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夏引之听见声音,本能先扭头去看左手边,雷镜的方向。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意外安抚住后者,雷镜想,一会儿不管桥桥那小崽子怎么找麻烦,他都可以不跟他一般见识。

夏引之转过身子时,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或者,现在应该说是两个…男孩子,已经一左一右站到了她身边。

她瞅瞅右手边看着乔桥平静到面无表情的雷镜,再看左手边回视着他一脸愤懑的乔桥,开口,“我晚餐还没吃,让小褚在楼下订了包厢。”

看两个人齐刷刷一起扭头看她,她继续说,“一会儿一起吃。”

“好。”

“不要!”

夏引之看乔桥,见后者皱着眉,“姐,我想跟你两个人吃。”

她没依他,淡定回,“但我一晚上不可能吃两顿饭。”

乔桥不太高兴,还想说话,夏引之没再给他开口机会,回身拿房卡刷门,边说,“我需要十五分钟冲个澡换身衣服,你们回房间等我还是——”

乔桥往她跟前走一小步,看一旁的雷镜扬扬下巴,“那我在这等你!”

他话才说完,就被雷镜揪住身后的卫衣帽子,止住就要跟着夏引之进去房间的步子,“多大的人了,女孩子的房间还随便进?”

乔桥扭头拿帽子夺回来,瞪他,“这是我姐!又不是别人!”

“你姐不是女生了?”雷镜皱眉。

乔桥不服气,“那你还去我姐房间呢!你不是男的?”

“阿引是我女朋友,”雷镜说,“跟你能一样?”

“女朋友?!”乔桥看夏引之,“姐!你答应做他女朋友了?!”

夏引之:“……”

她看他“嗯”了声,把门推敞开,看两人,“你们两个都进来吧,在客厅等我。”

虽然这两个人,尤其是乔桥,每次都嚷嚷见了雷镜要打一架,但她知道,他其实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没那么不懂事,不可能真的动手。

乔桥闻言对着雷镜撇嘴哼了声,率先进去屋子里,雷镜随后跟进来,路过夏引之身边时,掌心覆在她颈后,低头速度极快的在她唇上亲了下。

后者嘴角抿了个笑,用手指勾勾他的手,看他把门关上。

夏引之从柜子里拿了一套换洗衣服,进浴室前,看正绕着客厅转看的乔桥,“给爸妈报平安了吗?”

“嗯,说啦,”乔桥回头看了眼她,拿落地窗前小桌上的摆件看,“小褚姐接到我的时候我就给他们发了消息。”

夏引之闻言放下心,偏头看雷镜用唇语说了句“等我”,看他对她笑着点头,她也笑了笑,抱着换洗衣物进去浴室。

听见浴室门锁声音,乔桥才转身看雷镜。

后者像是早料到他有话要说,彼时正双手抱胸倚坐在六七十公分高的电视柜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两条大长腿,一条自然弯曲在身前,一条闲散敞着。

模样看着要多淡然就有多淡然。

乔桥看着,觉得这个人可真是讨厌死了。

输人不输阵,他也学着他,肩膀靠住身旁的落地窗玻璃,双手抱在胸前回视他,在浴室水声响起时,冷冷问,“雷镜,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讨厌你。”

他个子虽然比同龄人发育的早,但声音还没变,带着几分十三四岁男孩子的稚嫩。

故作成熟的话,听得雷镜有些想笑,忍住了,只是看他浅淡点了下头。

乔桥似乎不太满意他的反应,浓眉皱了皱,“你真的已经和我姐在一起了?”

雷镜不太明白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确认,可还是耐心颔首。

“你一点都配不上我姐。”乔桥瞪着他。

雷镜再点头,“我也这样觉得。”

乔桥似乎没想到他会如此附和他的话,愣怔一瞬,顺势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姐在一起?”

到底是小孩子,雷镜听他没逻辑的话,心觉好笑,反问,“你这问题,是不是该问阿引才对?”

问他,倒像是两个当事人的情况反过来了。

乔桥闻言细细品了品刚刚自己说的话,眼里闪过懊恼,连带着耳朵也因为恼羞飞上红色。

“反正,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雷镜没想在这个关键时刻去给他找麻烦,也给自己找麻烦,收回来视线,两条腿换了个姿势,看着自己脚尖,回他,“是,明白。”

他安静了两秒,似乎是在思忖如何开口,半晌才道,“大概是因为,阿引会开心。”

就像他一直知道她喜欢他,却始终没有想明白她为什么会喜欢他,可她见到自己开心,他能看得出来。

而只要她能开心的事,他就都愿意做。

“开心个屁,”乔桥听见下意识站直身子反驳,因为气恼,有些口不择言,“这几年我姐因为你哭得时候才多!”

一句话堵得雷镜心痹。

再想开口,浴室的水声停了。

夏引之刚进去前说十五分钟,雷镜估摸着时间,她这下停水,应该是在洗头发。

安静的时候,一个门阻隔不了他们的声音。

他不说话,乔桥和他难得默契,没急着追问。

待水声再响起,雷镜才开口,“我知道你看不太上我,但阿引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以看看。”

“讨厌我、不满意我都没问题,私下我随便你,当着她的面,你别伤她的心,别让她为难。”

乔桥不服气,“真正伤她心的人你说第二,没人敢居第一。”

雷镜数次被乔桥的话堵得没法反驳,又或者是,他知道能如何回他,只是没那么做。

随心所欲回他一句跟他没关系,或是顺着他的话承认,都不妥。

前面大概会让这小子当场炸毛,后面估计更会让这小子上纲上线。

他自己倒无所为,就怕阿引夹在两人中间不好做。

雷镜知道她喜欢自己,可也知道她把家人看得有多重。

这小崽子就是吃了年纪尚小,是可以让长辈都宠着的时候。

……

两人都静默着,没再开口说话,直到浴室门锁打开,夏引之露出来被毛巾包裹的脑袋,看雷镜很自然的说,“帮我吹头发。”说完又看乔桥,“再等我十分钟。”

雷镜起身走过去,进去浴室前,扭头看了一眼落地窗前的乔桥。

很平静的一眼,没什么让他不舒服的情绪在。

浴室门没有关,乔桥在落地窗那听到很大的吹风机声音。

嗡嗡的,很吵。

他跟夏引之自小亲近,自然也知道她不爱吹头发的毛病,以前他在她家里睡,知道每晚给她吹头发的都是欧阳爸爸,在霆爸爸家里,静妈妈和霆爸爸给她吹头发,他都见过。

乔桥自己也有一次给她吹头发的经历,只不过不太好。

那次他本是想替她捋一下头发的,只是没经验,用了拿着吹风机的那只手,她头发一下被卷进后面吸风口里,虽然她及时拔掉了电源线,可还是疼得掉眼泪。

其实那是乔桥第一次看见夏引之在自己面前“哭”,…是用她一撮头发换来的。

……

其实从方才进来,乔桥就注意到,这个房间虽说是阿引姐自己的,但随处可以看见还有另外一个人居住的痕迹。

如果挨着电视柜旁的办公桌上的几台笔记本和打印传真机,还能勉强说是夏引之自己的,那随意放在电视柜上的男士手表和刚进门时换衣凳下的两双男士皮鞋就不能这么说了。

所以,雷镜这家伙并不是偶尔进他姐的房间,而是…已经住在了这里。

嗡嗡声里,乔桥脚步踟蹰,忍了半晌,还是往门口浴室走。

他站在大敞着的浴室门外,看里面。

雷镜高大的身影把夏引之娇小的身子挡得严实,只有下面他小腿的缝隙里,可以看到她穿着黑色裤子的纤细脚踝。

看着眼前轻架着双臂给夏引之吹头发的雷镜背影,乔桥竟然都能看得出来他的认真。

须臾,他回过神,对着那背影做了个鬼脸。

*

菜过五味。

桌上是让夏引之不能不意外的相安无事。

虽然交谈不多,虽然乔桥跟雷镜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刺儿,可还是让夏引之惊讶。

她饭量不算大,吃饱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小口抿着雷镜给她舀过来的热汤喝,眼睛看左右两个人。

夏引之知道酒店的菜好看但量小,特意多点了几道,但显然还是低估了青春期男孩子的饭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乔桥胃口很大,雷镜到后来叫服务生过来,又给他加了两道菜。

夏引之见乔桥听到雷镜的话后撇了撇嘴,像是在说“我才不吃你这套”的意思,看得她直想笑,后来菜上来,好久没见他对那两盘动筷,直到最后,似乎是想着不吃白不吃,没一会儿,两盘子就见了底。

饭罢,乔桥去包厢附带的洗手间里洗手,夏引之趁机凑到雷镜跟前小声问他怎么回事。

后者笑着用手背刮蹭了下她的脸,人也凑过来,和她近在咫尺,面上摆着要回她话的正经,却用也故意压低的声音回她,“不是你说的吗,他其实还挺喜欢我的。”

夏引之是真好奇缘由,却没想听见他用自己当时“哄”他的话堵自己。

此时应了,那真正原因她听不到,不应吧,完全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夏引之左右为难,看他眼里明显揶揄的笑,知道他肯定也想到了这个,嗔怒的抿了下嘴唇,又忍不住抬手锤了下他肩膀。雷镜笑着握住了她的手。

乔桥从洗手间出来时看到的正好是这一幕,他阿引姐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眼里是他从没见过的娇意。

他听不见雷镜给她说了什么,只是看见她模样虽是生气,却更像撒娇。

乔桥虽然不想承认,但似乎有些明白刚在房间里,雷镜给自己说的那句话,让他看看和他相处时的阿引姐是什么样子的。

他说她是开心的,像是真的。

……

三人吃罢回到楼上,一路上,夏引之一直在问他学习上的事,乔桥听得满脑子天雷滚滚,但也不敢敷衍她。

出了电梯最先路过的是乔桥房间。

夏引之停下脚,自然交代他好好休息,说明天她拍戏走很早,让他不用跟着她作息,什么时候醒了可以联系小褚,再让她派车子回来接他去片场。

这一个星期好好休息,好好玩。

乔桥应了声,眼睛溜过同样停在他房门口的雷镜,最后落在夏引之脸上。

“晚安,姐。”

夏引之笑笑,摸了摸他脑袋,“进去吧。”

乔桥听话的刷卡进去房间,关门时,还不忘给她再挥挥手。

只是门关上,他后知后觉,好像察觉出来点不对劲,随即把房门打开,往外看,正巧看到雷镜刷卡,揽着夏引之的后背进去房间。

他阿引姐的房间。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七章

69.78%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