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虽然夏引之没回钟乐湛的话,但事实如何,他基本已经猜着了。

所以刚在饭桌上,他想的没错。

雷镜不可能只是郁兰给夏引之找的盲文老师。

或许…是正在追求她的一个富二代?

......

十五层到了,在电梯面板那站着的郁兰按着开门键,笑着看钟乐湛和艾绿,“两位早点休息,晚安。”

艾绿闻声,这才把视线从夏引之和雷镜身上移开,对着郁兰笑笑,下了电梯。

钟乐湛跟在后面。

电梯门在背后慢慢合闭,两人最终没忍住,回头看,正好透过一掌长未合上的电梯门,瞧见夏引之和雷镜四目相对的一幕。

因为角度问题,他们看不到夏引之的表情,却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雷镜垂眸看着她笑,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

很亲昵。

……

电梯里,夏引之看雷镜确认,“真是你包了一整层?”

雷镜点头,“嗯。”

“……”电梯到十七,夏引之被雷镜半推半抱着出来时还不忘皱着眉抬头看他,不理解,“为什么要包下一整层?你一个人住得了这么多房间?”

“能是为什么,”不等雷镜说话,郁兰在旁边插嘴,“还不是为了你。”

她看夏引之一脸没明白的“不服气”,道,“剧还没开始拍,就让人看到一个男人进进出出你房间,要是再不小心混上来个狗仔安个摄像头拍个‘实锤’什么的,那可好了,免费给这剧做宣传,别的剧都是未播先火,这个更好,未拍先火。”

夏引之:“……”

又不是她让他来的…

“包一层,就算别人知道你俩都在这一层住,没人亲眼看见你们从一个房间里出来,就什么都好解决,”郁兰瞥瞥雷镜,又看夏引之,“再说,虽然这酒店算是挨拍摄地最好的酒店,但跟镜市比,顶多能扣上个三星的帽子,花不了多少钱。”

“放心吧,你哥哥有钱。”

尤其是在你身上,他更舍得花。

夏引之工作室成立之初,郁兰最先完善的就是工作室的公关部,别的工作室都是在资源部上砸钱,可他们不是,特立独行独树一帜。

夏引之不想曝光自己的家庭身份,她就把这方面的东西压的死死的,大到她在哪里长大哪里住,小到大学里的论坛帖子,凡是网上能冒出来一丁点儿她这方面的消息,工作室里的人都能在第一时间把问题给解决了。

出道两年,在这个网友各个是侦探的时代,怎么可能真的挖不出来点东西?

不然就凭这俩当年在G科大那一年足够高调的“感天动地兄妹情”,夏引之也早被人扒了个底朝天了。

而这一切背后的开销,可全是雷镜的。

……

到房间门口的时候,郁兰没进去,看着夏引之,“不用我真的监督你去健身房吧?”

“……”夏引之抿唇,“知道了,我一会儿会做一个小时有氧。”

郁兰这才满意点头,指指右手边走廊尽头,“最边上那间是小褚的房间,我明天一早走,就不特意过来跟你说了,小褚还是一直会跟着你到拍摄结束,过几天我忙完年底的这些事,再过来看。”

夏引之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郁兰又看她旁边的雷镜,嘴唇翕动半天,声音似叹非叹,“虽然说了让你跟组,但…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要是不想给她找麻烦,她有戏的时候就尽量少去片场,还有!”她特意强调,“钟乐湛毕竟在圈子里混了十几年,有人气也有背景,之之能交他一个朋友不会亏,更何况他还是这部剧里的男主角,后面他们要在一起拍四五个月,你别有事没事去找他麻烦。”

雷镜笑了,“我没事找他什么麻烦?”

“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郁兰面无表情,“想想你刚在吃饭时候做的事,没说出来的话。”

雷镜闻言提提嘴角,垂眸捻了捻指尖,没再说什么。

郁兰还想再说,可想到如今两人对调的身份,最终只是隐隐叹口气,没再开口。

她又叮嘱夏引之几句,自己拿卡刷了跟他们隔了几间的房间进去休息了。

*

夏引之看雷镜刷卡进去无比自然的对着自己招手,看着他眨了下眼睛,“你真要跟我一个房间?”

“不然呢?”雷镜一只手撑在门上看她,笑,“我说来哄妹妹睡觉,不跟妹妹一个房间,怎么哄?”

他看她傻愣愣的,直接上前半步拽着她腕子把人拉进来,顺手锁上门。

摸摸她头发,温声道,“明天早晨不是就要开始拍了么?先去洗漱。”

“一会儿等你睡着了,我再去隔壁。”

夏引之闻言,心里很纠结。

她想让雷镜陪着睡,因为在医院的那两天,可以说是她五年来睡的最好的两天。

可真到了这时候,她又犹豫了。

毕竟当时在医院她是昏迷着的,什么都不知道。

而现在她却很清醒。

入睡困难一直是她这几年来最大的困扰,想睡又不能睡的时候有多让人抓狂,多难受,她比谁都清楚。

可这会儿,她不想让他知道。

她舍不得让他看到那样的自己,更舍不得,看到他为此而自责难过。

……

“你还是走吧,”夏引之想了想,还是道,“我…其实我听着你给我的录音,可以睡的比较好了。”

雷镜闻言,看她半晌,眼里凝了失落,“不想让哥哥陪着?”

夏引之回看着他,没说话。

“嗯?”他俯身,和她一双眼睛平视着,“阿引不想哥哥陪着吗?”

夏引之还是没说话,隔着镜片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眼睛忽然就泛了酸,她垂眼,掩下情绪,嘟囔道,“我一会儿要做运动,还要好久才睡,你先去睡吧。”

雷镜看她躲开的眼睛,也没再咄咄逼她,转开话题,“做有氧?”

虽然他真的觉得她现在太瘦实在没必要因为吃了点东西就做什么,但这不妨是个缓和的机会。

看见夏引之点头,他“嗯”了声,“那我和你一起。”

夏引之:“……”

“我要做瑜伽。”

雷镜:“我知道。”

他已经偏头开始打量套房客厅桌子前的空位置,“我一会儿把桌子挪一下,双人瑜伽地方应该够用。”

夏引之思绪完全被他带跑偏,撑大双眼看他,“你会双人瑜伽?”

“没练过,”雷镜老实回,“但以前受伤,做过一段时间的修复瑜伽,听老师说……”

“哪里受伤?”夏引之闻言直接打断他的话,手扶上他胳膊,表情有些急的上下打量他,“现在是已经好了吗?应该是好了对吧?是吗?”

雷镜没想到她会因为自己顺口说出来的一句话反应这么大,怔了一怔,忙回握住她的手道,“好了好了,已经完全好了,只是不小心肌肉扭伤。”

夏引之闻言松了一口气,以为他还有什么伤痛瞒着自己没有说。

听见他说没事,心下一松,眼睛又开始泛酸。

她担心被他看出来不对劲,又低下头,“你过去吧,我要洗漱了。”

说着,她往回抽自己的手。

没抽回来。

又用了点力,还是没抽回来。

雷镜握着她的手很用力,她低头看着,眼睛渐渐开始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一滴泪砸在地毯上,下一秒,腰后被他揽住,夏引之整个人被雷镜带进怀里,他把她脑袋压在胸口,像哄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她后背。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夏引之吸吸鼻子,把眼泪蹭在他大衣上,“我看到你,其实是很开心的,可是,可是我就是…我看见你,想让你知道我很开心,可真的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又觉得好难过…我不知道怎么了。”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她在他怀里难受的摇摇头,“我以前很爱笑的。”

夏引之用手环上他的腰,脸埋在他胸口,“我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了。”

所以,阿镜哥哥,你真的还喜欢我吗?

雷镜听见她的话,心脏钝钝的疼。

压在她腰后的手用力,把她压在自己身上,一下比一下紧。

这五年来,伤得她有多深,他很清楚的知道。

这是她的心结,他也知道。

就算她现在知道了自己当初的离开是逼不得已,原谅了自己,但这噬蚁般被生生折磨了五年的心病,不可能因为这个知道,就迎刃而解。

就像她的失眠一样。

……

这段时间,他总是不让自己去想那些他没有回来的万一,无论如何,既然他现在已经回来了,那他就一定会一直陪着她。

雷镜搂紧她,低头,疼惜的用下巴轻蹭了蹭她额头,“在阿镜哥哥这里,阿引永远是阿引。”

他低声告诉她,“没有不一样,也没有别人。”

“也许等再过一段时间,”夏引之环在他腰上的手不自觉收紧,声音闷闷的,“等你再了解一些我现在,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雷镜闻言倒是一下笑出来。

夏引之听见他笑,更觉得伤心了,松开抱着他的手,眼泪汪汪的抬头看他,“你为什么笑?”

雷镜压在她腰后的一只手没松,用另一只手擦她脸上的泪,看她不解又委屈的小表情,脸上的笑反而又大了些,“笑我的阿引现在都是二十岁的大姑娘了,怎么还能这么可爱。”

说完,他低头很快在她哭得通红的眼睛和鼻尖上各啄了一下。

亲完像是不过瘾。

又挨个亲一遍。

随后意有所指的视线落在她盈着水润光泽的唇上,喉结滑动一下,声音低的有些发哑,“可惜现在哥哥还没追上你,最想亲的地方还不能亲。”

夏引之:“……”

雷镜刚刚的动作太快,根本由不得她反应。

待夏引之回神过来,双颊飞上少许绯色,刚刚的低落情绪被打散,嗔怒瞪他,“别的男生没追到女生的时候,也不会亲她的眼睛和鼻子啊。”

“啊是吗?”雷镜含笑看她,“这个真的不知道。”

“那既然亲已经亲了,总不能让女孩子吃亏,来,”他把自己一张脸凑到她面前,“想亲哪里随便亲,把吃的亏,找回来。”

夏引之:“……”

我哥哥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么流氓了吗。

雷镜已经快把鼻尖挨上夏引之的了,见她迟迟没动作,好心提醒,“不想找?”

说完,他得寸进尺又在她鼻尖上亲了口。

“……”夏引之头往后仰,瞪他。

虽然她现在恨不得马上咬上他的嘴,但明知道这是他的激将法,她才不会主动跳进去。

瞪他半晌,忽然灵光一现,踮脚偏头在他山川起伏的喉结上小嘬了口,随后趁雷镜愣怔的瞬间,用巧劲挣开他的手,转身闪进一旁的浴室里。锁上门。

“我要洗漱了。”

雷镜是真的被她这一下给惊到了,完全没想到。

等回过神来,喉咙忍不住滑动,他手碰了碰她刚刚亲到的位置,心跳像疯了一样。

看着面前紧闭的门,简直想把它直接拆了。

须臾,他撑臂在门框上,听着里面响起的水声,低头笑。

小姑娘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

夏引之洗完,才发现刚刚只高兴自己“扳”回来一局,脱了衣服就洗,完全忘了…她没拿换洗衣服。

连浴袍都还在门口柜子里。

正百爪挠心的时候,门被人从外敲了两下。

雷镜含笑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进来,“我把衣服给你放门外的架子上了,开门自己拿,”他脚步动了下,又回来,“我在卧室里,出来的时候记得拿上吹风机。”

夏引之:“……”

方才因为扳回来一局的嚣张因为这个,一下子被灭了个干净。

……

夏引之磨磨蹭蹭穿上衣服,拿着吹风机出现在卧室门口,她随意瞄了眼靠在床头的雷镜,发现他好像从隔壁也洗漱过了,换了身浅灰色的家居服。

夏引之走过去直接把东西塞到他怀里,看也没看他,爬到床上背对着他盘腿坐下。

雷镜看着她“倔强”的后脑勺,忍着没说什么,怕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因为自己搞砸了,再把小姑娘惹怒。

只是嘴角噙着笑,安安静静当一个吹头发机器。

吹好,他缠了线,把东西送回浴室,回来,看见夏引之已经躺进了被子里。只露了半张脸在外面。

他看她,挑挑眉,“不做瑜伽了?”

夏引之无语看他,“都洗完澡了还做什么…”

关键是她后来到浴室想了想,双人瑜伽什么的…也太…尤其是那个骆驼式,多尴尬啊。

还是算了。

雷镜不置可否,把卧室的大灯关了,只留了另外一侧的小灯。

他和衣靠坐在床边,把夏引之连人带被搂过来,在昏暗的光线里,摸摸她头发,“听话没吃药吧?”

夏引之“嗯”了声。

自己又往他怀里靠了靠。

“乖,”雷镜在她发上落了个吻,轻声哄她,“我们先这样试试,要是实在不行,哥哥再去给你拿一颗药,先循序渐进,好不好?”

夏引之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闭上眼睛,“好。”

又道,“哥哥,你给我说话吧,我喜欢听你声音。”

只要是她提的要求,雷镜自然全都照办。

窗外,寒冬的第一场雪悄然而至。

屋里,一道温润低醇的声音,在昏暗里缓缓响起来——

“我的宝贝宝贝

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都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逗逗你的媚眼让你喜欢这世界

哗啦啦啦啦啦我的宝贝

整个时候有个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我的宝贝

让你知道你最美…”

什么时候睡着的?

不知道。

但一夜好梦。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55.4%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