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夏引之后来听大人们说话时提过一嘴,索魏自从在狱里伤人后就被单独收押,关进了单人间里。

现在这情况,夏引之确定他估计是真的在里面憋坏了,不管逮着什么人,铆着劲说个没完。

而索魏显然下意识还是把夏引之当作十年前在安城一中翡翠轩里,那个少不经事被雷镜护在身后,甚至因为看到哥哥打架就吓到哭得满脸泪的小姑娘了。

也因为刚刚夏引之在电话里,在确定他就是两天前一死九伤事故的始作俑者时声音透露出的恐惧颤抖,让他确信自己已经拿捏住了她命门,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一句比一句无耻下流的话,混着肆虐风声、铅球的碰击声还有各样杂音的嘶哑声音灌进夏引之的耳朵里,她一字一句耐心听着,甚至在索魏需要人为他昨天强.暴范思甜的详细过程“摇旗呐喊”时,也能紧闭着眼睛,以让他最能放松警惕的惊惧声音,说出他想听的话。

而她在电脑消音键盘上飞驰的手指始终没有停过哪怕半毫秒。

这个时候,夏引之倒是庆幸索魏选择了大楼天台位置,周边杂音不会让她担心自己敲击键盘的声音会被他听到。

*

同一时间。

镜市飞霞分局笔录室。

雷镜如何想,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的手机会被黑。

而黑他手机的人,还是他未来的老婆。

宜海湾是雷氏产业,除去卫生环境,物业和安保向来也在大家夸夸其谈之列。

况且雷镜在出事后又把小区的安保措施加了两倍不止。

更别提楼下安排的那几个便衣保镖了。

所以夸张一点说,里面现在进去个野苍蝇都难,更何况是索魏一个大活人。

如此也难怪索魏在电话里会说,夏引之住的地方就是个铁笼子了。

也所以,雷镜先前拒绝夏引之跟着自己来警局,也不单单是因为担心她被记者拍到。

而是他知道她在那里比跟在他身边安全。——这是他没对她说的。

这两天,警方查过索魏的案底,也查到他人确实是在镜市内。

虽说索魏在夏引之那里警惕没那么高,可对着警察那是提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而镜市一千多万人口,漫无目的找一个人无疑也是大海捞针。

前天事故过后,雷镜在医院治疗时跟去调查的民警简单做过笔录,但因为当时脑袋眩晕的厉害,能想到的东西有限,今天雷镜状态好些,自然要来配合警方行动。

然今天雷镜坐在笔录室里不过半小时,就察觉兜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他以为是夏引之因为担忧打电话过来,给负责记笔录的民警说了句抱歉,掏出来手机打算接电话时,才发现不是,不但不是,而且手机…他控制不了。

雷镜自己当年好歹也是计算机系的高材生,这种情况自不陌生,他的手机被种马(植入木马),已经被人远程控制。

只是雷镜并不担心,一是,若是“敌”,控制他手机必定会悄无声息,让他察觉不了,而不是如此“打草惊蛇”;二是,漆黑屏幕闪现过约莫两秒钟的信息——专属他的阿引对他的称呼,还有当年他高考前夕,她送自己那个绣着戏水鸳鸯的许愿袋里写着的一句话,那句只有两人知道,也是这几年能让他始终不忘初心,尽己所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的那句话。

他的阿引知道他在哪在做什么,自然不会以这种方式来给他恶作剧,所以这两个信息不过是为了让他确认她的身份罢了。

果不其然,两句话闪过,雷镜手机“被迫”导入一段音频和几张模糊无章法的夜景图。

其中两张便是索魏威胁夏引之时,发过去的那两张照片。

音频导入成功便被自动播放,而雷镜和夏引之一样,虽然索魏的声音全然变了,可在听见“小东西”三个字时还是百分百确定音频里的男声就是他。

雷镜面色阴沉,对面前记笔录的民警说了两句话,后者虽然狐疑,但也不敢怠慢,毕竟他们都知道这一死九伤的事故并非意外。

两个做笔录的民警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起身,出去找案子负责人。

几分钟后,一看着稍微上了点年纪的刑警风尘仆仆进来,另一民警见来人,起身叫了声“孙副”,而这时音频也正放到索魏对夏引之说,等看到雷镜从警察局里出来,就把从齐霏那里拿到的照片发到网上,看她沦落到被全国人民追着骂时,他能如何保护她。

“你说给你台电脑你能找到索魏的藏身地?”

跟雷镜有过一面之缘的孙兴把提在手里的笔记本递过去给面色着实看着不太好的男人。

技侦查了两天两夜的监控,民警也换拨摸排了两天两夜,可索魏就是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线索都找不见。要是他身上能有什么电子设备给别人通讯,他们还可以让技员定个位,可这家伙真的太狡猾了,根本没有丝毫联系方式。

所以听见雷镜这么说,倒是真有点儿好奇。

雷镜接过他手里的电脑,在确定电脑已经连上外网后,顺势把刚又收到一个卫星定位的手机从桌面给他推过去,“已经有人找到了。”

他对镜市不熟悉,不知道地图显示是哪里,只能从音频两人对话间提取出来这地方应该离警局不远,至少是能目视到、或是借助工具可以看到的地方。

“索魏现在就在定位的这栋大厦天台上,”雷镜双手在键盘上飞驰,费了一番力气才突破夏引之设置的防火墙,给她发消息过去,让她尽量再多拖着索魏一些时间,同时把刚刚夏引之发过来的信息线索言简意赅传递给孙兴,“索魏手里至少二十多个铅球,说是看到警局门口有任何动静,就会从楼上丢进人群里,所以——”

“小刘,打电话给消防支队说清楚情况,让他们派人增援到红星大厦,再打给交警大队,把大厦两侧十字路口的红灯常亮,大厦只进不出,尽量放小动作疏散楼底方圆二百米行人,”能坐到副支队的位置,能力自然不容小觑,孙兴听到雷镜说到这里,在看清楚手机屏幕上红色小点闪烁的位置时,已经迅速部署下来,“田力,通知二队三队两分钟内换便装领好枪在大厅集合!行动!”

“是!”

“是!”

等两个小民警领着任务跑出去,孙兴临走前才回身挑眉问了一句雷镜,“找到他人的是谁?怎么找到的?”

“我女朋友,”雷镜把手机音量调到静音,面无表情回他,“索魏用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电话打给她,她黑了那手机。”

孙兴:“…………”

“您放心,”雷镜看着面色一言难尽的孙兴道,“我女朋友是个好市民也是个有原则的人,不会用这个做什么坏事。”

雷镜虽然对事情的发展也充满不可思议,可想着刚从音频里听到的那些话,他实在是笑不出来。

“如果方便,麻烦您可以找套衣裳给我,”索魏既然看到他进来,自然会注意他的着装,为避免麻烦,他最好是可以换身衣服出去,“我很担心我女朋友,需要尽快赶回去。”

*

两分钟后,穿着便装的刑警或单独或三两结伴,形态自然的出来警局大门,他们没法开车,只能走到对面街道、红星大楼的盲区朝着距离他们警局三里地外的目的地开始狂奔。

十分钟后,两队人出警完毕。

最先出发的几个已经相继赶到了红星大厦。

红星大厦通往天台阁楼的几部电梯早已经在分局联系大厦相关负责人时停在了一楼,包括每层的消防通道也已在不知不觉间被人锁上,可以说,只要夏引之再多拖索魏几分钟,等坐上电梯的几名刑警到达天台阁楼,他就是瓮中之鳖。

而在载着他们的几部电梯刚启动,已经给夏引之炫耀完自己“丰功伟绩”的索魏,因为远处不明真相被堵在红灯前的车主们此起彼伏响彻夜色的车鸣声察觉出不对。

他拿望远镜照远处的警局大门,和一直看到的一样,几辆警车全都停在位置上。

一切正常。

可那车鸣声是怎么一回事?

少顷,索魏反应过来,正值交通高峰,整整一条街,汽车长河几乎一眼望不到尽头,可只有自己脚下这栋大楼两侧,空空荡荡。

望远镜里,甚至连一个行人都没有!

“臭婊.子!你耍我?!”索魏暴怒,把始终把玩在手边的铅球用力丢出去,“你他妈报警了是不是?!艹!”

“我没有,没有…”夏引之依旧用惊惧的声音回他。

她虽然看到了雷镜发过来的警方已经出警的消息,但因为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所以…戏还是继续演着。只是眼睛盯着面前电脑,看着卫星定位和每隔几秒钟,接收到的从他手机摄像头自动拍摄的照片,以确定他位置是不是还在原地。

可现在已经完全警惕起来的索魏根本不会相信了。

他像只被激怒的狮子,暴躁的拾起脚边的几个铅球接二连三的又给丢了出去。

将近一百米的距离,接连几个十几斤的东西砸下去,虽然现在并不会造成什么人员伤亡,可至少这路…得修了。

而这些在此刻,显然满足不了已经在暴怒情况下的索魏。

“你他妈等着!”索魏知道就算现在要逃也不可能逃得掉,恨只恨自己竟然会着了这死丫头的道,他对着电话爆了句脏,恶狠狠道,“老子让你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

说着拿手机开始翻相册,两秒钟后,他嘶哑着嗓子看从阁楼小门里冲进来拿枪指着让自己不要动的刑警们,用要气疯的声音吵嚷着把手机摔在水泥地上:“我照片呢!他吗我相册里的照片呢!”

……

远在宜海湾的夏引之因为听见索魏摔手机之前刑警们赶到的声音,长松一口气。

可一颗心还是跳得飞快。

她好怕。

怕自己没有抓住这机会,搞砸这一切。

怕这漫长半个小时里的某一秒钟,会因为自己一时松懈不察,被索魏发现不对,而前功尽弃。

谁也不知道,错过这次机会,索魏那个疯子还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举动。

幸好,没有。

幸好,她抓住了这个机会,没让索魏再次逃掉。

夏引之听着手机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喉咙动了动,对着它轻轻皱了皱鼻尖。

心道,照片我全都删啦。

略略略。

与此同时,大门处忽然的响动让夏引之刚落下的一颗心又无比紧张的瞬间吊起来。

直到看见从门外大步走进书房里熟悉的高大身影,这才五神俱归。

“你怎么——”

夏引之边说边下意识从椅子上站起来想迎着他过去,可刚从那么高度集中的状态脱离,她全然没意识到双腿的无力,人直直朝着地板跪下去——

膝盖砸地前,她整个人天地倒转,被来人大跨一步拦腰抱起,紧紧搂到了怀里。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79.86%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