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夏引之鲜少在雷镜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不免觉得有趣。

停在原地,同他对视抿唇笑着。

雷镜一见她出来,即刻丢下还兀自在电话那头巴拉个没完没了的乔桥,起身迎过去。

习惯接过她手里的毛巾,帮她擦头发。

擦着擦着,对上她盈盈灵动的笑眼,心思便又心猿意马起来。

拿着毛巾的手贴在她脑后,微微施力将她压向自己,本来是想亲她的,可一想自己还没洗澡,身上也不干净,就放弃了。

只是在她嘴唇上轻啄了下,听着身后乔桥“阴魂不散”的声音,额头抵着她的,低声头大道,“他听你的话,你让他赶紧把电话挂了。”

夏引之听着估摸是听见雷镜起身的动静,在那边嚎着嗓子问他要去哪想去干什么的乔桥,忍笑。

踮着脚回吻了他一下,也压低声音,明知故问,“电话挂了做什么?”

雷镜手在她腰上意有所指的捏了下,“你说呢。”

他手用的力不算小,虽然不疼,但很痒,夏引之没忍住,笑着往旁边躲了下。

乔桥耳朵尖,听见夏引之的声音,又在那头嚷嚷,“我姐是不是洗完出来了?雷镜你在干什么?我警告你别碰她!你离她远一点!雷镜?!雷镜?!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在做什么啊你?!!”

雷镜本来已经要松开夏引之去浴室里洗澡了,听见乔桥气急败坏的声音,一时气恼,回头对着电话那边说了句,“能做什么?亲你姐姐!”

说完,也不给夏引之反应的时间,低头就亲了过来。

甚至连招呼都不打,直接舔开她唇缝,把舌尖探了进去。

十足十的深吻,夏引之舌根都被他吮的有点儿发麻。

她不停的想要用鼻子吸气,但实在是困难,周围空气像是全被人吸走了。

夏引之手指拽雷镜的毛衣,拽不住,手都脱了力。

几度想出声抗议,可一想到声音可能会被那头的臭小子听到…她就逼着自己忍住了。

最后憋的眼睛都红了,雷镜才放过她。

把她脑袋压在胸口上,自己也呼吸不稳的喘着气。

夏引之:“……”

她靠在雷镜怀里,心跳如鼓雷,看着窗外不知何时比刚才下得还要大的雪,又气又想笑。

气他就知道“欺负”自己,笑他竟然会跟个小孩子这样较真儿对着干。

夏引之被他亲的浑身发软,靠着他怀里反应了好大一会儿才好。

反观雷镜,可能是满足了,即便公放声音里乔桥几乎已经是“暴怒”的状态,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很好。

也或许…就是因为乔桥的“暴怒”,他的表情才会这么好。

幼稚叽叽的。

夏引之恢复力气的第一件事,就是抬脚在雷镜脚上狠狠踩了下。

后者也不恼,笑着用下巴蹭了蹭她额头,“等哥哥去洗澡。”

说完,觉得有些不对劲,又用侧脸贴了贴她额头,皱眉,“怎么这么热?发烧了?”

他拿手摸了摸她脖子下面,明显不是人体的正常温度。

发烧了?

夏引之后知后觉,抬手摸了下自己的额头。

怪不得她刚刚在里面洗澡到后面的时候就觉得头有点晕晕乎乎的,还以为是里面蒸汽太热了。

她很少发烧,完全没想到。

“好像是有一点,”夏引之看揪着眉心的雷镜,宽慰笑笑,“估计刚刚还是着凉了。”

“没事,我一会儿烧点热水喝一下。”

雷镜看着她,满眼自责。

她拍了一整天的戏,下午室外,晚上又在冰天雪地里冻了一晚上。

就算回来路上把她暖好了,他也应该记得给她备药的。

“头痛不痛?”雷镜问。

夏引之迟疑点点头,“一点点。”

“喉咙呢?”他再问,“喉咙痛不痛?”

夏引之摇头,“没有,没觉得。”

雷镜点头,二话没说直接把她打横抱起来,走到床边放她到床上躺下,给她掖好被角,又用毛巾把她还湿着的头发小心包起来。

夏引之猜到他想去做什么,看了眼外面的天,拽住他袖口,“你给前台打电话,他们那肯定有药,让他们送过来就行了。”

雷镜当然知道这个,但他不放心,还是想自己去给她买。

“乖乖等我回来,”他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把还在不疲不休叨叨的乔桥…手机拿过来给她放到床头,“想给他说话就说,不想说就挂了。”

那边乔桥听见,嚷道,“雷镜!你敢挂我电话!我今天一定要通宵给我姐打电话!你别想占她便宜,你——”

雷镜佩服这孩子旺盛的精力,但这会儿没心情顾他,“你姐发烧了,我现在去楼下买药,你要是乖点我就让你们通着话,要是再这么吵,你看我敢不敢挂你电话。”

那边乔桥一听见这个,果然一下不吵嚷了,瞬间变回贴心弟弟。

嘘寒问暖。

雷镜揪着的眉心,这才松开。

他穿上刚才扔到沙发背上的大衣,拿着手机和另一张房卡出了门。

回来时,手上除了药袋,还有一桶纯净水和吹风机。

雷镜脱了身上冒着寒气的大衣,往水壶里倒了点水烧着,拆了吹风机给夏引之吹干头发,又把壶里的水倒了换了一壶重新烧,刚按下按钮,门铃响了,是他刚才下去时特意让酒店餐厅给熬的鲜蔬粥和两叠青菜。

他本来想喂夏引之吃,奈何她一再强调自己没有那么不舒服,可以自己吃,他只好随她,拿耳温枪给她量了量体温,自己去浴室快速冲了个澡。

出来时,正好听乔桥满声音不解的问她,为什么非得是雷镜?

“…昭昭姐都给我说过,你有很多人追的,就你们以前同学那个叫卢琦的,他不是还跟你表白了吗?我听说他现在也很厉害啊,自己开了一个足球俱乐部,自己当老板!”

“…还有今天那个影帝,那采访我看了都能看出来他喜欢你!刚刚我还见他转发了你们工作室发的声明给你澄清呢!”

“…哪个不比不吭不响抛下你五年走了的雷镜强?五年!五年呢!一千八百多天,你要再大点,说不定我连外甥都有了!有他雷镜什么事!他就除了一张脸长得好看点…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个无业游民!连霆爸爸公司都不去上班,天天无所事事的跟着你干嘛?!”

夏引之耳边听着乔桥叨叨,只在他说道一千八百多天时舀粥的手顿了一下,根本没注意到浴室门开的声音,自顾自垂眸吃着。

懒得跟个小孩子说那么多,说了他也懂不了。

乔桥还不死心,“…你就再考虑考虑嘛!你要是真看不上那个卢琦还有那个影帝,那你就等等我啊,等我长大了,我肯定会比他们都厉害,我娶你啊姐!”

夏引之直到听到这里才没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把还剩了少半碗的粥放到桌子上,“你可饶了我吧。”

偶尔被这么轰炸轰炸就算了,要是放家里天天被这么轰炸,她怕是会神经衰弱。

夏引之越来越觉得,以前雷镜每天每天不厌其烦听自己在耳边叨叨这叨叨那,可实在是太有耐心了些。

乔桥听见她笑,不满的哼哼,“姐你笑什么,你不信我以后比他们厉害?”

“信,怎么不信。”夏引之哄他,她拿起来手机看了眼时间,“行了,两个小时了,这会儿都凌晨一点多了,你不睡觉?明天不上课了?”

“……明天周末。”

“周末你也去给我睡觉,”夏引之揉揉太阳穴,“你再过一个星期该期末考试了吧?”

“睡不着就去看书,好好准备考试。”

“我——”

乔桥还想再说,被夏引之一句话堵上,“你姐我现在真的有点头疼,想睡觉了。”

估计发烧的劲上来了,脑袋昏昏沉沉,喉咙也开始疼了。

“…那好吧,”乔桥不情不愿的,但听她声音都有些变了,乖乖道,“反正你现在病了,雷镜肯定不会欺负你了…那你好好照顾自己啊,多喝热水,等我放假了去探班看你。”

夏引之连连应了两声,又哄了他几句,把电话挂断。

雷镜听她挂了电话,才拿着药和刚晾好的温热水从走廊拐进去。

夏引之看他一脸的严肃,以为他还是在担心自己发烧的事。

对他笑笑,撒娇道,“你不要这么严肃嘛,我喜欢看你笑。”

雷镜没说话,坐到床边,沉默把手里的水和药递给她。

夏引之喝了药,又喝了两口热水,“发烧而已,今天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雷镜看她乖乖把药吃了,摸了摸她已经开始有些泛红的脸蛋,想亲亲她,被她躲开。

她咕哝,“会传染。”

雷镜沉沉看她,掌心压着她脑后直接又来了个深吻。

亲完才看她恼怒的眼睛,“不是都说,感冒发烧这些传染给别人自己就会好了么。”

夏引之:“……”

雷镜把她吃剩下的东西收了放到门外,打电话让人来收,又到卫生间洗了洗手。

做完这些回来,看到夏引之已经闭着眼睛靠坐在床头歪着脑袋睡着了。

…明明就难受。

他小心把她放平躺到床上,掖好被子,又给她量了次体温,果然比刚才高了,三十七度八。

雷镜到浴室湿了两条毛巾出来,凉的那个给她放额头,温的这个给她擦颌下和胳膊胸口。

衣服解开,看到夏引之无意识动了动身子时,他才想起来她这会儿…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看着眼前的景色,血液控制不住的往一处走。

刚因为她生病落在脑后的情绪,因为这个再次集聚。

他闭了闭眼,强逼着自己目不斜视给她擦完,速度极快的重新给她系好睡衣带子。

雷镜坐在床边,看着睡着的夏引之,有些走神儿。

其实刚刚乔桥问她的话,他以前好像也问过自己好多次。

他有什么好喜欢的?

他好像是真的,除了一张脸还能看,似乎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五年的时间,就像乔桥说的,如果她再大点,这么久的时间,可能她小孩都会有了。

别说是和她在一起的机会,就是能和她面对面的吃一顿饭的机会,他大概都没什么可能。

回来后,他记得西汀有次问过他,当年离开她,有没有后悔过。

他想都没想,说没有。

他如今是因为这百分之一的机会回来了,才能再拥有这一切,而当年他离开,却是因为那百分之九十九的不可能回来。

所以不后悔。

怎么会后悔。

至少如果他没回来,他的阿引…还有选择另外一个可以陪伴她一生的人的机会。

卢琦是,钟乐湛是,可能还有很多很多个他不知道的。

她会有很多选择。

他知道。

一直知道。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

64.03%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