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雷霆他们是在家里收到雷镜的录取通知书时才知道他报的哪所学校哪个专业的。

G科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

“金融,真不学?”雷霆看自己儿子,目光复杂,垂死挣扎。

雷镜半点儿犹豫都没,“不学。”

“行吧。”

老父亲有点儿心塞,他还幻想着等他大学毕业就把手里那摊子全丢给他,自己退休带着老婆“荒度晚年”呢,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雷镜沉默少许,不是那么走心的安慰,“您老当益壮,再战个百八十年不成问题,再说,你不也挺享受这种和我妈一起并肩作战又时不时可以跟人秀个恩爱的生活吗?”

“……”

雷霆表示一边工作一边给人秀恩爱和只给人秀恩爱两者比起来,他当然是果断选择后者的。

不过雷镜显然并不是一个那么“有爱”的儿子,几天后,自己拖着一个行李箱去G科大报道了。

G科大离安城距离虽然比T大近一些,但直机只有凌晨一班。

高铁白天是有两趟,可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晚上把那个暑假在比利时玩嗨了,一回来看到他的录取通知书就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小粘人精哄睡了,才拖着行李箱离开。

葛浩和唐峥报考的学校和雷镜在一个城市,学校隔的也不远,过两个十字路口就能到。

三人约好一起去,雷镜堪堪在最后登机前到机场,彼时唐峥已经大大咧咧仰躺在候机室睡着了,而葛浩的头也在座位上点啊点。

葛浩一发现雷镜推着行李箱从远处走过来,便急忙把唐峥叫醒,后者打着哈欠看雷镜,困的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你是迷路了吗大哥?”他指指登机口已经没几个人的队伍,又指指手腕,“说好的一点四十五到,现在几点了?”

雷镜理亏,“抱歉。”

他看两人,把手里提着的两个袋子示意了下,“给你们带了宵夜,上飞机了吃。”

“……”

道歉都能道的这么没诚意,也就你雷镜了。

唐峥打着哈欠困哒哒的迈了两个大步跟上他往登机口走,不忘八卦,“我不用问,都知道你迟到绝对又是跟你家那小姑娘有关系,我不好奇这个,我只好奇你最后怎么脱身的?”他故作惊恐,“不会是给打晕了吧?”

跟上来的葛浩:“……”

雷镜偏头睨了他一眼,本来没打算理他,最后也不知道想起来什么,他耳边隐隐飞起一抹绯色,抿抿嘴角,说了三个字,“哄睡了。”

唐峥:“?”

哄睡了...哄睡了...哄!睡了。

品,你品,你细品。

不是等她睡着了,而是把她给“哄”睡着了!

你以后要是不做个“小畜生”,我唐峥名字以后花式翻个七百二十度再写。

*

夏引之隔天醒过来的时候,肚子已经没有那么难受了,只是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不是哭的太凶了,眼睛酸肿的厉害。

明天是她高二报道的日子,可她闭着眼睛抱着被子趴在床上一点想要上学的想法都没有。

而且一想到昨天晚上,她又想哭了。

谁知道老天这么不长眼,初潮哪天来不好,非得是昨天,她本来就因为阿镜哥哥要离开的事伤心呢,偏偏肚子还不争气,难受的要死,喝了止疼片也不管用。

昨天......

她那么给阿镜哥哥发脾气,他肯定会讨厌她,不再喜欢她了。

尤其一想到她的阿镜哥哥已经离开,以后不仅在学校看不见他,回家也看不见他之后,她就更想哭了。

夏天早晨轻轻推门进来的时候,就听见被窝里传来的压抑抽泣声。

宋欧阳跟在她身后站在门外,张口欲说什么,被夏天轻轻摇摇头制止住,自己一个人进来房间。

床侧稍沉,夏引之哭声顿了一下。

夏天伸手把被子轻轻拉下来,看到哭得惨兮兮的一张小脸。

“妈妈,”夏引之抽抽鼻子,指尖紧紧捏着被沿,“我不想去上学了。”

“学校已经没有阿镜哥哥了,”她打个哭嗝,“家里也没有了…”

“昨天阿镜不是也跟你说了吗?”夏天拿抽纸给她擦眼泪,哄她,“到了学校,每天晚上他都会打电话给你,这个国庆他也会回来看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很快就会见到了。”

“可是、可是他回来几天最后还是要走的呀,然后我就又要好几个月见不到他了,”夏引之悲从中来,“为什么暑假过的这么快,我想过暑假,不想去上学…”

夏天没直接接话,只是把掌心覆在夏引之的眼睛上,心疼的轻轻揉了揉。

也许是母女连心,也许只是妈妈掌心的温暖干燥安抚住了她,夏引之意外的真的安静了下来。

一直等她情绪稳了些,夏天才慢慢开口,“阿引,妈妈知道你从小就很喜欢阿镜,但喜欢一个人是要努力变得和他一样优秀,能够有能力和底气和他站在一起,而不是遇到问题就想着往后退缩、乱发脾气。”

“很简单的道理呀,”夏天手没拿开,继续说,“就像你想跟阿镜一起读初中时候一样,虽然每天上课做作业比别的同学都要辛苦好多,可你还是凭着你自己的努力成功了啊,所以你被学校推荐到现在的中学读书,即使大家知道你年纪比他们要小,也没有人说过你什么对不对?”

“可是,如果你不去上学的话,你以后和阿镜站在一起,他们会说阿镜是G科大毕业的高材生,而他的妹妹却只是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辍学生。”

“你想听别人这样说你的阿镜哥哥吗?”

夏引之露在外面的嘴巴撇了撇,小手压在夏天的手背上,沉默的摇了摇脑袋。

随后,夏天察觉到掌心下一阵潮意。

夏引之吸吸鼻子,把夏天的手从自己眼睛上拿下来,拿肿肿的金鱼眼看她可怜兮兮问,“妈妈,昨天我是不是哭得很过分啊?你说阿镜哥哥会不会生气,变得讨厌我?”

觉得她只会撒泼耍赖,觉得她一点都不可爱了。

夏天疼爱的摸摸她头发,“觉得自己过分觉得自己错了就去道歉,阿镜会不会讨厌你或者会不会生气你都要亲自问他。”

夏引之没听到自己想听的话,眉间郁色更深了,搅着自己的手指头,一脸的担忧不安。

夏天到底是没再忍心“教育”她,拿床头柜上她没注意到的便利贴递给她,“喏,自己看吧。”

夏引之不明所以的接过来,一眼辨出粉色便利贴上雷镜颜筋柳骨的字:

阿引乖。

阿镜哥哥。

夏引之看着便利贴上的字,嘴角眉梢渐渐有了笑,指尖紧紧捏着便利贴看夏天晃了晃,“阿镜哥哥让我乖乖的,那他就是没有生我的气啦?”

一直在门外偷听的宋欧阳,听见宝贝女儿的声音终于有了笑,这才示意的在门上敲了敲,推门进来。

看她不再哭高兴是高兴,只是还是忍不住有些酸溜溜道,“阿镜说让你乖乖的,难道不是在拐着弯儿说你不乖呐,说不定就还是在生气呢!”

夏天:“……”

你女儿一会儿再哭了,你可别去一边给我偷偷抹眼泪。

夏引之没哭,只是嘟着嘴巴嚷了几句“爸爸好讨厌”。

甚至那天晚上雷镜给她打过来视讯的时候,她还笑盈盈说让他放心,她会在这里乖乖上课好好学习,还说让他国庆不要回来了。

“妈妈说安城到G市只有凌晨才有一班飞机,晚上坐飞机太不方便了,而且你回来待几天就还要走嘛,怪折腾的,爸爸也说你刚到大学肯定有很多要忙的东西。”

真的是太乖了,乖的让雷镜觉得不对劲。

挂了视讯就给夏天打过去电话,只不过阴差阳错是宋欧阳接的。

等雷镜问完,宋欧阳平静“哦”了声。

“上次我不是也跟你说过了么,阿引总有一天会长大的,可能…她已经在长大的路上了吧。”

雷镜:“……”

所以她长大的第一步,就是…不再需要他了吗?

宋欧阳其实也没弄清楚两人那次谈话之后,这小子有没有想通点什么,只是听他现在的沉默,皱了皱眉,刚想再说什么,从卫生间里出来,旁听了宋欧阳的话就能猜到什么的夏天,把自己手机拿过来,对着那头的雷镜安慰了几句,“别听你欧阳爸爸乱说,阿引挺好的,就是单纯的要好好学习,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雷镜这才放心了些,和他们随便聊了聊,最后又说国庆回来看她,才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夏天轻轻拍了拍面前的男人,“你不要总是这样逗阿镜,小心他真的当真了,到时候哭的可是你宝贝女儿。”

宋欧阳搂她到怀里,低头亲亲她鼻尖,“我只是觉得阿镜的性子有点太稳了,到现在连我也不太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们阿引了,可阿引这丫头是真的喜欢他啊,要是以后——”他叹口气,“要是以后阿镜真的谈了女朋友或是对阿引就只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那阿引该怎么办?”

她是他的宝贝女儿,身上流的是他的血。

她疼他也疼啊。

夏天窝在他怀里,闻言半晌没说话。

须臾,她伸手圈在宋欧阳腰上,“欧阳,你还记得我怀阿引时在医院跟你说过的话吗?”

宋欧阳挑眉。

“我说,‘我和我们的宝宝一样,好像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来这个世界上,想要感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善与恶,美好与不美好,分离,相遇,亲情,爱情,友情…也或许,他/她只是很单纯的,想要早点出来,遇见谁。’”

夏天仰头,下巴支在他胸口看他,“这个人,也许是阿镜,也许不是,这是顺其自然和命中注定的事,所以不管是与不是,结果都是她要经历和承受的,我们可以引导,但不能强求,所以结局不论是好是坏,只要我们一起陪着她度过就好。”

宋欧阳垂眸瞧着她,发现这么多年过去,她说服他的能力,是真的十年如一日。

也或许,只是因为是她,他才甘愿这么被说服。

小妖精。

宋欧阳看着面前笑意盈盈像是漾着这一整个世界温柔的眸子,搂在她腰上的手下滑,在夏天小声的惊呼声里,兜着她大腿把人抱在身前转身进了浴室,“洗洗该就寝了,小妖精。”

夏天:“……”

*

国庆的时候,雷镜因为学校里的事,阴差阳错真的回不来了。

他忐忐忑忑的给小姑娘打电话道歉说明原因,却没想小姑娘仍旧在屏幕那头笑得一脸不介意。

“没关系呀,反正你回来我可能也没时间陪你嘛,你教授找你有事,你就尽管去忙吧!”

雷镜斟酌着她脸上的表情,发现她是真的不介意。

这个认知,莫名让他心底变得空落落的。

宋欧阳的话再次浮现在耳畔。

她长大了,已经到了不再需要他的时候了。

“是和云昭昭约好了要出去玩吗?”雷镜试探问她。

夏引之啃着手里的苹果,摇头含糊道,“不是,是我参加了比赛,国庆要在学校训练。”

“比赛?”雷镜反问,“NOIP?”

其实不止,但夏引之并没打算给他说。

“对呀,”她嘿嘿一笑,伸着白嫩的两根手指头拐了拐,“老师说他教过的学生里,除了你我是第二个一看就成的好苗子,明年的冬令营我肯定有一个名额啦。”

雷镜安静了片刻,不知为何神色有些复杂,“阿引以后想要读学校保送的大学吗?”

安城一中保送的学校里并没有G科大。

夏引之闻言却反常的没有回他的话,眼睛看着他背后略有些生硬的转移话题,“阿镜哥哥,你给我看看你们宿舍嘛,我都还没见过大学的宿舍长什么样子呢!”

雷镜看她不想说,也没再问,顺着她道,“说的跟你见过中学的宿舍一样,一中学校的宿舍楼你去过?”

没有。

夏引之嘿嘿两声,撒娇,“快点快点快点~”

雷镜哪受得住她这样,刚拿手机准备切换镜头,就被同宿舍里的其余三个人嗷着嗓子制止住。

开学一个月,雷镜雷打不动的每天晚上给一小姑娘视频,熟悉之后,三人都挤在镜头前“瞻仰”过雷镜嘴里这个长得好看性格又可爱见人还落落大方的妹妹仙容。

他们的宿舍?

不配!不配给妹妹看!

这万一以后见面,他们面子还要不要啦?

……

闹到最后,雷镜终究没斗过三个人,夏引之遗憾还是没看到有她阿镜哥哥在的大学宿舍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没关系,她很快就可以和以前一样,追着他的脚步,亲自到大学里看看了。

夏引之眯着大眼睛看着镜头里嬉笑打闹的几个人,指尖在桌上的纸上轻轻摩挲。

标题跃然纸上——

《G市科技大学少年班自荐书》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25.18%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