结舌欲言又止的十三岁叛逆少年。

倒是见过几次他们亲昵的小褚,佯装淡定的拽了拽身旁虽比自己高了不少,却显然心智还远不够成熟的小伙子的袖口,示意他跟着自己出去。

反正中午休息时间还有,下午第一场戏也不是之之姐的,能让她多睡会儿也是好事,无妨。

乔桥无意识的跟着小褚出去,在门口吹了半天寒风,脑袋才清醒过来。

回头看小褚,呆呆问道,“刚刚…那是我姐吧?”

小褚双手揣着兜,抬头看他点头,“不然呢。”

“可是…”乔桥皱了皱脸,“我姐她只有小时候才这样,长大后——”

准确来说,是十五岁后,雷镜离开后,她就再没这样…撒娇过了。

就算对着爸爸妈妈们时,也是。

-我知道你看不太上我,但阿引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以看看。

-讨厌我、不满意我都没问题,私下我随便你,当着她的面,你别伤她的心,别让她为难。

雷镜昨晚上给自己说过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来。

乔桥本意觉得,昨晚在餐桌上看见姐姐跟雷镜在一起时是开心的就已经是顶点了,却没想会看到刚刚的那一幕。

他看着旁若无人的两人,看不知道屋子里还有人在,肆意撒娇的姐姐,还有即便知道有人在,也依然愿意依着她,像哄小孩子一样哄她的雷镜。

当下就觉得,自己…好多余。

所以才会在小褚姐拽他的时候,下意识的跟着出来。

乔桥看着远处忙忙碌碌的人群,眨眨眼睛,脑袋有些浑噩。

忽然好像有些理解钟乐湛了。

刚才在他的休息室里,在自己旁敲侧击,他之前不是看起来挺喜欢他阿引姐的么,怎么一点后续都没有了。还说如果他要追她,他绝对会倾自己百分之二百的力去帮他时,钟大哥愣怔片刻,还是笑笑拒绝了。

虽然那笑看着有九分的苦涩和不甘心。

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他年纪还小,有些东西他不懂,不明白。

“你长大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不是你自己努力了就可以,就能得到握在自己手里的。”

“喜欢一个人自然是想让她开开心心的,如果和我在一起不会开心,那我又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你又没和我姐真的在一起过,怎么知道她不会开心?”乔桥还想说服他。

却听钟乐湛安静了半晌,自嘲道,“因为和你姐姐在一起,我总会有一种人在第二世界的感觉。”

“以前我觉得是她独特,不一样,只有她自己在她的第一世界里,直到我看到她哥哥的出现。”

“那时候我才明白,她只是把自己锁在了第一世界里,而唯一有这把钥匙的人,是她这个哥哥。”

那个世界,她自己不出来,也不会让除了雷镜意外的任何一个人进去。

他喜欢她,可他总不能要个只有躯壳的她吧?

先不说他能不能要得到,即便是要到了,对他和她两人来说,都不公平。

……

休息室的门被关上,屋里除了雷镜颈边均匀的呼吸声,再没其他。

没稍一会儿,攥在雷镜衣领上的手渐渐松了。

雷镜以为怀里的人是又睡着了,可下一瞬,却因为夏引之接下来的动作,身子一下僵住。

休息室里暖风开的可以,男人不怕冷,他只穿了一件纯色的棉质衬衣。

这倒是方便了怀里的人儿耍赖。

松了衣领的手往下滑,滑到他腰腹位置,指尖去解那衬衣上的浅色纽扣。

不枉这些天,他夜夜逗她,每每耐心等她给自己解,这会儿小姑娘即使闭着眼睛,即使只用一只手,动作也熟练的很。

她三两下解开两粒纽扣,手往里头钻,被雷镜一把压住。

他喉咙里早被她这一下两下熬干了水分。

夏引之似是不满自己的手被桎梏,靠着他颈边哼唧了声。

雷镜没松手,低头,下巴磨过她额头鼻梁,嘴唇也亲上去,“没睡,还是刚醒?”

他忽然想,也许刚刚乔桥还在的时候,她就是醒了的。

夏引之依旧闭着眼,没回他的话,只是嘟着嘴巴,动了动还被他固在掌心里的手。

意思很明显,他松开,她才说。

即使心下已有判断,雷镜喉咙滑动数下,还是松了手。

女孩子自由的手终于溜进去,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听耳边他压抑的呼吸声,最后满足的搂住他的腰。仰脸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早就醒了。”

在他赶到沙发边安抚她的时候。

“阿引厉害了,”此时此地做不了什么,雷镜只能用嘴唇在她眉眼上亲着,试图纾解些被她撩拨起来的身体上的不适。“在哥哥面前演戏,哥哥都看不出了。”

夏引之听到这里,这才睁开眼睛,看着他。

“我知道,这两天乔桥肯定给你说了不少不称心的话,我也知道你疼他,不会真的给他计较什么。”

“他会给你说什么,你不跟我说,我也知道,”夏引之看他停下,自己去亲他嘴唇,“他小,有些事他不懂,但我也不想因为这个就真的让他‘欺负’你。”

雷镜这才明白,她刚刚的演戏,是真情流露,更是故意“演”给那小崽子看的。

他心下悸动,喉结再次滑动数下,想说什么,却被堵在喉咙里,一个字也蹦不出。

夏引之不满他反应,低声怨怼,“刚刚让你亲,也那么蜻蜓点水一样,现在连回应都不给了,你是不是不喜欢——”

她话没说完,已经被终于回过神来的雷镜,压着后颈,重重堵住了嘴唇。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九章

71.22%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