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下

第六章 下

夏天无言,不过她看着快走近的两人,却幽幽道,“我觉得他们看起来更像兄妹吧,阿镜对阿引是,阿引黏阿镜黏的也很像。”

宋欧阳听完却笑着摇头,用指背亲昵的刮了刮她脸侧,“你啊,这么多年还是这么迟钝。”

“这种事,男孩子都是在一瞬间长大的。”

夏天听完他的话,想到当年两人刚坦白心意后他悄悄给自己说的话,耳尖爬上绯色,嗔他一眼,小声嘀咕了句:流氓。

宋欧阳笑,刚想再说什么,却瞧见隔了四五米远的两个小人儿蹲在了路边的花坛边处,不知道往灌木丛里看什么。

随后,夏引之抬起小脑袋朝车子方向看过来,对着开了窗的他们焦急的招了招手。

夏天先开了门下车,宋欧阳锁了车随后跟过去,看到雷镜用围巾从灌木丛里包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出来。

喵——

奄奄一息的叫声,很小很小。

“爸爸,是一只小猫咪。”夏引之手里的烤冷面也不吃了,指着那黑不溜秋的一团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那小东西巴掌大,一身泥污,已经完全看不出来原来的毛色了。

脸上似乎还有血迹。

“妈妈,”夏引之的声音透露着浓浓的哭腔和不安,“它好像快要死掉了。”

宋欧阳抬头往四周扫了眼,随后对着夏天赶忙道,“老婆,查查附近有没有兽医诊所,我来开车。”

夏天应声,一手提起雷镜放在地上的袋子,一手牵着夏引之的手往车上走。

很幸运,离他们三里地远的地方刚好有家24小时营业的宠物急救中心。

七八分钟后,几个人匆匆进去。

夏引之已经哭了满脸的泪。

猫咪直接进了手术室。

十几分钟过去,夏引之始终趴在手术室的门框外,每隔个两分钟,就总要哭着问问夏天他们,猫咪会不会死掉。

夏天满脸不忍,安慰的摸摸她的小脑袋,拿纸巾给她擦眼泪。

可不管她和宋欧阳怎么哄,小姑娘眼泪都没断过。

急救中心的工作人员都不忍心了,拿了糖果过来哄她,她都摇头不要,拽着人衣袖抽抽噎噎的问:“姐姐,小猫咪会死掉吗?它会活下来的对吗?”

被拽着袖口的女孩子也不大,最多二十出头,看着她哭得惨兮兮的模样,眼眶也红了。

刚刚她见到小猫的样子了,看着顶多刚满月,听他们说是在路边灌木丛里发现的,这么大冷的天,也不知道是被人丢到外面的还是怎么,那么小的小家伙儿,能坚持到被人发现已经是奇迹了,是不是可以活下来…真的是很玄的事。

但这么现实的话,她实在是不忍心对眼前这个哭得惨兮兮的小娃娃说出来。

太残忍了。

女孩子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看到刚被同事带去洗了手的小男孩回来。

“阿引,”雷镜用掌心抹掉她源源不断的眼泪,告诉她,“小猫会没事的。”

他刚洗了手,掌心带着冷水的凉气。

但夏引之一点不介意,抽噎看他,“真、真的吗?”

雷镜握住她的手,点头,“嗯。”

夏引之看着他眼睛,眼里渐渐盛了一点点希望,也跟着重重点了点头,“今天是阿镜哥哥的生日,小猫咪肯定会没事的。”

雷镜嘴角抿出来一个笑,摸摸她的头,“嗯。”

没人注意到他另一只手的指尖捏着外套下摆,透露着同样的不安。

只是这不安,更多的是因为,如果最后结果不尽如意,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眼前的小不点该会有多伤心。

夏引之情绪稳定下来的时候,宋欧阳抱她到走廊的长椅上坐着。

小姑娘窝在他怀里一声不吭,好半晌,她抬头看看宋欧阳,再看看夏天,小声问,“妈妈,我们可以把小猫咪带回家吗?”

夏天闻言回看了眼宋欧阳,两人皆从对方眼里看出来了为难。

她没有直接回小姑娘的话,捏捏她的手,“阿引,妈妈很理解你的感受,也很同情小猫咪的遭遇,也希望可以把它带回去,可是,”她顿了顿,斟酌着可以让她理解的用词,“它是一个小生命,是需要我们用心呵护和照顾的。”

“你还小,又还在上学,爸爸妈妈也还要上班,工作很忙,我们没有时间可以好好的照顾呵护它。”

“如果我们把它带回家,你上学走了,而爸爸妈妈也上班走了,它那么小,自己在家里该怎么办呢?”

夏引之听着,眼里再有了泪。

她低着头,用手背抹掉眼泪,趴在宋欧阳胸口呜咽,没有再说话。

夏天看着自己宝贝这样,心有余而力不足,心脏一揪揪的疼,“宝贝…”

她假设小猫真的“吉猫天相”,可以活下来,耐心给她讲道理,“小猫咪在这里,它会有很多的好朋友,而刚才过来给你糖果的哥哥姐姐们,都会在这里很好的照顾它。”

宋欧阳心里也不好受,他也真的很想想也不想的答应自己宝贝的请求,但就像夏天说的那样,这个责任太大了,他们不能因为同情就贸然开口应下。

看着自己宝贝女儿难过低落的样子,宋欧阳在心里叹气,但也只能心疼的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我可以把猫咪带回家里,”雷镜看着夏引之哭肿的眼睛,抿了抿嘴唇看夏天,“白天可以拜托红姨照顾它,等下午我和妹妹放学,我们也可以照顾它。”

夏引之听见,揉揉眼睛打了个哭嗝,里面渐渐又有了光彩,希冀的看着夏天。

夏天沉吟须臾,摸摸他头发,“阿镜,你还是需要回家和爸爸妈妈商量一下。”

雷镜点头,“好。”

……

漫长的两个多小时过去,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

夏引之一下子从宋欧阳的腿上跳下去,跑到医生腿边拽着她白大褂儿,音色焦急不安,“医生阿姨,小猫咪活下来了吗?它活下来了对吗?是吗?”

医生摘了口罩,蹲下来看着她温和笑笑,“对呀,小猫咪很坚强,它活下来了。”

“耶——”夏引之瞬间跳起来,抱了一下医生,“医生阿姨你好棒啊!”

“那我可以进去看它吗?可以吗?”

医生看她遗憾摇摇头,摸摸她的小脑袋,“小猫咪现在太虚弱了,还不可以哦。”

夏引之沮丧的垂下眼睛,小声再问,“那明天呢?明天我可以看它吗?”

“当然可以呀。”

夏引之小脸再次多云转晴,转身拽住宋欧阳和夏天的手,兴奋的像个小弹簧一样,“爸爸妈妈,小猫咪活下来了,它活下来了!”

她再弹到雷镜身边,攥着他的手弹着转圈圈,“阿镜哥哥,你听到了吗?小猫咪它很坚强,它活下来了噢。”

雷镜心里的大石头放下,看着她脸上的笑,嘴角的笑也稍大了点。

趁着夏引之拉着雷镜兴奋的在急救中心里把这个好消息“奔走告知”的同时,医生简单问了夏天他们一些小猫的情况,听他们说了,了然的点点头,“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来的时候是可以看到它脸上是有血迹的,就在它左眼的位置。”

夏天稍作回忆,点点头,“对,是。”

“是眼睛受伤了吗?”

医生看了眼在远处和大家分享好消息的夏引之,低声道,“猫咪的身上除了多处骨折,左眼…是被人生生挖掉的,并不只是简单的受伤。”

饶是亲眼见过、甚至经历过世界上很多更让人难以置信和难以理解的事的夏天,听到仍是倒吸口气。

生生挖掉眼睛?!

“所以我们怀疑这是一起有人故意为之的虐猫事件,打算报警处理,”医生说,“我们护士已经联系过小动物保护协会了,但因为它是你们送过来的,你们有知情权,而且可能到时候警方会需要你们的配合。”

两人二话不说应下,夏天顺便问了关于领养的事。

得到的答案是,小猫的命虽然是从鬼门关捡回来了,但因为身体太虚弱还是需要再继续观察一段时间。

“其实按它刚刚送来的情况,活下来的几率几乎是没有的,”女医生忍不住摇头,“我猜它被人丢在那里肯定有不短的时间了。”

“这么恶劣的条件下,竟然可以凭着最后一口气,撑到有人发现它。”她语气难掩的不可置信。

宋欧阳闻言,扭头看了眼因为小猫活下来而无比开心的小姑娘,“其实今天是我儿子生日,我们庆祝完回家路上,路过小吃街时我姑娘又非要下车去买零食吃,哥哥疼妹妹跟着去,我们也没想到两个小家伙买完会正巧发现它。”

医生闻言笑了笑,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夏引之和雷镜身上,“我们都知道人和人之间有缘份加持,但其实小动物它们都是有灵性的生物,和我们之间自然也是。”

她由衷道,“如果条件允许,我们当然会很希望它们都可以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安居之所。”

*

当晚回到第一社区,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

雷镜给夜猫子父母打电话说了此事,一点不意外父母二话不说就应允下。

但前提是,他们两个小人儿必须要在不影响学业的情况下竭尽全力的照顾它,而不能当甩手掌柜,全都丢给红姨一个人。

“静妈妈,”夏引之把小脸凑到手机的扩音筒上,“阿引不会的。”

“那好呀,”徐静宜在电话那头笑,“等明天静妈妈忙完工作,有时间的话也陪阿引去看看我们家里的新成员。”

夏引之听见,兴奋的一下扑到雷镜身上。

后者把电话挂断,笑着由着她闹,没忘小心用手护着以防她摔下去。

宋欧阳在厨房喝了杯水出来,本打算去洗澡时,恰巧看到这一幕。

在原地莫名静默了两秒钟后,他上前单臂把夏引之从雷镜身上抱下来,头也不回对雷镜道,“很晚了阿镜,你用外面这个浴室洗,让阿引和甜甜妈妈一起用卧室里面的。”

“阿镜,晚安。”

“……”雷镜看着被宋欧阳搂着小肚子,头朝下像游泳一样手脚并用挣扎喊着自己还不困不要睡觉要和阿镜哥哥玩的夏引之…

怔怔说了句:“…晚安,欧阳爸爸。”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下

9.35%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