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日常

番外篇/日常

番外篇/日常

-

六月初,雷镜和夏引之准时从德国回来。

G科大百年校庆正日子是六月九号,而今年也照学校传统,把校庆大会定在了六月的第一个星期日,六月七号这天。

毕竟是公众人物,夏引之作为受邀在列的著名校友,其实在年初工作室公布她前半年工作行程时,在网络上已经有过一小段时间的讨论。

不知是学校影响力,还是夏引之的明星效应,或者应该是两者都有,今年的媒体记者仿佛格外的多。

甚至正式大会开始前两天,就有媒体到学校偷偷踩点了。

“我今天回去学校拍毕业照,你猜我看到谁了?”

五号晚上,夏引之接通云昭昭打过来的电话,就听她劈头盖脸问。她刚做完一整套的减脂瑜伽,一身的汗,闻言慢条斯理拿毛巾拭着脸上身上的汗,一边不甚好奇的问了句,“谁?”

“于莉。”云昭昭声音神秘兮兮的。

“……”夏引之表情一言难尽,重复了遍,“于莉?”

“对啊,”云昭昭以为她忘了,提醒道,“就是我到大学后你介绍给我认识的那个女生,你忘了?你还跟我说过她以后特别适合当个八卦记者来着…”

“我记得。”

夏引之打断她,她脑袋太好使,就算见过一次面的人她都会记得,更何况是…那时候陪她一起看过好多次雷镜踢球的人呢。

自雷镜走后,一直到大学毕业,她整个人和刚入学时已经判若两人,话少,也不再跟人主动联系,所以和很多人渐渐失去了联系。

两个舍友付文文董文文是,于莉也是,还有当时雷镜的两个舍友季然杜擎…

那时候,她每天班级、食堂、实验室、宿舍四点一线,除了参加比赛时会出现在“大众”视野下,其他人在学校很难看见她。真人见的少了,“兄妹cp”的热度也慢慢的降下来,因此,十七岁那年她悄默然的跑去拍了部电影,除了自己的专业老师和云昭昭知道其真正原因,也没有人发现,就连两个室友,都以为像她对外宣称的那样,是真的是生病了。

当时大家不知道雷镜和她之间的分开其实是不愉快的,只道是他去国外读书了,而她的“不开心”和“消失”不过是“为情所困”。

遥想当年,她又怎么会想到,有一天她和他还能像今天这样。

……

这时候,洗漱完的雷镜从卫生间出来,因为在里面就听见夏引之和云昭昭打电话的声音,所以他没出声,只是在她闻声看过来时,指了指手里换下来的脏衣服,又指指小阳台,意思是让她继续,他拿衣服去洗。

夏引之点点头。

雷镜往小阳台走,路过她身边,有些好笑的摸了摸她始终仰着看自己的小脑袋。

夏引之看见他脸上的笑,才发现自己看他又看失了神…

她把发烫的小脸埋在毛巾里蹭了蹭,心道夏引之啊夏引之,你真的没救了。

可也不能怪她啊…谁让他一个大男人…简单的T恤短裤,都能穿的那么好看!

“…阿引阿引?阿引!”云昭昭在话筒那头叫她,“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呀?”

“听着,听着呢,”夏引之思绪被打断,把脸从毛巾里抬起来,用手轻轻拍了拍,随口问,“于莉怎么了?”

云昭昭“啧”了声,声音里全是你肯定猜不到的得意,“你知道她现在做什么工作吗?”

夏引之闻言擦着汗默默翻了个白眼,“娱乐记者?”

“……”云昭昭郁闷,“怎么这你都能猜到啊?”

夏引之:“……”听你那语气,正常人都能猜到好吧。

“诶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被扒出来是从G大少年班毕业的天才学霸,有记者从我们学校官网新闻上看到你们实验室和你的个人得奖记录,还有公布的两个你的个人专利,网上好多人都在骂你啊,说你真这么厉害,怎么不去搞科研为国家做贡献却跑去娱乐圈当演员什么的…”

夏引之怎么不记得,那时候《梨园东皇》刚上映不久,在知道女主角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素人时,网友们只当又是哪个富二代带资进组玩票,票房一开始是很惨淡的。

网上流传过一小段她拍摄时候的花絮,是片场闲聊时某个前辈问她在哪上学,她回了个G市。

所以后来有记者想扒她身份做业绩,谁知道按她年龄翻了G市所有高中都没找到她,就在大家都以为她估计是撒谎可能连学都没上时,却有八倍镜网友在当时刚好上了微博热搜的G科大少年班学院每年一度的成人礼上…看到了作为少年班成年代表上台演讲的她。

全网因为这个跌破眼镜——

可随后网上的评论却两极分化严重,除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吃瓜群众,一边是觉得她低调不作妖,不像其他新人入圈时一样,喜欢搞各种人设,尤其喜欢搞学霸人设,可结果却都禁不起扒,十个有九个半都是假的。这次是个真学霸,还是个天才,自然高兴,感觉一下子都把娱乐圈拉高了一个档次一样…

而另外一边就是刚刚昭昭说的,全是在骂她的,觉得她如此好的先天条件不想着为国家为社会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却反而要进娱乐圈这个装疯卖傻的大染缸,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白瞎了老天给的好脑子…

也就是在那时候,郁兰带着自己的团队找到了夏引之……

现在想想,当时雷镜应该是正在准备做第二次手术的时候?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联系上她的…

昭昭不知道话筒这头的夏引之心思飞了一下,还在那边说着,“…我今天还问她,怎么忽然就决定要做娱乐记者了,我记得她之前还没从新闻系毕业的时候实习明明是做的时事啊,然后她跟我说她做了三年,真的没有一天是快乐的,有一天她在外面跑了整整三天做采访,回到家里已经累的半死还得坚持把录音整理成文档校对好发给他们主编的时候,她忽然一下子就崩溃了…”

“她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伟大的人,为了别人的生活、为了能让别人过的好一点而做很多很多的努力,像是她的很多同事,像是那些战地记者、科研工作者、还有很多在公益工作中做志愿日复一日坚持着的人…可除此之外,也有很多很多普普通通的人,每天看看书喝喝茶,和闺蜜朋友聊聊天,甚至在网上看到那些人的时候,为他们或感动,或感激的掉两滴眼泪,再顺手点个赞,而关掉网页后大家就天归天地归地,谁过谁的生活…”

“所以她说,为什么她就不可以选择做一个普通人?虽然她的这个决定让她的家里人甚至身边的很多朋友都不理解,甚至觉得她不正常,可她还是这么做了,因为她知道人一辈子真的很短暂,眨眨眼就过了,她不想做什么让人觉得很厉害很感动的英雄,她只是想做一个可以给别人鼓掌和感激的普通人,只想开开心心的做自己过完这一生而已...”

“我当时听她说完,真的,就觉得她…”昭昭顿了下,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样。

夏引之在这时候接话,“很厉害。”

云昭昭安静了会儿,才“嗯”了声。

做英雄需要勇气,而甘于平庸,也同样需要勇气。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只有一种人在,有接受鲜花和掌声的人,自然也要有捧献鲜花和给予掌声的人。

走一种什么路,如何走,都是一个选择而已。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这个“乐”,自也是各花入各眼。

英雄们的“苦”是乐,而坐在路边献花和鼓掌人的“茶米油盐”,也是乐。

就像夏引之自有记忆以来,其实并不太能理解她的爸爸妈妈为什么要选择去做那么危险的工作一样。

虽然不理解,可因为是他们的选择,所以尊重一样。

……

雷镜回卧室把床铺好,到书房用电脑发了两封邮件和传真,又到阳台把洗好的衣服搭好再回来客厅,夏引之和云昭昭的电话还没断,只不过她坐着的位置从客厅地板的瑜伽垫上移到了茶几前的羊毛地毯上。

他看了眼客厅挂钟上的时间,九点四十分。好家伙,至少过去一个小时二十分钟了…

小姑娘是真的能聊。

雷镜过去坐到沙发上,对还在地毯上坐着的夏引之招招手,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她过来坐。

夏引之看他迟疑了一下,摇摇头,对他指指浴室,意思是还没洗澡呢。

“……”

小姑娘家家的矫情又娇气,身上有汗、没换衣服不上沙发不上床的规矩是真多。

雷镜也不给她废话,起身走过去用一只手捞住她的腰直接把她从地板上捞起来…

夏引之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本能还是用一只手搂住他肩膀,她耳朵一侧戴着无线耳机,怕那边的昭昭听到,不敢说话,只能皱着小鼻子拿小拳头敲他肩膀,顺便晃着耷拉在空气中的两条腿抗议。

“脏了我给洗,”雷镜在她没戴耳机的那侧小声说,随后轻哂,话中有话,“哪次又不是我洗的了?”

夏引之一耳朵听出来他说什么,恼羞成怒,一下忘了耳机的存在,“就因为洗太多次,所以我才觉得我那沙发罩都不是用坏的,而是洗坏的了好吧。”

听见她说话,雷镜有瞬间诧异,随后失笑。

可偏偏夏引之这时候还没察觉出不对,看他笑,拿脚踢他小腿,刚想说他笑什么笑,就听见耳机里,昭昭茫然不解的声音,“什么沙发罩?我什么时候给你说沙发罩了?”

夏引之:“…………”

雷镜看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那边云昭昭说了什么,忍不住把头埋她颈窝里无声笑起来。

夏引之又羞又恼,两条腿嗖一下盘到他身上,小手握拳在他后背不痛不痒的打了好几下出气。

那边的云昭昭终于察觉出点不对,“阿引,你在干嘛?”

“地板上坐的不舒服,起来换到沙发上了。”夏引之坐在雷镜大腿上,恶作剧的掐着他脸颊面不改色回。

雷镜随着她闹,只是看着她笑不说话。

“哦,”云昭昭没怀疑,“你刚说雷镜学长在书房处理工作,还没结束呢?”

“没,”夏引之再捏捏他总是爱逗她的嘴,“他每次工作起来都要好几个小时,废寝忘食的,估计连有女朋友都不记得了。”

“得了吧,”云昭昭想也不想道,“雷镜学长忘了啥都不可能忘了你的。”

昭昭在过完年和唐峥休假结束归队前的一次约饭中,阴差阳错也听他说了雷镜当年为什么离开的事…不过那天的事,不能细想,越想越觉得丢人。

在自己喜欢…喜欢过的人面前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什么的…简直酷刑。

她也不知道为啥,感觉自己也算挺精明一人吧,每每在他跟前都表现的跟个智障一样…

上次是被他看见自己泼妇的一面,而这次…她到现在还能想起来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被餐厅里的人误会时的尴尬表情…

绝了。

幻想暗恋成真?算了。

毁灭吧,云昭昭!

……

虽然雷镜听不见耳机里云昭昭的声音,但听夏引之的话,也大概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他再靠到她耳朵边,“哥哥什么时候冷落过你?”他轻捏着她下巴让她扭头看客厅挂钟,“你自己看看,和她聊多长时间了?”

“…………”夏引之乖乖开始说结束语,“昭昭,后天校庆你会去吗?”

“我是给我们主任说啦,但还不确定诶,毕竟我实习马上结束好多手续要办,而且也在准备九月份执照考试…哎,我这种小角色去不去无所谓啦,就是到时候去不了不能到现场看看你比较遗憾,不然我也可以冒充个小粉丝啥的去找你拍拍合照啊哈哈哈…”云昭昭又打开话匣子,“而且听说这次晚会还有外场,就在我们最大的那个北操场,肯定会特别热闹!”

“……”

“诶还有,你不知道哦,我身边真的有好几个同时都挺喜欢你的,哎,为了不给你这个低调的女演员找麻烦,姐姐每次听他们对你夸夸其谈都好想说这么优秀的小朋友是我家的啊,真可惜不能说只能忍着…”

“昭昭——”夏引之还想说话。

云昭昭“嗯”了声,又自顾自接着道,“对了,你上次给我说雷镜学长和你说结婚的事,我后来想了想,那算是…求婚?连戒指都没有?”

“昭昭你——”

“应该不会吧?我听唐峥说雷镜学长在国外搞的那个公司可赚钱了,不可能连个戒指都没买吧?”

“那个,我——”

“嗯,我觉得不会,我猜雷镜学长肯定是在憋大招呢,不过他应该不会搞那种人尽皆知的吧?你身份这么敏感,又是当红时候…真要搞那样,估计头条挂一年…”

“昭昭,我——”

“嗯嗯,你说你说,我听着呢,但说真的,我觉得你肯定也不会喜欢那种特别招摇的,因为我看过你那次采访,说只想要很简单的婚礼…”云昭昭说完,才想起来好友好像一直都没说话,“你刚要说什么?怎么不说了?”

“……”夏引之抿了抿嘴巴,一脸平静道,“我阿镜哥哥忙完从书房出来了。”

“……哦,”云昭昭沉默一刹,“告辞。”

电话挂断,夏引之把耳机摘了扔到茶几上,看着雷镜“噗哧”一声,笑的乐不可支,边笑边道,“你有没有觉得,昭昭和以前真的变化好大,还记不记得她小时候特别胆小,安安静静地,跟谁都不敢大声说话。”

“现在简直就是个小话唠,真可爱。”

雷镜看着她笑也笑,不过却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夏引之本想问他怎么不回话,后来想想,他回是或不是,自己作为他的女朋友和昭昭的好朋友好像都不是很乐意,所以只好作罢,捧着他的脸,亲一个,悄无声息绕过了这个话题。

她脸靠上他肩膀,手指漫无目的划着他T恤领,抬脸看他线条流畅好看的下巴,“这次校庆你真不打算去?”

“嗯,”雷镜自然而然的低头噙住她嘴唇吮了两下,“捐款事宜,西汀会处理。”

夏引之指尖划上去,捏捏他的脸,闻言遗憾的嘟嘟嘴巴,没说话。

“怎么?”他低头看她笑,“想让我陪着一起去?”

当然啊。

夏引之眼睛亮晶晶看他,想也不想点点小脑袋。

“好,”雷镜唇再次贴上她的,不假思索道,“你想,哥哥就陪你。”

无论去哪里。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篇/日常

94.24%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