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第一百零二章

第一百零二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雷镜衣服上还带着外面的潮,身上的雾林香气也被警局里香烟泡面衣汗等等混杂的味道掩盖到所剩无几,可结实的胸膛臂膀围拢起来的怀抱却是熟悉依旧的。

知道索魏这次没能跑掉之后,夏引之一开始其实真的没觉得有什么,不然也不会在看见雷镜回来时,诧异的下意识想迎着他过去。

可猝不及防一下被他这样抱到怀里,那些被自己下意识强压掩藏起来的忐忑不安和害怕,忽然就像泄洪的堤。

夏引之视线越过雷镜肩头,落在对面墙上书架的某一处,一双大眼眨啊眨,眼泪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她吸吸鼻子,双手紧搂着他脖颈,贴着他颈窝小声说,“我好怕啊,阿镜哥哥。”

“我特别怕,怕自己搞砸了,让他再跑掉…”

雷镜偏头,在她耳朵上亲了亲,用侧脸磨捯着她的,柔声说,“没有,没有搞砸。”

“我的阿引好棒。”

夏引之听他说完,默了会儿,低头把眼睛脸上的泪蹭到雷镜肩膀上,低低的声音带着小懊恼,“我没想哭的…”

都说已经长大了,怎么如今遇到点事被他这么一哄,就又开始掉眼泪…

雷镜就近把她放到书桌上坐好,摸摸她的脸,“不在哥哥面前哭还想在谁面前哭?”

夏引之被他这么一句话,说得一下上来情绪。

想止住的眼泪反而落得更快了,泪眼朦胧的看他,抽了抽鼻子。

想哭又想忍着的模样,让雷镜一颗心看得软趴趴的,他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搂在她腰后,微微俯着身子抱着她,疼惜的吻从她发上、额头细碎的亲下来,最后贴在她略略发干的嘴唇上。

夏引之也想亲他,可没忘记外面客厅里刚被吓傻得小褚,抽抽噎噎道,“小褚在…”

“我让西汀送她回去了。”

雷镜轻咬了下她下唇,在她还想说话时,把舌尖从她唇缝里探进去。

夏引之想说小褚刚刚吓坏了,她本打算今天让她在这里待一晚上的,可唇舌忽然被他毫无征兆的堵上,一时不防,话头被堵在喉咙里,又因为刚刚哭得呼吸有些不顺,不自觉的吞咽了一下,很细微的动作,却像是吮他舌尖一样。

雷镜动作停了一瞬。

撑在桌上的手蓦地上移扣到她脑后,双手搂紧她的同时,重重吮着她嘴唇,舌尖更往她喉间深处探进去——

浑浑噩噩间,因为索魏而流淌出来的后怕恐惧,开始像夏日空气里的水汽一样,慢慢蒸发了七七八八。

即便人是坐着的,夏引之还是被雷镜又重又深的亲吻亲的浑身发软,酥麻感从交叉搂在他脖颈后的指尖滋滋流窜到神经末梢,从唇舌沉压下来的重力还有扣在自己身后的的手,带给她的,都是安全感。

自小到大她从没在谁身上,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感受到的、体会过的那种安全感。

好像是真的,只要他在,她就什么都不怕。

夏引之回吻着雷镜,还在分神悄悄的想着,这五年,明明自己也过得天不怕地不怕,可为什么一沾上他就总是越活越回去了呢…

自己女朋友在和自己接吻的时候不专心,恐怕是哪个男人都接受不了的事。

雷镜勾着她舌尖稍稍用力咬了口,夏引之吃痛的“唔”了声,推着他肩膀往后退了退,泪眼汪汪的鼓着嘴委屈巴巴看他,“你咬我干嘛…”

他捏她耳垂,有些吃味,“想什么呢,亲都亲不专心。”

夏引之因为这句话,露了今天晚上的第一个笑,搭在他肩膀上的手重新绕到他脖颈后,手臂稍一用力,用自己最喜欢的小浣熊方式挂到他身前。

拿鼻尖凑到他唇边闻了闻,把脸上的泪再往他身上蹭,皱着小鼻子道,“好大的醋味。”

雷镜不动声色仔细打量她脸色,拆穿她想让自己放心的强颜欢笑,“故意杀人、杀人未遂、强.暴、妨害公共安全…数罪并罚,他活不了的,”雷镜一手兜着她,腾出来一只手拍拍她的背,“后续哥哥都会处理,阿引不要担心,也不要管。”

夏引之和他对视了会儿,她撇撇嘴巴又想哭,忍住了,只是搂紧他“嗯”了声,下巴抵在他肩膀上,看着落地窗外的夜色,低声说,“虽然我很高兴索魏他受了自己应有的惩罚,可我其实不高兴。”

一句没头没尾绕口令一样话,雷镜瞬间明白,偏头安慰的亲亲她,“不是我们的错。”

她知道。

可还是内疚。

索魏伏法的代价,太大了。

不管是对他们,…还是他们。

这是一道坎,一道很难迈过去的坎。

就像她对他当年无声无息的离开一样,即便心里知道或是一遍遍暗示着自己没关系,可其实不可能不介意。

所以人才是人,有复杂的情绪,复杂的情感,复杂的人际关系…

因为明白,因为太过了解,雷镜并没有再在这时候做什么,只是就这么一手兜着她,一手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像哄幼儿一样,晃悠悠的,在书房这方寸空间里耐心的小小踱着步子哄着她。

不知不觉,他抱着她到了落地窗前。

夏引之侧脸靠着他肩膀,看着窗外,“下雪了…”

雷镜闻声看过去,这才发现,下午还彩霞满天的天气,已经飞起了漫天大雪。

察觉到夏引之要下地的意思,雷镜松了抱着她的手。

看她站到落地窗前,手贴着玻璃看窗外,他从身后抱住她,下巴抵着她头顶,双手从她指背十指交叉握着抱到胸前,将她整个人圈在身前。

“我可不可以把这个当作是他们原谅我们了?”夏引之看了半晌,轻声问。

雷镜没回话,只是亲了亲她发顶。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两人就这么前后抱着看窗外的雪越下越大。

雷镜时不时亲亲她头发耳侧和脸颊,夏引之偶尔也偏头仰起来脸和他接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引之努力打起精神,抬眼看着面前落地窗上他的影子说,“晚上你走后,爸爸给我打电话了。”

“嗯,说什么?”

“他们明天不直接回安城,会先来镜市看我…们。”

“……”雷镜垂眸在玻璃上和她对视着,“明...天?”

他尽量让自己声音听着没什么起伏,“明天什么时候?”

“应该是下午,”夏引之眨眨眼睛,“他们还需要到香港转机。”

“那明天…”雷镜停下,看着她。

夏引之也看着玻璃上的他,“嗯?”

“明天…”他咳一声,略不大自在的清清嗓子,“那明天我去机场接他们。”

夏引之抿住嘴巴看他,嘴边压着笑。

她太明白他这时候的心情了,就跟下午自己接到电话要跟自己爸妈坦白谈恋爱的时候一样。

不对,他肯定比自己还要尴尬紧张和不好意思。

夏引之“嗯”了声,声音有笑意,想了想,手往后越过自己脑袋摸了摸他下巴,“到时候不要太紧张呀,夏女婿。”

雷镜因为她这句夏女婿,心荡了荡,一本正经“嗯”了声,“不紧张。”

夏引之被他这反应逗到不行,从他怀里转过来身子面对他,仰头看他笑得乐不可支,毫不留情拆他台,“你样子看起来一点都没有不紧张。”脸都快僵了。

她用食指尖怼了怼他嘴角,“我爸妈又不可能不喜欢你,你怎么还这么紧张?”

显然全然忘了自己先前明明也很紧张的事。

雷镜闻言还真的特别认真的想了想,“小时候看见欧阳爸爸有时候看我的眼神,我还挺奇怪的,你没见,就是那种…怎么说,很‘咬牙切齿’的感觉。”

以前不懂,现在明白了。

“……?”夏引之满脸不信看他,“怎么可能,我爸爸多喜欢你啊。”

每次见面都特别温柔的阿镜阿镜叫你,拍拍肩膀,揉揉头发的。

雷镜看她张了张嘴,半晌,把她脑袋按到胸口上。

“算了,男人间的事…说了你也不懂。”

“我怎么就不懂了...”夏引之不服气,挣扎着把脑袋又从他怀里抬起来,“再说,我不懂,你给我说说解释一下,我不就懂了吗?”

雷镜再看她,嘴唇翕动半晌,又一声不吭把她脑袋按回原位。

“...还是以后再说。”

夏引之小时候不服输的倔劲上来了,无比坚强的再把脑袋竖起来,幽幽道,“你看你,现在还把我当小孩子是不是?我都说我长大了……”

雷镜闻言,故意把重点往一旁偏,手隔着毛衣不老实的用力攥了她身前两下,低头抵着她额头笑,“是挺大的了……”

“……”夏引之红着脸咕哝了声流氓,抓着他手腕拉下去,作势生气要从他怀里出去,“不说拉倒,我还不愿意听了呢。”

雷镜不怕她给自己闹脾气,怕她是真生气了,把人又重新勾回怀里,在夏引之扭着肩膀想甩开他时,往前踏了一步,将人抵在落地窗前的玻璃上,低头看她的眼睛里深情得能掐出水来,“因为现在我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要是我们以后有了女儿,就算是唐峥那家伙的儿子想要跟她在一起,我都得先褪他一层皮不可。”

更何况还是让他宝贝女儿难受了这好几年的他。

夏引之:“……”

怎么就开始扯到生小孩了…

虽然这么想,但夏引之也忍不住默默假设了一下,然后发现…

以后要是自己有了女儿,能有个像他这样的人照顾她…她还挺放心的啊。

…可能这就是爸爸和妈妈的差别?

夏引之想着想着,蓦地烫着脸,自己倒是主动把脑袋埋进雷镜怀里去了。

怎么就被他三两句话带跑偏了…

明明她现在连结婚证都还和他领不了呢。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80.58%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