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夏引之没经历过安城一中这种比较活跃气氛的集体活动,从隔天的开幕式开始,完全投入进去,处于一种空前好奇和兴奋的状态,前两天遇到的那些不开心,早抛到了脑后。

运动会一共是连着三天,而高年级组和低年级组的比赛是分开的,大部分都是上下午交叉着来。

夏引之和雷镜参赛的那几个项目在最后两天,第一天的男女短跑100米和400米,夏引之班里一共有四个同学参加,她跟班里同学处的都挺好的,所以在看台上给大家加油助威的时候,叫喊声格外卖力——就声嘶力竭的那种。

“……”

云昭昭坐在她旁边,都觉得替她嗓子疼。

帮喊着加油是不可能了,她只能尽力做到一个好朋友能做到的,就比如…把太费嗓子的夏引之的粉色芭比兔小水壶一直保持在有水的状态…还是刚好温温的、打开就能直接喝的那种。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引之的加油助威振奋到了参赛的那几位同学,本来被熊力“忽悠”着填上报名表凑数的几个人,忽然爆发力十足起来,竟然有两个最后排名还不错,低年级男子100和女子400短跑都拿了第二名。

夏引之本来挺高兴的,只是中途和云昭昭去上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偏偏特别不巧的碰到了前两天在操场上“碰瓷”的那两个女生。

夏引之本想当作没看见她们,可架不住对方故意找麻烦,拦着不让她们过。

短发女生在同龄人里算是发育的比较提前的那种,个子要比云昭昭高不少,更别提是夏引之了。

可夏引之人虽然小,但可能因为从小练拳运动,又天天被一群大男人捧在手心里,再偶尔听雷霆说秃噜嘴,讲一些他们年轻时候的事,渐渐长大了些,再碰见这种事,她已经不会像刚上小学时候一样,那么容易受到“惊吓”了。

她看着挡在身前的两人,有些不耐烦,“干什么?”

“这两天我打听过了,”短发女生看着她开口,“你和雷镜不是真的兄妹,只不过是你爸妈把你寄养在他们家的而已。”

什么寄养,说话说的太难听,夏引之撇撇嘴,拉着云昭昭就想从一旁绕过去,又被短发女生给拦住。

“我还打听到你家本身是在市郊那个好几十年前盖的老小区里,穷的要死的那种,”短发女生双手盘胸居高临下看她,嘲讽,“所以你爸妈是自己养不起你,所以送到雷镜家里,给他当童养媳的吗?”

童养媳?

夏引之闻言眉毛动了动,关注点奇特。

她以前没听过这个词,第一次听,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

但这三个字分开念她还是认识的。

童:小时候。

养:养育。

媳:媳…妇?

童养媳=小时候养育的…媳妇?

谁?她吗?

夏引之眨了眨眼,有些疑惑,媳妇的话,不就是跟妈妈和静妈妈的角色一样,就像她们是爸爸和霆爸爸的媳妇一样吗。

所以,这个齐霏是在说她是阿镜哥哥的媳妇?

可是,媳妇是要结婚的呀。

她和阿镜哥哥又不能结婚。

夏引之看着眼前的短发女生,抿着唇一脸可惜的摇了摇头。

心想唐峥在听说“碰瓷”事件之后,评论的那句话果然没错。

——那两个女生大概脑子不太好使。

…她觉得也是。

短发女生和长发女生家里条件在安城都算不错的,平时家里娇养,要什么给什么,甚至说要转学来一中时,在问了她们一句“不是当初嫌学校学习太紧张不想去吗,怎么又想要去了”之后,她们撒娇耍赖两句,就二话不说七拐八拐找关系,把她们塞了进来。

到了青春期的小孩子,多多少少都有了些自尊心和攀比心,家庭的优越感,总会让她们莫名产生一种“高人一等”的错觉。

夏引之听女生的话,关注点全在“童养媳”上,而一旁的云昭昭却是在女生说的那句“你爸妈养不起你”上。

“你、你怎么说、说话呢,”云昭昭一手紧圈着夏引之的胳膊,一手推了推眼镜,看短发女生,“什么叫阿引的爸妈养不起她,她父母和雷镜学长的父母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在一起住着怎、怎么了?”

“你、你说话也、也太难听了吧。”

“小结巴,关你什么事,我跟你说话了吗?”短发女生不耐瞪云昭昭。

“……”云昭昭攥紧手,刚想张嘴说话,就被夏引之往身后拽了一把。

“你说我我懒得跟你计较,”夏引之凶巴巴的看短发女生,“但你别想欺负我朋友,要不然我跟你没完我告诉你!”

一直没说话的长发女生听见,忽然轻哼了声,“你要怎么个没完法?”

夏引之有样学样,双手盘胸也看着她们轻哼了声,理直气壮道,“当然是去跟我阿镜哥哥告状啊!”

“……”

“……”

“我知道,你们找我麻烦不过是因为喜欢我的阿镜哥哥而已,”夏引之学着当时唐峥教她的,微微眯着眼睛,面上带着让人忌惮的底气和嚣张,“他疼我啊,你们要是欺负我或是欺负我朋友,我就去跟他告状,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还有啊,”她上身微微前倾,“你们去打听打听上半年的‘翡翠轩事件’,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们了。”

说完,她拉住云昭昭绕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被她唬住的两人,往操场走了。

“阿、阿引,”云昭昭被夏引之拉着往前走了一段时间,小心往后看了眼,“她们那么说你,你都不生气吗?”要是有人当着她的面说她的父母养不起她才把她放到别人家寄养,她肯定会特别生气的。

“切,”夏引之双手插在校服口袋里,满不在乎的晃了晃马尾辫,“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她们说的又不是真的,我们家里的真实情况她们又不了解,瞎说八道的话我生气什么呀。”

“……阿引,”云昭昭看着她,由衷道,“你真的好厉害。”

这心域也太广阔了。

夏引之闻言,偏头看她伸出来一根手指头左右摇了摇,“这不是我厉害不厉害的问题,而是我们那几个爸爸妈妈真的都是关系太好了,就跟一家人一样,我爸爸说过,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应该不分彼此互相照顾,而且…”她一脸神神秘秘凑近云昭昭,“你应该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我和阿镜哥哥,我们都不是安城本地人吧?”

看云昭昭点头,她才继续道,“我爸爸妈妈在这里,是因为我爸爸的工作在这里,那你知道我霆爸爸和静妈妈,也就是阿镜哥哥的爸爸妈妈,他们一家为什么也会在这里吗?”

云昭昭推推眼镜,理所当然道,“不也是他们工作在这里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不全是这样,”夏引之笑眯眯看她道,“静妈妈和霆爸爸现在办公的公司只是他们公司旗下的一个分公司而已,是在我出生的第二年,我爸爸的工作稳定下来之后,霆爸爸他们才在安城成立的一家分公司,因为我爸爸妈妈和巍然爸爸都在这里,而且也因为静妈妈和我妈妈不想离得太远。”

云昭昭听见,睁大了眼睛。

她年龄没有足够大,人生阅历更是几乎没有。

可但凡稍微有点思考能力,大概也能明白朋友做到如此,会是多么不容易又令人感动的一件事。

而且,她以为像夏引之跟她说的他们那几个爸爸妈妈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尽量聚餐聚会已经足够令人匪夷所思了。

毕竟…她父母的朋友,即使是关系很好的,有时候也是一年半载都还见不到一面。

夏引之看意料之中的云昭昭的表情,耸了耸肩,“所以呀,当我们之间的关系足够坚韧,是不会那么轻易被外人的三言两语击垮掉的。”

所以,自小到大,他们家里的那些大人们,从来不吝啬在她和阿镜哥哥面前,“表现”他们已经趋于亲情的友情,也从来没有掩盖过他们彼此之间的在乎和帮拂。

他们坦诚、真诚、赤诚。

互为铠甲和软肋。

……

下午结束,雷镜到夏引之班里所在的位置去接她,听到她开口几乎哑掉的声音,是一点脾气都没了。

他到老师办公室借了点蜂蜜,给她泡了杯蜂蜜水,看她全喝下去才带她回家。

因为周末还要到学校去,他们这周没有再回第一社区。

回去临港公馆,路过小区药店,雷镜又买了两盒润喉片。

“明天下午的比赛还能参加吗?”

晚饭的时候,雷霆和徐静宜都没在,雷镜看着夏引之,有些担忧的问她。

他今天没比赛,在看台的时候,老有女生以各种各样的问题来搭讪,他不堪其扰,索性回了班里自习,中午和她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没发觉她有这么严重,哪知一个下午而已,她就能把自己的嗓子搞成这个样子。

夏引之闻言,咬着勺子瞪大眼睛,“当然可以啦,我只是嗓子哑了而已,腿脚又没受伤,怎么就不能参加了?”她哼哼,“我还要给我们班拿第一名呢!”说完,雷镜还没说什么,她自己倒是皱了皱小鼻子,“算了算了,400接力第一名好像有点困难。”

她愁苦叹气,第二棒自己报名想挑战一下的华薇薇虽然很努力了,可结果跟扫地机器人差不多吧…虽然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但跟速度确实搭不上什么边,而第三棒完全被熊力那个三寸不烂之舌忽悠到报名纸上的董叶…训练的时候确实看不出来跑的最后结果是不是自己的真实实力。

“哎,400接力我们班努力保住前五就好了,”夏引之倒是乐观,“1500米我还是有信心的!”

雷镜:“……”

你倒是给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

*

隔天早晨。

田径类高年级组的男女3000米长跑结束,就是低年级组的男女1500米。

男生跑完,初二一班的熊力又捧回来了个第二,休息好离场的时候看到进场的夏引之,喘着粗气给她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只是加完油,眼里还是难掩担忧,因为…他们班妹妹被那一群堪称“彪悍”的女生一衬,看着可真是太…小了。

……

抽签结束,夏引之还比较幸运,抽到了里侧第二个,第一个是那个不知道叫啥名字的短发女生。

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真的去打听了“翡翠轩事件”,今天来学校后,在看台上虽然打了几个照面,但样子看起来没有前几次看的那么嚣张了。

夏引之没在意,该做什么继续做什么。

她们起步的位置离初二一班的看台位置比较近,热身的时候,可能是受气氛感染,给夏引之加油的声音简直震耳欲聋,她笑眯眯抬头对着班里的位置挥挥手,无意间看到不知何时特意从高一一班的位置跑到她们这的雷镜,脸上的笑更灿烂了。

隔了五个跑道的齐霏见此情景,回头和短发女生相视了眼,又不动声色的转回了头,像是在打什么哑谜一样。

发令枪响,比赛正式开始。

比赛前,夏引之看到有两三个生面孔,估计是原本定好的人有情况临时被班里拉来凑数的,不太懂得长跑规则,上来就跟脱缰野马一样,一路狂奔,剩下的有些虽然受过训练,但很容易被这种“野马”影响,节奏被打乱,也开始狂奔。

反观夏引之,一直不紧不慢的跑在第一梯队的最后一个,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第一圈路过初二一班的看台,看到雷镜用不知从哪个老师那借来的手机拍她,她还有心情抬头比了个耶。

屏幕里的少女神采飞扬,阳光从她脸上掠过,晕着半圈朦胧光影。

雷镜看着屏幕上眼睛都快笑没了的女孩子,嘴角抿了个笑,把照片发到了自己的手机里。

夏引之的计划,是在最后两百米的时候开始冲刺,但还有三四百米时,她明显察觉到一直有人试图往她身侧靠近,本来,她在内圈,有人靠近是很正常的,可鉴于队伍里有那两个“奇葩”在,阿镜哥哥叮嘱她最好还是要小心一点。

所以,夏引之分神往身旁飞快的瞥了一眼,这一瞥不要紧,结果发现原来真的是那个短发女生。

而且朝她看过来的眼神可真凶噢。

“吓”得夏引之也顾不顾得还剩了三百米还是二百五十米了,直接加速开始冲刺。

就像雷镜说过的一样,夏引之虽然腿短——对比一起比赛的人确实不长,但她捣腾的快啊,一路飞掠过去,真如熊力所说,跟乘了风似的。

看台上因为她的加速瞬间沸腾如凉水炸油锅,“风驰电掣夏引之”的叫喊声不绝于耳,而早守在跑道外的雷镜,差点儿接不住她。

夏引之又助跑了一段,才慢慢被雷镜牵着停下。

一出场就给初二一班捧回来一个第一名,看台上因为夏引之欢呼声一片。

好像刚开始的走过场衰退期心情因为这个,把他们初一参赛时候的热血心情又重新找了回来一样。

熊力跟着班里的几个同学把她和雷镜围在中间,递毛巾的递毛巾,递水的递水。

只留最后姗姗才过终点线的齐霏和短发女生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不是说好最后你找机会绊她一下,让她跑不到终点的吗?!

——我也想啊,可前提踏马不应该是我能追得上她吗?!

谁知道那丫头一双小短腿倒腾得那么快,简直跟坐了风火轮一样。

追都追不上。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21.58%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