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钟乐湛的斜后方其实还站着艾绿,而两人的身侧各自有自己的助理陪着。

几个人看着像是从门口路过,只是无意看到门开望进来看到雷镜时才停下脚。

先和雷镜视线对上的钟乐湛没开口,倒是后来发现他的艾绿,稍稍惊讶的提了些音量,“这不是…雷老师吗?”

躲在门后见小褚和化妆师进来准备关门的夏引之闻声停下手,探出去半个脑袋。

看见钟乐湛目光移到她脸上,嘴唇笑着,眼底的情绪却不甚明朗的看她问,“你这是…开始上课了?”

钟乐湛记着上次她同他说过的话,刚开拍这两个星期戏度密,没休息时间,等过了这几天,雷镜才会来跟组教她的事。

夏引之闻言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雷镜的身份…她的盲文老师。

若不是他提起,她都要忘记这茬了。

夏引之扭头看了眼雷镜,发现他也是在看着她,四目相对,她把脑袋缩回门后,眼里的笑要溢出来。

怎么说呢。

之前不觉得有什么,经过了这一中午…

再细琢磨琢磨,就觉得两个人好像背对着所有人在搞什么不正当关系。

夏引之轻咳了咳,努力收敛脸上的笑容,又把脑袋露出去,看着钟乐湛一本正经回复,“嗯,是。”

“那我们…”钟乐湛瞧了眼雷镜,又看夏引之,玩笑开得似是而非,“没事可以来蹭课吗?”

“抱歉。”没等夏引之开口,回复的是雷镜,他双手插着裤袋,隔着镜片看着钟乐湛平静一笑,“不教。”

钟乐湛说话做事向来喜欢留一线,雷镜这样完全可以说是“不留情面”的说话方式,让他脸上的笑僵了片刻,随后自己不动声色的化解了,看他笑着询问,“是吗?”

雷镜笑而不语。

室外冰天雪地,这里也像是被冻住了。

“是啊是啊…”打破僵局的是在门口冻得直打哆嗦的小褚。

这么大冷的天,两个身型身高都没啥大差别的男人,屋里这个只穿着毛衣长裤,屋外这个也是一身剧服,连个大衣外套都没披,竟然还能这么“刀光剑影”却又面不改色的“杀来杀去”,她在墙后躲着都觉得快冻傻了。

小褚手揣在羽绒服里,缩着脖子看看雷镜,又看钟乐湛,打圆场道,“那个,是这样的,兰姐说雷先生主业其实不算是盲文老师,所以只教朋友介绍的。”

这会儿她才算是明白,郁兰走之前为什么特意交代她尽量不要让两人碰面了…

小褚在心里叹气,又补充,“雷先生和兰姐早认识了,所以…”

虽然,之之姐比兰姐认识的要更早…

小褚说完,眼睛央求的看着对面躲在门后的夏引之:帮帮忙啊之之姐。

她看着应该是心疼自己本命了,夏引之猜测着。

毕竟钟乐湛从没对她明说过什么,只是言辞神色间会给她多多少少的一些暗示,或是错觉。

是真是假,其实夏引之并不在乎。

反正这个世界上,除了一个她喜欢的,全是别人,没差。

夏引之看着门外的众人,“抱歉,我们回聊吧?我还没补妆。”

“走吧湛哥,”刘小伟也在外面说,“你也得去补妆呢,化妆师已经在休息室了。”

门外的艾绿从头看到尾,虽然没插话,却是把两个男人间隐隐的剑拔弩张看了个全乎。

眼睛里闪过趣味,看夏引之说了句回聊,跟自己助理先一步走了。

钟乐湛最后又看了眼雷镜,才移开视线对夏引之笑笑点头,也走了。

小褚见人离开,急忙上前一步把门关好,后背靠在门上搓了搓手,看雷镜,忍不住给自己偶像求情道,“雷先生…稍微给我本命一点面子嘛。”

爱而不可得已经很可怜了,还要被这么“欺负”。

呜呜,好惨的。

雷镜看了眼小褚,笑笑没说话。

眼睛望向化妆台前,闭着眼微微仰着脸让化妆师补妆的夏引之。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他理解。

可能如何呢,她是他的阿引。

……

小褚等了再等,也没等到雷镜的一句话。

他眼里只有她。

*

先前几天极密度的戏已经拍得差不多了,今天下午到晚上夏引之加起来一共三场。

前两场都是在宅子里,戏没什么难度,前两场,夏引之都是一条过了,后面只是补了几个不同角度的镜头。

最后一场戏是在深夜,夏引之饰演的颜迈兮在雪后被人拖着已经让人挖眼割舌废了四肢的身子,扔到荒郊崖下的戏。也是这部剧古装部分的结局。

后面这场,她提前看过故事板,总觉得张力有些不够,跟导演说了自己想法,最后呈现出来的,是被扔下山崖时的高清特写。

会让观众看得出来还尚存一丝气息的高清特写。

小细节,似乎更能让大家感觉得到女主人公外柔内刚的性子,同样也能让大家对后面的现代部分留有一点希冀。

被扔下山崖时,是深夜,夏引之身上只有一层布满血污的罩衫,天公作美,下午停了的雪,又恰时的飘起来。

为方便日后剪辑,这段她一晚上反复拍了数次,雪大雪小不一而足。

衣服薄她不能贴暖宝宝,只能让小褚帮着在衣服里裹了两层保鲜膜,可即便如此,几场下来,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冰人。

最后一向以铁面无私著称的任齐国也心软看不下,一等喊卡,让人拿烘热了的衣服毛毯把她裹着赶紧送回到车上。

为求背景真实,这场戏他们没在镇子里,是在镇边的一座小山上拍的。

为契合天色,他们从镇子里往这里赶的时间比较急,夏引之只在来时的车上随便吃了点果腹,一晚上的体力消耗,早有些透支。

外景拍摄不比内景,条件差,天色将晚夏引之跟车出来时并没有让小褚和雷镜说,说了他肯定会跟着出来,她虽然想黏他,但并不想让他也跟着自己遭罪。

关键是…她晚上这场戏的装扮…又丑又可怖。

她更才不想要他看到。

不想夏引之被人拥着到车边时,又见小褚给同行的化妆师使眼色。

只是可惜后者跟她默契不太够,并没明白。

小褚只好自己帮她攥紧身上的衣服毯子,给剧组另外一个助理笑笑道谢,“轰”人走。

夏引之这时候已经有所察觉,所以等车门打开,看到坐在后面座位上的雷镜时,并未有多意外。

只是因为惧寒,白着唇怨怼的偏头看了眼小褚,她明明不让她和他说的。

一等上了车,夏引之整个人就被雷镜搂进了怀里。

她身子冰的不像话,人也抖的像落叶。

后者抱着她,眉头皱的死紧,心疼死了要。

刚在车上看着,若不是想着这是她喜欢的,想要的,他数度想冲下车,抱她回来,直接一路开回安城去。

他的阿引,何以要受这样的苦。

……

小褚对两人的亲昵已经见怪不怪——强迫自己见怪不怪。

可化妆师不是,虽然下午她进去休息室看到两人在一起,但从头到尾他们也没有什么亲密行为…

从两人眼神里是能看得出来关系并非只有“老师”和“学生”那么简单。

但是……她也真的没想到会这么劲爆。

这抱的…是不是有点儿太紧了!

还有…这男人的手…也太不老实了吧!

从上到下甚至连脚丫子都没放过,把夏影后摸了个遍。

最后看到雷镜把夏引之裹得严严实实放到座位上,自己背对着他们半跪在走廊上拿她脏兮兮,又是血又是泥的两只脚丫子揣进怀里捂着的时候,整个人…直接自闭了。

这才明白为什么小褚从上了车后就直接缩在前面座位里刷手机,努力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甚至恨不得能一下隐身起来一样了。

化妆师后知后觉,搂着自己的化妆箱,也把自己缩到跟小褚隔了一个过道的座位上。

人工隐身。

……

要是小时候,夏引之才不会管周围有没有人在,巴不得可以一直腻在雷镜身上,可如今毕竟大了些,她顾及着车里还有其他人在,想把脚收回来,努力了几下,都没成功。

“脏死了…”她皱眉抖着唇嘀咕。

说完顿了顿,后知后觉想到自己脸上现在也是,又是血又是泥的…

夏引之有些崩溃的把脸埋进面前的毯子里,不满的嘟囔,“就说不让你来……”

她现在太丑了。

雷镜看了眼她脏乱的头发,没有说话。

专心捂她的脚丫子。

直到她脚在自己怀里揣热了些,才拽过她身上的毛毯边把她双脚严实裹住,重新抱她起身,让她坐自己腿上,搂紧她的同时,用掌心隔着衣服毛毯摩挲她胳膊和后背,让她能早点儿暖和过来。

车里暖风开得足,可也过了好大一会儿后,她的身子才回温了些,虽然还不到正常皮肤温度,至少摸着…像是个活人温度了。

人也没有抖得那么厉害。

一直到这时候,雷镜才开口说了自她上车来的第一句话。

“现在有些不喜欢了。”他低声说。

声音低的不像话,像是车外的天气,紧接着,是像从喉咙口挤出来的一声轻叹。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夏引之从他怀里仰脸看他,不解,“不喜欢什么?”

因为剧情原因,她这会儿是七窍流血的妆容,眼睛鼻子耳朵嘴边几乎没一处干净的地方,常理来说,就算知道是假的,平常人看到就算没被吓着,也至少都会觉得可怖不已,看了第一眼,绝对会躲开第二眼。

刚才在现场的工作人员也都是这样的。

可雷镜不是,虽然她这时候看起来丝毫美感都没有,然他看着她的眼睛里,还是看不到别人眼里看到的那些,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雷镜看着夏引之,用指腹碾过她脸上干涸的血迹,这些覆在她脸上身上的东西虽然都是画出来的,是假的,可冰天雪地里,她衣衫单薄,在雪地里被人拖来拖去的场景却是再真不过。

心疼死了。

夏引之看他神色,短暂的疑惑后,没等他开口回话,已经明白过来。

用一张堪称“恐怖”的脸笑着看他,“心疼我了,是吗?”

雷镜没说话,拿指腹蹭她眉眼。

能不心疼吗。

他真的要心疼死了。

夏引之看他嘿嘿一笑。

让一张脸看起来更恐怖了…

这场景很奇怪,明明又吓人又搞笑,可雷镜不觉吓人,也根本笑不出来。

也明明知道自己不能也不该开口问,还是没忍住。

“阿引,你可不可以——”

夏引之像是知道他想说什么,眨眨“流着血”的大眼睛,看他直接摇头打断,“不可以。”

雷镜:“……”

他嘴唇翕动,正要说什么,就听前面小褚焦急喊了句:“坏了!”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六章

61.87%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