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亲昵

番外篇/亲昵

番外篇/亲昵

-

他真的太爱你了。

他真的太爱你了。

他真的太爱你了。

……

西汀的这句话,像按了重复播放键一样,在夏引之耳边一遍遍的播放着。

她想压住鼻端的酸涩,结果却背道而驰,眼泪一下涌出,源源不断。

在这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自己糟糕透了。

以前以为雷镜不喜欢自己的时候,会贪心让他能够喜欢自己,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

可自重逢这半年以来,每多了解一点他对自己的心思,她又会忍不住想,他要是没有这么喜欢自己就好了……然后也许,只是也许,他这么多年来,可能会过得稍微好一点。

心脏因为刚刚听到的话钝钝的发着疼,像被人用一把锈掉的刀一下一下的划拉着。

夏引之不敢发出声音,双手捂着眼睛,肩膀随着无声的抽泣微微的抖动着。

她一忍再忍,连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可忍不住,完全控制不住的难过。

最后索性放弃,弯腰趴在自己膝盖上,哇啊一声哭起来。

雷镜手下的这十一个人,除了西汀和乔纳斯过了三十岁,大部分都是跟他同龄和比他还要小几岁的年轻男人,而看着年龄最小的费恩,甚至是个今年后半年才要读大二的十九岁男孩子。

几个大男人显然也没想到小姑娘的情绪发泄会如此惊人,也是被吓住了,待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手忙脚乱的拿抽纸,又不敢上前,明明没做什么,几人却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一样,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脸忐忑的站在原地看着闻声跑过来的自家老板。

……

雷镜关掉抽油烟机,准备把煮好的蔬菜汤倒进盘子里时,却陡然听到从远处会客厅那里传来的一阵哇啊哭声。

完全伤心欲绝的,女孩子的声音。

他被吓一跳,着急忙慌赶过去。

绕过沙发到趴在膝盖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夏引之跟前,“怎么回事?”手刚碰上她肩膀,就被从沙发上起来的她撞了个满怀,整个人往后小退了半步。

小姑娘双手搂着他的腰,头埋在他怀里,不说话,只是哭。

雷镜不知道短短不过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本能的回抱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哄着,顺便扭头四下询问看着围在身边的人。

最开始,看着汉斯面前摊开着的电脑和文件,他以为夏引之的哭是因为他要把所有财产转移给她的事。

最后却透过其他十个人视线的“出卖”,在西汀的身上找到了答案。

……

就像西汀说过的,这些事除了他,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连始终帮雷镜打理所有个人财产的汉斯都不知道,甚至后者在几天前接到雷镜的消息,让他准备这些手续的时候,还有些不可思议。

一个男人心甘情愿把自己的所有财产赠予给另一个人,已经足够让他觉得难以置信,哪里想到这件事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在。

他虽然目前并没有恋爱对象,可想想,假设自己未来哪天有了一个很喜欢的人,他会像雷一样,做到如此吗?

答案...不知道。

也许会,也许不会。

…至少,应该会有所犹豫。

所以西汀说的没错,这个世界上像雷这样为了自己的爱人做到如此程度的男人,大概真的很少很少。

……

从小到大,雷镜最怕夏引之哭,不管是假装的,还是认真的,他都不愿意看见。

所以即便有时候知道她明明是故意想要闹自己的,还是心甘情愿的跳进她埋下来的坑里,如她所愿。

把自己的所有财产给她的这件事,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在他的认知里,这些东西,本身就是为了她而存在的。换句话说,也因为她,才赋予了它们存在的意义。

可显然怀里的小姑娘并不这样想。

她把这件事看得很大,大到多少,雷镜估摸不清楚。

只是在这个时候,不管他如何说如何哄,她就是搂着他哭着,掉着眼泪,甚至有些着急的抱着他边哭边跳脚,看起来很难受,难受到不知该如何发泄是好。

不管雷镜软磨硬泡,就是停不下来。

到最后,他只能给所有人打个手势,弯腰抱起她往楼上走。

一行人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二楼的某个房间门口。

门关上,费恩拍拍胸口,感叹,“中国的女孩子都是这么能哭的吗?”

“感谢上帝,”汉斯同样感叹,“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个女人愿意为我做到如此,我想我一个大男人也会这样哭的。”

其余人或是打趣、或是认真的附和着。

而西汀看着楼上紧闭的房门,却是在想,刚刚自己告诉夏引之的那些话,事后雷可能会责备于他,可他还是觉得这个未来将要和他一起度过余生所有时间的女孩子,有义务了解这些。

如果她不知道,也许就只是以为雷只是给予她自己的财产而已,可只有知道了这些,她才会明白,这些可以看见的数字、摸到的文件,都是他对她比这个世界还要沉甸甸的感情和爱。

……

*

雷镜抱着夏引之回到房间,坐到落地窗前的躺椅上,放她在大腿上坐着。

想要扶她坐起身子,完全没用。

搂在他脖子上的手抱的很紧。

他给她开玩笑,“哥哥要被你勒的喘不过气了。”

怀里的人闻声身子有片刻的僵住,随后手慢慢松了些,可埋在他颈窝的小脑袋还是没有抬起来。

一声又一声的抽泣,听得雷镜心疼。

他不喜欢看她哭,可这半年来,却事与愿违的见她为自己哭了太多次。

“抬头,”雷镜拍拍夏引之的背,“让哥哥看看。”

夏引之抽噎着,又把手抱紧了稍许。

“阿引不乖了吗?”雷镜声音里有笑,手摸摸她头发。

夏引之心里挣扎片刻,才微微松了手,慢慢把脑袋从他颈窝里抬起来。

映入雷镜眼帘的,是她泪汪汪红通通的一双眼睛,还有满脸的眼泪。

他从旁边小桌上抽了几张纸,耐心给她擦眼泪。

擦着擦着,她人凑过来,双手捧在他脸两侧,嘴唇轻轻的,挨上他的。

很珍视,甚至有些虔诚的吻上他嘴唇。

雷镜没做反应,只是任由面前这个还在时不时抽泣一声的女孩子一下一下的在自己嘴唇上磨捣着。

直到她把舌尖主动沿着唇缝送过来,他才有所回应的轻轻咬住,继而加深这个吻。

吻到深处,夏引之从侧坐变跨坐,最后将他压到身后的躺椅上。

温润柔软的唇在他眉眼、鼻梁、嘴唇上游移着。

雷镜一颗心被她亲的软软的,双手扶在她腰上,由着她,不打扰她似是除此之外,不知该如何表达爱意的亲热。

他的小姑娘,就是有如此能力,甜的他胸口发疼。

夏引之真的,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跟雷镜说了。

想要告诉他她也像他爱她一样,很用力很用力的爱着他,还想要告诉他,不要再为她做什么了,因为他对她已经足够好,她想要余生给他很多很多、更多更多的爱,而他只要健健康康的陪着自己就好了…

还有很多很多的话。

却是话之将出,悠悠难念。

……

雷镜毕竟是个二十六岁的年轻男人,虽然性格上始终给人稳重踏实之感,但身体在面对自己爱了很多年的女孩子时,显然并不配合。

握在夏引之腰间的手,收紧,然后轻轻的,把她往下抱了抱。

唇上的亲吻,瞬间顿住。

“楼下还有很多人在。”夏引之趴在他身上,绯红着脸颊看他小声说。

雷镜看着她被眼泪浸的湿漉漉的双眼,笑,“嗯。”

本也没想要做什么。

他不动,她也没敢动,就如此被他抱了会儿。

情绪竟然慢慢的稳了下来。

有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照在两人身上,暖暖的。

夏引之闭上眼睛,脸贴着他胸口,掌心轻轻在他下巴上摸了摸,“雷镜,夏引之真的很爱你。”

这种爱很奇怪。

她没法用语言形容,像是随着她的出生而存在,像是随着她年纪的增长自然而然的越来越多,更像是她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和他遇见一样。

可真像西汀刚刚说过的,她真幸运,这一世,能被他这样一个人如此全心全意的爱着。

……

“哥哥知道。”

听见夏引之的话,雷镜摸着她头发,如此简单回她。

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只有他知道,她给予他的这颗心,有多干净和清澈。

毫无杂质的,就是爱着他的这件事。

*

雷镜跟医生约的复诊时间是隔天早晨,他要做全身检查,所以从昨晚六点开始便不再进食,也不再喝水。

夏引之真是小女儿心态,非要跟着他一起。

雷镜哭笑不得,“你前几天在国内刚做过体检,也不需要再检查,非要跟着我做什么,乖一点,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

“我不吃,你做好了我也不吃,”她拦着要去给她做早餐的雷镜,言之凿凿,“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雷镜被她“雄赳赳气昂昂”的八个大字砸的啼笑皆非。

费尽口舌,也不管用,最后只能妥协,不过给她讲条件,“那今天真的不许再哭了,不管听到医生或是护士说什么,都不许再哭了。”

他本意是为了以防万一再有像昨天的事情发生,可哪知他话音才落,就见面前的女孩子眼睛一下变红,“所以你一直跟我强调恢复的很好真的是在骗我的是不是?”

“当然不是,”雷镜一手搂着她,用另一只手的掌心轻轻压在她眼睛上,“如果真的有问题,你想我还会同意你跟着去吗?”

“哥哥只是不想看到阿引哭而已,”他顿了顿,俯低身子贴在她耳边,用带着几分风流的暗哑声音低声道,“除了在床上时候。”

“……”夏引之果然因为他这一句话,散去大半情绪。

双手扒拉下来他捂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湿漉明亮的一双眼睛瞪着他,“流氓!”

因为他一句话,让她不得不想起他们的夜夜笙歌,每每都是,不逼她叫几声哥哥,不逼她到掉眼泪,誓不罢休。像是拥有全世界的耐心来折磨她…或是折磨他自己。

被如此怨怼,雷镜也开心。

笑着拿鼻尖蹭蹭她脸侧的皮肤,在夏引之意会的偏头过来时,互相吮住彼此的嘴唇。

亲昵的、忘我的,亲吻着。

两人都没有过别的恋爱经验,也不知道其他的人是不是也会像他们一样。

见不到面时,工作之余会始终思念想念着对方,在一起时,又无时无刻不想要黏在一起,做一些情侣之间可以做的亲密事。

哪怕只是轻轻的碰一碰嘴唇这样,都会觉得开心和满足。

雷镜和夏引之。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篇/亲昵

92.09%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