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雷镜被眼前这一幕催红了眼睛,也骇没了心智。

是走过去还是爬过去的,已经完全没了印象。

他跪在沙发边上,把上面已经失去意识的女孩子抱到怀里。

怀里的身子是吓人的软。

夏引之眼睛紧紧闭着,唇色和脸色一样,渗着可怖的白色,雷镜用仅存的一点理智,拿指摸她颈下,有一瞬间,他什么也没感觉到,接着下一秒,微弱的跳动很轻很轻的撞击了一下他的指腹。

他没再浪费时间,连人带被一起抱起来,往门外冲,和听到刚刚诺大的响声赶过来的父母迎面撞上。

徐静宜被眼前的情形吓得惊叫出声,她看着被雷镜抱在怀里几乎可以说是“死气沉沉”的夏引之,慌的一下哭出来,因为惶恐甚至有些口不择言,“阿引怎么了?你把她怎么了?雷镜!你把她给我怎么了?!”

雷镜脑子里只有要把她送医院这一个念头,徐静宜的话也进不到他的耳朵里,雷霆在自己老婆被撞到的瞬间把她拦腰抱开,“静宜冷静点!先去医院!”

雷霆开车,还算恢复冷静的徐静宜打电话联系医院,而雷镜抱着夏引之坐在后座始终没放弃一遍遍叫她名字,试图唤回些她的神志,哪怕只是动动眼睫也好。

可没有,从始至终,她都是一动不动,要不是她颈下的脉搏安慰着他,恐怕雷镜,已经疯了。

……

一阵兵荒马乱,夏引之很快被送进急诊室。

看着急诊灯亮,雷镜因为惧怕而本能发抖的身子依然不见停止。

因为怕夏引之太气半夜偷偷离开,雷镜只能守在她门外,想等她明天一早气消些,再给她说话。

可如何也没有想到,会在凌晨发生这样的事。

这么几年,他虽然没有在她身边,可父母总会隔段时间就把她的消息带给他。

而此前,他们并没有跟他说过阿引有什么急症的事,而看徐静宜刚刚的反应,怕是之前也不知道这件事。

可是,前一晚还好端端…至少身体还好好的人,如果真的无事,又怎么可能会在这凌晨的夜里,直接昏厥到完全失去意识?

雷镜回想昨晚上的一切,画面在脑子里一帧帧的过,可还是想不到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他闭上眼,因为后怕,冷汗冒了一额头和后背,他真的不敢想,如果昨晚自己没有在她房间门口,没有听到里面的动静,那……

……

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的徐静宜,走到直直站在急诊室门前的雷镜身边,轻轻抱了抱自己儿子僵硬的身子,“阿引会没事的。”

雷镜想应一声她,唇动了动,说不出话。

只是睁开眼睛,盯着面前紧合的门,一动不动。

*

夏引之睁开眼,视线一片朦胧,光线看不真切,混沌的意识里,只是察觉四周的昏暗还是跟先前醒来时的一样。

这一刻,她气得简直都要哭出来。

如此想着,眼睛闭上,眼泪倒是真的沿着额角落下来,滑进头发里。

心道这一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安眠药,她一直都是在遵医嘱吃的。

这个东西对身体不好,她知道,但她需要睡眠,需要一个尽可能好的睡眠来保持状态,来保持可以让身边的所有人知道,她挺好的状态。

她需要让爸爸妈妈放心离开去追逐自己想要做的事,需要让静妈妈他们放心让自己一个人在外,也需要让影迷粉丝们知道,这个误闯进他们世界的女孩子,其实很好。

更需要…更需要让那个她以为会陪她一辈子,却半路离开的人,再回来看到她时,可以知道,就算他不在,她也会生活的很好很好。

可是…可是天为什么还不亮呢。

她想睡觉,可她不能再吃药了。

……

“阿引?阿引?”耳边是雷镜一如既往的温柔声音。

夏引之闭着眼,脑袋不甚清醒,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很多年前,自己撒娇耍赖让他抱着自己睡觉的夜晚。

她无意识的低喃,“阿镜哥哥……”

“我在,”雷镜用指腹抹她的泪,哑着嗓音柔声应着,“阿镜哥哥在这。”

夏引之已经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了,只是觉得这声音让她很安心。

他在,她就安全了。她可以睡了。

夏引之轻轻舒口气,小声撒娇道,“阿镜哥哥,阿引好困噢。”

雷镜因为这句话,左手死死攥在身侧,才没让眼泪掉下来,可喉咙像被火烧干了,滚动半晌,连个简单的音节都发不出来。

恍惚里的夏引之因为一直没有等到回应,还以为他又要学爸爸那样,教育她女孩子长大了,不能再跟哥哥一起睡觉了。

她怕再听到这样的话,还是打算用她的杀手锏。

反正,每次只要她一哭,阿镜哥哥就总是会依她的。

可这次,她才刚要委屈的扁嘴,就听见他开了口。

不是以往无可奈何的妥协声音,是温柔的,也是哄的,“阿镜哥哥抱你睡。”

下一瞬,床畔下沉,她连人带被被抱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是阿镜哥哥身上的雾林香气。

额头上有一个很轻很轻的吻,暖暖的。

是阿镜哥哥。她的阿镜哥哥。

夏引之牵起嘴角,沉沉睡了过去。

……

再清醒,天已经大亮。

即使还没睁开眼,夏引之也能感觉到窗外的光隔着眼皮透进来。

这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她想。

可神志回笼的下一秒钟,身子一下子僵住。

虽然偶尔,她会抱着娃娃睡觉,但那娃娃远没有现在怀里这个…大和硬。

况且昨晚上她记得,她并没有抱任何东西睡觉的。

夏引之期望这一切只是错觉,或是只是一个梦,她期望有很多很多的可能,可鼻尖熟悉的味道,却没有可以让她有另外任何一种假设的机会。

睁开眼,映入她眼帘的,是雷镜昨晚穿在身上的浅色毛衣,夏引之顿了半晌,抬头,看到雷镜漆黑的一双眸子,安静的看着他。

他的眼白里面,血丝横纵交错,只是不知是哭的红,还是夜熬的红。

眼底的青色,倒是可以让她很清楚的看出来他好像好久都没睡觉了。

“你醒了。”雷镜声音干涩,把她颊边的头发轻柔别到耳后。

也许是休息好了,夏引之的精神一点点回来,和雷镜对视片刻,她慢慢移开视线,看他身后。

通体的白色、药瓶架、还有电脑机器的滴滴声涌进视线和耳朵里。

她这才反应过来,这里不是她的房间,她现在睡的地方,也不是她房间里的软皮沙发。

可为什么会在医院里?

夏引之蹙眉用力想着,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唯一记得的,就是昨夜醒来翻身时,胃里那一阵难以让她忍受的恶心。

再之后的事情,她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怎么了?”雷镜看她皱眉,一下子慌了神,半撑起身子摸她额头,“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又想吐了吗?”

夏引之没应话,只是看着他。

“阿引?”

没听到她回话,雷镜眼里急色不减,抬手就要去按铃时,才听见夏引之说了第一句话,“我没事。”

此情此景,再想想自己昏迷前的记忆,夏引之已经把情况猜了八九不离十。

既然到了医院,那她吃安眠药的事,就不可能再瞒下去了。

夏引之看着眼前难掩担忧的男人,淡淡道,“安眠药我是遵医嘱吃的,不是为了自.杀。”

虽然这句话,在经过了昨晚的事情后,听起来并不是那么有说服力。

但夏引之还是想让他知道,他的离开,还不至于让她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她不想让任何人误会,尤其是他。

雷镜知道她跟自己说这句话的意图是什么,就因为知道,心才更疼的厉害。

他看着她,艰难张口,“医生说,你至少已经吃了三年的时间了。”

夏引之垂眼,轻笑一声,“你看,我没骗你,你也不用想太多,我吃安眠药,也并不全是因为你。”

这五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而你的离开,不过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阿引,你教教我,”雷镜梗着嗓子开口,心脏因为她的话,一抽抽的疼,“你教教我,教教哥哥,要哥哥怎么做,你会原谅我?可能原谅我?”

对于他来说,夏引之是这世界上唯一的不可控。

实验室进不了,实验没法做下去,他可以换种方式换个形式继续,眼睛看不了,书读不了,他可以用手摸,用耳朵听。

可唯独怀里的小姑娘,她的气,她的恼,从小到大,他除了哄,除了示弱,再想不出还有任何东西能让她再展展一颦一笑。

夏引之回视他半晌,轻声开口,“我觉得,我之前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

“也许最开始你走时,我生气着恼,可后来我也是真的想通了,你没有做错什么,所以现在又何来原谅这一说呢?所以,所以你以后也不要…不用再说什么喜欢我的话了。”

“你回来,大家都挺开心的,你没有必要非逼着自己喜欢我。”说完,她不给他再开口的机会,闭上眼睛,让自己从他怀里退出来,“对不起,我人还很不舒服,可以不要再说这些了吗?”

雷镜虽然很想再重新把她抱回怀里,可一想到她昏睡了一天两夜滴水未进,只好克制住自己,用手指轻轻碰了碰她的脸,“阿引乖,先不要睡,你一天两夜都没吃东西,妈回去特意熬了蔬菜粥送过来,哥哥喂你吃一点再睡好不好?”

夏引之闻言睁眼,“一天两夜?”

怎么会是一天两夜?不是才过…一个晚上吗?

“现在是周日早晨了。”雷镜说。

怪不得…

她觉得浑身没力气,而且身上黏腻腻的,并不太舒服。

“我想洗澡。”夏引之看雷镜道。

先前没注意就算了,这会儿越想身上越不舒服,病房是VIP单间,浴室肯定有。

雷镜闻言顿了下,哄她道,“先吃点东西好不好?你胃里空的,万一——”

夏引之轻轻摇头,只是再重复了一次,“我想洗澡。”

雷镜拗不过她,无法,只能把徐静宜给她拿过来的换洗衣服找出来,给她送到浴室里,搭到门边的架子上。

回来想抱她去浴室,被夏引之摇头拒绝了,“谢谢,我自己可以。”

雷镜在她身后,看着她一步步进了浴室,门关上,脑海里浮现的,是她升初二那年的暑假,两人从香港回来安城,她半夜发高烧住院的事。

想她像个狡猾的小狐狸一样,“费尽心思”,让自己抱她去卫生间的狡黠模样。

那时候,从病床到卫生间不过三步远,而现在…翻了三倍的距离,她也不需要他了。

……

门里响起来上锁的声音,雷镜回神,走过去,敲敲门。

刚起的水声停下,他对里头的人说,他就等在门外,有不舒服一定要让他知道。

半天没听见她回话,雷镜有些紧张,“阿引?”

夏引之没回话,须臾,雷镜听见门锁一声“咔嗒”声。

是她把刚刚上的锁打开了。

雷镜松口气,靠在门边,听着里面的水声,闭上眼。

水声停,他喉咙滑动一下,瞬间睁眼,有些紧张的站直身子,偏头听里面的动静。

直到听见门里的走动声,才轻轻呼出来一口气。

少顷,门把下压,雷镜看着夏引之氤氲着沐浴后的潮气,从浴室里走出来。

她长发被包裹在毛巾里,诺大的毛巾,衬得她本就不大的脸,看起来更小了。

素净的小脸,肌肤吹弹可破。

只除了那让人难以忽略却也让人心疼万分的病恹。

可就因为病着,才更让人怜惜。

夏引之一抬头,正对上雷镜赤.裸又毫不加掩饰的目光,是男人看女人的纯粹目光,夏引之被那目光震得心下一颤,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佯装未觉的问了句,“粥在哪儿?”

雷镜喉咙轻滚,手指向挨着窗户的小茶几,眼睛却还是看着她,“在那。”

他握住她胳膊,制止住她就要往窗户那走的脚步,“回床上,我盛给你。”

夏引之无他,转身回了床上。

主要是她这么久没吃东西,刚刚又洗了澡,这会儿确实也没什么力气动了。

雷镜拿了粥桶过去,又给她架好小桌子,才把粥桶打开,小心把里头的东西一点点拿出来。

说是粥桶,其实上面还有几碟清淡的小菜,都是适合她现在吃的。

他问夏引之用不用喂她吃。

一点不意外看着后者对她摇了摇头。

雷镜看她自己可以,想想也罢,趁她吃饭期间,自己也可以去简单冲个澡。

这一天两夜,她抱着他睡得沉,他反而是一直没睡,也不能动弹,稍一动,怀里的小姑娘在睡梦里都要扁嘴哭给她看。

他自然是舍不得的。

夏引之听见雷镜说要去洗澡,没说什么,瞧着刚刚自己抱他睡觉的样子,她约莫也能猜到些。

她不舒服,他自然也舒服不到哪里去。

夏引之闻言头也没抬,只是胡乱点了两下。

却在他拿了衣服转身往浴室走时,因为余光瞄到的东西,目光一下冻住。

她看他腕间那无比熟悉的手编红绳,愣住。

虽然那颜色跟自己当初编好时的样子差别很大,但…那是她自己花了好久好久看着视频一点一点才编好的,她不可能认错。

是她当年亲自给他做的毕业礼物。

可是,她不是把它扔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会在他手上?

而且,看起来像是戴了很久很久的样子。

“你——”夏引之看着雷镜腕间的那抹红色,下意识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雷镜闻声回头,察觉到她视线,他抬手看了看,回看着她笑了笑,轻声问,“是不是很漂亮?”

他笑,笑里掺着几分难以察觉的苦涩,“这是五年前,我最喜欢,也是我唯一喜欢的女孩送给我的。”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九章

49.64%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