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杜擎的话没错,足球比赛的事,学校论坛上议论了一段时间后,热度渐渐下去。

不过对于论坛上的好好坏坏,雷镜并不在意,也不让私下对着他时总愤愤不平想要跟谁去打一架似的夏引之去看。

没什么意义。

况且后来他因为教授建议忙专业论文的事也顾不上去了解那个。

因为除了上课吃饭睡觉偶尔带小姑娘出去逛逛转转,雷镜余下时间全给了图书馆。

少年班大一课程不多,相对轻松些,夏引之切实履行雷镜小跟屁虫的身份,一没课就陪他窝在图书馆里…趴着睡觉。

董文文和付文文也跟着来了几次,不过鉴于夏引之睡得太过明目张胆肆意猖狂,简直没眼看...刚开始两人还和他们坐一起,后来就躲一边了——因为付文文自己自制力太差,夏引之睡的太容易影响她学习的投入性。

然后又不想自己一个人,就只能顺带着把董文文拽走。

私下付文文还问夏引之,天天这么睡就不怕影响她的阿镜哥哥学习?

小姑娘想也不想摇头:“阿镜哥哥早就习惯了。”

这个“习惯”很有灵性,直到有天付文文看到雷镜一只手打字翻资料,另一只手还能摸摸小姑娘的额头,顺手拿起来一本书给她…挡太阳。

付文文彻底服气。

不过还是不死心,隔天趁着雷镜中途离开,又凑过去小声道:“你这个月十六号不是还要回家吗?周末过来就要期中考了,你也不怕?”

好歹看看书吧小朋友…不要让姐姐太羡慕行不行!

上个月雷镜和夏引之对过课程表,十一月十七,夏引之生日这天正巧是个周六,周五下午她没课,雷镜下午上完两节课,两人也刚好可以赶上晚上的那趟高铁回家。

“还好吧,”夏引之撑着下巴懒洋洋回,“周末回来不是还有两天才开始考吗?我到时候再看就行了。”

普通的期中考试不像竞赛或是其他大考,上课她好好听了,考试前简单把重点过一遍一般就都没问题。

付文文闻言气的捂心口,“被老天偏爱的人真的太讨人厌了!”

夏引之微微一笑,冲她无辜摆摆手,“快去看书吧,你看董董多自觉,就你一直跑来跑去的。”

“……”付文文郁闷的用两只手蹂.躏了一下她的小脸蛋,才“愤愤”转身回自己位置。

只是走到半路,看着迎面过来的女生,神色不怀好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夏引之。

后者被她这一眼看得莫名,顺着她底下偷偷指过去的手一看…原来是庄菲蝶。

虽然那次夏引之和雷镜两个人的轮滑表演结束后,夏引之就退了轮滑社,但后来在学校里还是碰见过她几次的。

夏引之一个人或是和舍友一起的时候,庄菲蝶看到她也假装没看到,而每当她和雷镜在一起时,她又总会主动过来打招呼,落落大方,人畜无害。

付文文给她说,这种人就是典型的“绿茶婊”,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

当时听得夏引之很是郁闷。

付文文以为她是怕了,哪知随后小姑娘只是一脸遗憾的对她道:“我以前真的挺喜欢喝绿茶的,被你这么一说,以后再也不想喝了。”

付文文:“……”

夏引之当时还特别不理解的提出疑问,“到底是谁发明的这个词?对方是不是特别不喜欢绿茶啊?要不然为什么非要把这样讨厌的人形容是绿茶呢?绿茶到底做错了什么?”

付文文:“…………”

这小朋友的脑回路真的是…

付文文在学校八卦论坛里看到过,这个外语学院的系花还是啥的,成绩也很好,稳定年级前三的那种,各种专业类比赛奖也拿了不少,再说人长得也确实好看,要不是她先入为主知道了夏引之和雷镜从小到大的事,大概也会觉得她和雷镜还是般配的。

看到庄菲蝶提着两袋喝的坐在夏引之和雷镜对面的空位上,付文文一点不意外,让她意外的是,自己这舍友不可能看不出来庄菲蝶是故意在雷镜面前刷存在感的吧?结果还不好好起来认真看书做个好少女…还睡?!还睡!

雷镜从卫生间回来,就像没有发现有人坐到了他对面一样,自顾自回到自己位置上,继续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庄菲蝶拿面前多余的两杯饮料递过去,笑着看雷镜小声说,“我猜到可能会遇见你们,特意给你们两个都带了喝的,知道你不喜欢甜的,这杯我没让他们放糖,来的时候看见妹妹在睡觉我就没打扰她,雷镜你帮她拿着吧。”

雷镜礼貌看了眼她,“谢谢不用了。”

庄菲蝶脸上的笑没变,温柔道,“一杯饮料而已,不至于吧?”

雷镜没应声。

远处的付文文没发现夏引之的变化,雷镜却不会没发现。

她把椅子朝自己拉近了许多,趴在桌子上的小脸冲着他,当他敲电脑的时候她的胳膊排除他活动的空间,和他的紧紧挨着。

像宣示主权的小母豹子一样。

夏引之眼睛闭着,像是睡着了。

别人要是看肯定看不出来她脸上有什么不一样,可雷镜就是知道她不开心。

他偏头看了她一会儿,轻轻摇头笑了笑。

用指背刮了下她的小鼻子。

果然,这才见她满意的提了提嘴角,睁开眼看他,用对面刚好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阿镜哥哥,一会儿我们去吃咕咾肉吧,我想吃甜的。”

雷镜二话不说应下,“好。”

庄菲蝶尽力克制才能让自己脸上保持平静,直到——夏引之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后趁着换方向趴着继续睡觉时悄悄给她挑衅的…吐了吐舌头。

她脸色终于沉下,站起身盯着夏引之“嚣张”的头顶看了眼,拿起自己的包和书,面无表情的走了,饮料被她落在原地。

她倒要看看,雷镜对夏引之这样娇纵不讲理的小屁孩到底还有多少的耐心。

*

因为夏引之要回家过生日,付文文和董文文就在前一天到学校附近的蛋糕店里买了个蛋糕提前给她庆祝了。

“我俩的生日都在前半年,我本来还想着你生日的时候我们可以好好庆祝一下,圆一个我给舍友过生日的愿望呢!”付文文唉声叹气,“谁知道这么远你居然还要回家过生日。”

“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嘛,学爸爸和Elien妈妈离我们比较远,有时候我爸爸他们聚会,他们两个不一定都会到,明天刚好他们能来又是我生日,霆爸爸就说让我们回家啦。”

“啊啊啊——”付文文闻言再伸手揉她脸蛋儿,“之之你这真是天选之女啊啊啊啊啊,羡慕死你了我,有个雷镜学长那样的哥哥疼就算了,还有这么多爸爸妈妈疼,啊啊啊啊啊你这是什么欧皇运气的投胎技术!!”

夏引之费力的把她两只爪子从自己脸上扒拉下来,安抚的拍拍她的肩膀假笑,“虽然有点同情你,但我也不打算告诉你,”她眨眨眼睛,模样有些欠扁,“因为下辈子我还要做夏引之。”

有爸爸妈妈,有阿镜哥哥,有霆爸爸静妈妈……

有他们所有人的夏引之。

*

周五晚上,宋欧阳去高铁站接两人,夏天也是刚到家里没多久,房间宋欧阳提前都给收拾了,她就留下给他们做点吃的,让这两小只回来可以吃上热汤饭。

虽然只有一个半月没有见,中间甚至还经常电话视频,但夏引之出站看到宋欧阳的时候,还是跟小时候一样,跑着一下跳到了他身上。

…也得亏他这老父亲常年锻炼从未间断,撑得住她的调皮小闹。

从高铁站回到第一社区,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两人吃过东西,夏引之拉着夏天在客厅七七八八的说话,宋欧阳和雷镜去厨房洗碗,一边洗着一边也聊了几句。

宋欧阳注意着客厅两个人,在水流声中低声对着雷镜道,“索魏的事,你巍然爸爸这两天有跟你打电话说过吗?”

雷镜下意识偏头看了眼厨房门,随后也压低声音有些疑惑道,“什么事?他过完年出来的事?”

这不是早就知道的吗?

“不是,”宋欧阳摇头,“索魏出不来了。”

“?”

“前几天在里面伤了人,他轻伤对方重伤,看情况估计还得七八年。”

“……”

雷镜一时无言,嘴张了张,刚想开口说什么,听见客厅的动静,又紧闭上了嘴。

不多时,厨房门边探出来一颗小脑袋,“你们两个,两个碗洗这么久,是不是背着我说什么小秘密呢?”

宋欧阳似笑非笑看自家小姑娘一张小醋脸,“我跟你阿镜哥哥能说什么秘密瞒着你?”

“我是在跟他说,今天下午我下班回来碰见你蒲奶奶,她说你明天生日,她有事正好要去他们剧院,问你们两个要不要跟着去?”

蒲冬艺虽然退休了,但自己投入了一辈子事,不可能真的全部放下。

夏引之闻言,果然忘了“秘密”的事,双眼亮晶晶的跳进厨房,拉着宋欧阳狂点小脑袋,“要要要要要!”

要知道,从小到大,夏引之喜欢跟着蒲冬艺去剧院的原因,一个是喜欢听老生,另一个就是因为跟着她可以进后台…看神仙变脸。百看不厌。

被夏引之这么一打岔,两人也没再有机会说什么,时间也晚了,宋欧阳看了雷镜一眼,意思是明天有机会再说,随后赶满眼兴奋的小姑娘去睡觉了。

隔天夏引之的生日宴还是定在了晚上,也还是从小到大那家没变过的中菜馆。

白天她和雷镜跟着蒲冬艺在京剧院转悠了多半天,下午趁着云昭昭课间休息,到学校隔着大门…看了看她,顺便收到一个小礼物。

随后雷镜又带着她到商场玩了会儿VR抓了会儿娃娃,晚上快六点,两人才自己打车到饭馆。

两个人进包厢的时候,除了乔巍然一家都到了,夏引之好久没见孙学和Elien,抱着两人撒娇不撒手。

孙学笑着敲敲她小脑袋,“你啊,就嘴上说说,有你阿镜哥哥陪着哪还能想起来我们,要真这么想,让你学爸爸和Elien妈妈等这么久?”

夏引之:“嘿嘿嘿嘿。”

众人正七嘴八舌调侃着她的时候,乔巍然一家三口也到了。

上了小学的乔桥不再像幼儿园时那么调皮捣蛋,两个多月的时间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小正太。

后面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进来就一脸酷酷的说里面装着给姐姐的神秘礼物。

夏引之好奇,软磨硬泡问他到底是什么东西,小家伙硬是坚持到了饭局过半还一个字不透露,只说到最后吃蛋糕拆礼物环节才能让她知道。

两人座位挨着,知道乔桥怕痒,夏引之坏心思的想去挠他痒痒逗他,可还没动作就听他们这间包厢外一阵震天的喧嚷声。

似乎间歇听见有几声叫“索桃”的声音。

夏引之下意识朝门口坐着的索桃看过去,就看见她的桃桃妈妈脸上从茫然惊讶瞬间到难以置信和惊恐的眼神。

紧接着不等众人反应,包厢门被人从外用力一脚踹开,门砰一下弹到墙上又被来人用力挡住。

两男两女随即冲了进来。

而以夏引之过人的记忆力,她很快认出来了这四个人身份。

是她桃桃妈妈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嫂嫂,也就是——

索魏的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

包厢里正冲着门的最里侧是夏引之,她左手边是雷镜,右手边是乔桥。

余下男人们在雷镜的左手边,女人们在乔桥的右手边。

索桃和乔巍然刚好在边侧,彼此挨着。

门被踹开的那一瞬间,乔巍然就速度极快的起身把索桃拽到了自己身后。

而宋欧阳他们反应也很快,第一时间先冲到桌前把女人们挡在了后面。

刚才踹门最先进来的是索魏爸爸,一眼看见乔巍然,知道索桃躲在他身后,直接朝着乔巍然挥拳过去,“王八蛋,白眼狼,索桃你给我出来,躲什么躲!你他妈还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索家养你这么多年,结婚嫁出去了就他妈胳膊肘往外拐了是吧!合着外人坑你老子坑你哥,连亲侄子也不放过!你他妈知不知道自己是谁!你合着外人把你亲侄子送监狱里头!你还是不是个人?!!”

饭馆里的工作人员和起身凑过来看热闹的,一堆人挤在门口,哭嚷嘈杂的声音,让本来就不算大的包厢瞬间更拥挤了。

“你是不是人是不是人啊!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索魏妈妈一边嚎哭着一边也扑了过来,对着乔巍然身后的索桃一阵拳打脚踢,只是基本都到了挡在她身前的乔巍然身上。“这么多年,原来你们什么都知道,你们夫妻两个合着外人把我儿子给弄进监狱里去,你们是人吗?!你们怎么这么狠的心!”

宋欧阳和雷霆听见他们喊叫的话,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顾不上诧异他们怎么突然知道的,一见他们动手,把身后的人往里面推了下,赶忙去帮忙。

孙学默契的没上前,只是把椅子用力踢到一旁,将索桃从乔巍然那拽到了自己身后,自己一个人护着她们后面几个。

夏天下意识把离得最近的乔桥搂到了怀里,随后扭头见雷镜把夏引之护得好好的,松口气,分神拿出来手机报警。——外面也许会有人报警了,但他们需要以防万一。

索魏爸爸长得虎背熊腰,虽然不太好弄,但宋欧阳他们毕竟也不是善茬,制住他还不算什么难事,只是索魏妈妈一个女人,他们是真不好动手,推搡间被打了好几下。

后来索魏爷爷奶奶也哭闹着朝几个人扑过来,又打又踢,边打边骂:“我们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养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结婚就胳膊肘往外拐,合着别人把你亲侄子送监狱里头,现在你高兴了吧?!他出不来了!你高兴了吧?!你们都高兴了吧?!”

“你侄子在监狱里头不知道怎么受苦啊,你倒好,来给你仇人孩子过生日,我让你们过!我让你们庆祝!”索魏奶奶疯了般推开拉她的两个服务生,扑到桌子上把上面的瓷盘碟子乱扔一通,“我让你们过!我让你们过!”

“不就是骂了那小贱人几句,你们就把我孙子给弄到监狱里,你们怎么这么心狠!你们还是不是人!还过生日!你们有什么脸过生日!我让你们过!让你们过!”

老人家年纪大了,力气倒是不小,两个服务生过来拉也拉不住,孙学胳膊被碟子砸了两下,闷哼一声,腿动了动想冲上去,又怕自己离开了,后面几个待会儿推搡间会受伤,正纠结的时候,徐静宜在后面推了他一把,“你快去啊,甜甜在报警了,警察一会儿就来,咱们先按住他们就行,别担心我们,我们没事!”

Elien也催促:“对对对快你快去!”

孙学见此,上前帮忙去了,徐静宜Elien两人手忙脚乱把已经哭得发抖的索桃拽到她们身后,防着一直试图冲过来的索魏妈妈。

整个包厢,咒骂哭喊,桌椅碰撞声不绝于耳,乱成一团。

推搡间,包厢边柜上的两个半人高的陶瓷装饰花瓶摔下来一个,碎了满地瓷片。

外面看热闹的开始心惊胆战喊着他们小心地上的碎瓷…

这场面比当初索魏在学校给雷镜打的时候大多了,空间又小,哭闹喧嚷声翻了好几倍不止,乔桥也不酷了,看着陌生的外公外婆哭得脸上眼泪鼻涕都是,夏天打着电话差点儿抱不住他。

夏引之刚开始被吓住,随后看着盘子碟子飞过来下意识的尖叫出声,可他们已经在角落了,椅子横七竖八挡着躲都没处躲,雷镜下意识抱住她背过身子。

碟子边不偏不倚砍在雷镜后脑勺上,随后从他背上跌下去摔成碎片。

他脑袋里嗡一声,似乎连着眼睛都被震了一下,一瞬间什么都感觉不到也听不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只是还没等他痛觉神经反应过来,余光瞄到夏天一脸惊恐的试图隔着椅子冲过来,她嘴里好像在喊着什么,但雷镜听不到,只是本能的把怀里的夏引之又抱紧了许多,半分没敢移动。

下一秒,一个半人高的陶瓷装饰花瓶,砰一声——

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雷镜的颈背上。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35.97%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