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雷镜和夏引之晚上的视讯时间,从最开始的九点钟改到十点钟,最后又从十一点推到十二点。

刚开始夏引之每天还在视频里给他聊一些当天在学校里发生的趣事,后来有时候说不了几句,她就直接睡着了。

隔着屏幕,雷镜都能清晰看见她眼底的青色。

往日双眸里的神采奕奕也消失掉了,可每当看着他的时候又总是笑着的。

“太累了就退赛吧,不要参加了。”雷镜看着她,很是心疼。

这让他想起来她小学升初中那年,如果再病了怎么办。

夏引之趴在被子上看他摇头,弯着眼睛笑得特别可爱,“阿镜哥哥以前也没有半途而废退赛呀,我觉得现在挺好的,每天都过的很充实。”

每天都很忙,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想阿镜哥哥了。

雷镜劝不动她,只能每天尽量赶她早早睡觉休息。

十一月十七号是夏引之满十三岁的生日,那天正好是个周五,雷镜让所有人瞒着她,坐高铁偷偷回来。

十三年,她的生日他从未缺席过,今年又怎么会呢。

过生日的地方依旧在那家中餐馆,夏引之闭眼许愿时,雷镜悄无声息的从门外进来。

眼前跳动的烛光里,两个多月不见的小姑娘,好像长高了,也比镜头里看着长开了些。

柔软的黑发搭在肩膀上,玉立亭亭,娇憨清秀。

当真是“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了。

……

夏引之许完愿睁开眼睛,刚想俯身去吹蜡烛,余光瞄到眼前的身影,抬头去望,便看到雷镜端方清逸的俊脸,一下定在原地。

随后反应过来,“哇啊”的尖叫一声,冲着雷镜就直直扑了过去,差点儿把身后的椅子都给带飞。

她双手搂着雷镜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

“阿镜哥哥阿镜哥哥阿镜哥哥——”

夏引之像一台复读机一样,什么都不说,就只是晃着自己的两条腿反反复复的叫他。

雷镜抱着她,连日来的“被冷落”因为她此刻的热情,顿时烟消云散。

顾不得四周全是长辈,听出来她的弦外之音,笑着回她一句,“嗯,阿镜哥哥也很想你。”

夏引之一听见他这么说,稍稍顿了下,随后笑得更开心了,搂紧他的同时还把小脑袋往他颈窝里面蹭。

昨天视讯的时候,他说这天有全天的课他赶不回来,但明天周末会回来。

夏引之虽然沮丧,但从他上大学走那天之后,她就决定再也不对着他无理取闹了。

可这会儿他的突然出现,真的太惊喜了。

夏引之想到这个,环着他的胳膊抱的更紧了。

这一幕,让在座的所有人看得失笑,只除其中两个人,可不太高兴了。

一个是今年刚升了小学的乔桥,他人小鬼大,吃味姐姐也好久没有看到自己,今天见到他的时候可远没有像现在看见哥哥一样这么开心,气呼呼的想上前去扒拉,被索桃笑着给拽了回来,而另一个…必须是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内心复杂的老父亲宋先生了。

也许是生怕内心复杂的老父亲“棒打鸳鸯”会扫了自家姑娘的兴,夏天在夏引之朝着雷镜扑过去的时候就紧紧挽住他胳膊偎在他身边。

后者似有察觉,低头去瞧她,她也仰头回看过去,模样温柔无辜。

宋欧阳轻轻捏了捏她手指头,笑笑没说什么。

最后,还是到底留了点眼力见的雷镜拍了拍小姑娘的背,主动先把她放了下来,可即便这样,从那之后的一个多小时后,小姑娘始终黏在雷镜身边,是一寸都不带离的,连切的第一块蛋糕也非要自己喂到雷镜的嘴里。

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雷镜是真的不好意思。

可小姑娘嘟着嘴巴撒娇看他,他哪能说出来拒绝的话。

而夏天更是把那一瞬定格成了永远。

也许是太高兴了,夏引之甚至在回到临港公馆的时候还说要跟着雷镜到房间里一起睡……

雷镜在其他地方都是尽心尽力的宠着她依着她,可唯独这一点,自她十岁那年因为范思甜和索魏的事情后,就没再依过她了。

小姑娘抱着枕头鼓着嘴站在他门口,满脸写着不高兴。

雷镜哄了半天,都没把人给哄走,直到他松口说明后两天会陪着她一起到复赛结束才回学校。

“真的吗?”夏引之眼睛亮晶晶的看他,眼底稍稍带着怀疑。

雷镜摸摸她小脑袋,笑得无奈,“是真的。”

他本就是这么打算的,只不过是想明天在她走的时候再告诉她,这样不也是个惊喜吗。

谁知道这小黏人精是一点也不给他制造惊喜的机会。

听到这个,夏引之才满足的抱着枕头又趿拉着拖鞋哒哒的回了隔壁自己的卧室。

雷镜转身回卧室,余光一点不意外的瞄到楼梯那快速缩回去的两个脑袋。

“……”

两位八卦如此,不如去做娱记吧。

*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雷镜的生日惊喜给了夏引之力量,比赛的时候只要一想到场外人群里有她的阿镜哥哥,夏引之答题的速度更是空前的顺利和迅速。

复赛是上机编程题,小姑娘的手指头像是真的要从键盘上飞起来了一样。

看得监考老师都有些惊了。

两天后成绩公布,夏引之不负众望,在雷镜离开安城一中的第一年,又给学校捧回来了一枚金牌,而且也给自己之后的自荐书里再添一笔浓墨。

这个好心情,一直延续到了寒假放假前。

这天全体大扫除,夏引之弄完自己负责的那部分,问班里还有没有其他人需要自己帮忙,一男同学提着一大兜垃圾刚好走到门口,闻言回头问她,“能不能帮我把篮球还到学校体育室?我今天忘了带篮球来,下午借了还没顾上去还,我怕到时候晚了那锁门。”

夏引之应了声,“没问题。”

“谢啦。”

“客气。”

夏引之抱着篮球刚出教室,正巧碰到刚被老师叫去办公室的云昭昭回来。

体育室在操场的东南角,和高中部大楼正好呈对角线。

两个人结伴一边聊着寒假打算怎么过,一边往体育室走,而夏引之十年如一日的,依旧三句不离她的阿镜哥哥。

云昭昭觉得自己耳朵简直都要起茧子了,忍不住开玩笑去挠她。

夏引之怕痒,笑着躲开的时候,篮球一下从怀里抛了出去,就这么刚巧,砸到了一女孩子的小腿上。

云昭昭看见撞了人,赶忙住手,拉过来惯性还要躲的夏引之,看着女生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在闹着玩,不是有意的。”

夏引之后知后觉的回过身子往后看,这一看,发现是熟人。

——碰瓷姐妹。

原来她们也在本校升了高中,不仅如此,姐妹团还多了两个没见过的。

然后——

夏引之有个惊人的发现…这两年好像只有她长高了,她们都还是那样诶。

哈哈哈哈哈。

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夏引之只在心里偷偷笑了一下,也跟着云昭昭一起说了句对不起,上前打算去捡篮球,结果…短头发女生直接一脚把球给踢跑了。

夏引之看着跑远的球,脾气一下子上来,刚要上前理论,就被一旁的云昭昭死死一把拽住,“阿、阿引,我们快、快去把篮球还回去吧,别一会儿锁锁门,就还不了了。”

每次一遇到这种事,云昭昭就会变得“力大无穷”,夏引之…被她生生给拖走了。

哪知这还不算倒霉,等两人到了体育室看到紧锁的大门,才真的是一点儿脾气都没了。

“还没下课呢,怎么就锁门了?”云昭昭发愁,“这个要是不还的话,会扣咱们班级分吧?”

夏引之也愁,“应该是吧。”

不过再愁也没办法,只能等回去看老师在不在办公室再说了。

两人面面相觑两秒钟,又抱着篮球往回走。

只是冤家路窄,刚拐过角,迎面又看到刚刚碰见的四个…嗯?

好吧,又变五个人了。

云昭昭一见几个人来势汹汹,开始还以为是来找她们“寻仇”的,只是刚准备拽着夏引之撒腿跑,就听对面的短发女生看着她们啐了句脏话,“烦不烦,怎么又是你们?!”

云昭昭:“……”

烦烦烦,我们马上闪。

夏引之闻言翻个白眼,“搞得学校像是你家一样,路是你家的噢?”

云昭昭捏紧她胳膊:“阿引。”

小祖宗,忍一忍,少说两句,走了就成了。

夏引之自己倒是真的不怕她们,但知道云昭昭胆子小,说完也就不打算理会她们了。

只是刚准备抬脚走,就见对面那个始终低垂着头的马尾辫女生一下子抬起头来,看着她先是疑惑迟疑,随后一脸惊喜的叫了声:“夏引之!”

夏引之闻声看过去,良好的记性让她几乎一眼认出来了对方,“范…思甜?”

她很是诧异,没想过两人还会遇见。

“对对对,是我是我,”范思甜垂在身侧的两只手攥的死紧,双眼死死盯着她,根本不敢往两侧看,“我是范思甜啊!好久不见!夏引之。”

“……”夏引之有点儿不适应她的热情,“…好久不见。”

她看了眼回头看范思甜的短发女生,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愿意相信,她竟然喜欢和碰瓷姐妹这样的人做朋友。要是这样的话,那她确实“不配”跟她做朋友的。

夏引之提提嘴角假笑一声,“你们好好玩,我们先走了。”

她话音才落,对面的范思甜忽然又冲着她喊道,“夏引之我们好多年没见,我有很多话对你说,我们聊聊吧!”声音略略发着抖。

夏引之:“……”

姐姐,旁边四个人看你的眼神都快能把你活撕了,让我先走行不行。

遂冷漠道,“我们没那么熟吧,我可没什么好跟你聊的。”

夏引之期盼对方能跟自己产生一点点的默契,但那怎么可能呢,她们要是真能有默契,当年她也不会“抛下”自己和别人成了好朋友了…

只见范思甜听完她的话,误以为她真的是不管自己了,眼泪唰一下出来,朝她哭道,“夏引之你救救我,她们说要——唔唔唔”

她话没说完,因为嘴被其中一个女生死死捂住了。

“……”

夏引之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还没说话,就听对面短发女生瞪着她威胁道,“夏引之,我劝你少管闲事,以前有雷镜在学校护着你,没人动你,他现在不在这,可没人护着你了!”

夏引之看她眨眨眼睛,无辜的耸了下肩,“我本来也没打算管,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短发女生似乎意外听到她说这话,一时竟然不知道回什么,让不让她走好像都不对。

这时候,其中一人又开口,“我劝你最好也别想去告诉老师,如果老师过来我们就算在你头上,你看着办吧!”

夏引之:“……”

她又不傻,哪能随便背她这口锅,“你们这么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走过来,操场上肯定有看到的人,万一他们去告了老师,你让我吃这个闷亏?那我可不干。”

她眼睛一转,“这样吧,今天要不就先算了,你们改天约个良辰吉日,有什么仇什么怨的私下再解决?总不会这么倒霉下次还让我碰上吧?”

对面的短发女生可能真像唐峥说的那样,脑子不太好使,夏引之说完,一开始竟然觉得她说得还挺有道理。只是随后反应过来,察觉自己被耍了,恼羞成怒就要伸手过来抓她,却被夏引之灵巧闪过。

开玩笑,她也跟着爸爸他们练拳练了这么多年呢好吧。

而短发女生好歹也是有过几场抓头发踢屁股的群架经验的“老手”,一眼看出来,“怪不得这么嘴硬,练过的?”

“一点点吧,”夏引之谦虚,“不过打你们几个应该还不成问题。”

所以别说没有阿镜哥哥在这里护着她,她自己就可以保护她自己。

另外两个陌生女生闻言,嘴里骂骂咧咧的不服气想上前,被短发女生挡了回去。

“算了。”

说完主动给她们两个人让位置,不仅如此,还把范思甜一把从她们中间推了出来。

夏引之也没再多话,看了眼范思甜,一手抱着篮球,一手拉着云昭昭就往前走,估计是那两个女生真的气不过,等云昭昭走到身边时,伸脚绊了她一下。

云昭昭踉跄一下,险险被夏引之下意识往上拽了一把才没摔倒。

夏引之二话没说瞬间拿手里的篮球朝着绊她的女生砸过去,女生下意识抱住了脑袋。

可其实夏引之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并没真的扔过去,不过是想吓唬吓唬对方。

事实证明…对方确实被她给吓到了。

夏引之接住从地上弹回来的篮球,哼了一声,拉着也被吓住的云昭昭走了。

范思甜在后面紧紧跟着。

一直等出了操场,夏引之才看范思甜道,“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但我劝你还是转学吧,今天虽然这么算了,可她们肯定不会这么简单放过你的。”

“当然,你要是不怕的话,随你。”

“谢谢你夏引之,”范思甜看她笑笑,“以后我们——”

“没有以后了,”夏引之打断她,“我们并不适合做朋友,以后就当作不认识吧。”

阿镜哥哥说,一段感情里最先放弃的那个人肯定是不把这段感情看得很重要的人,那既然如此,就算再回头应该也不会是真心的吧,更何况,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夏引之说完,也没再等范思甜回话,拉着云昭昭走了。

云昭昭不知道夏引之和范思甜小学时候的事,被她拉着走了一段回头看了眼,发现女生仍旧在看着她们。

“阿引,她是——”

“一个小学同学,但我不是很喜欢她,我们可以不要说吗?”

云昭昭看出来她心情不是很好,搂了搂她肩膀,“…好,我们不说。”

夏引之眼眶有一点红红的,闻言抱紧手里的篮球扭头看云昭昭,“谢谢你,昭昭。”

云昭昭只是一如既往腼腆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

可能真正能走在一起的朋友就是这样,你不想说,我也不问。

只要知道,你难过伤心的时候,我在你身边就好了。

*

体育室拐角。

几个人围圈蹲在地上还在商量下次“动手”是什么时候,齐霏顾虑稍多,一会儿时间不行,一会儿地点不行,短发女生被她弄得有点火大,“能不能别这么怂?当时在校门口拦雷镜车子又在他眼皮子底下玩假摔的时候你不也挺能行呢吗?这会儿他吗有人抢老娘男人,欺负到我头上了,你就怂了是吧?!”

齐霏闻言小声嘀咕几句,不吭声了。

本来想拿手机给她看的手,又缩了回去。

刚差点儿被夏引之用篮球“砸”到的女生愤愤开口,“二姐,那个叫夏引之的女的我们就这么放过她了?什么时候搞她一下啊,我刚刚差点儿被她砸了!”

短发女生冷哼,“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

今天只是太倒霉了,她看到体育室里的老师早早锁门走了,才把人半路堵过来的,谁知道会偏偏在这里跟夏引之迎面撞了个正着。

夏引之是老师眼里的香饽饽,跟之前的雷镜一般无二。

在学校风头无两,她这时候去找她的麻烦并不明智。

这个简单的道理她还是能想得通的。

而让短发女生没想到的是,她并不确定夏引之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老师,只是范思甜下学期连来都没有来,后来才知道这学期转学走了。

短发女生想把气撒在云昭昭和夏引之身上,可完全找不见机会,因为云昭昭几乎整天待在教室不出来,就算出来也是好几个人一起,放学更是天天都有家人来接,而夏引之…就更不可能了。

听说这学期她有一堆的考试,人就基本没在学校里出现过。

短发女生心道没事,这学期不行,还有下学期呢,可她哪能想到,学期结束,夏引之就直接参加高考,去别的城市读大学了呢。

……

而同样没想到的还有雷镜。

他一直以为他的阿引那么努力的参加比赛是为了学校保送的某一间大学,却不知道她那么辛苦,竟然全是为了他。

更让雷镜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真的瞒了自己整整一年的时间,直到此刻——

她把录取通知书言笑晏晏的放在他的手心里。

雷镜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看了十四年的小姑娘,眼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好像是她的,但也好像是他的。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25.9%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