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冬天是夏引之最喜欢的季节,因为可以裹得严严实实,帽子围脖口罩一戴,就是再熟稔的人,要辨出面前的人是谁,估计也要费番力气。

凌晨十二点半,雷镜把夏引之送到飞机场。

从安城飞镜市的航班,每天只有一小时后的这一班。

时间晚,机场人很少。

两人站在安检口,虽四目相接,却是两两无话。

半晌,雷镜把夏引之毛线帽的帽沿轻轻往上提了一点点,让自己能更清楚的看她一双眼睛,低声问下午送她的东西,带在身上了没有。

看夏引之颔首,他才又柔声叮咛,“两个多小时,尽量睡一小会儿,”他喉咙滚了下,“时间短,在飞机上,就不要吃药了,”

“听那个,也许会帮你好入眠一些。”他最后又说。

夏引之回看着他半天没回话,最后,才隔着口罩围巾闷闷问他,“这些话,你是用什么身份在跟我说的?”

雷镜闻言稍稍怔了一下,随后明白,唇边抿开一个笑,“哥哥。”

在面前的小姑娘听见皱着眉扭头就走的时候,他及时把人揽回来,指腹蹭了蹭她掩着“怒气”的眼角,目光温柔道,“还有正在追求你的人。都是。”

夏引之听见这个,眼里这才盛了一点点的笑,但还是说,“我还没答应你。”

雷镜颔首,“我知道。”

又说,“哥哥会努力。”

“努力什么?”

“努力追你。”

“追我做什么?”

“让你早点答应我。”

“答应你什么?”

“答应做我女朋友。”

她问,他便答。

不厌其烦。

夏引之终于被哄高兴了,口罩后的嘴角偷偷翘起来,可人在高兴的时候,眼睛哪里能藏得住,露在外面的一双眼,湿润润的,漾着光。

雷镜一看她的笑眼,就移不开眼睛。

“你会追人吗?”她问他。

“不知道,”雷镜实事求是,“没有追过。”

“现在的女孩子都可难追了,黏得紧了嫌烦嫌碍事,松了又说冷落不上心,”夏引之想昭昭给自己说过的话,悄悄撇嘴巴,故意小声嘀咕道,“我也不好追。”

“没关系,我不怕难,”雷镜笑着回她,“或者,我也可以去请教别人。”

“……”夏引之难以想象,看他,“请教什么?”

请教别人怎么追女孩子?

雷镜无他,认真道,“西汀的太太也是他追了好久才追到的,也许,我可以去找他请教一下。”

夏引之:“……”

听见他的话,她心里有点开心,但又忍不住好奇问,“问别人这个…你们男生不是都会觉得很丢脸的吗?”

雷镜摇头,“不会。”

这些跟“追”不上她相比,算得了什么。

夏引之看着他一脸的认真,最后到底还是没那么忍心,眼睫垂了垂,又说,“你可以先追追看,说不定…你不用问别人,也可以追上呢。”

雷镜闻言没直接回话,直到夏引之又忍不住抬眼看他时,镜片后的那双眼睛难掩笑意,“好,哥哥记住了。”

头顶有广播在催促这趟航班的旅客登机,夏引之往安检门里看了眼,看雷镜,“我要走了。”

雷镜点头,只是在她打算转身进去时,又拉住她手肘,过于礼貌的低声问她,“我能不能抱抱你?”

“……”夏引之被他一句话问的瞠目,半天不知作何反应。

说能,说不能,好像都很奇怪。

关键是,这算什么问题?

“现在以追求者的身份好像不太合适,”雷镜看着她,“那就是以哥哥的身份,送妹妹离开的抱。”

“可以吗?”

夏引之:“……”

她等了半天没见他动作,有些无奈的问他,“要妹妹主动的吗?”

语气词没说完,她人已经被他揽进了怀里。

夏引之侧脸隔着雷镜身上的大衣靠在他胸口上,看着远处的模糊人影,小声抱怨,以前都没见这么“礼貌”过,现在怎么回事?

最后难掩忧心的哼唧,“追人的事,你还是去问问西汀吧…”

这么“老实”,几辈子才能“追上”她。

雷镜被她最后一句说的发笑,“好。”

广播声再响起来的时候,雷镜才把夏引之松开,抬手帮她把帽子和围脖理好,又忍不住用指背碰了碰她的脸,“一路平安。”

“下飞机记得发消息给我,小褚接上你的时候,也记得跟我说,还有,到家也要。”说完,觉得不对,改口道,“算了,下飞机了等我电话。”

夏引之听见他最后的话,想笑,忍住了,抿抿唇,给他挥挥手,进了安检口。

直到人看不见,西汀才从远处走过来,看着还兀自盯着安检门在看的雷镜,不解问,“我们为什么不跟夏小姐一起回去?”

为什么?

雷镜眼里的笑消失掉,垂在身侧的双手,渐渐握紧。

大概是因为,他需要给她一个释放的时间。

虽然,他并不想这样。

但这是她想要的,他只能妥协。

……

夏引之过了安检,重新带好帽子口罩围脖,往前走,拐过拐角,眼前的一切已经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见了。

自从昨天早晨徐静宜和她说完那些话,堵在她心口的那个带着芒刺的大石头,不仅没松没落下,反而是堵的更近更紧了,可她得压着情绪才行。

她长大了,二十岁了,不是十五岁。

她明白阿镜哥哥想要一直瞒着她这件事的原因,中午在看到回来的他时,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些庆幸,庆幸这五年的时间,自己没有在他的身边。

以她当初的年纪和心态,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怕是真的会一下崩溃,天塌下来一样。

看他吃一顿饭能把两顿的吐出来,看他因为头痛把止疼片当“饭”吃,看他眼睛看不见,看他一次次进手术室,再听医生一次次的下病危书…自己天天哭是小事,扰他静不下心听医生的话,扰他不能安心养病,才是最可怕的。

而最糟糕的…莫过于…从此以后,她再也见不到他。

夏引之脚步蓦地停下,用力揪着胸口的衣服,脚上也有些站不住。

浑身开始隐隐的发抖,喉咙胀的酸疼,眼泪忍不住,一串串往下掉。

哭得没声没息。

有机场工作人员察觉她的异样,匆匆跑过来,扶住她,“还好吗女士?”

“是身体不舒服吗?需要帮您联系医生吗?”

夏引之说不出话,捂着眼睛小声抽噎着摇头。

工作人员不放心,想着估计是热恋中的情侣分开舍不得,不然…就是分手?

不知道,也不好问,只好在她旁边陪了会儿。

只是最后还是忍不住低声提醒她,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问她是不是需要改其他时间。

夏引之这才深吸口气,抹了把眼睛,偏头看着他感激笑笑,“谢谢,不用了。”

她嗓子哑的不像话,哭过的眼睛浸着眼泪,清亮通透,二十来岁的男生被那双眼睛闪了闪神。

那么漂亮的眼睛真的很少见,看着已经走远的背影,他后知后觉——好像…夏引之。

转念又一想,不太可能,他关注着她工作室的微博呢,也没见她这个月有到安城的行程。

再者,虽然平时没工作她几乎从不在人前出现,但他们都知道,她是在镜市住的。

深夜,还是一个人,这会儿怎么会出现在安城?

男生拍了拍额头,没睡醒吧。

*

夏引之下了飞机,刚坐上车,果然就接到了雷镜打过来的电话。

凌晨四点多,他像是一直没睡。

她接电话,叫了声“哥哥”,引来一旁小褚惊诧的目光。

夏引之也不知为何,经过昨天的事,虽然她和雷镜的关系缓和了些,甚至“说好了”她只“原谅”他身为哥哥的那一面,但自己却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自然自如的开口叫他一声“阿镜哥哥”。

叫不出来,也张不开口。

折中下来,还是这两个字比较容易些,索性就这么叫了。

虽然…她能从他的眼里看出来几分失落和遗憾。

……

雷镜说让人给她备了些吃的送过去,估计她到家的时候,东西也就到了。

吃完还能休息几个小时。

夏引之靠在座椅上,脸向着窗外闭着眼,听他说完,才“嗯”了声。

“在飞机上睡了吗?”他在电话那头轻声问。

夏引之揉了两下眼睛,“没有睡着。”

雷镜在那边安静了下,声音透着心疼,也有无奈,“所以没用。”

夏引之听见这个,睁开眼睛,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失笑,“哥哥,问你句话。”

“嗯,你说。”雷镜回的快。

夏引之懒懒“唔”了声,把头靠在车窗上,声音轻飘飘的,“‘一篙难撑万里船’的前一句知不知道?有没有听过?”

话筒那头安静了一瞬,传来一声轻笑,“‘一时难医百日病’。”

反正,都是关己则乱。

“不过,”夏引之试着安慰他,“我听着这个,不会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

说完,发现这句话好像并不算什么安慰的话,遂鼓了鼓嘴巴,声音闷道,“算了,不说这个了。”

两人没有聊太久,夏引之催他睡觉去了。

他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其实也需要休息。

如此一来,也能理解那天为何淋了那么一会儿雨,就会又是高烧又是感冒的了。

……

电话挂断,夏引之有些不舍的摸了摸屏幕,才把手机收到兜里。

准备塞上耳机继续听时,一旁忍了半天的小褚凑过来,“之之姐,你刚刚是在跟你哥哥打电话吗?”

夏引之瞥一眼她,“嗯。”

“你跟你哥哥和好啦?”小褚看起来比她还高兴。

夏引之不解的看了她两眼,“你很高兴?”

“当然啦,”小褚满脸兴奋的拍了下手,“我要是有雷先生那么帅气的哥哥,我天天都要跟他屁股后面跑的好吧?”

夏引之闻言怔一下,随后回神,带上耳机靠在车窗上继续闭目养神的时候还在想,是啊,她要是有个这么帅气的哥哥,她肯定也会天天追在他屁股后面跑的。

而以前,她确实也是这么做的。

*

雷镜让人给送过来的是…安神助眠的补汤,夏引之看着,嘴角压不住笑。

倒是期待能吃到美味大餐的小褚一脸的失望,打个哈欠,自己去客房睡了。

虽然知道并不会起多大的作用,夏引之还是把汤一滴不剩喝了干净,随后去卧室里泡了个澡,拿着ipod躺到了床上。

早晨快九点钟,夏引之迷迷糊糊被小褚叫醒,两人简单吃了些东西,收拾好行李,司机也已经等到了楼下。

这部古装剧是夏引之接的第一部电视剧,拍摄地在镜市周边的一个小镇,开车过去大概三个多小时。

开机仪式的时间是下午三点零五分,夏引之到的时候,还有一个多小时开始。

小褚和司机拿着行李一起去剧组安排的酒店办入住,夏引之就在车里等着,等着相关人员过来通知时间到了再出去。

来通知她的是好多天没见的郁兰。

两人对视两眼,心照不宣,没多说什么。

四周的媒体记者早占好了位子,一等几个主演出来,相机咔嚓声一声接着一声。

夏引之被几个人护着到了地方,看见许久没见的钟乐湛已经到了。

他是这部剧的男主角,自是站在中间位置,左手边是前面围读剧本时见过一面的女演员艾绿,也是这部剧里的女二号,彼时,她正偏头和身旁的钟乐湛说着什么,后者很绅士,配合着她的身高,微微低着头在听。

也许是听见了周遭的动静,钟乐湛回头看过来,见夏引之走近,扬了个如沐春风的笑给她,微微颔首同她打招呼,“好久不见。”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二章

51.8%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