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雷镜看着眼前女孩子泪眼婆娑的面容,感觉到手下她因气急难堪无法自己的颤抖,心疼的眼睛也红了,他拿另一只手,想去给她擦眼泪,被她毫不留情的一把拂开。

夏引之不想在他面前失态,让他白白看自己笑话。

她用力眨了下眼睛,又拿手背随便抹了下脸颊上的泪,视线再度变得清晰起来,看到他红了的眼眶,有瞬间的愣怔,这是自小到大,她从未见过的雷镜。

可下一秒,她神思回笼,心觉好笑。

真是可惜。

他如果像自己一样也成了演员,拿影帝可能也是分分钟的事。

雷镜察觉到远处有好奇的人投了视线过来,侧了侧身,用自己高大的身子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微微俯身看着她柔声劝道,“我们坐下好不好?你现在身份特殊,不能被人发现。”

夏引之根本不想听他说话,想离开,又往回抽了下手,但他握的太紧,依旧没抽开。

她下意识用另一只手去推他,手推到他胸口上。

她用的力气不小,可他却纹丝未动。

这情形让她莫名委屈万分,再开口,已经有些气急败坏,“雷镜,你到底想怎么样?”

“坐下来,好好跟你说说话。”他低声请求道。

夏引之听得好笑,然就扯着嘴角真笑了出来,“你觉得,我们有什么可说的?”

雷镜闻言,嘴张了张,似乎是想说什么,可最终只是重新闭上嘴,看着她。

欲言又止。

夏引之盯着他,笑着点点头,“好,你既然想说,那就说吧。”

她忽又冷了表情,看他,“所以,你现在可以解释一下,当年你为什么非要出国去读书了吗?或者可以解释一下,你要出国,为什么一定要瞒着我,直到临走前才让我知道,甚至…甚至是从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口里听到?”

等了半天,没有等到他开口,夏引之再强颜欢笑继续道,“好,你不说,我来替你说,你以前说过,你一直想要一个妹妹,后来我出现了,我从小到大一直黏着你,小时候你新鲜喜欢,可长大后,看着我一路跟着你,你渐渐开始厌烦,不喜欢了,可因为我爸爸妈妈和静妈妈霆爸爸,你因为他们的原因,你不能直接说,甚至不能直接做什么,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甩开我,摆脱掉我,对吗?”

说到最后,她已经泪如雨下。

这五年来,夏引之尽力不让自己想这件事,因为每次想到这个,心都像是被人生生挖掉一般疼。

“不对。”雷镜闻言,想也不想的开口否认。

夏引之因为他语气的急切怔了一瞬。

“不是这样的,阿引。”雷镜再度否认。

“那是为什么?”她咄咄追问。

雷镜迟疑了一瞬,开口,“我只是,病了。”

他低声补充道,“我怕你知道难过。”

虽然夏引之在听见他说病了时,心跳快了一瞬,担忧之色瞬间爬上她的眉眼,可下一秒后知后觉品出他说这话时,语气里的迟疑和不足底气,还有他如今这般模样、完整无好的站在她面前,直觉这是他想让她原谅他,给自己找出的借口。

再退一万步讲,就算生病了又如何,谁这一生会顺顺利利健健康康没痛没痒的一直到老?

有必要如此瞒着她吗?

夏引之摇头,看着他无所谓笑了笑,“算了。”

如今争论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毫无征兆,毫无理由,决绝离开是事实,就算如今回来。

跟她也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因为每次想到这些,同时也会让她想起以前他对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

-傻瓜,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另外一个女生有阿引对阿镜哥哥这么重要的。

-阿镜哥哥怎么会讨厌阿引呢,永远不会的。

-嗯,只要阿引不喜欢的,阿镜哥哥就不做。

……

算了。

相信儿时那些不懂事的承诺的她,可能才是最傻最可笑的那个人。

夏引之垂了垂眼,眼泪再次顺着脸颊落下,她用力抿了下唇,调整好情绪。

再抬眼看雷镜时,眼里是比刚才还要令他惊慌的淡漠和平静。

“算了,”夏引之看他说。

又低落的重复一次,“雷镜,算了。”

“我想你应该还记得,”她看眼前这个陪了她十五年,也让她喜欢了十五年的人,看着他,眼睛里抑制不住的酸涩,“当初你离开的时候,我跟你说过,我很喜欢你,是以后可以和你结婚的那种喜欢。”

“从明白这种感情的那一秒钟开始,我就想要嫁给你,我把这份喜欢毫无保留的呈现给你,想让你了解我的心意,想让你知道我的努力。”

“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的追着你,我生怕自己不够优秀,配不上你。”

“我很努力的长大,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很努力、很努力…”她哽咽得几乎张不开口,“很努力让自己不要任性,不要像小时候那样无理取闹,不要做让你讨厌、厌烦的事情。”

“阿镜哥哥,”夏引之神情蓦地有些恍惚,她深深吐了一口气,释然道,“我真的,尽力了。”

尽力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的结果了,可你还是不喜欢我。

这一瞬间,雷镜感觉心脏像是被什么搅碎了,尖锐的刺痛从那一处传到四肢百骸,而眼前的女孩子,漠然的眼神,平静的面容,好像下一秒就要从他面前消失不见一样。

雷镜再也克制不住,用力把她揽进自己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阿引。”

他抱着她的手一点点用力,搂紧她,喃喃重复道,“对不起,是阿镜哥哥不好。”

夏引之没有挣扎,这个拥抱她怀念了太久,这个怀抱她想念了太久。

她脸颊压在他胸口的大衣领上,闭上眼,鼻间是她以往最熟悉的味道,像春末夏初的雾霭山林,清凛干净。

夏引之放纵自己最后在这个怀抱里沉浸片刻,垂在他两侧的双手抬起,又缓缓攥拳,放下。

少顷,她在他腰间推拒一下,再一下。

最后一下,也许是因为雷镜感受到她决绝的心思,在她再用力时,轻轻松开紧搂着她的手,却也只是放松了些力道,双手依然虚虚挡在她身后,像是生怕她下一秒就转身跑掉一样。

夏引之因为这个认知,自嘲一笑。

到现在了,夏引之,你还在妄念什么。

她手背到身后,握住他两只手腕,把他两个胳膊从自己身后拿开,平整了下情绪,抬头看他道,“这几年,其实我也想明白了一些事。”

“以前我们都太小,尤其是我,太把别人的承诺当回事,对什么都太认真,其实认真来想,你也并没有做错过什么,以前,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是真心对我好,真心疼我的,我知道,我可以感受得到。”

“但就像爸爸跟我说过的那样,我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独立的个体,只要我们越长越大,身边的人总会越来越少的,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的生活,你也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雷镜,”夏引之道,“就这样吧,到此为止吧。”

“以后,我不会再喜欢你了,但我可能也没办法继续把你当哥哥看待,至少目前这个阶段是这样的,所以,麻烦你今后不要再像这样…”她本想说‘费尽心思’又觉这个词好像太给自己长脸了,扯了扯嘴角,只是道,“不要再像这样出现在我面前了,静妈妈和霆爸爸那里,”她停了停,“他们,他们必定也是从小抚养我长大,我不想因为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丢下他们,我也不想因为我们两个让他们难过,所以,所以,我以后还是会回去看他们,但我会尽量少回去的。”

“以前你走的时候,我就说过,希望你前程似锦,”夏引之看他一笑,“如今看来,你真的生活的不错。”

“我听昭昭说了你给咱们学校捐赠的事。”

“挺好的,真挺好的。”

她字里行间的诀别,让雷镜的一颗心如坠冰窖,“阿引…”

“拜托…”夏引之维持着自己濒临崩溃的最后一点理智,“请给我留最后一点身为女孩子的尊严吧。”

这一句话,把雷镜没说出口的话彻底的堵了回去。

雷镜抿紧嘴巴,看着夏引之往后退了一步,完完全全退出自己怀里。

最后抬头看他一眼,接过因为从头到尾听了完整的故事而兀自哭得稀里哗啦的小褚递过来的渔夫帽戴到头上,压下自己的半张脸,错过他,往楼梯那走。

夏引之的最后那句话,把雷镜钉在原地,他双手紧握成拳,看着她从自己身边错身而过。

看到她走了两步停下时,他心重重一跳,眸子里闪过一丝希冀,看她半回过身子,用余光看他,淡声问,“我公寓对面的那套房子,新搬过来的住户,是你吗?”

她话音落,不仅雷镜怔了一下,连跟在她身旁仍在抽抽噎噎的小褚,都一下怔住。

因为惊吓,甚至还打了个响亮的哭嗝。

什么?

之之姐对面新搬过来的那个“老板”竟然是这个弄哭她之之姐的帅哥哥???

他不是…他不是个…盲人老师吗???

“是吗?”没听到回答,夏引之平静再问一次。

雷镜看着因为角度,只能看到的红润嘴唇和一小截的莹白下巴,抿了抿唇,应了声。

“是。”

夏引之提提嘴角,耐心问,“我知道你这两天装房子可能费了不少心思,可还是要问你一句,你有可能再搬走吗?就这两天。”

相对比因为这句问话,一脸懵懂莫名的小褚。

雷镜几乎是下一秒钟,就明白了她想要说什么,而就是因为猜测到她想说的话,嘴角无法抑制的抖动,咬紧牙关,没回话。

夏引之安静了一会儿,了然的点点头。

紧接着偏头对着小褚吩咐道,“帮我订酒店。”

“……啊?”小褚一边因为生理性的抽噎打着嗝,一边一脸茫然的应声。

这好端端的,没工作也没什么的,为什么要去住酒店啊?酒店哪里有家舒服?

夏引之没看小褚,自然没看到她莫名又荒唐的表情。

只是继续吩咐道,“订离宜海湾越远越好的酒店,如果我入住的酒店那一层有这位先生的信息,就帮我换别的楼层,如果还有,就帮我再换别的酒店。”

“要是新换了酒店还能碰到他,”她用力抿了抿嘴唇,“那换别的城市也可以。”

最后轻道:

“总之,不要让我再看见他。”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

44.6%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