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黑色的保姆车汇进夜晚的车海。

小褚看着在座位上默默垂泪的夏引之,满脸的忐忑无措。

相处四个多月,除了拍戏时的剧情需要,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夏引之有如此“外露”的情绪。

她总是一副无所谓的状态来面对所有的一切,无所谓多少人喜欢她或是讨厌她,无所谓她会在这个圈子里红多久,待多久。

夏引之拍戏的时候,小褚在片场等着时,偶尔会听剧组里的人私下讨论她。

说虽然她演技很好,但也确实红的很莫名其妙。

不仅出道就是圈内最口碑导演的作品,随后到手的资源也很逆天,譬如去年上映的那部电影,即便她在里面只是个戏份比较重要的配角,可还是让人很惊讶啊。

她才出道两年,作品也只有《梨园东皇》那一部而已,就可以上那种大咖云集的官方正片,要说背后没金主没人捧,那绝对是没可能的事。

可偏偏就是邪乎,圈子里多少狗仔出动,打着自己“天下第一狗”的称号想从她身上挖点什么,可费尽力气,就是啥也没有。一点也没有。

甚至后来大家还悄悄来找她八卦,问她跟了她几个月,难道就没发现过有什么猫腻吗?

“什么猫腻?”小褚那时候根本没明白。

“金主啊…”众人看她直翻白眼,“舍得花钱给她砸资源的那种。”

“没有。”小褚当时想也不想的回复。

看着众人一脸不相信的眼神,她的表情更是诚恳,“别说有没有金主了,我甚至都没见过她私下跟哪个男的聊过天。”

说完,察觉到话里的歧义,又默默追加了一句,“女生也没有…”

当然,这是她有工作时她在她身边时的状态,至于没工作她的之之姐人间消失的时候,她就不知道了。

也没法知道。

不过如果是谈着恋爱或是真的跟谁在一起,总是会有些蛛丝马迹的。

可真的没有。

夏引之无欲无求清心寡欲的状态,一度让小褚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什么东西能真的让她,或是值得让她动一动眉毛的。

可这几个月已经在她心里根深蒂固的东西,却在刚刚这短短十几分钟之内,有了颠覆。

所以,小褚胡乱猜测着,刚刚那个好像用着全世界最温柔的眼神看着之之姐的大帅哥,就是让她变得如此清心无欲的原因吗?

从现场回到酒店的短短几分钟车程,小褚虽然忍着满腔的好奇一句话都没说,但脑袋里早已脑补出一部八十集的破镜重圆狗血剧。

她小心翼翼看了眼目视着窗外默默掉眼泪的夏引之,从前座后背抽了两张纸无声给她递过去,识趣的什么都没问,只是在看到酒店门口围着的粉丝时,交代司机直接把车子开到酒店的地下车库——之之姐现在的状态,实在是不适合出现在粉丝们的面前。

而让小褚佩服的是,等车子在车库停稳,夏引之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状态,除了眼睛红着,鼻音很重,一切都很正常。

等电梯的时候,甚至开口问她盲文老师找得如何的事。

下个月夏引之要进的剧组虽是一部大IP古装剧,但其实是讲的一个前世今生的故事,里面的现代部分会涉及到一些盲文情节。

虽然情节占比不多,但夏引之还是在工作确定下来之后,就吩咐她们给她安排盲文老师的事。

小褚觉得,那些奇怪她会有今天如此成绩的人,只是离得她太远了,或是没有真正想要了解过她。

如果了解了她,大概会明白她如今的成绩是“配得上”她的。

夏引之是一个矛盾的个体,因为她的“无所谓”,也因为她的“认真”。

……

电梯下来,两人上去后,小褚道,“兰姐说她托人介绍已经找到合适的老师了,只是那老师前几天有事比较忙,还没顾得上谈具体细节,不过对方正好也在镜市住,约起来比较方便,好像是说约了明天,但具体的我还不是很确定,我晚一点再跟兰姐确认下再和你说?”

夏引之闻言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攥着肩上的外套,看着电子屏幕上的数字跳到27。

等小褚拿房卡给她开了门,夏引之把房卡从她手里拿过来,道,“不用跟我进去了,早点去休息,明天也不用来叫我吃早餐,我多睡一会儿。”

小褚看了眼只有月光隔着薄纱透进来的昏暗屋子,迟疑了下,“可之之姐…你的妆…”

“我自己来就行。”夏引之把门轻轻碰上了。

小褚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无声“哦”了声,往隔壁自己房间走了两步,又走回来,有些担忧的看着房门好一会儿,才挠了挠脑袋,回了自己房间。

门里。

夏引之没有把房卡插到取电盒里,一晚上的佯装,在黑暗里无所遁形。

脱离了所有人的目光和注视,她手里的手包再也拿不住,隔着地毯砸出一记闷重的声音。她脱掉脚上的高跟鞋,背靠着门缓缓蹲坐在地,搭在膝盖上的手在黑暗里,轻轻的发着抖。

整整一个晚上,她其实,很乱。

以前,以前好像也幻想过、期待过,是不是可以像今天一样,忽然会看见他站到自己面前,用曾经陪了她十五年的目光,看着她,说一句,“阿引,阿镜哥哥回来了。”

所以他刚离开的那段时间,她走在大街上、拐过每一个拐角、路过每一个十字路口、甚至…每次回到安城,一进家门,都期待可以看到他。

期待他的离开不过是自己做的一个噩梦而已。

她期待太久太久了,久到这一千八百多个日夜,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可现在算什么呢?

夏引之看着窗外,眼睛再次模糊起来。

因为自己的不争气。

他的出现,让她这一千八百多个日夜的努力,在这一晚,溃不成军。

因为她无法否认,裹挟在这一堆堆庞杂混乱的情绪里,还有一丝丝她不想承认的、也害怕承认的…开心。

她可以欺骗别人、可以欺骗任何人,包括他在内。

却欺骗不了她自己。

生气、烦躁、不甘在这一刻充斥着夏引之的所有感官。

太不公平了。

她气急的想着,趴在自己膝盖上,用力的呜咽两声。

手拿包里的手机在黑暗里嗡嗡的震动,隔着地毯都能感受到了。

夏引之头也没抬,伸手摸到方才掉到地上的手拿包,发泄似的,把它往前扔了过去。

啪哒啪哒,手包在地毯上滚了两声。

手机安静下来。

可没过一分钟,又再次嗡嗡嗡起来。

夏引之本不想理会的,可忽然却想起云昭昭在典礼前给自己发的微信。

她抬起头,吸了吸鼻子。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光亮费了些力气,才看到刚刚被自己丢出去的可怜的包。

夏引之用手胡乱抹了下脸上的泪,一边抽噎一边在地毯上摸索着,摸到不知什么时候也被丢在地毯上的房卡,站起身子把它插到取电盒。

房间瞬间亮堂起来,夏引之眼睛闭了闭,才又睁开抽抽噎噎的往还在震动的手机那走,打开手包拿手机出来的时候还在想,他回来就回来了,以后不管如何都跟自己没关系。

走的时候,她也算是跟他表白过,而他…拒绝了她。

总不归隔了五年没见面,他又回来,是喜欢上了她吧?

十五年朝夕相处都没有发生的事,又如何在这互不相见的五年里发生呢?

太可笑了。

可如果不是喜欢她,他又回来找自己做什么?

认妹妹吗?做梦吧他。

……

手机拿出来,屏幕上显示的果然是云昭昭。

夏引之又用手抹了把脸上的泪,清了清嗓子,接通了电话,只是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的云昭昭一等接通,先噼里啪啦开了口,“小祖宗,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啊?我刚刚看你们直播早结束了嘛,结果等你给我打电话等了这么久你都没打,我都快睡着了…”

夏引之没应声。

少顷,云昭昭试探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过来,“那个…我刚刚打电话你没接,就打给你助理了,你助理跟我说你已经回房间了…”

“然后…她跟我说你心情不太好?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不知道,只是说让我问问你…”

“怎么了阿引?发生什么事了?”

夏引之闻言又抹了把脸,还是一句话没说,只不过没忍住的一声抽噎还是从话筒里传了过去。

“……”云昭昭惊诧,“乖乖你哭了?”

天啊,这是怎么了,都多少年了,她就没见她哭过。“怎么了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夏引之摇头,不想跟她说这个,只是想到云昭昭看不见,喃着鼻音道,“没事,就是想到下个月要进组的那个电视剧,情绪有点走不出来。”

“……”

云昭昭不太懂,不过以前倒是听夏引之说过,有些演员,包括她在内,喜欢在进组前找状态,让自己能够在开机后尽快沉浸到剧情里去。

她在那头眨眨眼,问,“…所以你下个月要进组的那个电视剧,是个悲剧?”

夏引之囫囵“嗯”了声。

没再给她机会继续问,直接转话题道,“微信里你不是说今天找我是有事要说吗?什么事?”

“额…”云昭昭音色迟疑,“要不…我改天再跟你说?”

你心情不好,万一听了更不好怎么办?可这事情又瞒不住…

夏引之垂了垂眼:“没事,说吧。”

下次两人能这么聊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哦…”云昭昭纠结,“那个,我前两天休息不是回了一趟安城么?顺便去看了一下我们的高中班主任,然后…她跟我说了一件事。”

“…不要铺垫,直接说。”

“……”云昭昭小心道,“我们学校后面又扩了一片地,要建一座实验楼和两栋寝室楼,捐资人你知道是谁吗?”

“……”她怎么会知道。

“阿引…”云昭昭低声说,“是你哥哥,雷镜。”

“他回来了,你听你爸爸妈妈说了吗?”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42.45%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