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雷镜的记忆里,夏引之甚少生病,但每次病起来,都像是要给身体彻底做个大扫除一样。

来势汹汹。

这次也是。

夜里,她烧的反反复复,出了些汗,半夜四点多,他叫她起来又灌了一次药,中间给她擦了两次身子。

除了擦身子时睁睁眼睛,看是他,就没再理,撒娇哼几句,就又抱着他睡了。

早晨她没胃口吃饭,吃了两口粥喝了药又继续睡。

雷镜虽然心疼,但看她睡得还好,又矛盾觉得挺好。

不然每晚看她想睡又睡不着的模样,他自己也不好受。

雷镜接了两个电话,又到卫生间里打了个会议电话,而夏引之一直到中午才醒。

夏引之勉强吃了点东西,嘴里面没味道,吃什么都味如嚼蜡。

最后实在吃不下,看他喂到嘴边糯白的肠粉,闭紧嘴巴摇头。

雷镜见她是真的吃不下,自己三两口把剩下的吃了,吃完把东西收妥,放到了门外。

半个小时后,他烧水喂她吃过药,自己去了卫生间。

夏引之知道他为什么每次吃药都躲着她。

之前有次她无意见过,说他现在是个药罐子,不过分。

她问过静妈妈,他这样的情况,至少得持续三年,或者五年。

夏引之捧着水杯喝水,眼睛被热气蒸的想哭。忍住了。

雷镜把一次性针筒包好扔进垃圾桶里,出来前洗了手,拿耳温枪给她测温度,“还有点烧。”

他眉头还是皱的,“要不还是去医院。”

夏引之在他出来前早整理好情绪,靠坐在床头,闻言恹恹看他,“还是算了,不是已经退很多了吗。”

“我现在就是没什么力气。”

现在网上还不知道什么样,他们昨天晚上没被拍到也是有点侥幸,能不出去就还是别出去了。

雷镜坐在床沿,用手碰了碰她额头,叹气,“真是和小时候一样。”

每次生病,模样都要让人心疼死。

“什么样?”夏引之攥住他手指,把玩着。

他手长得真是好看,手指长,有骨骼感,看起来却没有那么明显。

怪不得连小灯泡那个小家伙,都喜欢跳在他身上玩。

他用手搔搔它,它就翻着身子拿小爪子跟他闹来闹去。

小灯泡。

小灯泡…

夏引之想着那个已经离开自己好久好久的好朋友,眼泪没忍住。

“怎么了?”雷镜被她毫无征兆的眼泪吓着,“是不是很难受?我给你拿衣服,我们去医院。”

他说着话就要起身,被夏引之拽住。

“我没事,我就是觉得…”夏引之吸吸鼻子,看他,“我就是觉得你的手长得也太好看了。”

雷镜:“…………”

他看她一脸的认真,有些哭笑不得,拿桌上的纸巾给她擦眼泪,哄着她开玩笑,“只有手好看吗?”

夏引之:“……?”

雷镜轻挣开她握着自己的手反握住她的,攥着她食指在自己唇上蹭了两下,笑着看她问,

“哥哥嘴巴不好看?”

夏引之:“…………”

他暗示的简直不要太明显。

夏引之假装没听懂,往回抽自己的手,“一般般吧。”

雷镜哪会那么轻易放开,攥着没松手,这还不够,他甚至握着她手指在嘴边咬了咬。

夏引之:“……”

她人虽然烧着,但手指却很凉,而他的嘴唇…很热。

她看着雷镜在她手指指腹上轻咬了口,又沿着指背,一路亲到手背。

最后把她的手压在身侧,俯身过来。

“……”夏引之蹙着眉往后靠,却因为身后已经靠着床板,做徒劳功。

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嘴巴,看着近在咫尺的他,有些恼,“你是不是傻…”

“都说了会传染了,还一直要亲…”她想起他昨天晚上的话,不太高兴的闷声嘟囔,“就算传染给别人真的会好,我也不要传染给你。”

雷镜听了这话却不觉高兴,抿了抿唇,凝视她一双眼睛,“那你想传染给谁?”

夏引之:“……”

她回看着他,不大确定,但还是问,“你这是…在吃醋?”

这个醋也要吃?

…生病好玩吗?

雷镜用另一只手把她捂在嘴上的手拿下来压到另一侧。

夏引之挣扎了一下,没挣过…意料之中的。

所以她只是紧紧把嘴巴抿住,看着他。

他也看着她,耐心足到非要等一个答案。

夏引之最终没有拗过他,“没——”

开了口,才知道这是个圈套。

她嘴刚张,他就俯身直接亲了上来。

和昨天一样,完全断绝氧气的亲吻,雷镜像是真的要落实“被传染”的事,舌尖碾磨着她嘴里的每个角落,最后直接用一只手压住她两只手,单手把她抱到怀里细细亲吻着。

夏引之一开始还想挣扎,到后面本来就有些昏沉的脑袋被他亲的更迷糊了,软软哼了两声挣开他紧攥着自己的手,没什么力气的两只手抱到他肩膀上,闭着眼开始回应他。

每次夏引之的主动或是回应,都能引来雷镜更凶猛的吞噬。

是他外表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昨晚上的大雪在清晨停下,窗外被雪洗净的天,带着点浅蓝色。

一点点日光从薄纱窗帘透进来,把窗棱的影子模模糊糊的照进屋子里。

夏引之看着他陷在阳光里的半张侧脸。

他没戴眼镜,完美的轮廓每一处都深深在她心上刻着。

她眼睛又有些涩,索性又闭上。

情况渐渐有些失控,夏引之直到胸口一凉,才回过神,睁开眼睛,看着悬榻在自己身上的人。

什么时候被他放回到床上的,完全不知道。

他眼睛黑的摄人,看着自己的目光里有火,呼吸重的甚至有些压抑。

雷镜的眼随着手,自她眉眼鼻梁往下走,划到唇上,下巴,颈肩,锁骨……

这两个多星期,两人虽几乎夜夜在一起,有时候亲吻他也会有些失控,但就算那时候也是隔着衣服的,就像那天在她休息室里一样。

这么直白的碰触,还是第一次。

夏引之被他毫不遮掩的目光灼到,更因为他随目光而到的碰触,再次无所适从的紧闭上眼睛。

她指尖掐他肩膀,本来因为生病没有血色的脸,爬上几分绯色。

雷镜的唇随后而至,身体对爱人的反应,很直接。

他是,她也是。

……

……

中央空调里的暖风呼呼在吹,雷镜拿床头的纸巾把她脸上颈子上闷出来的一层薄汗细心擦干净,用被子裹紧她,连人带被一起搂进怀里。

良久,才有些无奈又好笑的开口,“昨天还以为老天爷终于给我机会了。”

夏引之没想到只是这么亲一亲,都没到最后也能这么累,或者…是自己身体现在这个情况确实不争气?她靠在他怀里,没力气说话,用眼睛问他:什么意思?

雷镜低头看她,笑说,“我昨天让西汀去帮我收拾衣服,后来还给他发了消息。”

夏引之:“?”

雷镜凑到她耳边说了句话。

夏引之:“……!”

“你——”她崩溃看他,“你竟然还让他帮你拿那个…”

以后见面会很尴尬的好吗?

雷镜看她,理所当然道,“我知道便利店里会有卖的,但我怕不好,担心你用着会不舒服。”

所以他早准备好的是特意从网上查到评价很好的,甚至也问过已婚人士…西汀。

夏引之:“…………”

她匪夷所思又难以置信的看他半天,不知道是该骂他还是感激他。

最后只好把脑袋埋进他怀里,欲哭无泪,“…以后没脸见人了。”

雷镜疼爱的在她发顶亲了亲,从胸腔里震出几声轻笑。

情之所至,一切都是顺理成章而已,有什么好害羞的。

“快点好。”他把唇贴在她额头上。

夏引之撇撇嘴巴,“果然果然…”

“嗯?”他没太明白她。

夏引之从鼻腔里哼一声,“男人,食色性也。”

“也不全是。”雷镜笑了声。

他低头,和她额头相抵,拿她的手贴上自己胸口,说,“看你生病,这里很疼。”

尤其是想到这五年,她每次生病自己都没能在她身边照顾她时,更疼。

夏引之被他一句话说的眼睛酸,对视半晌,堪堪在眼泪出来时,整个人又朝他贴过去。

“不舒服,别让我哭。”

雷镜笑了笑,就真的没再说了,只是抱紧她。

好半天,他才拍拍她的背,“哥哥有件事和你说。”

夏引之听他的话,莫名有些心慌,从他怀里抬头看他,“什么?”

雷镜摸摸她的脸,低声说,“明天把你送到片场,我要离开几天。”

夏引之闻言瞬间攥住他胸口的衣服料子,眼睛里有慌乱,“去哪?”

雷镜握住她的手,安慰的轻揉了两下,“工作上的事,两三天…或者四五天,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星期就会回来。”

“很快。”他承诺。

夏引之喉咙动了动,情绪所致,鼻子生理性的泛酸,然后是眼睛,最后喉咙也开始疼。

她不想哭,可眼泪大概真的是这世界上最难忍的东西。

夏引之看着他,喉间抽噎着,眼泪沿着鼻梁滑下去,落到枕头里。

声音里有委屈,“你说要在这里陪我的…”

雷镜看她哭,心疼的要死,拿指腹小心给她擦眼泪,柔声哄她,“最多一个星期,很快的,哥哥每天晚上都给你打电话,或者视讯好不好?”

夏引之拨开他的手,喃着鼻音任性道,“谁、谁要给你打电话…”

雷镜低头,用嘴把她脸上的泪一点点抿干净,“还能有谁?”

他靠着她耳边低声说,“我妹妹,我喜欢的女孩,我女朋友,我未来的太太,还有我未来宝…”

“……”夏引之拿手捂住他的嘴,破涕而笑,“你闭嘴吧。”

雷镜看她脸上又有了笑,稍放心了些。

用舌尖舔了下她掌心,在她畏痒的下意识缩回手时,笑着把没说完的那句话说完,“还有我未来宝宝的妈妈。”

夏引之:“……”

道貌岸然的流氓。

她看着他,故意说,“身材对一个女演员的要求很高的,生宝宝身材容易变形,我才不要生呢。”

“不生就不生,”雷镜不假思索回,“让你受这苦我也不愿意。”

本就是为逗她随口说的话。

他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认真又说,“反正我们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

夏引之:“……”

她新鲜自己听到的回答,看他眨眨眼睛,“那雷氏怎么办?”

“对了,我好像还没问过你现在是做什么?昨天听桥桥说霆爸爸让你去公司上班你不去?”

雷镜:“没做什么,瞎忙活。”

夏引之:“……”

她不满他的敷衍,还想再说话,又被他低头亲下来。

怪不得从她醒过来,他就一直黏黏糊糊的。

原来是要离开。

在竭尽一切的时间亲热。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章

64.75%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