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日常

番外篇/日常

番外篇/日常

-

翌日天还不太亮,雷镜醒过来,听着楼下似乎有隐隐约约的动静,他好不容易扒开缠在身上的小八抓鱼,塞软软的枕头到她怀里,看没醒的迹象,穿了外套下楼。

旋转楼梯上,看到在玄关低声说笑换鞋子的九个人。

四对,和一脸哀怨的桥桥。

“吵醒你了?”索桃最先看到他,给他笑着,“我们昨天说好了今天一早要去爬山,你和阿引昨天睡得早,我们就没有去打扰你们。”

“时间紧张,我们就不带你们了,”Elien耸耸肩,理由都找的随便,“等你们准备就太晚了。”

雷镜:“……”

雷霆瞄了眼自己儿子强行淡定的模样,“我们会在山上待一宿,看了日出再吃个斋饭回来,最早也得明天下午了。”意思是,这整整两天时间,家里就只有他和阿引两个人在。

雷镜:“……”

“冰箱里食材够,”徐静宜交代,“等阿引醒了你们自己弄东西吃。”

可千万不能把她儿媳妇饿着了。

宋欧阳和雷镜视线对上,眼里带着几分笑,摇摇头没说话。

倒是夏天,看他的眼睛里有几分不好意思,“…阿引就拜托你了。”

“什么拜托不拜托,自己老婆,我儿子巴不得呢…”徐静宜一如既往的爽快,赶着众人快出去,“走了走了,我们都多久没这么一起出去玩了,快走快走…”

乔桥脚黏在地上不想动,又气又哀怨的瞪着雷镜,“我不想去,我也想在家玩——”

话没说完,被自己亲爹拎着衣领丢到了门外。

孙学的声音被门风带进来,“等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们找个儿媳妇回来了吧。”

众人哄笑。

门关上。

紧接着是车子接二连三从车库驶出,庭院大门自动开合的声音…

雷镜看着静静关着的房门,眼前似乎还能看到刚刚几个人热闹在自己面前打趣玩笑的场景。

心里暖暖的。

以前他一直觉得能给自己希望,能让自己有勇气和病痛抗争,能让自己拼命挣扎回来的是阿引,只是阿引这个让自己始终放不下的小姑娘而已,可此时此刻,他才明白过来,不止是她。

不仅仅是她。

他们每一个都是。

他贪恋的是他们每一个人。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桥桥那家伙瞪着自己的眼神都是可爱的。

想到这里…

雷镜猛一激灵,忽然回神,就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握了握瞬间发麻的双手,转身回楼上。

……

看时间五点,想着估计最多再有一个多两个小时,她就要醒了,雷镜只脱了外衣躺到床上,想着再陪她眯一会儿,再起来下去给她做早饭。

哪知他人才到床上,夏引之睡梦里已经寻着他动静找了过来,摸到他身上的衣服,皱着眉不满意的扯拽着…雷镜无法,只能又把自己扒拉干净,躺回去被子里搂住她。

看她满意的在怀里蹭蹭,满足的又蜷着一只手臂在自己胸口里睡的香甜。

雷镜无奈的又把抱着她的手收紧些,嘴唇贴着她额头,闭上眼。

这辈子,真是被你吃定了。

*

这一觉直接睡到中午。

而清醒过来的夏引之,何止是尴尬,她简直想原地爆炸了。

不是说喝醉酒的人都容易断片吗?为什么她还能记得那么清楚…

她甚至能清楚记得自己被雷镜抱着到二楼,在他往右拐想送她到她自己的房间时,搂着他哭闹耍赖非要他抱着去他房间睡觉的场景。

当时身边有没有大人在,夏引之没注意,只知道自己被他哄着抱进他房间后,就开始对着他上下其手……

雷镜搂着怀里的人,瞧着现在清醒过来哼唧唧嘟囔抱怨着埋自己怀里不出来的女孩子,也免不得想昨天。

他是真没想到,这丫头喝醉了能难搞成那个样子。

他开始想很好,下楼把她哄睡了就去外面帮着大人们把东西收拾收拾,结果倒好——这姑娘从进门开始,手不老实就算了,嘴也不老实。

他一个大男人,还是这么喜欢她的一个大男人,被她那么又亲又摸的,怎么可能忍得住。

也所以,他抱着她还没到床边,就转身回去给房门落了锁,直接抱她进了浴室…

醉了酒的人,身子比往常烫许多,脾气也急,就是怕她给自己哼唧,他一边俯低身子亲她一边用两手脱外套…可就这小姑娘都等不及,扯着他毛衣又拉又拽,总之…先摸了再说。

弄的他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等小姑娘上面便宜占够了,小手再往下的时候,他就真的笑不出来了…太磨人了。

……

“我不想起床,”夏引之郁闷的哼唧唧道,“太丢人了…”

就算爸爸妈妈们都知道她有多喜欢他,自己也不能当着他们那么多人的面直往他身上爬啊…

杀了她吧,没脸见人了简直。

“不起就不起,”雷镜声音里有笑,摸摸她头发,“我去楼下给你拿吃的上来。”

夏引之闻言脸上的表情却是更郁闷了,抬头幽幽看他,“大哥,那更丢人好吗…”

她脸上的表情太可爱了,雷镜忍不住,低头用嘴唇去磨捣几下她的,咬着她下唇模糊笑,“什么大哥,叫哥哥——”

夏引之心里不畅快,抽抽鼻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回亲着他,没理会他这句话。

可雷镜却起了闹她的心思,“我们阿引记性这么好,总不会没记得昨天在浴室里怎么扒光哥哥,左一句哥哥,右一句还要…”

夏引之听见这个,脸刷的爆红成一只熟透的虾子。

刚光记得昨天在爸妈们面前丢人了…完全忘了这个。

雷镜一提,记忆一下子涌进来,夏引之简直想把昨天喝酒的自己拎过来打一顿。

她甚至清晰记得他当时低沉笑着问自己要什么…

夏引之真的要炸了,翻身压在雷镜身上,双手交叉捂住他的嘴,奶凶奶凶瞪他威胁道,“雷镜!”

她垂着头,发丝滑过她肩膀撩着他胳膊胸口,痒痒的。

雷镜掌心覆在她手上,看她的眼里都是温柔,半晌,他亲了亲她手心,在她畏痒缩回去手时,手压在她脑后让她低下头来,舌头湿软,勾过来到嘴里…

不同于昨天晚上的急切和焦躁,这个亲吻温柔内敛而且安静,夏引之有些不知所云,在他抱着她换过来位置察觉到他手往下时,拿手去挡,“爸妈…”

“你以为现在几点钟了?”雷镜笑,把她两只手捞到头顶用一只手压着,告诉她,“他们早出去了。”

半辈子的兄弟姐妹,能在这年纪这个时候这个浮沉环境里如此相聚,他们也会有不想他们这些“拖油瓶”想打扰的事情去做…桥桥那小崽子是个意外。

……

夏引之抱在雷镜腰上的胳膊软软的,最后撑不住,滑下来,又被他拽着腕子搂到后腰上,如此反复几次,似睡非睡的人睁了睁眼,又闭上,从鼻腔里哼出来一声:“累…”

雷镜把她汗湿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垂着眼看她,小姑娘的皮肤,小姑娘的眼睫毛,哪都是嫩的掐水。

“阿引?”他叫她。

夏引之使力气应了声,没睁眼。

“为什么不在自己床上睡觉?”他问她。

声音倒像是怕吵她睡觉一样,放得很轻。

这句话,雷镜忍心里很久了。

她因为安眠药失去意识那次,一晚上的兵荒马乱,容不得他时间想,后来阴差阳错就算有机会问,也不再好张嘴。

昨天晚上自己抱她从露台下来,其实转身要把她往她屋子里送的时候脚步有一瞬的迟疑,可想想家里大人都在,就这么把她抱回自己卧室,还是觉得不太好。

只是没想到他脚跟才转,她反应就会那么大。

长辈们看不出来,他能。

虽说是撒娇耍赖,可只有他能感觉得到她抱着自己的手臂在抖。

他一点犹豫都没,脚跟一旋直接把人抱到左手边自己卧室来了。

……

夏引之呼吸匀称,一动不动,看着像是睡着了。

可雷镜知道她没睡,至少还没睡过去。

半晌,才听她模糊道,“没什么,就是想跟你一起睡。”

雷镜闻言,低头去捏她下巴,让她脸扬起来,“听清楚哥哥问的话了?”

夏引之这才睁眼,还以为自己能打马虎过去,看来不行。

听清楚他问的话了?当然。

离这么近…她又不聋。

所以自然听清楚他问的是为什么不去自己床上,而不是问她为什么不去自己屋里。

夏引之看他一双沉黑的眼睛,不太乐意的鼓了鼓嘴巴,“不想说,说了你又会多想,不开心…”

雷镜多聪明,又多了解她的一个人,听见她这句话,基本已经把自己的猜测给落实了。

把她使劲往怀里团了团,下巴抵着她头顶叹了口气。

夏引之酸软的手臂搂上他的腰,脸挨着他胸口,听心跳。

一下一下,就想要是时间能一直停在这一刻就好了。

“阿镜哥哥。”

“…嗯。”

“我后来设身处地的想过,五年…六年前,”夏引之声音软软的,“如果我是你,我可能也会做跟你一样的决定。”

“我这么喜欢你,肯定会想要你的未来过的很好啊,你才十五岁,如果可以活到八十岁,也还有六十五年的时间可以遇见很多很多的人,可以好好的生活。”

“所以,我也会像你一样,在不确定能不能回来的时候选择对你放手,然后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拼了命的努力,努力回来,努力回来找你。”

“你看,我们其实想法都是这样的,所以我能理解你。”虽然看不见,但雷镜可以想象得到她轻皱鼻子的样子,“我那时候还小嘛,没有经历过什么事情,所以一开始会觉得像天塌下来一样,会讨厌你…恨你。”

“但更多的我也是讨厌我自己,以为你不喜欢我,所以会讨厌自己。”

察觉到雷镜张嘴想说话,她仰头咬了咬他下巴,娇笑,“我知道我知道,你喜欢我,最喜欢我,而且我最可爱嘛。”

“……”

雷镜哭笑不得,情绪一下被她弄的不上不下。

夏引之继续说,“但是说实话,这么几年虽然我过的马马虎虎,可除了睡不太好这件事,真的没有什么了。”

她抿了抿嘴唇,剩下的话堵在嗓子口,不说了。

静妈妈那次在医院里背着她给自己说了原因后,她不再那么抵触他、讨厌他,他们一开始估计以为她是在假装的,连Elien妈妈私下都会给她发消息,旁敲侧击她跟哥哥相处的怎么样…

可其实越长越大,她也明白很多事,没有他,她会让自己过得挺好的。

拍戏的时候顾不上想他,知道那么多素昧平生的人喜欢看自己演戏,支持自己也让她真的很开心…

没了爱情的人生也许是个遗憾,但谁的一生能真的圆圆满满没有丝毫遗憾呢。

连被人敬仰了一辈子的蒲奶奶都会在临终前拉着她的手,说自己这一生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有个亲孙子抱一抱…

蒲奶奶爱人走的早,膝下只有习伯伯一个儿子,可习伯伯满心满眼的把心思全扑在了工作上,媳妇结婚两年,受不了整天整天泡在研究所里忘了回家的老公,直接提了离婚。

后来刚开始还有人来给说,他却是把媒人一个个都给撵走了。

总觉得与其找个不能理解自己工作的人一起生活,还不如一个人。

可夏引之也是在蒲奶奶走的那天,看他一个年过半百的大人在病床前哭得像个孩子,说后悔了,后悔没听她的话对前妻好一点,也后悔没听她的话再娶一个,再娶一个他肯定会好好对她,然后跟老婆生个孩子给她抱…

可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人走都走了。

说再多也没用了。

所以,人生其实挺简单的,活着就行。

活着才有一切。

也所以,对于夏引之来说,最高兴的,莫过于她的阿镜哥哥回来了。

回来了,而且就在她身边。

其他的,都不重要。

……

夏引之手往上,滑过他结实的腰背到后颈,发尾,再往上,一点不意外的又被他扣住手腕按住,她看他,眼里湿润润的,也不说话,只是看他。

僵持半晌,雷镜慢慢松了手。

缝合过的伤口,凹凸不平,她手摸索着,长长的三道疤痕。

她还记得,他少年时候总喜欢把后面头发剪成短短很整齐的那种,现在不行了,所以才留长了些,为了挡住这些疤痕。

开颅。

只是想想这两个字都觉得可怕。

为了不让她担心,为了不让她察觉出不对,连静妈妈和霆爸爸都只能借着出差的的理由去看他。

而他一个人远在国外,独自面对着这一切…还要顾着自己学业。

这五年,不止他们两个人,爸爸妈妈们也都不容易。

谁都不容易。

可能如何呢。

“这不是我们愿意的,”夏引之摸着那疤痕,明明挺冷静的,可鼻子还是酸了,连声音都有些颤,“我们已经失去了五年的时间,现在多幸运啊,我们还能在一起,而且以后还有好多好多个五年。”

“我知道哥哥心疼我,可我也心疼哥哥啊,”她声音带了笑,“所以我们只要好好珍惜以后每一个五年里的每一天就可以了,好吗?”

雷镜没回话,只是把抱着她的一双手臂,又收紧了许多。

是啊,这么简单的道理,她一个小姑娘都能想明白,自己又在自怨自艾什么呢。

最好的时候,难道不是他们可以一同期待明天的这一时刻吗。

……

夏引之窝在他怀里,毫不夸张的说,每次只要能这么被他抱在怀里,她就觉得自己幸福的要爆炸了。

如果…

如果这会儿能填饱肚子的话就更好了。

虽然她也并不想打断现在这个气氛,可是——

咕噜——

咕噜——

“……”

夏引之扬起来脑袋,可怜唧唧看雷镜,“我饿了…”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篇/日常

88.49%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