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仗着小褚的懂事,知道她能猜到他们会在里面做什么,会帮他们守着门。

两人这次在休息室里亲热的有些过分,堪堪在擦枪走火前停下。

雷镜衬衫被夏引之又揪又拽,塌挎着,她头发造型也被他无意摸的有些乱。

后来夏引之站在化妆镜前,自己找补头发,整衣裳,眼睛从镜子里看身后雷镜一颗颗系着纽扣。

她很早就发现他的一个习惯,系扣子喜欢从下往上系。

夏引之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看他系扣子的模样,微垂着头,额前的发挡着眼睛和半截鼻梁。

很认真,很…性感。

这是自从和他在一起后,每每见到他都能从脑袋里跳出来的一个词。

所以两人亲昵时候,他只要穿着带扣子的上衣,她就总爱给他解的原因。

也许是夏引之看过去的目光太过炙热,雷镜系到倒数第三颗时,抬眼,和镜子里她的目光猝不及防的正对上。他像个被女色勾没心智的柔弱书生,看镜子里的女孩子对他笑,身子已经先于理智的朝她走过去。

雷镜一双眼和夏引之的在镜子里交缠着,双手撑在她身前化妆桌的两侧,把她整个人圈在身前。

从镜子里看,他胸前敞着三颗扣子,头发稍乱,还戴着眼镜…怎么看,怎么像是旧社会日日流连风月场所的风流公子哥。

雷镜下巴抵在夏引之肩上,偏头亲了亲她脸蛋,看镜子里的她轻挑了挑眉毛,意思像是在问:看什么呢?

他这一挑眉毛,尽显轻佻之意,以往温润如玉的模样不见,看着风流无边。

夏引之觉得喜欢。

觉得他什么模样都好看。

“刚才忘记了,”雷镜低头再亲亲她颈背,“扣子是谁给解开的,自然该谁系才对。”

他看她笑,“给哥哥把扣子系上。”

夏引之在他怀里转身,因为姿势原因只能微微往后仰着上半身,她抬头看了眼他,手刚碰上他最下面的那颗纽扣,就一点不意外的瞄见他又低下头来。

嘴唇被他有一搭没一搭的亲着,像是在细细品着什么珍馐美馔。

她说过她最喜欢他亲她,可两人从刚才耗了不少时间,夏引之被理智拽着,在给他系好最后一颗扣子后,脸往一旁偏了偏,“估计要开工了。”

雷镜不得不停下,大拇指腹蹭了蹭她下唇,恋恋道,“晚上回去我们再继续。”

“……”

夏引之给他的回应是在他腰间狠掐了把。

*

不知是不是那天夏引之的“戏”真的给了乔桥醍醐灌顶的效果,这一个星期,他虽然还是跟以前一样,看雷镜的眼神总有那么点嫌弃不待见,但至少行动上没再…想着让谁“绿”了他。

年关将至,剧组也像郁兰提前了解到的,到了腊月二十四,暂停拍摄。

各回各家,定好来年过完正月十五再复工。

拍摄结束当天,剧组里的几个主演和重要工作人员一起聚餐。

夏引之听了那天郁兰的嘱托,也去了。

留下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

“这会儿外面雪下得大,你们就别出去了,”夏引之交代,“还是叫东西到房间里吃。”

“姐,我不能跟你一块去嘛,”乔桥看她,“这两天我也认识了你们剧组好几个人呢。”

“钟大哥今天中午还说晚上你们聚餐让你带着我去…”

“你要是去我就别想能早点儿脱身了,”夏引之想也不想拒绝,“我想今晚就回镜市,我去露个脸,马上会回来。”

乔桥还想耍赖跟着,被雷镜直接提溜回去房间,皱眉教训,“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磨叽腻歪。”

乔桥听见直接黑脸,“我警告你雷镜,别因为我打不过你,就一直拽我衣服帽子!”

雷镜知道他也就长了一张嘴,没有搭理他,摸摸夏引之头上的毛线帽,“我先把衣服收拾一下,一会儿让人把行李搬到车上,时间还多,别太着急。”

夏引之笑着点头。

等小褚过来叫她,她给他们挥挥手,下楼。

只剩了雷镜和乔桥两个人在,乔桥不想和自己讨厌…不太喜欢的人一起吃东西,送夏引之下楼,就想回去自己房间,结果又被雷镜给提溜到夏引之房间里。

雷镜给快炸毛的小崽指了指桌上的菜单,“想吃什么自己点。”

乔桥本想刺儿他一句“我不吃”,可话到喉咙口他及时止住,看着雷镜问,“你付账?”

雷镜淡然看他,“没让你吃饱过?”

乔桥撇嘴哼哧,抖了抖手里的菜单夹,“我那天听小褚姐说了,你怕会有狗仔混进来,给我姐把酒店这一层全给包了。”

“啧啧啧,虽然不知道你现在干啥吧,但好像混的还挺好的。”

雷镜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乔桥皮起来,有时候真的很像小时候的夏引之,心里想什么打的什么小算盘,他看一眼听一耳朵,就能猜个九成九。

只是奇怪,阿引的皮让他想笑想疼着宠着依着她,可这小子…雷镜是真想时时呼个巴掌过去,使劲给他揍一顿。

他看着在菜单上勾勾画画没完的臭小子,低头在手机上点了几下。

随后把手机放到了桌上,自己去浴室洗手。

彼时乔桥终于勾画满意,正准备拿着那个超……长菜单去打电话订餐,刚拿起桌上话筒,就听雷镜放在桌上的手机一小段音乐声后,传来一声幼童稚嫩清晰又普遍拉足了长调的诗朗诵——

唐诗《悯农二首》诗人:李绅

拿着话筒的乔桥:“……”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乔桥:“…………”

他觉得手机里那小孩每朗诵出来一个字,都像是在嘲笑他。

关键是雷镜他好像还设置了循环播放,等他从洗手间出来,已经是放的第三遍了。

雷镜像无事人一样,看乔桥明知故问,“点好了吗?”

乔桥瞪他半晌,才硬邦邦指着那聒噪的手机,面无表情,“我知道怎么点餐了,你能不能把它给我关了?”

雷镜无他,上前把手机播放器关掉,给他冲座机做了个请的姿势。

乔桥气得要死,又觉得特别尴尬,偏偏还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能说什么做什么,只好在雷镜视线里,愤愤拿起来话筒给餐厅拨电话。

雷镜看得想笑,心骂了句臭小子。

拿手机正准备问问西汀让人来搬行李到楼下的事,就听见房间门被人从外敲了两下。

他以为是西汀过来,直接将门打开,却没想看到一个意外的人。

钟乐湛。

“有事?”雷镜看他。

“其实一直想能跟你单独聊两句,但拖到现在也没找着合适的。”钟乐湛看他半晌,才开口,“因为不知道过完年你还会不会来剧组,所以想在分开前,找个机会和你聊聊。”

“如何,方便吗?”

雷镜双手插兜,闻言眯了眯眼睛,“聊什么?”

钟乐湛坦然看他,本想说夏引之,话到嘴边,还是换成了“你女朋友”。

雷镜虽然早猜到,但还是心觉好笑,“我为什么要跟你聊我女朋友?”

钟乐湛静了一瞬,垂眸隐去其中伤感,“为了,让我彻底死心吧。”

在客厅点好餐的乔桥半天没见雷镜进去,跟着出来,看到钟乐湛,有些惊讶,“钟大哥?你没去聚餐啊?”

“来找雷先生说一点事情,一会儿就去。”钟乐湛看他笑笑,温声回。

乔桥撇嘴,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跟他有什么好谈的。”

……

雷镜拿门口衣柜里的大衣,头也没回给身后的乔桥道,“我让西汀过来陪你一起吃,别出去乱走。”

“我——”又不是小孩子,才不用人陪着吃饭。

乔桥郁闷。

雷镜根本没听他说完,“不想让你姐姐担心,就给我乖乖听话。”

乔桥:“……”

烦死了,每次就只会用姐姐压他。

“今天楼下蹲了不少记者,我就不约你出去了,”钟乐湛看他把门带上,“楼下咖啡厅和茶馆,你挑一个?”

“算了。”

雷镜指指走廊尽头,“就在那吧,我一会儿还要回来收拾东西。”

不管咖啡厅还是茶馆,他都没兴趣和他一个大男人,还是觊觎他女朋友的男人去。

钟乐湛似乎也没真想跟他去,闻言很平静点头。

他手轻抬,做了个请的姿势。

漫长走廊,一路无话。

两人在窗边站定,钟乐湛看收了手机,双手插兜好整以暇等着的雷镜,忽然莫名的烦躁。

他伸手去兜里摸烟和打火机,随后想到现在待得位置,作罢。

走廊窗户的风口是朝下的,为通风,开很小,能听见细碎的风声。

钟乐湛推着窗把,将风口打到最开。

一阵刺骨寒风即刻从外面涌进来。

他深吸了口,让冷风灌进肠胃,才心有不甘的开口:

“雷镜,我是真羡慕你。”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章

71.94%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