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掉马

番外篇/掉马

番外篇/老板

-

机场门外交杂的人影来来去去,他们一行人并没寒暄太久。

夏引之再回到车上,发现西汀并没有跟着他们上来,而是上了后面其中一辆车。

三辆车子前后离开机场,同行一段路程,在下去一座高架桥后分开。

“他们不和我们一起吗?”夏引之回头看了眼远去的两辆车子。

雷镜好笑,“他们要工作,跟我们一起回去做什么?”

“……”夏引之看他撇嘴。

“什么眼神?”雷镜被她表情逗笑,抬手刮下她鼻尖。

“大家很可怜啊,周末都还要上班,西汀更可怜,”她用看无良老板的眼神看他,“这刚下飞机就又要直接去公司工作…”

“……”

“…他们的周末是想休息,而不是周六周日,”雷镜有些无辜的回,“我们本来说好了是下午再聚的,我没想到他们会提前跑到机场。”

这才是他刚在机场外看见他们时惊讶的原因。而没出现的那几个,肯定也是因为工作上的事脱不开身,不然肯定会来凑热闹。

夏引之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瞠目,“所以就算没有你这个老板坐阵,他们也都会好好上班,按时上班?”

原来天下真的有这么让老板省心的员工吗?

“不是给我,”雷镜笑,“是给他们自己。”

他看她疑惑的眼睛,“他们很喜欢入账的快.感。”

“……?”就这样?

雷镜用一只手握住她的放在自己大腿上,笑,“这个世界上不止女生需要安全感,男生也很需要。”

“所以…”夏引之恍然,“赚钱会让他们很有安全感?”

“应该说,”雷镜略微沉吟,“赚钱这件事会让很多人都会有安全感。”

他补充,“当然,前提自然是以正规干净的方式。”

“不过每个人能够获取安全感的方式不一样,因人而异。”

“比如?”

“比如?”雷镜轻“嗯”了声,“比如,有些人的安全感来自于梦想、信仰,比起银行卡里的数字,他更害怕自己内心的空洞和无趣;可也会有人恰恰相反,银行卡里的数字越叠越高,他内心越觉得满足和丰盛,觉得有底气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比起那些看不见摸不着、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更注重眼前触手可及的利益。”他告诉她,“所以,虽然大家依靠的不一样,但都是尊崇自己内心的选择。”

夏引之点头,顺势而问,“那阿镜哥哥你呢?你的安全感是什么?”

“我?”

“嗯。”她期待看他,眼里最多的还是好奇。

“我的安全感?”雷镜双眸含笑回看她,想说除了你还有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是,“现实。”

“现实?”一个意外的答案。

她因为没明白,小脸上的五官皱起来,是很可爱的疑惑表情。

雷镜被她脸上的神色晃了下神,握着她的那只手把她往自己这边轻拽了把,另一只手压住她后颈,人凑上去——

顾及着有人在,雷镜浅尝辄止,结束后,用指腹轻划了下她唇瓣,轻啄了下,示意她回头看窗外,“到了。”

夏引之闻言回头看,还以为车子会停在某家酒店门口,却没想到是停在一幢独栋小楼前。

房子外观是德国建筑最常见的那种,外观整洁简单,楼前是一小块草坪,墙体整体是褚石色,两侧爬着爬山虎。草坪很整洁,看着像是有人经常清理的,连墙体两侧的爬山虎也不是肆无忌惮疯长的那种。

“这是你之前住的房子?还是新租的?”夏引之下车,歪着脑袋端详了下这栋小楼,回头看从司机手里接过两人行李箱的雷镜,“不过我们最多待半个月回去了,住酒店多方便,再租个房子很浪费啊…”

“是我以前住的,不是新租的。”雷镜一手推着一个行李箱往大门走,抬抬下巴示意她跟上来。

到大门外,他手闲散搭在拉杆上,再示意她开门,“96242946。”

“……”好长的密码。

夏引之按下密码,将门打开。

雷镜提着两个行李箱进去,路过夏引之身前,倾过去身子在她头上亲了下,“小傻子。”

声音里带着笑,就知道她不会猜到这个密码的秘密。

夏引之被他说的莫名,关上门在后面哒哒追他进去。

屋子里是简单明亮也实用的装修风格,而且她猜的也没错,房子果然是提前打扫过得。

“累不累?”雷镜把仰着脑袋好奇打量的女孩子捞到身前抱着,低头在她耳朵上亲亲,用下巴轻轻蹭了蹭她颈窝,“要不要洗个澡?”

夏引之被他下巴冒出来的胡茬蹭的缩了缩脖子,“扎…”

雷镜闻言低头看了眼,看到刚自己蹭过的地方,竟然有些泛红,“……”

他用指腹摸了摸自己冒青茬的下巴,笑着弯腰抱她起身,“怎么长得,也太嫩了,还没怎么着呢就红了。”

“……”夏引之双手捏住他的脸,“…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雷镜笑,“没关系,一会儿就懂了。”

“我没说要去洗澡。”夏引之口是心非的搂着他脖子。

雷镜抱着她往楼上卧室走,闻言漫不经心回,“那你陪我洗。”

“我不想陪你洗。”她凑上去亲他下巴,耳朵。

“……”他一边偏着头和她接吻,一边用手肘压开门把推门进去,配合她的小无赖,“可我想让你陪。”

进浴室的时候,夏引之还在捣蛋,“我肚子饿了。”

“…你刚在飞机上吃了早餐。”

她身上只有一件连衣裙,很好解决,“可飞机上的东西很难吃啊…”

“…那你还吃两份。”雷镜把两人身上扒拉干净,被她调皮捣蛋的好笑。

某人大言不惭,“那还不是因为我太饿了…”

“行,”雷镜直接把人抱到花洒下,凉水冲下来的时候,意有所指道,“哥哥这就喂你吃好吃的。”

“………………”

流氓!

*

雷镜没睡太久就自然而然醒过来。

折腾太狠,夏引之还在梦里憨憨睡着。

雷镜像是看不够似的抱着她又看了好大会儿,才轻手轻脚把她从怀里退出来,掖好被角,起床到楼下把刚丢在楼下的行李提上来小心把衣服摆到衣帽间里。

女孩子的东西多,光是护肤品就瓶瓶罐罐占了少半箱,他拿着看了看,看不懂。

按照瓶子高低摆在浴室化妆镜前。

收拾完,夏引之还在睡。

可能是嫌热,抱着被子露了大半个身子在外面。

雷镜被那一片白晃着眼,怕她着凉,从衣柜里找了件自己的短袖T恤给她小心套上,再将人给塞回到被子里,又把屋子里温度又给调高了点。

准备转身下楼去准备吃的时,听见她呓语声。

他弯身凑近,是一声近似耳语的阿镜哥哥。

人没醒,还在梦里。

梦里有他。

*

夏引之一觉睡醒已经到下午,人不太清醒,猛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陌生,有一瞬慌张,下一秒,思绪回来,记起她陪雷镜来复查,这是他以前在德国住的地方。

床上没人,浴室里也没声响。

她闭上眼又清醒了会儿,抱着被子坐起来。

安静里,听见楼下隐隐约约传来的喧嚷声。

她四下扭头,看到床头柜上正在充着电的手机,上面贴着一张便利贴。

家里有客人,穿好衣服再下来,衣服我全挂在衣帽间了。

——镜

夏引之看着那落款,忍不住用手指头摸了摸,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着他名字里的这个字,都觉得很开心。

虽然雷镜从没有问过她,但夏引之知道他肯定能猜到,中国那么多城市,她为什么就偏偏选了镜市来定居。

他一定知道,所以才没问。

……

夏引之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刚走到楼梯口,就察觉到底下十几双眼睛直直盯着她在看。

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夏引之已经习惯了这种注目,但说实在的,工作和生活…还是很不一样。

至少被明显应该是他跟她说过的那群…很自律却不太服管的属下这么赤.裸裸的盯着。

夏引之扶着楼梯扶手,对着底下那十几双眼睛,缓慢挥挥手,用德语打招呼,“你们好。”

“你好。”

“小美女你好。”

“哇哦,雷的小女孩~”

“中午好。”

……

空气安静一瞬后,是此起彼伏的热情声音。

夏引之保持着脸上的礼貌微笑,就在这声音里,走到始终在原地站着笑着看她“窘样”的雷镜身边。

靠近的时候,她背对着众人冲他皱皱鼻子,想偷偷伸手掐他腰,被他提前识破,手准确无误的的“送”到他手里。“……”

雷镜摸摸她头发,笑着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为了来看你,这一群人可是连钱都不赚了…给哥哥点面子,晚上再随便你掐。”

“……”请你赶快闭嘴。

雷镜这句话说的中文,十几个人除了西汀没人能听得懂,众人不满两个人在自己面前“打情骂俏”,嚷嚷着最起码是不是要先给他们彼此介绍一下……

夏引之听见这个,更是觉得窘窘的了。

肩膀被雷镜揽住,烫着一张脸听着他给她挨个介绍这些在她不在的那些日子,陪着他的人。

只是——

夏引之看眼前的两个人,眼睛眨啊眨,再眨,再眨…确信自己没看错。

这不是《深情渡》后来换的投资商的两个代表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半晌,夏引之后知后觉:

“原来《深情渡》后来换的德国投资商是你们公司?”

所以...

是谁告诉她那投资商,老板是个德国人来着?!

也太不靠谱了吧。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篇/掉马

90.65%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