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多年的朝夕相处,雷镜对夏引之的情绪,甚至夸张点说,他对她的呼吸频率都是了如指掌的。

所以一点都不难发现,她在庄菲蝶说完那句像是同无比熟悉的人反问的那句话后,整个人的气压已经接近了最低值。

小姑娘生气,气自己“骗”她跟庄菲蝶不熟的话。

但顾及着周围有人在,只是压着脾气偏头看向一处并没说什么。

雷镜昨晚在听见夏引之说担心自己摔跤的时候还心笑她不会摔,自己也不会让她摔了,可他那时候却忘了一个可能…她心情不好的时候。

尤其她的心情不好是因为他的时候,夏引之是吃紧了雷镜对她的好脾气,要是他惹她生了气,她的坏脾气可是两败俱伤型的,不过要是这样也还好,雷镜最怕她的是…“自爆”。

小姑娘不管不顾起来的劲头,他不是没有见识过。

所以他才在她沉默不语拿过一旁的轮滑鞋穿时,试探的问了一句,要不要把护具也穿上。

哪知这一句话也不知道怎么刺激到了小姑娘,脸色一下子变的更不好了,说不要。

庄菲蝶却在这时候过来附和着也道:“是啊妹妹,你哥哥给你拿过来的装备里有护具,还是戴上吧,万一摔了怎么办?”

夏引之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但那种像是对着小朋友说话一样的语气,听在她的耳朵里就是跟“嘲笑”一样,更何况,她本身就对自己哪哪都比庄菲蝶小的事,耿耿于怀。

压倒夏引之最后一根稻草的,是雷镜随后又问的一句“好不好?”

她知道他只是单纯的在接他自己刚刚的话,可连在庄菲蝶说的那句话后面,简直是王炸般的双重打击。

先不说在场的二十几个人里就没有人戴护具的,就是夏引之她自己,从七八岁以后玩也基本就没戴过护具了,他让她戴护具,就像是在告诉她,甚至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她还是个小孩子。

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孩子。

……

徐静宜帮他们把东西寄过来估计雷镜也没打开看,直接就提着过来了。

其实雷镜是担心,只是试探的问一下,也没想到庄菲蝶会在这时候插话。

结果就是…本来还没解开的误会,又因为她的“自作多情”新增一条。

小姑娘不炸才怪。

这才有了刚刚把大家吸引而来的争吵。

*

反观庄菲蝶,短短半个小时,接连被人“提醒”夏引之不喜欢被“别人”碰,而这个“别人”又始终是她一个,饶是她气量再大,也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更何况这会儿不比刚才只有杜擎一个人在,现在围在四周的大部分可都是自己熟识了一年的人。

庄菲蝶始终挂在脸上温和恰好的笑僵了一瞬,随后勉强笑笑,看着雷镜道,“抱歉,我只是看妹妹都快哭了,想哄哄她。”

“谢谢,”雷镜不动声色握紧夏引之想抽回去的手,冷淡回她,“但不需要。”

“阿引从小跟我闹小脾气闹惯了,只愿听我哄,也只有我能哄。”

雷镜自认脾气不算差,也不是爱给人难堪的人,但凡事适可而止,明明不熟却装熟,惹人…阿引误会,他不行。

杜擎在一旁听着,本来两个大的脑袋一下变成了四个大。

一个是自己的好友兼室友,一个是自己社团的副社长,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他夹在中间,着实有些不好做。毕竟雷镜说的这两句话,虽然语气还算礼貌温和,但也确实有些不留情面。

杜擎用眼神示意雷镜:给人留点面子?要不给兄弟我留点面子也行?

雷镜瞧见了杜擎看过来的眼神,目光稍沉,随后垂着眼睫,看在杜擎的面子上,拉着始终暗暗跟他较劲的夏引之往一旁走了。

庄菲蝶也没想到雷镜说话会这么直接,表情僵在脸上数秒,在杜擎拍手招呼大家先热身的时候,隐隐吸气吐气两下,才重新扬着笑脸滑着轮滑到一边热身去,只是视线还是不自觉的往离开的两人那瞥了一眼。

那一眼,正巧瞟到夏引之甩开雷镜紧握着她的手,转了个身,背对着雷镜,看着还像是在怄气。

后者没有丝毫不耐,半弯着身子随后跟着也滑到她对面,嘴里像是在说着什么,脸上表情是讨好的笑。

那笑让庄菲蝶眉心皱起来。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雷镜脸上看到那样的表情。

那一点都不适合他。

庄菲蝶不会忘记去年见到雷镜第一眼时的情景,少年一身浅色衣裤,背轻靠在走廊墙上,一手插兜一手提着一个黑色袋子长身玉立站在社团门口,不知在那等谁,也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表情浅淡,不显烦耐。

她从小学开始就有不少人追,被众星捧月惯了,看人的眼光自也是刁钻。

那人模样看着教养极好,没有现下这个年纪大部分男生的浮夸和焦躁,安静立在那儿,不慌不忙,从容淡定。

十几年来,庄菲蝶好像第一次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上前主动开口问他在等谁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有些难以相信。

当时她还没听到他回复,就见社长杜擎着急忙慌的从走廊的另一头小跑着过来,嘴里嚷着抱歉,把他递过去的袋子接到了手里。

随后,他什么也没说,跟杜擎招呼了一声,就走了。

而她的目光却一直追着他背影转过楼梯角还舍不得收回来。

虽然后来她索要联系方式被拒,但她并不觉气馁,反倒更是觉得自己的眼光果然很好,没有看错人。

如果成功,那他必定也只是个“好色之徒”罢了,哪里还值得自己动心呢。

之后她打听到他的作息时间,知道他有晨跑的习惯,她便早早起来去操场跟他“偶遇”,知道他去图书馆自习的时间,她也会去早早的占位,她拜托杜擎告诉她他们的用餐时间和地点,只要时间合适,她都会尽量的在他面前刷刷存在感。

借着给杜擎熟识的原因,她会找机会跟他说几句话,虽然每次他回自己的话都很简单,甚至只是点头和摇头,但每多见他一面,庄菲蝶都还是会觉得自己的这颗心又为他多沉沦一分。

清爽干净,礼貌又有教养,学习好还爱运动。

雷镜真的完全符合她对自己未来另一半的所有幻想。

这样一个完美的人,如果成了自己的男朋友,她高兴都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舍得跟他发脾气?

而这个小了自己整整五岁的小女孩却…

方才雷镜没来时,她听夏引之那句她和她的阿镜哥哥以后会结婚的话,那骄纵又带着些孩子气的宣扬她本是没有放在心里的,因为始终相信,雷镜这样优秀的人,未来的另一半就算不是她,也该是个温柔大气可以和他并肩一起,看风起风落云卷云舒的人。

而不是像夏引之这样…骄矜蛮横又恃宠而骄的不懂事小女孩。

......

*

夏引之生气,但她其实并不太明白自己到底在生什么气。

甚至具体在生谁的气,她也不知道。

气雷镜有,但更多的,好像还是在气她自己。

妈妈说,女孩子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魅力,她应该要好好珍惜自己现在这个阶段的所有一切。

可今天在见了庄菲蝶之后,她发现,好像不是这样的。

她一点都不喜欢现在的自己,她想长大,想变得成熟,想像庄菲蝶这样,可以喜欢喜欢的人,也可以追自己喜欢的人。

而不是像她一样。

好像每时每刻,都要有人在提醒她:你还小。

所以,像她这样可以一步步的追着阿镜哥哥读书有什么用呢,他始终都把自己当小孩子看而已。

她说喜欢他,说以后想要跟他结婚,他也肯定是当她小孩子不懂事乱说的话吧。

可能庄菲蝶这样的女生才是他以后会喜欢的那种,成熟漂亮,学习好身材也好,就像论坛帖子里说的那样,站在一起金童玉女,特别般配。

夏引之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伤心,越伤心越觉得委屈,越委屈就越想哭。

她又不是自己不愿意长大的,可她一直长不大她有什么办法呢…

她心里纠结着她不能哭,因为知道成熟的人肯定是不会在这时候哭的,可又实在伤心忍不住,尤其是想到她至少还有四年才能长大,她就悲从中来。

看着眼前轻声细语哄着自己的雷镜,眼睛又酸又胀。

万一,万一阿镜哥哥他都没有耐心等到自己长大呢。

四年呢。

还要好久好久。

夏引之刚开始还咬着唇忍着,最后实在忍不住,红着眼睛哇的一声哭出来,“阿镜哥哥,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长大实在是太难了,呜呜呜…”

雷镜因为她的这句话,微微错愕,看她边说边哭,哭着哭着还打起了嗝,看着真的伤心到不行。

从小到大,夏引之不是不爱哭,但为了让雷镜哄,大部分都只是在他一个人面前哭,很少或是几乎不会当着外人面哭的,遑论是现在这个时间地点。

正值下课时间,又是人流量很高的学校广场。

小姑娘哭得眼睛鼻子红一片,看着又伤心又委屈。

模样让人心疼的不行。

而雷镜也是在错愕之后才明白过来,她这会儿跟自己闹得小别扭是为了什么,远不仅仅是因为她觉得他“骗”了她的事,而是小姑娘在害怕,在不安。

她没有安全感——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雷镜轻轻叹气,抬手抹掉她脸上源源不断的眼泪,回头看了眼远处广场中心被人簇拥在中间女生,又回过头来看夏引之,轻声问她,“Jason以前教我们滑的双人自由滑,还记不记得?”

Jason是他们从小到大玩轮滑那家俱乐部老师之一。

夏引之不知道他忽然问这个做什么,抽噎着老实回道,“好像…不记得…多少了…”

“……”雷镜叹口气,拉住她的手往人群堆里滑,“没关系,一会儿跟着我就好。”

“噢…”夏引之下意识应一声,只是反应过来什么后,一个哭嗝定在嗓子眼里,氤氲着水汽的一双大眼看雷镜清俊的侧影,“什么?”

雷镜偏头朝她温温柔柔一笑,“我们来给大家表演一个双人自由滑。”

他得让她明白。

别人已经长大又如何,别人已经成熟又如何,别人已经到了能“为所欲为”的年纪又如何。

再长大再成熟再可以“为所欲为”,她们也成为不了夏引之。

而不是夏引之的任何人,必定是得不到这个叫雷镜少年的偏爱的。

所以有什么好不安的呢。

小傻瓜。

……

而夏引之自己也没想到,她会因为这一哭——

直接在G大论坛,火了起来。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31.65%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