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在送夏引之去机场的路上,小褚也不知道在兴奋什么。

叽叽喳喳嘴里叨叨不带停歇的。

夏引之时不时懒懒应一句,看着车窗外疾速倒退的景色,会想雷镜其实也挺能忍自己的了,那时候的她和现在的小褚相比,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当时不管她跟他说什么,说多无厘头多无聊的话,他都没有一点不耐,始终有问必答,对自己是十足的耐心。

……

到高铁站,小褚去取票,夏引之戴着帽子围脖,全身上下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面,裹的严严实实站在原地,四下转头往周围看,看了半天,才察觉到自己是在找什么。

她瞬间收回视线,低头看自己脚尖。

夏引之啊夏引之。

不让人出现在身边的是你,真不出现又期待见到人的还是你。

你还能再没出息点吗?

……

除了上次品牌活动,夏引之每次回安城,徐静宜基本都会自己来接。

今天亦是。

夏引之一从车站出来,就见徐静宜在寒风里站在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旁往门口张望着。

即便她裹得如此严实,徐静宜还是一眼认出来她,扬着笑迎着她走过来,将她一把抱在怀里。

“又瘦了。”徐静宜心疼的搂着她肩膀。

隔着棉衣都能感受到她身子的单薄。

夏引之把脑袋在她颈肩蹭了蹭,撒娇,“那这两天静妈妈要做好多好吃的给我补一补。”

徐静宜笑了下,又用力搂了搂她,摸摸她脑后,“天冷,先上车。”

到了车上,夏引之给陈司机笑着打招呼,“陈伯伯,好久不见。”

陈司机应声,给她寒暄几句,启动车子上路。

陈司机也是看着夏引之长大的,如今小姑娘长大有出息了,可脸上的笑也少了,看着怪让人心疼的。

回去路上,徐静宜给夏引之说,乔巍然他们知道她回来,一家三口晚上也会过来家里吃饭。

夏引之惊喜笑笑,“太好了,上次回来时间短,没顾得上去见他们,桥桥后来还给我打视频哭来着。”

“你有快半年没见他了吧?”徐静宜也笑,“今年升了初一,长好高了。”

夏引之点头,“他给我发了他升学时候的体检表。”

还说他终于长得比姐姐高,可以保护姐姐了。

小家伙在视频里像个小大人儿一样,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遇到危险躲到大人怀里哇哇哭的小屁孩儿了。

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夏引之和徐静宜一直闲聊到家。

路上,她几欲张口想问问徐静宜,雷镜有没有回来,会不会回来,可到嘴边还是怎么都问不出口。

直到下了车进了家门,看到除了小玉空荡荡的家里,才真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确实听进了自己的话,为了避免尴尬,尽量不在家里碰面。

挺好的。

……

到家时不过三点,夏引之简单吃了点东西,就被徐静宜赶到房间里休息。

“过两天拍戏你至少又要四五个月不能好好休息,这两天就在家里好好养精蓄锐,什么都不要想。”

虽然夏引之并不觉得累,可为了不让她担心,还是听她的话,乖乖进了房间。

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坐到沙发前的地毯上堆起了之前堆了三分之一的乐高,投入进去,时间过得倒也快,房间门被敲响时,她还以为是徐静宜来叫她起来,结果门开,就见半年没见的乔桥一下子朝她扑过来。

夏引之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满脸兴奋的乔桥抱着原地转了好几圈,“阿引姐阿引姐我都想死你啦!”

夏引之被他转的头晕眼花,笑着拍他肩膀,“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你姐我要被你转吐了……”

乔桥闻言赶紧停下脚,乖乖让她着了地。

夏引之新奇的绕一圈看他,“我天,你这可不止一米七吧?”

“一米七那是我刚入学的时候了好吗?”乔桥挺胸抬头,“我现在已经一七四了!”

“……你才十三岁,会不会长得太高了啊?”夏引之揪心,“发育这么早,小心到高中就不长了。”

“你阿——”她及时改口,“别的男生都是到高中才猛长个子的。”

“不会,”乔桥回,“欧阳爸爸说我跟爸爸一样,长个子长得早,他初中那会儿刚认识爸爸的时候,爸爸也这么高了,但高中的时候又长了好几公分呢。”

行吧。

夏引之仰着脑袋看乔桥半晌,抬手揉揉他脑袋,“以后再长高,你姐姐我连你的脑袋都摸不到了。”

“不会啊,”乔桥想也不想弯腰,把脑袋凑到她跟前,笑得没心没肺,“我低头就行了嘛。”

夏引之笑着用两只手掐了掐他脸蛋儿,“谁家弟弟,这么乖。”

“嘿嘿嘿…”乔桥抓着她的手晃了晃,“姐,这次回来待几天啊?明后两天周末,在家里陪我玩两天嘛。”

“好啊,”夏引之爽快回他,“那今天晚上你也别回家了,反正我也是过了这周末再走呢。”

“Yes!太好了,”乔桥兴奋,“等晚点我爸妈来,我就给他们说!”

夏引之意外,“巍然爸爸和桃桃妈妈还没来?”

“嗯,我爸还没下班,我妈等他下班会一起过来,我放学听我妈说你已经到了,就先打车过来啦。”想见她的心情简直溢于言表,他往她房间看了眼,看到干净整洁的床铺,“你刚刚不是在睡觉?”

“没,”夏引之坐回到地毯上,拿了个乐高碎片放上去,“不困,在玩呢。”

“那我跟你一起。”乔桥把门关上,也盘腿坐到她对面。

两人闲聊了会儿,乔桥一改刚刚的喋喋不休,欲言又止的看对面夏引之,后者察觉出来,好笑看他,“干么,有话就说,偷偷摸摸看我做什么?”

乔桥撇嘴,“说了怕你生气。”

“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生过你气?”夏引之无语看他。

“那说好了,不生气啊?”

“嗯。”

“好吧…”乔桥小心捏着手里的乐高碎片,往前探了探脑袋,“姐,我上次听见我爸打电话了,叫对面‘阿镜’…阿镜哥,他好像回来了……”

夏引之闻言手顿了下,随后不动声色低头继续,佯装无事道,“我知道,我都见过了。”

“什么?你你你见过他了都?”乔桥震惊,随即怒道,“那…那你有没有上去打他一顿啊?!”

“……”夏引之看他,“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暴力,张口闭口就打不打的。”

“有没有啊?”乔桥执着答案。

“……没有。”

“哼,”乔桥闻言气道,“没事,等我下次什么时候见到他,到时候再揍他帮你出气!”

“……”夏引之笑笑,“出什么气,我有什么气好让你出的?”

“哼哼,别以为他走的时候我还小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乔桥撇嘴,“你后来回家少,也没以前那么爱笑都是因为他不辞而别,什么都没说就去了国外,对不对?”

“……”夏引之不想让他因为自己误会雷镜,解释道,“不是你想得那样,你还小,不懂,别乱脑补。”

“我都十三岁了,不小了,再说有什么不好懂的,难道不是因为你那时候跟他表白他没接受,所以你才会一直难过,一直哭的吗?我说错了吗?”

“…………”行行,你不小你没说错你都对,可你这么吼出来让你姐我多尴尬你知不知道?

乔桥是妥妥的姐控,体会不到姐姐表白被拒绝的尴尬,只能体会到姐姐表白没有被对方接受的愤怒。

“哼,反正别让我看到他,不然我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夏引之:“……”

你怕是忘了,你现在可是待的人家家里。

知道他是心疼自己在说气话,夏引之倒是没怎么放心上,直接给他转开了话题。

“…你放寒假的时候,我下部戏应该还在拍,到时候我让小褚过来接你,去玩几天?给我探个班?”

乔桥注意力果然瞬间转移,一脸惊喜,“真的?我可以去?你们导演会不会骂你啊?”

“除非你到那天天给我找麻烦,不让你做什么偏做什么。”夏引之逗他。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乔桥摇头,伸手发誓,“姐,我肯定可乖了。”

……

两人玩了会儿就下楼了,到厨房想帮备晚饭的两人忙一会儿,又被徐静宜直接赶出来,“无聊了看电视或者去娱乐室玩会儿,一会儿饭做好了叫你们。”

无法,两人又回去楼上。

晚上差不多七点钟,人全到齐了,雷霆也按时到了家。

为了迎接她,十几个人的大圆桌子,满满当当一桌子菜,全是她爱吃的。

几个人说说笑笑,心照不宣,没一人提雷镜的名字。

她知道大家不提都是为了顾及她,可相对的,他们毕竟也都是他的亲人,因为自己一个人让他们这样,她又是真的内疚。

夏引之心里真的很矛盾。

而正当她胡思乱想时,门口忽然传来密码锁开的声音。

六个人闻声齐刷刷转头去看,看见雷镜提着个黑色行李箱,出现在玄关口。

一桌子人安静下来,看着他。

明明他才是这个家里正儿八经的一员,此时此刻此景,倒是像个外来的闯入者。

夏引之看着桌子上大人们有些意外的面面相觑,想招呼又迟疑的样子,捏紧了手里的筷子。

空气静默了半晌,她倒是先开了口,无事一般,“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这样我们可以等你一起吃,不过还好,我们也是刚开始。”

“姐你理他做什么啊?”乔桥虽然没像刚刚说的那样直接动手,但是却对着门口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你你别跟他说话!”

乔巍然闻言警告的叫了他一声,“懂不懂礼貌!”

后者从鼻腔里哼了声,撇了撇嘴,低头闷声扒了两口饭。

徐静宜听夏引之开了口,迟疑了一下,站起身子迎过去,到雷镜身边时,才红着眼眶有些担忧的小声道,“不是说不回来了吗?怎么又突然……”

阿引也是她从小带到大的,开心难过,情绪是真是假她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两个人的矛盾积来已久,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能解开的。

一个是自己亲儿子,一个是自己当亲闺女看到大的。

谁难过她都不愿意看到。

这五年,阿镜不容易,阿引也不容易,可他们这几个大人,谁又不是因为他们两个…因为他的那句“瞒她一辈子”每天都像是在热油锅里,天天煎熬着呢。

……

雷镜知道自己这会儿出现,会让在场的所有人有多尴尬。

可这一步他总得往前走的,所以才会“出尔反尔”没给他们丝毫准备就出现在了这里。

他搂了下徐静宜,轻拍了拍她的背,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低声安慰了句“没事”。

随后,就把行李放在玄关,牵着徐静宜回到了桌前。

雷镜在安静里,看着自刚刚说了那句话后就低头扒拉着碗里的饭菜没再出声的小姑娘,对着众人道,“我去洗手,你们继续吃,”又对想起身去给他盛饭的索桃笑笑,“没事,桃桃妈妈,我自己去就行。”

索桃看看他又看看夏引之,眼里的忧色尽显。

迟疑的坐回了原位。

雷镜又看了眼夏引之,转身离开。

饭桌上彻底安静下来。

没一会儿,一楼洗手间的水声响,桌上安静,水声停,桌上还是安静,等雷镜去厨房盛了饭出来坐到桌子前,桌上还是一样的安静。

饭桌上的每个人似乎都想开口打破这份沉静,可每个人也都一样的难以启口。

夏引之没抬头,却好像可以看到在座的每个人投注在她这里的眼神一样。

以前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有多开心,此刻的安静尴尬就有多可怖。

而这一切,是他们两个造成的,亦或是她一个人。

夏引之已经足够用力咬住嘴唇了,可还是没忍住,一滴两滴眼泪掉进她面前的碗里。

她再也受不了这样令人窒息的沉默,从座位上站起身,丢下一句“我吃饱了,你们继续”就逃也似的往楼梯快步走过去。

雷镜随后站起身子追着她过去。

乔桥瞧见,也跟着站起来想追上去,却被自己老爸眼明手快的按回座位上,“你给我老实点。”

“爸!”乔桥着急,“我不能让阿镜哥再欺负阿引姐!”

乔巍然夹了鸡翅堵住他的嘴,“这个世界上谁欺负你姐你哥都不会的。”

“可是他——”乔桥咬着鸡翅含糊道。

“闭嘴。”

“……”

乔桥把嘴里的鸡翅当雷镜,狠狠咬了口,然后,成功硌到了自己牙…

*

雷镜在旋转楼梯中庭追上夏引之,“阿引!”

他想拉住她,手刚碰上她胳膊就被她一把甩开。

“阿引!”怕到楼梯上出问题,雷镜这次使了力,握住她胳膊没让她上楼梯。

他用两只手握着她肩膀,控制着她,后者挣扎了两下,没挣开,气急的抬脚往他小腿上狠踹了两脚,可惜她穿着室内拖鞋,软绵绵的,踹没踹痛他她不知道,倒是把自己给踹疼了。

这一下,让本身就积攒的情绪一下飙到最高。

夏引之又气又怒又委屈的抬头看他质问道,“明明说好了,我回来的时候你不回来的,我都说了我以后会尽量少回来,今天这一天你很难忍吗?你看爸爸妈妈们这样你很开心?如果你要回来为什么不提前说?你要是时间紧张,以后我配合你可以吗?”

因为担心被楼下长辈们听到,她声音压的很低,反而因为这样,里面裹挟的哭腔就更让人心疼了。

“不可以。”雷镜想也不想的柔声拒绝,“上次只是你说了,我没有答应。”

“雷镜——”

“我不想跟你做陌生人,不想,不会,也不可能。”

夏引之闻言气的不想理他,可踹他自己疼,挣又挣不开,只能挥拳往他胸口狠砸了两下。

“我都说了我不可能再把你当哥哥看的,你为什么…你为什么…”她又被气哭,“你就不能放过我吗?雷镜你是不是有什么喜欢给人当哥哥的病?”

“……”雷镜看她哭,心里一钝钝疼,腾出来一只手给她擦眼泪,低声道,“我没有什么喜欢给别人当哥哥的病,就算有,也是对你一个人犯的病。”

“从今天开始,你想把我当哥哥看就把我当哥哥看,不想把我当哥哥看就别把我当哥哥看,反正…我回来,也不只是为了给你当哥哥的。”

“阿引,你二十岁了,是个成熟的大姑娘了…”雷镜微微倾身和她平视着,看她泪眼婆娑的一双眼睛,用指腹抹掉她滚落在脸颊上的泪,轻声道,“难道真的看不出来,哥哥喜欢你,像男人喜欢女人一样的那种喜欢,看不出来,哥哥想要追求你,男人追求自己喜欢的女人一样的那种追求,以后可以结婚可以生小孩可以一辈子一直一直在一起的那种追求。”

“阿引,你真的看不出来吗?”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

48.2%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