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求婚

番外篇/求婚

番外篇/求婚

-

G科大作为国内百年名校,今年的百年校庆大典自然备受瞩目。

其实校庆活动早从一个月之前就开始了,新闻发布会之后,各种展览、学术报告会、纪念演讲等等,全都是对外公开的形式,不过总的来说,大部分还是对校内学生。

而六月七号这天,算是对这场庆祝活动的总结落点。

早晨是校友捐赠仪式,下午是总结大会,而晚上七点到十点的文艺汇演就会为这为期一月的庆祝大典正式拉下帷幕。

捐赠仪式是早晨十点正式开始,毕竟是公众人物,又是女演员,为能保持一个良好状态,夏引之是前一天晚上的航班到G市。

当然,这趟航班上,除了陪她一起的小褚,还有跟着的雷镜和西汀。

因为这次回G科大参加百年校庆是夏引之这半年来最后一个公开行程,小褚事先想过这次可能会在机场看到不少粉丝来接机,但真出了关,看到眼前乌泱泱围在接机口的一群人时,还是微微惊了一惊。

她挡在夏引之身前,尽量减少她和自发跟上来的人群的接触。

幸好大家都挺懂礼貌,只是跟在身边一脸兴奋的拿手机拍着,并没有太靠近。

接机人群里有好多都是带着礼物过来的,夏引之只收了信,其他的全拒绝了。

也像以往一样,耐心的尽量把递到自己面前的本子照片全给签了名字。

……

雷镜和西汀一人推着一个黑色行李箱,并肩走在那一群人斜后方一二十米的位置,看着被一群和她同龄或者看起来比她还小些的小姑娘小伙子们围着一点点往机场外走的夏引之,这才又有了自己女朋友真的是个公众人物的实感。

半个多月的二人世界和朝夕相处,天天沉浸在不管是工作还是一同出游逛逛景点,她都是在自己触手可及,能看能摸到的地方,现在一下子像这样只能远远看着不能碰不能摸,甚至不能表现得认识,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和让他自己都有些啼笑皆非的…心酸感。

唯一能安慰到他的,大概就是让他察觉到他的小姑娘就算是这么被人群簇拥着,也会时不时拿余光注意着自己。后来为了方便她能看到他,雷镜快走了几步,从他们身边过去,反过来走到了他们前面。

夏引之因为察觉到这个,嘴边抿出来一个很浅的笑,被眼尖的粉丝发现,“之宝,你笑啦,想到什么忽然这么开心?”虽然他们宝宝平时酷酷的小奶样其实特别可爱,但他们也还是喜欢看她笑啊。

被发现偷笑的夏引之闻言表情有些不大自然,忍着目光不往雷镜那边瞟,却听到身后有人小声讨论,快看快看,前面那个穿浅灰色运动装戴眼镜的男人好帅啊…

夏引之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听见,以防万一他们注意力都被吸过去前,开口,“没有啊,只是好久没见你们,觉得很开心。”

听见她开口说话,跟着的人群里啊啊了两声,此起彼伏的声音表示他们也很开心看见她。

有好几个G科大的学生,都在说着,虽然知道明天她会去学校,但他们还是忍不住赶过来想提前看看她,生怕明天人太多,和她近距离接触不了。

……

“之宝,我也是在G科大读书的,今年刚读大一,也是计算机专业,当时报这个学校就是因为知道你是从这个学校毕业的,我准备今年下半年大二选课也选人工智能,希望到时候也能像你一样顺利进实验室…”其中一个约莫二十岁左右的戴眼镜男孩子边举手机拍着边语速很快的道,“不过我听学长说,进我们学校人工智能实验室可难了,你有什么建议给我吗?”

夏引之闻言恍惚了一刹,想到当年自己也是因为雷镜才想要来读这个学校的。

一转眼,竟然已经六年过去了。

……

“没有诶,”夏引之回神,边走边扭头看一眼他,口罩后面的声音有笑,“我是老师直接找上门来的。”

她话音落,四周顿时传来一阵混着“之宝好厉害”“宝宝你也太厉害了”“小哥哥加油啊”的善意笑声。

“谢谢你,我很感激听到你是因为我而选择读G科大,”夏引之在人群稍微安静下来后,才放慢了些步子又对那男孩子认真说,“我们学校百年树人,人文荟萃,只要有实力,学校不会错过任何一个人的。”

“所以祝你成功。”

……

出了机场,蜂拥过来好几家媒体,夏引之和小褚脚步快了些,眼见到了车子前,有个小姑娘趁机开口问,“之宝,你参加完这次校庆是不是就打算进组拍戏啦?是不能透露的那种吗?所以到现在工作室才没有贴你下半年行程?”

没等夏引之回话,小褚先把她推到了车上,回头对着粉丝和媒体们笑笑道,“对不起,这个还不方便透露,到时候以工作室公布为主哦。”说完自己跟着上车,提醒车边的人小心安全,把门给带上了。

而等她们这辆车启动,雷镜坐在后面的那辆车子才跟着启动离开。

不能不说,夏引之的司机冯叔是真的有甩狗仔的身份,雷镜跟在他们后面,七绕八绕的也把他们给跟丢了,他只好给她通电话,问她们到哪。

电话那头夏引之被逗的直笑,她们差不多已经快到了订好的酒店,索性最后直接在酒店见。

意料之中她们先到,小褚到前台办手续,夏引之戴着帽子口罩站在一旁不远处等着。

一手随意搭在行李箱杆上,一手拿着手机给雷镜发消息。

刚问他到了哪里,就见他一个电话打过来。

虽然在下车前就看了周围安全,但狗仔无孔不入,夏引之还是有些心虚的四下看了眼。

电话接通,还没吭声,那头的雷镜却像是看到她做贼心虚的样子一样,声音噙着笑,“往十点钟方向看。”

“……”

夏引之很“自然”的把头往左侧转了一点,果然看见他悠哉哉坐在休息区的软皮沙发上,一只手撑在脸侧,翘着腿看着她的方向笑,再扭头,才看到跟小褚隔了一个位置正在办入住手续的西汀。

她打字:怎么这么快?

她们明明也才到没多久,只不过下车前在酒店四周转了一圈看有没有狗仔蹲着才费了一点点时间而已。

耳机里静了一下,才传来雷镜的声音,“好歹哥哥也在这里生活过两年。”

当年在知道她要报考G科大的时候,他就特意把学校四周方圆至少二十里的大小街巷全给摸了清楚,追人他不擅长,但只要知道她位置,以最快时间找见她,不会有人比他快。

夏引之听着这句话,手指悬在手机屏幕上,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回什么。

明明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甚至自己还一遍遍的劝慰他不要拘于过去,好好珍惜他们的现在。

可其实真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

那些情绪真像一张无形的网一样,不知何时,不知因为哪一句话,一个眼神,甚至…想到明天要踏进的那个大礼堂门口,她都有一种想要落泪的心酸感。

“把帽沿往上抬抬,都看不到眼睛了,”雷镜似是能察觉她在想什么,逗她,“这么看着,倒像是来抢酒店的。”

“……”

即便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夏引之还是依言把帽子往上轻抬了抬,让他能看清自己,顺便打字:只听说过抢银行,还没听说过有抢酒店的…

再发过去一条:再说酒店里有什么好抢的…难道抢个房间睡?

“对啊,抢个房间,”雷镜低头看了眼手机里的消息,继续支着脑袋看她,笑意深浓道,“然后睡我啊。”

“…………”

耳机里的声音如此近,就跟他每日伏在自己身上,落在她耳边的低沉压抑声音一样,夏引之拿在手里的手机险些握不住,隐在口罩后面的一张脸,蓦地爆红。

明明他不可能看得见,可偏偏仗着对她的了解,还在话筒里调侃着,“这还没说什么呢,怎么就脸红了?”

“小姑娘家家的,就是娇气。”

“……”

夏引之断了电话,把手机塞到身前的小斜挎包里,不搭理他了。

那边雷镜低头瞧了瞧手里被挂断的手机,指尖蹭了蹭手机屏幕上她的照片,笑着也把屏幕熄灭,塞进裤兜里。

小褚办好手续的时候,西汀也同样拿着一张房卡过来,雷镜迎着他起身,把其中一个行李箱给他。

两人就像普通入住的客人一样,一人推着一个行李箱,和夏引之小褚两人还有另外一个棕色波浪大卷穿着连身超短裙的女孩子一前一后上了电梯。

女孩子先刷卡按了楼层22,然后西汀刷卡按了27,最后小褚刷卡,按了顶层33。

电梯一动,从雷镜进酒店坐到沙发那就一直远远注意着他的女孩子,看着面前的电梯镜不动声色的打量他,长长的睫毛下是掩不住的满意,她从挽在手臂上的小包里拿出来手机,回身看着雷镜风情万种一笑,“帅哥,交个朋友吧?”

雷镜看着电梯反镜里裹得严实的夏引之,看也没看跟自己说话的人,“不交。”

听到雷镜说话,夏引之似乎才反应过来刚刚这女孩子是在跟他说话,闻言拿指尖把帽沿往上推了推,结果刚好不好和面前镜子里的他四目相撞,她眼睛溜过去很快扫了一眼那女生,偷偷撇撇嘴。

好…妖娆一女的哦,胸可真大。

果然和小时候一样,招蜂引蝶。

她指尖啪一下把帽沿重新压下去,眼不见为净。

女生没注意到两人暗戳戳的小动作,被拒绝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看着倒是意外更多。

估计平时也是个被人众心捧月的主。

眼见电梯马上到自己楼层,女孩子不死心还想开口再问,结果话还没说,就见面前的雷镜低头,视线淡淡看过来,捉着身旁西汀刚好拿着房卡的左手举到身前,“抱歉,我男朋友不喜欢我和女生交朋友。”

西汀猝不及防:?

但秉着合作相处将近四年之久的伙伴和好友,他硬生生咽下到嘴边近似于惊恐的“什么”,面不改色的看着大胸女平静道,“嗯,不喜欢。”

一旁夏引之因为面前这一幕憋笑憋的差点内伤,而小褚就没那么厉害了,本来听见雷镜的话还勉强掐着自己大腿能忍住,结果看到西汀后来的配合,一时不察,“噗哧”一声笑出来。

女孩子似乎这才觉得尴尬,不过,恼怒更多,横了小褚一眼,“有病?笑什么笑?”

“对、对不起。”小褚抿着唇道歉,声音还是压不住笑。

也正好,电梯到了22层,女孩子轻哼了声,把手机扔进包包里,踩着高跟鞋扭着腰走了。

电梯门关上。

一片寂静。

刚刚好笑的氛围不知怎么着,一下就变了味。

气压属实有点低。

这种拈酸吃醋的事,西汀作为一个已婚人士自然不能不了解,电梯到了27,丢下一句明天见,溜了。

可怜小褚站在两人中间,像个小木头一样,动也不敢动。

倒是雷镜在这时候开口,问小褚,“你住哪层?”

“29。”小褚瞄一眼夏引之,小声回。

雷镜把她手里夏引之的行李箱拿过来,指指电梯面板示意她刷卡,“一会儿不用跟着我们下去了,回去早点休息。”

虽然很想点头,但小褚还是按“流程”走,为难道,“可我还得去帮之之姐收拾东西…”

“不用,我来就好。”

“好的好的。”

小褚把手里的其中一个房卡递给雷镜,在电梯门开时,按着开门键看两人下去,再乐颠颠挥手,同样说了句明天见。

电梯门再合上时,她双手捂脸,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猜到雷先生会怎么样哄她的之之姐哦。

哎,她也好想谈恋爱啊啊啊啊啊!

*

翌日九点,夏引之收拾妥当,从卧室里出来。

她今天化了淡妆,丸子头,米色的雪纺衫和收脚白色休闲裤,很简单大方的装扮,却也让雷镜看的移不开眼睛。

“一会儿我和西汀的车子会跟在你车子后面,今天学校人多,车子应该都进不去,你下了车就直接往大礼堂走,不要东张西望,我肯定在后面跟着。”

夏引之眨了下眼睛,“噢。”

他不用上台,没有穿的很正式,只是穿了白色的休闲衬衣和西裤,衬衣敞着两颗扣子,隐约露着一小截锁骨。

她眼睛在那上面不由自主的转了两圈,刚准备收回来视线,却被一小点暗红色吓到。

夏引之睁大眼,抬手用手指压下他衣领看——随即红着脸把他那两颗扣子蹭蹭系上。

“不许解开!”她瞪他。

雷镜笑,手指捏上扣子就要解,“很热。”

夏引之把他手指扒拉开,还是瞪他,“热死也不许解开!”

顾及着他身后还有刚上来等她的小褚在,夏引之从头到尾声音都压的很低。

雷镜笑着看她,要被她可爱死了。

想亲她,不太方便,所以没做什么出格举动,只是用手背轻蹭了蹭她脸颊,“小霸道。”

可手上安分,眼睛却不是。

视线从夏引之嗔怒的眼睛溜到抹着浅色西柚红唇釉的饱满唇上,停了两秒,才意有所指的把目光落在她锁骨往下的起伏上。

就这一眼,让夏引之昨天晚上初到这间套房里的记忆变得无比清晰和真实起来,似乎现在还能感觉得到身前的酸胀。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自己昨天也就是在电梯里吃吃他“招蜂引蝶”的醋而已,怎么一下子回到房间,说着说着就翻起以前大学时候,在轮滑社看见的那个庄菲蝶…那个同样喜欢他,也有着和昨天那女孩子一样超级无敌大胸的庄菲蝶。

后来想想,大概就是因为时隔两年多回到G市,再想到明天回学校,一下子有很多很多的记忆涌过来。

尤其是那个点破那一年他们之间不正常的导火线…庄菲蝶。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那个庄菲蝶虽然喜欢他,但跟他八杆子打不着的,可她也是昨天才知道,女孩子醋起来是真的蛮不讲理,讲不了道理的…而女孩子,自然也包括她在内。

所以为什么她会从一开始的“为什么你在电梯里都能被女孩子要电话”变成最后的“我知道你就是喜欢大胸的女孩子”的……

说实话,她也不知道。

然后…

她也不知道雷镜有没有被她搞崩溃,搞生气…

就是记得他闭着眼深吸口气之后,好像忍无可忍似的,弯腰一把把自己扛进浴室..关上门…

差不多用半夜的时间来给她证明…他到底喜欢的是什么…

夏引之被他毫不掩饰的赤.裸眼神看得脸颊染上几许绯色,嗔瞪他一眼,用手肘撞开他,叫上小褚走了。

约莫等了七八分钟,确定夏引之下楼,雷镜才和西汀约了楼下见,跟着往学校方向走。

通往G科大的几条主干道,每条都有不少交警在维持秩序,所以一路上车子还算顺利。

夏引之那辆车在距离学校大门四五十米的地方,怎么也走不动了,不得已只能下车。

两人打了一把太阳伞,尽量把伞面压低一些,可就算这样,一路上还是不断被人认出来,夏引之不想在这时候给交警叔叔找麻烦,只能手指抵唇礼貌请求大家不要声张。

夏引之谨记雷镜的话,一路直奔着大礼堂走。

以往至少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今天十几分钟就到了。

在门口签完到被志愿者学生引着往里面走时,脚步不由一顿,目光更是不由自己的看向礼堂门口的那个角落。

那是所有谎言被拆穿的地方,也是让他们两人陷入彼此痛苦的地方。

她已经数不清楚,在他离开的那四年,自己每每路过这里发过多少次的呆了…

“之之姐?”小褚察觉到她停脚,有些诧异的叫她,顺着她视线看过去,“那有什么吗?”

夏引之回神,忙摇头笑了下,“没有。”

再跟着同样不明所以的志愿者往里走的时候,小声问小褚,“我让你拿的东西,你带着吧?”

小褚闻言点头,拍拍身前的小包,给她一个“我办事你放心”的表情。

到会场里,比外面要安静很多。

现在还不到九点半,参会人员到了大概只有三分之一,能盛五千人的会场,稍显空旷。

志愿者想让夏引之给签名,但刚紧张忘记把本子带进来了,害羞的说让她等一下,又朝大门口跑了。

夏引之下意识跟他往后看了眼,就瞧见后面和自己隔着三排刚坐下来的雷镜和西汀。

她眼睛下意识一亮,后者倒像是不认识她一样,随即转开了视线。

“……”

夏引之被一旁的小褚扯了扯衣服拽着坐好,“悠着点啊之之姐,前面还有媒体呢。”

“大会还没开始,机器都不让开的,”夏引之说,“手机也都会被收起来的。”

“……”小褚叹口气,“不让光明正大的拍,但防不住有人偷偷拍啊。”

“昨天晚上你在机场的视频又被人刷到热搜榜上了,里面有个小视频还拍到雷先生了呢,底下有个评论认出来雷先生是年前《遗落》首映会里的‘保镖’了,被我们工作室眼明手快压下去了,昨天兰姐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没打通,跟我说今天务必要你们两个不要同框…”

要不是工作室里的人能干,雷先生这百变的身份,早晚被人给扒干净了。

……

“……”原来今早看到那几个郁兰电话是要说这个。

夏引之没好意思接这话茬,只是隐隐也叹了一口气,给又跑来的志愿者签了名字后,刚想拿手机给雷镜发消息,就见以前读书时招自己进实验室的院长走过来。

夏引之受宠若惊站起身子,礼貌的微微弯腰伸手过去和老院长握了握手。

然后在小褚崩溃的目光里,看见老院长对她们后方的雷镜招了招手…

俊男美女站一块,可不招人眼球吗。

小褚默默退到一边,试图用自己并不算伟岸的身姿,挡着夏引之和雷镜,至少万一有记者偷拍,也能做一下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干扰。

小褚边注意着媒体记者们那边的动静,一边竖着耳朵偷听他们在说什么。

然后…

什么人工神经网络、生物信号检测分析、类脑芯片…

和南城大学纳米什么生物研究所合作的什么什么进程…

小褚一下不知道该怀疑自己的耳朵还是怀疑自己的脑子…

唯一明白的,好像是什么项目因为什么什么不可抗拒原因被迫停滞了。

因为雷先生和学校实验室的投资和合作关系,还有今天夏引之作为捐赠人的身份,一会儿大会结束,学校要邀请他们一起吃午餐。

……

等院长离开,雷镜视线在夏引之脸上停了两秒钟,便不动声色收回目光,道貌岸然对她一点头,回了自己位置。

夏引之在心里默默给他翻了个白眼,也坐回自己位置,眼睛落到前面好几排正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机器和闲聊着的媒体记者身上。

她眼睛溜来溜去,然后,和一对眼熟的眼睛对上。

对方像是看她很久了。

是前两天昭昭给自己打电话刚说过的于莉。

夏引之眼睛里闪过惊喜,对着她的方向小小挥了挥手打招呼。

于莉似乎有些意外她会主动给自己打招呼,迟疑了一下,才抬手也跟她挥了挥手。

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可以算得上自己以前朋友的人,夏引之想起身过去给她说说话,可看到她四周明显打量着两人的记者…们,还是放弃了,给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自己这边。

于莉给自己同事交代了两句,小跑着过来,看夏引之笑着给自己张开手臂,也笑着和她回抱了一下。

夏引之也是没想到,她人抱过来,靠到自己耳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看到你哥哥在你身后跟着进来了,而且现在在看我。”

夏引之闻言下意识就又要回头往身后看,这次是于莉又用力抱了一下她,制止住她的动作。

“天,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小哥控。”于莉笑着调侃她。

松开抱着她的手,看夏引之,坦白道,“我没想到你会主动跟我打招呼。”

“啊?”夏引之看她眨了眨眼睛,不甚明白,“为什么?”

她问的如此坦然,倒是让于莉有些无话可说了,无奈笑着摇摇头,说了句没什么。

这才是夏引之啊,干净的眼睛和干净的心。

你要说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不一定吧。

明显这个反问是最好的回答了。

……

两个人闲闲散散聊了差不多十分钟,毕竟于莉还在“工作中”,也没和她叙旧太久。

因为她自己的手机已经交给学校保管,要大会结束才会拿回来,所以夏引之留了她的新电话和微信。

最后于莉离开的时候给她说,“你放心,我虽然现在做了娱乐记者,但基本职业素养我不会丢,不会拿你和你哥哥的事给你们找麻烦的。”

夏引之对她笑笑,可爱的歪了下脑袋,“我本来也不担心这个啊。”

“你现在是大明星了,”于莉一脸可惜看她,“看你这么可爱,想掐掐你脸蛋都不行了。”

夏引之笑得鬼灵精,“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还是不要了,我一会儿还要上台嘛,花妆就不好了,被你们拍到不好看的照片,我经纪人回去会杀了我。”

于莉笑着走了。

……

本来夏引之以为今天见到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已经很幸运了,谁知大会结束,她刚跟着人流从礼堂里出来,就听见斜前方有人叫自己名字。

夏引之闻声看过去,眼睛一下睁大。

竟然是当时的舍友付文文和董文文。

因为两人都还在本校念研究生,所以身上都穿着G科大校庆纪念T恤,胸前挂着志愿者牌。

夏引之微张着嘴巴看两人,简直快激动哭了,这么一想,眼睛真的开始模糊,想着一会儿要和院长他们吃饭,她仰着脑袋不想让眼泪掉下来花妆。

可还是没忍住,迎着过去,抱住她们一边掉眼泪一边说“我不能哭不能花妆。”

付文文看到她的反应,才小小锤了一下她的背,抱怨,“我真的以为你变成了大明星就不搭理我们了呢,以前电话微信都联系不上你。”

夏引之没解释太多,只是道歉,“对不起,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付文文哼哼,“虽然董董以前总是闷不吭声的,但不能不说还是她最了解你,每次在我生气说你‘坏话’的时候,都安慰我说你不是那样的人,肯定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夏引之听着感动,拽着董文文的手晃了晃,“董董…”

董文文看她笑,感叹,“果然还是那个小朋友。”

“你们是特意来找我的吗?”夏引之感动问。

“不然呢!”付文文一如既往的爽快。

只是眼睛瞟了下始终在夏引之身后不远不近看着的雷镜,心道,虽然是某人托人偷偷给我们打了“小报告”。

夏引之同样和她们交换了新的联系方式。

最后强调了一下自己接下来一定会和她们常联系,才在小褚的催促声中,三步一回头的走了。

*

夏引之见到旧友的开心,一直延续到下午总结大会结束。

和雷镜前后回酒店一起吃过晚餐,脸上开心的表情都没消散。

等服务生把碗盘收走,他们视线一对上,竟然不约而同的说了句,要不要出去走走。

声音落下,两人相视一笑。

夏引之到卫生间把妆卸了,又到套房附带的更衣室里挑了身舒服的白色短袖T恤和黑色紧身裤,等从更衣室里出来,才后知后觉,和雷镜今天穿的衬衫裤子是一个颜色。

虽然不是故意的,但看着还真的有那么一点情侣装的意思。

为了方便戴帽子,夏引之把白天盘起来的头发散下来,也因此发尾带着些自然的弯曲弧度。

她个子虽然不高,胜在身材比例好,又瘦,简单的T恤裤子穿到她身上,都是别样的好看。

一整天忙着没时间亲近,雷镜这会是真的忍到极限了。

看她用手指梳着长发从自己身边过,他拽着小姑娘腕子到身边,二话没说用另一只手抬高她的脸直接就亲上来了。

夏引之被他亲的猝不及防,呜呜抗议了两下,就被亲的七荤八素,手就不自觉搂他脖子上了。

……

好半天,雷镜松开气喘吁吁的她,还有些意犹未尽的一下下啄着她被自己吮的稍有红肿的唇。

夏引之被他亲的浑身发软,软绵绵怨怼着,“没力气走路了…”

“要哥哥抱着走吗?”雷镜轻咬了咬她,笑着问,“还是想要背着?”

夏引之奶凶奶凶横他眼,推开他到沙发拿棒球帽戴到头上,又背上自己的小包,才对他哼了声,傲娇道,“懒得理你。”

……

多年前两人唯一在G市的那一年,雷镜也没怎么带她多逛逛,现在好不容易有时间,想想最想带她去的,好像还是G科大。

因此两人在马路上压了没几分钟,一拍即合,拦了辆的士,又往G科大去了。

两个人像普通的大学情侣一样,从出租车上下来,手牵着手进了学校。

一边闲散聊着,一边漫无目的的往里面走。

没多会儿,忽然听从身边过的两个女孩子在讨论这会儿校庆晚会在北操场外场的事。

似乎是什么节目要开始了。

夏引之这才想起来,那天昭昭打电话的时候,好像跟她说过,今年校庆文艺晚会,从九点到十点这最后一小时,是外场。

“我们要不要也去看看?”夏引之兴致勃勃仰着小脑袋看他,因为帽沿太长而他又太高,她还要用手指顶一下才能看到他,哪知他脸都还没看清的,就见他一抬手把她帽沿又给敲下去,“不要被人发现了。”

“……”夏引之哼声,“天这么黑,谁会发现啊。”

“我,”雷镜不假思索道,“你一看我我就想亲你。”

他声音一点都不像开玩笑,“在外面不方便。”

夏引之:“……巧言令色。”

可雷镜还真不是,刚刚在酒店其实也没亲够,只是想着一定要带她出来了,才好不容易克制住的。

夏引之本来以为他真的是给自己开玩笑的,直到…不知道他从哪个兜里摸出来一个黑色口罩弯腰给自己戴上……

为了以防万一,两人凭着记忆,从北操场很偏僻的一个门悄悄摸进去,远远就听着操场正中间欢快到震耳欲聋的声音。

但也只能听见声音,看着很多很多的黑影围起来一片很亮的空地。

等走近,夏引之看着面前乌泱泱的人郁闷的蹦跶了两下…仍然什么都看不到,反而雷镜,因为身高优势,往人群里看了眼,有些情绪不明的告诉她,“是轮滑表演。”

轮滑表演?

好想看。

“想看吗?”雷镜低头问她。

夏引之理所当然点头,随后可怜兮兮眨眼睛,“但大家都长好高噢,看不到。”

如果硬往人群里挤,就很有可能被人发现。

雷镜把她口罩往上拽了拽,又把她帽沿往下压了压,低头瞅她,“还能不能看到前面?”

小脑袋点啊点。

雷镜笑笑,牵着她走到一个探照灯底下的黑暗处,低声给她说了句不要出声,就弯腰抱住她两个膝盖,一把把她举了起来。

夏引之着实没想到这个,被吓一跳,在尖叫声窜到喉咙口时堪堪止住,双手一下交叠捂在嘴巴上。

可即便如此,还是引到前面两个女生的注意。

见她们回头,夏引之又吓一跳,幸好及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捂的严实,而且手还在嘴巴上捂着,不可能被看出来。

果然,在雷镜带着几分笑意说“抱歉,女朋友有点矮,但很想看”后,一脸羡慕的把头又扭回去了。

夏引之看了眼场内,是在双人花滑表演,而且看了两眼,技术好像还不错…还想再认真看一会儿的时候,却发现前面回头看两人的人越来越多…然后大部分还都是在看他。

夏引之胃里又开始咕噜噜冒酸泡泡了。

什么花滑表演,不看了,反正也没有她和阿镜哥哥的表演好看。

她曲腿拍拍雷镜肩膀。

后者抬头,“不看了?”

“嗯。”

雷镜从她这一个单音节都听出来她前后情绪的转变,另外一只手抱着她腰臀小心把人放到地面上,牵着她离人群远些了,才弯腰把她帽沿往上抬抬,在暗光里看她眼睛,“怎么了?忽然不开心?表演不好看?”

“表演好看啊,”夏引之看他酸溜溜道,“你更好看。”

“所以小姑娘都不看表演了,都扭头看你哦。”

雷镜:“……”

他哭笑不得,隔着口罩掐掐她小脸,“要哥哥去打一顿她们吗?告诉她们我是你夏引之的,谁都不许看。”

夏引之:“……”

她瞪他,小声嘟囔,“一个大男人,长这么好看干什么…”

“说的也是,”他顺她的话,似是而非道,“不如回去找把刀,划丑点。”

夏引之本就是吃醋给他闹脾气,听他这么说倒是吓一跳,“不行!”

“不是你嫌它太好看?”他挑眉反问。

“……”夏引之不情不愿,“我没有。”

“哦?没有觉得它好看?”

“…没有嫌弃它好看!”

雷镜:“哦。”

“…”夏引之回看着他盯着自己看的眼睛,迟疑了一下,还是又叮嘱了遍,“我喜欢你这张脸,不许你打它主意。”

想想他对自己做的事,夏引之一点不怀疑她要是真的“嫌弃”,他可能真的会去找把刀给它划拉两道挂挂彩。

雷镜隔着帽子揉揉她脑袋,笑着没说话,直起来身子牵起她的手往操场外走。

夏引之抱着他胳膊蹭在他身边,仰着小脑袋势必让他给自己一个保证。

雷镜乐意逗她,就是不说话。

直到小姑娘从担忧到警告再到快炸毛了,他才慢悠悠的捏捏她后颈,“小傻瓜。”

他早说过,只要是她不喜欢的事,他都不会做。

以前迫不得已食言过,但从今往后,他会竭力守着这句话,并且想尽办法弥补以往的一切。

……

直到被雷镜牵着上台阶,夏引之才发现不知不觉,自己被他带着又到了这个大礼堂门口。

不同于白天的喧哗吵闹,现在这里很安静。

只有台阶下两侧的石狮子上有光隐隐约约照过来。

雷镜牵着她,从紧闭的大门,走到当初两人“决裂”的地方。

夏引之每往前走一步,都像是看着六年前的那一幕在自己眼前重复播放一遍。

一遍,又一遍。

心里很难受,但她忍着,不动声色。

因为知道身边的他,并不比自己好受。

但眼睛里仍然止不住的发热。

像是走在漫无边际的荒漠里,烈日灼灼。

可其实不是。

她现在在G大,是黑夜,别说烈日,就是月亮也都没露脸。

雷镜轻推着夏引之,让她靠到当初靠着的墙壁上,摘掉她的帽子和口罩捏在手里,两只手臂撑在她头两侧,“抬头。”

夏引之应声把头抬起来,一点不意外,看他低头亲下来。

她顺势手臂在他颈后交叉握住,忘情的和他接吻。

吻到深时,雷镜手臂滑下来,握到她腰上,又把她整个人往上抬了少许,是更适合亲吻的角度。

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的时候,才不约而同的停下来。

雷镜额头和她相抵,借着微弱的光看她亮如星辰的双眸。

忍不住又在她唇上轻啄两下,然后是侧脸,鼻尖,鼻梁,额头,最后才把嘴唇贴在她像是能勾人摄魄的眼睛上。

夏引之被现下这一刻的温存迷惑着,闭着眼睛,就觉得自己整个灵魂好像都从躯体里飘了出去。

看着他,看着他是如何的珍视和宠爱着自己。

脑袋里哪里还有半分以前的不开心,此时此刻,满心满眼都只有他,眼前的雷镜而已。

她搂着他的腰,靠在他怀里,就想时间要是能停在这一刻就好了。

可刚这么想,就察觉他手背到身后摸上自己搂在他腰后的手。

左手,无名指,然后——

冰冰凉凉的一圈套上来。

夏引之眼睛里忍了半天的泪,因为指尖摸到的东西,一涌而出。

她哭的悄无声息,可雷镜却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右手还背在身后紧握着她的手,左手去摸她的脸,手心果然一片潮湿。

“小哭包。”他低头在她头顶亲了下。

声音暗哑,像是忍着泪的那种。

男人。

夏引之想。

非常调皮的,

她故意把眼泪蹭到他胸口的衣服上。

雷镜毫不在意,还是一下一下亲她。

随后像变魔术一样,不知从哪里又摸出来另一只戒指,塞到她的手心里。

“给哥哥戴上。”

夏引之在他背后紧紧攥了下手心里的戒指,才一点点松开抱着他的腰,看手里素雅的铂金戒指。

她小心翼翼捏着他左手无名指,套进去。

简单大方的款式,她真是爱极了。

“戒圈里有你和我的名字和你生日的日期。”雷镜在她给他戴戒指的时候说。

“我的戒指里面是你的名字和生日日期,你的里面是我的?”她好奇问。

“不是。”雷镜笑。

“不是?”她有些愕然。

“两个戒指里的名字都是你和我,但生日日期只有你的。”他简单解释。

夏引之一下没明白,“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雷镜笑着曲指轻弹她额头。

夏引之怔了下,反应过来,笑着靠到他身上,下巴抵在他胸口大眼弯弯看他,“哦,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聪明。”雷镜笑,“再奖励你一个礼物。”

“什么什么?”今天到底还有多少好事等着她。

“伸手。”他言简意赅。

她乖乖照做。

然后就看他又像是变魔术一样,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红色手工编绳,戴到她的手腕上。

…是和当年她送他的那个毕业礼物一模一样的手工编绳。

夏引之刚忍回去的眼泪,又要下来的时候,眼睛被雷镜温热干燥的掌心捂住。

温润低沉的声音哄她,“不许再哭了,哥哥要心疼死了。”

夏引之闻言吸吸鼻子,脚跟踮两下,手拽着他衣服下摆,对他嘟嘴巴。

是在讨亲亲。

雷镜又被这小姑娘甜的胸口疼。

如她所愿低头亲上她,一下一下的,听她小声跟自己说:

“其实我也准备戒指了,”他手心里也被她塞进来两枚冰冰凉凉的小圈圈,“装了好几天啦。”

“今天本来也想找机会给你戴上的。”

谁知道他们竟然会如此默契。

*

天上,月亮悄悄露了脸。

看着肆意忘情拥吻的两个人。

多好啊。

他想娶她的时候,她也刚好想嫁给他。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篇/求婚

94.96%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