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手机屏幕上的这段话,和幼时夏引之每年送雷镜生日贺卡上的一模一样。

连她那时候喜欢在卡片上用彩色的笔画的心形图案都是。

他说不清楚在看到的这一瞬间,是什么心情。

情绪震颤着,太阳穴也在突突的跳。

雷镜觉得,他的阿引在一点一点的原谅他。

虽然可能,她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已经没有在恨…已经没有那么的恨自己了。

他眼睛看着手机屏幕,不舍得离开。

直到搂在他腰上的手又收紧许多。

“怎么不说话,”夏引之在他怀里不满的嘟囔,“都没有反应。”

雷镜听着她撒娇,眼里噙了些笑,手指依依不舍的在手机屏幕上的那行字上划拉两下,熄灭屏幕,放其到桌上。低头亲她头发,眉眼,鼻尖。

最后和她额头相抵,呼吸落在她人中,柔声说,“夏引之,我爱你。”

“雷镜爱你。”

“很爱。”

夏引之愣了愣,视线瞬间就模糊了。

她抓着他身后的浴袍带子,揪得紧,手指酸痛。

明明屋里暗的出奇,她却像是能看清眼前的他,眉眼、轮廓,全是具象的。

是因为他始终都在她的脑袋里。

“我当初看到这部剧的剧本时,就想,人要真的可以轮回那该多好,”夏引之在黑暗里喃着鼻音开口,“虽然颜迈兮和箫清策在上一世没能在一起,可还好,他们在来世又遇见了彼此,最终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那时候就好羡慕好羡慕,我就想,如果我也有下辈子就好了。”

“有下辈子了,阿镜哥哥也许就可以喜欢我了,这样,他就可以不离开我了……”

这可能是一道她心里永远永远迈不过去的一道坎。雷镜想。

他无声抱紧她,知道自己会有一辈子的耐心,去慢慢磨平它。

“阿镜哥哥爱阿引。”他对她说。

夏引之静默两秒,“以后要一直陪着我。”

“一生一世。”雷镜毫不犹豫。

他呼吸磨着她,却不来亲她。

夏引之手摸他的脸,需要真实的感受,“亲亲我。”

雷镜闻言笑了声,想把她从刚刚的情绪里拽出来,把她往自己怀里抱了抱,却只用鼻尖轻蹭她的,逗她,“喜欢哥哥亲你?”

因为离得近,他说话时,嘴唇不可避免的碰上她的。可就是不亲她。

夏引之知道他是故意的,手攥住他浴袍领子,往前凑,被他瞬间后仰的姿势躲开了。

她扑了空,又羞又恼,转身不想再理他。

雷镜笑着将她一把揽回来,从侧躺变仰躺,让她趴在他身上,掌心覆到她颈后,施力。

……她唇贴上他的。

他说过,她不喜欢的他都不会做。

而喜欢的,自然是全都依她。

*

雷镜第二天并没跟着夏引之的车去剧组,而是在将近晌午时,自己坐了车子去。

车上还有久违露面的郁兰。

不算上次吃饭,他这个盲文老师今天也算是在剧组这里正式刷了脸。

以后进出会方便很多。

他们到时,夏引之正在拍戏。

雷镜在休息室等她,而郁兰则去了拍摄现场。

一直过了中午一点钟雷镜才等到她们回来,见到夏引之进来,他对电脑镜头那边的几个人说了句把剩下的直接发工作报告到邮箱,就直接合上电脑起身迎她过去。

因为有外人在,他并没做什么太过亲昵的动作,只是用掌心摸了摸她脑后,“辛苦了。”

夏引之看到他,眼里不由自己的就有了笑。

整个人状态和进门之前天差地别。

让第一次见两人和好后在一起相处情形的郁兰微微惊了一惊。

两年多的时间,她从没在夏引之脸上看过那样的神情。

即便之前从小褚口里大概听过,还是惊讶。

倒是后面跟进来的、吃了太多次现场狗粮的小褚,一脸的淡定。

……

一起吃午饭时,郁兰给夏引之说接下来半年这段时间的安排。

“你刚拍戏的时候,我问了你们副导演,年前这段冬戏进程很好,估计还有半个月,腊月二十三四就能拍完放假,中间休息二十多天,过了正月十五再开工回这里拍半个多月初春戏份,就要转浣城去拍现代了,”郁兰看着她,都不用拿日程表看,“你不上综艺,今年的晚会邀约也照常都推了,只有年三十那天《遗落》的首映礼你得参加。”

“年前除了这个还有个杂志要拍,为保妥我给对方约了二十六,地点就在镜市。”

“拍摄结束剧组里的几个主要演员肯定还要小聚一下,你也别推了,跟着去,参加完再回镜市,也不耽误工作。”

夏引之专注听着,没说话。

“初一到十五,我这里没给你安排工作,不过上半年签的那个珠宝代言,约了十七去他们总部拍下个季度要上的新款,预计两天拍完。”

“年后你进组,估计就会一直拍到五月中旬左右,然后六月份…”郁兰停了下,视线从雷镜脸上扫过,看夏引之,“你母校,G科大百年校庆,会请一些学校毕业的知名校友回去做演讲,你们学校也联系了我,你...要去吗?想接吗?”

从夏引之十八岁,郁兰做了她经纪人之后,除了每年到校庆时安排她去捐款事宜,其实郁兰能看得出来,她并不是很喜欢自己提到学校的事。

夏引之闻言没直接回话,沉默了半晌,扭头问看起来似乎也在等她答案的雷镜,“你应该也收到学校的邀请了吧?”

上次听昭昭说他给学校捐款成立基金会的事,这么著名的校友,学校肯定会邀请吧。

不过也不一定,毕竟当时他做这些都是匿名的。

果然,夏引之的话刚落地,就听雷镜“嗯”了声。

“那你要去吗?”夏引之看他问。

雷镜看她,“我拒绝了。”

不等夏引之说话,郁兰劝道,“之前不去就不去了,今年这个,别推了。”

“你跟雷镜不一样,你是个公众人物,有人知道你是从这学校毕业的,百年校庆不是其他时候,这么有意义的时间,不去不合适。”

太容易被人诟病。

夏引之咬了口煎饺到嘴里慢慢嚼着,没说话。

刚刚问雷镜不过只是单纯处于好奇、想要知道,而不管他去不去,她自己其实都没打算去的。

不过听郁兰刚说的话,她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去的话,网上大概又会有不少料要爆。

她自己倒是不怕被黑子们诟病,只是她也不愿意没事给工作室里的人找那么多麻烦。

只是……

“我考虑考虑。”夏引之最后还是说。

*

夏引之有戏拍的时候,雷镜就在休息室里等她顺便忙自己的工作。

她没戏等拍时,他就陪她闲聊说话,或者拿那些早准备好的盲文卡片,以玩游戏的名头,逗她,顺带着也能给她复习复习。

钟乐湛在雷镜和郁兰第一天过来剧组的时候就听刘小伟说了,不过可能因为雷镜就算到了剧组也只是待在夏引之的休息室里,而他自那天被夏引之拒绝后,私下就没再去主动找她的原因。

两人阴差阳错,一直到一个星期后那天晚上收工,才不期然在停车场碰了面。

雷镜和钟乐湛上车的瞬间,目光交错而过。

前者目光平静,并未让钟乐湛有那种胜利者向失败者“炫耀”的感觉。

却反而心里更不是滋味些。

时间过去一个多星期,夏引之对他和以往一般无二,隔着些距离的交际范围,妥帖的说话,合适的相处,像是那天晚上在休息室里那么戏剧的一幕不过是一段不足挂齿的事。

事实上,对她来说,也确实是。

可他又不能不承认,其实她这样的做法,已经是对自己来说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可怎么呢,钟乐湛想,他…真的有些不甘心。

也好像,更喜欢她了一样。

现在这个时代,不管男人女人,太多把感情当玩物,当消遣。

可她为什么就如此不同呢。

对一个人的专一,对一段感情的忠诚,对爱一个人的赤诚...甚至,愿意为爱人做到抛弃自己一切的孤勇。

这每一个每一个,让他想到,都觉得自己可以放下她的这颗心艰难万分。

每每想到,心脏都会有很清晰的痛感。

真实的,由内而发的疼。

他甚至开始怪自己,怪自己为什么会出现的如此晚。

也会后悔,如果自己是在《遗落》的那几个月就能想明白的话,自己会不会,就可以多一点点的机会。

……

夏引之的车子和钟乐湛的错身而过,夏引之拿手在雷镜面前挥了挥。

“都走远了,还看。”

雷镜抬手握住她小手,举到嘴边亲了亲,笑笑没说话。

夏引之手背被他亲的痒,往回抽,没抽出来。

想着他方才隔着车窗玻璃看钟乐湛车子方向的眼神,夏引之忍不住笑着问,“你刚刚那是什么眼神…”

“还能什么眼神,”雷镜低头轻捏她手心,开玩笑说,“向失败者致敬的眼神。”

夏引之闻言一瞬错愕,随后噗一声笑了。

…原来男人谈了恋爱,再成熟也是真的会变幼稚。

这几日,夏引之在拍戏时,雷镜从小褚嘴里听了那次夏引之亲自断自己桃花的事。

他的阿引,始终和小时候一样。

凡事总会以他为先。

嘴上说着喜欢看他吃醋,私下却以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安心。

雷镜想着这些,一时情动,一手按下车子前后座位的遮挡布,一手覆在她颈后,把她压向自己。

从一开始就自觉坐在副驾驶的小褚,见怪不怪。

只是没等两人的唇碰上,夏引之兜里的电话蓦地响起来。

家里人的电话铃声,她和雷镜一样,都是特别设置的。

闻声轻推了下雷镜胸口,拿出来手机看。

屏幕来电显示:

桥桥。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五章

68.35%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