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我在雲海有套房!

第208章 我在雲海有套房!

「院…院長,他這是在血口噴人,栽贓陷害,這是沒有的事。」

「我可是咱們醫院的金牌名醫,我閑着沒事兒害一個婦女幹嘛,再者說,他一個小村醫能懂個屁腦死亡……」

孫大春露出大寫的冤枉。

但腫起的半邊火辣辣臉頰,讓他眼神怨毒,居然敢如此羞辱他。

宋光明這個王八蛋,還敢向著這些外人,腦子有病么?

他在發什麼神經?

但陸鳴聽聞,卻譏諷道:「我若是不懂醫術,那病人是怎麼醒來的?」

「你真以為這裏就你醫術好,隨隨便便就能糊弄過去?別人就什麼都看不出?你想的也太天真了。」

「切,你能看出個屁來,不懂裝懂,豬鼻子裏插蔥裝大象。」

孫大春滿臉不屑道。

他根本不相信陸鳴會看出什麼。

可話音剛落,卻見宋光明院長怒聲道:「愚蠢的東西,你難道還分不清狀況么?陸醫生豈是普通村醫?」

「他就是我經常跟你們提起的那位陸大師,是一位妙手回春的神醫,更是一碗葯湯震驚全城的存在!」

「在他面前,你居然還敢裝?」

「你能看出的他全都能看出,甚至你看不出的,人家也能看出,都快死到臨頭了,你還不快說實情。」

「什…什麼?」

「他就是陸大師?」

孫大春臉色「刷」的一白,整個人像如遭雷劈,猛地都倒退了幾步。

這…這怎麼可能?

眼前這個看着像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居然就是那位陸大師?

這開玩笑的吧?

這段時間他聽這個人的傳奇事迹耳朵都快起繭了,數不勝數。

就單說莫家家主莫雲山的怪病,還有曹家德叔的衰竭之症,在他們眼中那都是不治之症,可卻都被陸大師給治好了,這簡直令人不可思議!

在這等神醫面前談醫術,自己完全是自取其辱,他要是不懂醫術,那自己腦子裏恐怕裝的都是一團漿糊。

「院…院長,我…我錯了,我只是一時貪心,我沒想過害人的……」

孫大春突然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嚇得渾身止不住顫抖。

他要早知道眼前這人是陸大師,陸神醫,他早就嚇得跪下了,自己這點小把戲怎麼可能瞞得住人家?

完了。

這下全完了!

看到這一幕,師雨柔和蕭初然都傻眼了,看的一臉茫然,聽得一頭霧水,他們在說什麼?發生了什麼?

雖然不懂,可金牌名醫孫大春居然跪下了,這着實讓二人嚇一跳。

難道裏面真有問題?

但宋光明院長一看到這一幕,心中明悟果然有問題,頓時氣得發抖道:「這時候想起來求我了,剛才幹什麼去了?你應該求的是陸神醫!」

「到底怎麼回事,還不趕緊說!」

陸鳴目光也銳利起來。

果然有問題,這傢伙就是在放任病人腦死,但他想不通為什麼?

但孫大春卻顫抖哭喊道:「是…是張雷,是張雷讓我這麼做的。」

「我原本就對那處淤血無可奈何,但怕傳出去,對我的醫術和形象受損,正猶豫不決時,張雷突然找到我,讓我什麼都別管放着就好。」

「就是偽裝成一場意外,失誤,我經不住誘惑,就…就答應了他……」

陸鳴聽着一臉疑惑。

張雷是誰?

可這話音剛落,一道憤怒的聲音突然響起:「居然是那個王八蛋,他撞了我母親還不夠,還想滅口么?」

「這個畜生,喪盡天良的畜生,他不得好死,他會遭報應的……」

眾人愕然看去,發現這憤怒的聲音,居然是來自柔弱的師雨柔。

一瞬間,眼睛居然都氣紅了。

有股難以想像的恨意。

見眾人似乎還沒看明白,一旁的蕭初然也痛恨道:「這個張雷,就是撞了雨柔母親的那個混蛋,他仗着實力蠻橫,迄今為止也沒道過歉。」

「甚至一次也沒來瞧過阿姨,當初撞完阿姨后,人直接就跑了。」

「沒想到他不僅不道歉,居然還想着要滅口,直接買通醫生讓阿姨腦死亡,我看他就是怕阿姨醒來指認他,這個王八蛋,太狠毒了!」

陸鳴幾人明悟,原來是這樣。

的確是好歹毒的一混蛋。

事情做的也太絕了,犯了錯居然還要一錯到底,寧願花錢也不認罪。

就連宋光明院長都氣憤道:「簡直是無恥,可恨至極,孫大春啊孫大春,你居然敢接受這種喪盡天良之人的誘惑,你的良心讓狗吃了嗎?」

「虧你還是我們中醫院的金牌名醫,你的信仰呢?你的底線呢?你簡直把我們中醫院的臉都給丟盡了!」

他現在真是恨得連撕了孫大春的心都有,怎麼出了這個王八蛋?

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中醫院打下這麼多年的好名聲,全讓這個王八蛋給毀了!

而且還好死不死當着他最想拉攏的陸神醫的面,這下可真是把臉丟的乾乾淨淨,徹底碾碎沒法要了!

他原本還想着親自去大槐庄將陸鳴給招攬過來,這下好了,還去個屁呀,他自己都沒臉說這個話了。

嘴都張不開!

而這時,陸鳴忽然又沖孫大春道:「那這些天價醫療單怎麼回事?」

孫大春硬著頭皮,顫抖道:「我…我想着,反正她都是腦死,醒不過來,乾脆就趁機撈一點錢。」

「我也是看她往醫院賬戶里存了一百萬才動的歪念頭,說不定還能再壓榨一點,所以就編造了醫療單。」

「陸…陸大師,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願意賠償,雙倍賠償,還請您大慈大悲,放我一馬吧……」

這等神醫的一句話,無數大人物肯為他出手,整死他簡直綽綽有餘。

別說自己只是一個金牌名醫,就算十個金牌,一百個名醫,也根本比不了陸醫生,陸神醫啊!

看着他不停磕頭求饒的樣子,陸鳴卻一腳踹在他頭上,瞬間將他踢得頭破血流,冷聲道:「像你這種黑心醫生,饒恕你,就是對病人的殘忍。」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這是你自找的。」

聽到這兒,宋光明院長也咬牙道:「陸大師,將這王八蛋交給我處理吧,既然是我中醫院出了這等雜碎,我一定會給大眾一個交代。」

「順便也殺雞儆猴,讓所有醫院的人都看看,這就是黑心的下場!」

「他就等著牢底坐穿吧!」

說着,就讓保安將哭爹喊娘的孫大春給拖出去,臨走還踹了他幾腳。

否則真不解氣!

陸鳴見狀,也沒有拒絕,讓醫院處理的確比自己處理更好。

除非宋光明腦子被驢踢了才會包庇那個混蛋,但這基本不可能。

而這時,師雨柔緊咬着銀牙,紅着眼道:「我要告張雷那個王八蛋,他越是想逃避責任,我就越要告到底。」

「我一定要為母親討個公道!」

但蕭初然猶豫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

不過在病床上的雨柔母親卻是複雜道:「柔兒,算了吧,那種人咱們得罪不起的,能活着就足夠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娘不能再拖累你了,這會給你帶來麻煩的。」

「走吧,帶娘回家……」

這種高級病房一看就很貴,比她們家都要好,她哪敢在這裏住?

師雨柔紅着眼點點頭,先將母親接出院再說,但她絕對不會罷休的。

她只剩母親這一個親人了!

而現在,有個王八蛋卻還要從她手中奪走,她絕對不可原諒!

見此狀,宋光明院長趕忙道:「幾位不用着急出院的,因為我們醫院的過錯,差點導致重大事故。」

「我們醫院應該向你們賠禮,而且這位病人的身體還需要休養,你們就儘管在這裏住下,所有費用一律全免,直到病人完全康復出院。」

「這也算是我們醫院的一點心意!」

聽到這兒,陸鳴微微挑眉,這傢伙恐怕是在變相的跟自己示好。

他看出自己跟師雨柔的關係不一般,所以拉攏住她,就相當於拉攏住了自己,區區一間病房又算什麼?

真是一個老狐狸!

但雨柔母親委婉拒絕道:「多謝院長大人的好意,不過我還是想回家休養,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小窩。」

她還是看得很透的,無功不受祿,這種送上門的好處拿着彆扭。

有種吃人嘴短的感覺。

容易被人拿捏!

而師雨柔更是將行禮收拾好了,給母親披上件衣服,就要離開。

雖然這裏醫療設施很完善,但她也不願意在這久留,畢竟在醫院獃著讓人心慌,誰沒事會在這兒休養?

蕭初然也趕忙跟了上去,一臉甜甜的沖伯母道:「阿姨,我扶您!」

不知道她哪來的殷勤態度,跟剛才對待陸鳴的自以為是,完全天差地別。

陸鳴聳聳肩,也跟了上去。

但途經宋光明院長時,能清楚的看見他欲言又止,似乎想說什麼。

「陸…陸醫生,對不起……」

他最終只吐出這一句。

原本在腦海中推演了無數次的邀請話語,結果現在一句也說不出。

錯失良機呀!

而陸鳴更是連看都不看的離去,只留下一臉苦澀的宋光明院長。

滿臉懊惱,懊悔……

出了醫院。

蕭初然一臉熱情道:「阿姨,房間我給您準備好了,您就放心在我那兒休養,保證能把您身體養好。」

「我跟柔柔可是最好的閨蜜了!」

聽到這兒,雨柔母親忙擺手道:「你的好意我領了,但還是不用了。」

「我自己家都住習慣了。」

可話落,蕭初然卻眨著大眼睛無辜道:「可是您的房子已經被賣了,全都給您治病用了,你難道不知道嗎?」

「哦對了,你才剛醒,肯定不知道,柔柔應該還沒來得及跟你說……」

聽着這番話,一旁的陸鳴總感覺這話很怪,這女人到底在搞什麼?

怎麼有種高興的感覺?

房子被賣了,她高興什麼?

而師雨柔也征了一下,拿着行李呆了呆,似乎也才回想起來房子被賣了,她也沒想到母親能突然醒來。

她完全沒有這方面準備。

更沒有想到,蕭初然剛才已經把房間準備好了,這也太快了。

但她那裏自己是不會去的。

可是,不去她那,自己又能去哪裏呢?難道帶母親回大槐庄?

雖然是個選擇,但也適合等康復后的母親,現在她需要找個安靜地方修養,而且隨時需要去醫院檢查。

最好是在雲海市內!

而雨柔母親看着女兒發獃,她也陷入了沉默,雖然耳邊還有蕭初然的熱情邀請,但她卻一直沒有回應。

就在她們猶豫時,一旁的陸鳴挑了挑眉,下意識道:「要不,你們去我那兒住,我在雲海也有套房。」

如果不是他們說起房子的事,他都快忘了自己在雲海還有一套房。

而且還是一套大別墅。

是當初胡慶堂胡老闆離開時送給他的,只是他一直都沒去住過。

但他發誓,他只是隨口一說。

畢竟他們應該也不會去。

可師雨柔卻美眸一亮,急忙的點頭道:「我…我願意,可以么?」

陸鳴頓時愣住了。

但下一刻,有人反應比她更大,原本滿臉欣喜的蕭初然,臉色頓時急了起來:「柔柔,他可是一個臭男人,住他那指不定有什麼危險呢。」

「況且,就他這窮酸樣,能有什麼房子?這雲海市的房子可是寸土寸金,我給你們準備的可是四室兩廳。」

「足足有一百四十多平呢!」

她極力的勸阻師雨柔,甚至都把陸鳴給抹黑成半夜發情的禽獸。

聽到這番話,原本還不怎麼放在心上的陸鳴,頓時火大了。

這女人沒完了是吧?

雖然不知道這女人打的什麼算盤,但你既然這麼說了,我還偏不能如你所願,我還就跟你杠到底了。

「伯母,您別聽她瞎說,我的房子雖然不算太大,但少說也有個四五百平,在那裏休養完全足夠了。」

「您要是相信我,就跟柔柔去住我那裏吧,平時我都不住那兒的。」

「安全問題,您也儘管放心,我可是一位懸壺濟世的好醫生。」

陸鳴微笑着解釋道。

但話剛落,蕭初然就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譏諷道:「你也太能吹了,給你點陽光就燦爛了起來,你還真把自己給當回事了?」

「還四五百平,那可比一般的別墅都要大,就你這窮吊絲樣,還想在雲海有套別墅?你是在搞笑嗎?」

【作者有話說】

大章!

感謝焭澄老哥的打賞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超級小仙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超級小仙醫 超級小仙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8章 我在雲海有套房!

7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