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雷镜放弃T大保送名额的事,在家里没人提过,夏引之后来还是在元旦假期过后的某天课间,跟云昭昭去打热水时听前面的两个男生聊天说起来才知道的。

那两个男生估计和雷镜是同年级,说起来这件事的时候语气很不可思议,后来其中一个无意间往后看,认出来夏引之,好奇问她是不是真的,又问雷镜为什么会放弃T大的保送。

“听说学校保送的专业是T大的应用物理系,”男生面上全是难以置信,“T大的物理系啊!多少理科学生想挤破脑袋考的专业,结果他却给拒了?”

这人真的没问题吗?

好吧,学霸的世界凡人果然难懂。

……

“怪不得雷镜学长在保送通知下来后还一直坚持来学校上课,”从水房里出来回到班里,云昭昭还在感叹,“原来原因在这里。”

她戳戳夏引之的后背,好奇问,“阿引,你真的不知道雷镜学长为什么放弃保送吗?”

夏引之闻言摇头,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想,她甚至连阿镜哥哥放弃保送名额的事情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为什么放弃呢。

而且,她总觉得这件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多时,夏引之眨眨眼,想到小学自己升五年级时数学老师跟她说过的话。

陶老师说,阿镜哥哥当时也是放弃了学校要保送他到初中的名额,选择晚一年自己考。

这次又是。

可就像大家都不理解他为何坚持要这么做一样,夏引之也很不理解。

因为当时就连她,一听说有这个机会,也想都没想就抓住了。

毕竟,可以和她的阿镜哥哥尽快在一起,比——

想到这里,夏引之忽然眼眶微微撑大,猛一下从桌子上直起身子,回身看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的云昭昭,“昭昭,你说...”她难得说话迟疑起来,面上带着几分期待和忐忑,“阿镜哥哥放弃保送名额会不会跟我有关?”是不是他想要多陪她一段时间,所以才放弃了保送的机会,决定参加高考呢?

就像她一直努力的抓住每个可以离他更近的机会一样,他也是在尽可能的按照他的节奏,一点点的陪着她,对吗?

云昭昭刚开始还没太理解她的话,随后,她镜片后的眼睛睁大,一脸恍然,“对哦。”

随后,她笑着揉揉面前快笑开了花的少女的小脸蛋,“阿引,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吧,这辈子才会有雷镜学长这样的哥哥疼你。”

有没有拯救银河系,夏引之不知道,她只知道,想明白这个后,她高兴的快疯掉了。

因为这意味着,她对阿镜哥哥和阿镜哥哥对她一样的重要。

“不行,”夏引之从位子上站起来,笑着对云昭昭道,“我要去找阿镜哥哥问清楚。”

夏引之置若罔闻应声而响的上课铃声准备往门口跑,却被云昭昭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小声警告道,“拜托小祖宗,再一节课就放学了,你放学回家再问也不迟呀,这节可还是老马的课耶。”

老马,全名马潇潇,一个名字秀气的像女生的真·硬汉,浑身有肌肉的那种,因为铁面无私的性格,私下被学生戏称和教导主任牛建虎真乃安城一中真·重金属·夺命严师·死亡天团。

夏引之:“……”

她权衡利弊,想想没命就没有机会再见她的阿镜哥哥。

算了,她还是不要在老虎嘴上拔毛了。

*

高三走读生的晚自习从九点半结束往后延了一个小时,而夏引之下午七点半晚读结束就放学了,所以这段时间,她很少再跟雷镜一块儿回家,一般都是陈司机送她回家之后到时间再过来接他。

可今天,她破天荒的没有在家里等着他,而是在雷霆和徐静宜不解的眼神里急急忙忙的套上外套非要跟陈司机一起到学校接他,动作快的甚至连小灯泡都瞪着眼睛惊在原地。

也所以,雷镜下课从学校里出来,刚走到停车的位置,就看到从车上跳下来朝他跑过来的小姑娘。

他眼睛里稍有意外。

可即便如此,双手还是下意识的伸出去接住她,免得她摔了。

“哎哟妹妹,”唐峥单肩背着书包,手搭在葛浩肩膀上看一冲过来就抱着雷镜不撒手的夏引之,笑得一如既往,“就这么想你的阿镜哥哥,三个小时都等不了啦?”

随后又欠兮兮道,“那再过几天高考完,你阿镜哥哥毕业走了,你可该怎么办哦?”

其余三人:“……”

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夏引之本来挺高兴的,听见唐峥的话,嘟着嘴巴伸出来一只手作势要打他,“唐峥你好讨厌!”

唐峥笑嘻嘻的躲过她拍来的手,挥挥手给他们道别,“不打扰你们兄妹亲亲我我的时间,我们闪人咯。”

等唐峥跟葛浩分开,坐上来接他的车子离开,夏引之都还鼓着嘴巴瞪着远去的车尾生闷气。

雷镜低头看她,有些好笑的拍拍她头顶上的毛线帽,“好了,人都走了,你再瞪有什么用,他又看不到,”他牵起来她的手往车的方向走,偏头看她,“回家怎么又过来了?有什么事不能回家说的,天这么冷,你——”

他的话因为夏引之拉他停下的动作止住。

“阿镜哥哥。”少女的声音像是浸着蜜,甜甜腻腻的。

雷镜眼里盛着只有对着她时才有的浅淡笑意,看她“嗯”了声。

夏引之把小脸往他跟前凑了凑,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溜溜看他,“我今天听说你放弃T大保送名额的事情了。”

雷镜对她知道这个并不是很意外,只是看着她又轻轻“嗯”了声。

“为什么呀?”夏引之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他,“阿镜哥哥为什么放弃学校的保送呢?”

雷镜垂眼,看少女在半明半昧路灯下灵动清润的眸子半晌,笑了笑避开她想要听到的回答,淡淡回道,“因为学校保送的专业阿镜哥哥不喜欢。”

这倒是也没骗她,物理专业确实不是他喜欢的,只是可以转专业这事,她现在也没必要知道。

本来早做好听到自己想要答案的夏引之,准备再朝他猛扑过去的动作一下僵住:“…………”

雷镜看她小脸上变了好几变的表情,嘴角压不住笑。

夏引之一看见他脸上的笑,就明白过来自己被他开了玩笑,叉着腰在原地跺脚“怒气冲冲”仰着小脑袋瞪他,“阿镜哥哥!”

也许是她“气鼓鼓”的模样看起来太可爱了,雷镜抬手掐了掐她两侧软软嫩嫩的小脸蛋。

随后拉她坐上了车。

只是任凭她之后如何威逼利诱,他到最后都没松口再说什么。

车尾灯闪过街角,远处校门口,从喧嚣到安静,顶上灯光挑出一片很暖的光圈。

隐隐圈住两旁的梧桐树,

还有它偷偷新发的片片嫩芽。

*

新年过后,距离高考的日子也越来越近,学校在高中部教学大楼前挂了倒计时牌。

数字从100到80,从60到40,再从最后的20天到7天。

日子一天天的临近,夏引之也一天比一天的焦虑,一天比一天的黏雷镜。

甚至比去年他出国比赛前还要夸张。

那段时间,她每次朝他看过来的眼神,即使什么话也不说,也足够让雷镜读出来她的不安。

毕竟,高考意味着毕业,而毕业就意味着两人的分别。

等他读了大学,他们只有寒暑假的时候才能见面,他不在她身边,有人欺负她了怎么办,还有她那些不为人知的纸老虎时刻,她又该如何呢。

*

因为安城一中是高考考点,要排考场,考前两天,全校学生提前放了假。

为了不让夏引之影响雷镜备考…虽然他好像并不太需要,但宋欧阳还是开车把夏引之还有…灯泡一起接回了第一社区。

安城的夏季,雷雨依旧说来就来。

高考前一天,中午还朗晴的天,三点没过,天边忽地卷过滚滚黑云,几道闪电劈过,雷声未消,暴雨已至。

安城第一社区的某栋顶层,夏引之趴在卧室沙发上撑着下巴看窗外,片刻安静后,不知想起来什么,忽然从沙发上面跳下来,赤着脚就跑出了房间。

已经长成大灯泡的灯泡泡本来听着窗棂上的雨滴声,倚着她的肩膀懒洋洋打瞌睡,被她这么一吓,身子一跳三尺高,冲着连个人影儿都瞧不见的门口瞪着一只大眼睛控诉:喵——

“对不起灯泡泡——”是少女略带歉意的、跑远的声音。

宋欧阳难得休息,午休了半个小时从房间里出来,就见自家小姑娘在客厅里转来转去翻翻找找,他去厨房接了杯水,看了这“小陀螺”好一会儿,才哑然失笑的开口:“找什么呢?”

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爸爸出现的小陀螺,闻言跪坐在地毯上看着宋欧阳皱了皱小鼻子,“爸爸,上次我们去浣纱山吃斋素,方丈伯伯不是给了我们一个许愿袋吗?我记得妈妈是放在咱们客厅的小抽屉里了嘛,为什么找不到呢…”

宋欧阳闻言挑了挑眉毛,慢条斯理问,“找那个干什么?”

既然这么问了,那就说明是知道在哪里了,夏引之迫不及待从地毯上爬起来,上前拽住宋欧阳的衣摆焦急的蹦蹦跳跳,“在哪里在哪里嘛!”

宋欧阳哭笑不得把端着水杯的手离她远远的,免得水洒到她身上,另一只手压在她头顶揉了揉,安抚住这个迫不及待的小弹簧。

放下手里的杯子,转身到门口最上面的柜子里取出来一个木制檀盒打开,把里面那个精致的、半个巴掌大小的红色荷包样式的小东西递给她,随口问道,“你拿这个做什么?”

夏引之拿着许愿袋翻来覆去看了两遍,嘿嘿一笑,“阿镜哥哥明天要高考了嘛,我要写个祝福装在里面送给他,让他明天披荆斩棘!一战告捷!”

“……?”

宋欧阳闻言,嘴张了张,“可是这个——”

话刚开始,小姑娘已经跟窗外的闪电一样闪进了房间。

他看着惯性“砰”上的房门,慢慢说完接下来的话,“…是未来给你求姻缘的许愿袋啊…”

……

下午五点,雨势刚小一点,夏引之就缠着宋欧阳开车把她送到了临港公馆。

人一进门,她争分夺秒,一边往楼上跑一边挨着叫人,到雷镜房间门口,她还没来得及敲门,在房间里听到动静的雷镜已经把门打开了。

“阿镜哥哥~”小姑娘身上带着雨后空气的潮,湿漉漉水灵灵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把手里的许愿袋举到他面前晃了晃,“当当当当~这是我送给你的考前礼物。”

雷镜看了眼红色许愿袋上绣着的…一对戏水鸳鸯。

没犹豫,接了过来。

“考完才可以拆开看!”

“好。”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23.74%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