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领证

番外篇/领证

番外篇/领证

-

领证这件事,雷镜早提前给家里的长辈们打过招呼。

大人们自然没异议,就是徐静宜想着夏引之如今的身份,担忧会不会被拍被曝光什么的,给她找麻烦。

被雷镜一句没事,他都会处理安抚住。

夏引之倒是觉得无所谓,拍就拍,曝光就曝光好了,反正她也不走什么偶像路线,不用维持什么虚拟的“女友”形象…虽然她好像女粉会更多一些。

反正,就还挺神奇的。

而郁兰在听到雷镜给自己说这件事,让她提前备好公关文案以备不时之需的时候,虽然也觉得他们是水到渠成早就料想到的事,可还是忍不住反问:“之之刚满二十周岁,生日那天也才刚刚到法定结婚年龄,这一天都没过呢…有必要这么着急吗?人小姑娘还这么小,其他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大学都还没毕业呢,你就直接让人变成有妇之夫会不会太过分了点?”

“不会,”雷镜言简意赅,“我妈和阿引妈妈结婚的时候也是像她一样,都是生日这天领证的,我们两家一脉相承。”

都是天意。

郁兰:“……”

*

夏引之虽然在生日这天并不会像其他艺人一样,举办什么生日会,但工作室这两年都会在她生日这天早晨让她录一段现场VCR贴在官博上,给影迷粉丝们“以解相思之苦”。

可前两年早晨八点准时贴上来的小视频,都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是没动静。

超话里讨论度超高,连官博第一条评论底下都快被催更评论淹没了。

然官博还是静悄悄的。

……

大家都不知道他们的正主在忙什么,只有大早晨天才蒙蒙亮就被雷镜从被窝里捞出来的夏引之知道。

他给她套上睡衣,抱她到浴室洗漱,后者站在盥洗台前,闭着眼睛搂着他的腰耍赖的赖在他怀里不出来。

“困…”夏引之可怜兮兮的给雷镜哭唧唧抱怨,“昨晚你都不让我睡觉!”

“……”雷镜觉得自己要冤死了。

也不知道昨晚谁死活非要喝红酒庆祝他们今天领证,结果又是一口醉,化身牛皮糖,粘在他身上拽都拽不下来…去浴室洗澡,她衣服都是她人挂在他身上,让他一点点给脱掉的。

可夏引之在雷镜这里本就是个恃宠而骄的主,她才不管这些。

“我眼睛上一定有黑眼圈了,结婚证上的照片也肯定不好看了,”她继续哭唧唧在他怀里蹭着压根儿没有的眼泪,“雷镜我讨厌你!呜呜呜…”

她后悔了。

上次妈妈回来的时候说要给他们照好看的结婚证件照片的时候,自己为什么要拒绝?

结婚证最重要的难道不是证件上的照片好看吗?流程哪里会有这个重要啊,真的是…

雷镜对她的耍赖驾轻就熟,好笑看着面前镜子里小无赖的后脑勺,把她睡得乱糟糟的长发捋顺了些,“就算有黑眼圈,你也会是最漂亮的新娘子。”

“不可能,”夏引之握着小拳头锤了锤搂着他的后腰,“黑眼圈丑死了,一点儿都不好看。”

“不会。”

“会!”

“不会。”

“会!”

“……”

“哼!”

“那你抬头,”雷镜妥协,手扶上她后颈,“抬头给哥哥看看。”

“No,”夏引之摇小脑袋,“我不要。”

“……”他故意用认真思索的语气,“那不然今天就不要去了。”

“等明天你黑眼圈消了,我们再去。”

“…!”夏引之信以为真,难以置信抬头,“雷镜!”

雷镜的回应是笑着低头去亲她,只是被后者一下偏头躲过去。

她抬头看见他脸上的笑就知道自己被他打趣了,反正她也清楚他,知道自己就是故意给他闹脾气,想要听他哄而已,踮起脚让他亲自己脸蛋,“还没有刷牙,不给亲嘴巴。”

“……”还是小姑娘的小娇气。

他依她,在她凑到自己面前的左脸蛋上亲一下,再亲一下右脸蛋,最后额头、眼睛、鼻尖…再想往下的时候,夏引之笑着躲开,从他怀里转身,乖乖刷牙洗脸。

等两人都洗漱好,果不其然,身旁的小姑娘凑过来,仰着小脑袋看看雷镜咂巴咂巴嘴巴,巧笑嫣然的眨眨眼睛,“要尝尝吗?新换的牙膏是丁香味的诶。”

雷镜用一只手臂抱住她,失笑,“我们用的一个牙膏。”

“啊是吗,”夏引之回的不太走心,踮脚搂住他脖子,凑过去耸耸小鼻尖闻了闻他唇角,“那我尝尝你的。”

“……”雷镜觉得他要被自己的小妻子甜死了。

因为花了太久的时间你尝尝我和我尝尝你,两人虽然起的很早,但还是比预计出发的时间晚了许多。

从楼上下来,徐静宜和雷霆都在楼下餐厅。

前者看到两人下来,笑眯眯第一句话就是,“啊,我的儿媳妇下来啦!”

一句话,直接把在他们面前向来厚脸皮的夏引之给说羞了,楼梯下了一半,躲到雷镜背后,搂着他的腰,让他用身高挡着自己下台阶。

雷镜一只手臂背到身后揽着她后背,偏头看她失笑,“小心摔了。”

小脑袋摇啊摇,“不会不会。”

可就这么下了两级,雷镜还是不放心,把她握在自己腰上的手上移,身子微微蹲下,让她靠趴到自己背上,猝不及防一下将她背了起来。

夏引之:“…………”

很好,比刚刚更囧了好吧。

*

安城的民政局,在一栋综合办公楼的一二层,大门前面有个不算小的停车场。

今天的日子虽然对他们来说再特殊不过,可一个工作日,又不是什么特殊节日,现在刚到办公时间,看着人确实不多。

雷镜把车子停好,看坐在副驾驶只戴着一个口罩的夏引之,再次确认,“真不要戴帽子?”

“不戴不戴,”她义正严辞拒绝,“我才不要戴,不然你给我吹的蓬蓬的头发就要被压扁了。”

“一会儿拍照就不好看了啊!”

“……”雷镜真是败给她了。

嘴角根本压不住笑,打开车门的时候叮嘱,“先不要下车,等我过去开门。”

夏引之乖乖“嗯”了声。

等这边门被雷镜从外拉开,她解了身上的安全带,准备下车的时候,又忍不住看着挡在身前的他确认,“我眼睛上的妆真的没问题吧?黑眼圈有好好遮住吧?”说完都没等他回复,下了一半的腿又上去,打开前面的遮挡镜仔仔细细看了眼,随后满意的合上,“完美。”

“……”雷镜看着她眼里的温柔像是能掐出水来,指尖碰了碰她额角,“会不会觉得委屈?”

“嗯?”夏引之一时反应不过来,“委屈什么?”

雷镜手臂撑在车顶上,微微弯腰看她,“前两天我们刚从比利时回来的时候,郁兰给我打过一个电话。”

“她说我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你到今天,也才刚满二十周岁,别的女孩子在你这个年纪大学都还没毕业,而你就要成为法律上的有夫之妇了。”

“阿引,会不会觉得委屈?”

夏引之闻言偷偷在心里“骂”了两句自己经纪人,没有直接接他的话,反过来问雷镜,“那你呢?你会觉得委屈吗?”

“我?当然不会,”雷镜不假思索道,“这是哥哥求之不得的事情。”

怎么可能会觉得委屈。

“我也是呀,”夏引之眼睛弯弯的,“你忘了吗?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天天念叨着长大要嫁给你呢。”

“你觉得我年纪还小现在结婚会委屈,那我还觉得你事业有成正当年,一个钻石王老五这么早结婚会委屈呢。”

“……”

雷镜发现,小姑娘认真起来的时候,自己是真的说不过她,又和她对视半晌,才像是带着几分请求的低声问,“现在能不能亲?”

夏引之双手隔着口罩虚虚罩在自己嘴上,睁大眼睛看他,“当然不可以。”

“口红会花掉的!”

“……”雷镜无奈,他就知道。

无法,他只能握住她的手,到嘴边亲亲,眼睛腻在她脸上,“走了,结婚去。”

雷镜牵着夏引之进了大厅,里面果然空空旷旷的,没几个人在。

他按照指示牌到了一楼的婚姻登记窗口,眼睛逡巡一圈,为了以防万一,挑了个年纪看起来比较大的阿姨在的窗口,“您好,麻烦登记结婚。”

阿姨看着五十多岁,闻声头也没抬问,“带照片了吗?”

“没。”雷镜回。

阿姨从旁边抽了张流程表放到半人高的大理石台子上,这才抬头瞄了眼雷镜,抬手指了指一侧,“往前走廊里第三个门交钱先拍照,再往里是婚前体检和咨询室,自愿的不强制。”

说着话时,目光自然而然落在被他半搂在身侧的夏引之身上,哪知这一看,后面的话音直接卡住,“你、你…你是不是那个…你不是那个…”

雷镜:“……!”

原来现在的阿姨都开始追星了吗。

因为阿姨奇怪的话,其他两个空着窗口的工作人员视线一下都看过来,不过因为被雷镜身子挡着,应该看不到。

雷镜想把夏引之挡在身后,后者倒是对着有些激动到结巴的阿姨眨巴下眼睛,隔着口罩小声问,“阿姨你认识我吗?”

阿姨点点头,“当然认识啊,你不就是那个那个…拍孟小冬的那个小姑娘吗?”

眼睛长得可真好看。

她像看自己闺女似的笑,随后像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公众人物不能招摇,身子前倾趴在大理石台上,小声说,“你要结婚了啊?”

夏引之闻言点点头,“拜托阿姨先帮我们保密好不好?我先生他不是圈里人,我不想让他受到太多干扰。”

“当然当然,”阿姨满口答应着,“我让她们也保密。”

说着再抬头看雷镜,小伙子倒是长得不错,个子也高高的,可不是都说长得好看的男孩子不靠谱吗?

她看看夏引之,再看看雷镜。眼睛里的担忧简直快溢出来。

雷镜也是没想到事情的走向会是这样,眼巴巴看着被阿姨压在胳膊底下的表,伸手往外拽了拽,提醒道,“不好意思。”

阿姨捏住差点被他抽走的流程表,看着雷镜半晌,才把流程表松开递给他,“拍完照片过来填表就成。”

雷镜松口气,牵着夏引之去拍照片。

他们应该是今天第一对,拍照的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看着倒不像是认识夏引之的样子,只不过因为这一对颜值确实有点高,目光往两人身上多瞟了好几眼。

两人拍完照片回来,其他两个窗口忙着,正好阿姨这个空,见他们过来,阿姨抽了两张表给他们,“我特意等着你俩呢。”

“谢谢。”雷镜道谢,直接拿过来夏引之的那张表倒背如流的填好,放到她面前,提醒,“签字、还有日期。”

夏引之签好字,和他的一同递过去。

阿姨看着雷镜的眼睛这时候才有了欣赏,能把自己老婆的信息都记这么清楚,应该是个好丈夫吧。

她把信息快速录到系统里,打印,印钢戳…

把两本热腾腾的结婚证递给两人的时候,还忍不住看着雷镜叮嘱,“小姑娘多好啊,长得漂亮,戏又演得那么好,小伙子你可一定要好好疼啊。”

雷镜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两个彰显他和夏引之两人合法夫妻身份的证件揣进怀里,闻言点点头,半是抢半是夺的把两个小红本本从阿姨手里拿过来,对她笑笑,“阿姨您放心吧。”

说完,趁现在人还不多,给这个无比热心的阿姨道谢道别,搂着夏引之离开了。

阿姨看着两人走出大厅门,后知后觉想到,原来这个演戏厉害的小姑娘竟然跟自己一样,是安城人?!

*

郁兰紧张兮兮的让人在网上盯了一天,生怕今天夏引之和雷镜去领证的时候被人认出来拍照发到网上,一整天过去,网上风平浪静。

她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早早回家吃个晚饭,泡澡。

只是澡泡一半,莫名醍醐灌顶,顾不上冲干净身上的泡沫,随意披上浴袍出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给夏引之打电话。

对面一接通,她先问,“现在在哪?方便接电话吗?”

“嗯?方便啊,我们回来镜市了,刚吃完晚饭。”

“那个,我问你件事,”郁兰声音稍有迟疑,“你没怀孕吧?没吧?”

虽然知道这俩应该不敢瞒着她这么大一件事,但她想来想去,还是问一下比较保险。

毕竟这两个难搞起来有多难搞,只有她这个苦逼经纪人知道。

而电话这头的夏引之在听到郁兰的猝不及防的问话时,先是愣一下,紧接着一口否认,“当然没有。”

郁兰刹时松口气,虽然这丫头有时候不太好搞,但最起码不会说谎。

只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嘱咐,“你们现在领了证就是合法夫妻了,有没有商量过接下来的打算?比如婚礼?生小孩什么的?”

“……”

没等夏引之回话,郁兰又道,“我也不是想要干涉你们什么,可你现在毕竟才刚满二十岁,事业虽然在起步时成绩斐然,但在这个圈子里高开低走的人并不在少数,你在事情做决定前,一定要好好考虑清楚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一定要提前给我打好招呼,我这边给你的事业规划,不能——”

“我知道兰姐,”夏引之打断她,“我们目前就只是决定先把证领了,至于婚礼,我们还没详细谈过,但我和阿镜哥哥都不是喜欢招摇的人,所以应该不会大办,至于…”她顿了顿,回头小心看了眼去厨房接水喝的雷镜,出去阳台,关上门,才道,“至于宝宝的事,至少五六年内,我们都不会考虑。”

郁兰虽然挺高兴听到这个,但仍然不大放心,“不考虑是不考虑,但万一——”

“没有万一,”夏引之再次打断她,“阿镜哥哥的病还在恢复期,所以至少五年内他都会一直用药。”

虽然两人从没开诚布公谈过这个事情,但这更像是两人之间的默契,而且——

“这件事阿镜哥哥比我重视,所以不会乱来的。”

……

夏引之挂断郁兰的电话,心情难免低落,看着手里的手机有些发呆。

因为有心事,连雷镜什么时候推开推拉门出来到阳台找她都没发现。

他把手里的小毛毯披到她身上,低头看了眼她手里的手机,“郁兰?”

“嗯。”她顺势靠进他怀里。

“不能对我说的事?”雷镜问。

不然也不会躲着他来阳台上接电话。

夏引之靠在他怀里摇摇小脑袋,下巴随即抵在他胸口上,看他嘟嘟嘴巴,“想亲。”

雷镜忍不住笑,他小妻子怎么能这么甜。

他亲她,察觉到她手指头又不老实的往他衬衣扣子间的缝隙里钻,又免不得边咬着她唇边笑,“现在上床会不会有点早?”刚吃过晚饭,才七点。

夏引之呜呜两声,摇头,模糊不清回他,“不回房间。”

雷镜用小毯子裹紧她,“不冷?”

夏引之一本正经:“在你怀里不冷啊。”

说完又无辜看着他眨眼睛,“难道阿镜哥哥抱着我还会觉得冷吗?”

雷镜:“……”

真是败给你了。

他任她解开扣子,对自己上下其手。

喉咙里像着了火,可偏偏小姑娘还在继续点着,一点都没想帮他灭灭的意思。

他抿着她细嫩的小耳垂,靠着她耳边咬牙切齿,“当初选中这房子是不是也想着这个了?”

独栋、空旷,可太适合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夏引之闻言借着“身矮优势”亲上他胸口的时候,默默翻白眼,“当然不是,那时候我又不知道你一定会回来,而且还会和我在一起。”

虽然镜市这几天温度比较高,可毕竟已经十一月中旬了。

晚上温度比白天低,他怕小姑娘着凉,不敢给她解衣裳。

可实在太难忍了。

雷镜仰头,喉结滑动数下,身子被她取悦的开始泛疼。

握在她胳膊上的手想推开她,又舍不得。

最后只能有些无措的捏着她后颈,强迫她抬起来头,用力吮住她甜滋滋的小嘴巴。

一边亲她一边兜起她大腿抱着她往屋子里面走,进浴室反手关上门时,微微离开她的唇。

在小姑娘不满的凑过来时,他轻啄她安抚,哑着嗓子低声道,“阿引乖,该叫哥哥什么?”

“什么?”

夏引之满脑子想亲亲,跟他你追我赶似的,回的很是心不在焉。

雷镜如她愿,给她亲了口,提醒自己的小妻子,“雷太太?”

夏引之闻言,无声“噢”了声,明白过来,晃了晃自己在他身侧的两条大长腿,眼睛看着他滴溜溜转了下,笑盈盈开口:“夏先生?”

“……”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篇/领证

96.4%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