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怨婴报恩

第九十六章 怨婴报恩

我回到房间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像是丢了魂一般。天色暗了下来,我始终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李真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我其实并没有妄想什么,只是她现在完全把我当成一个陌生到不能再陌生的人对待让我很难受。

阵阵寒风刺骨,这次我感到的却不是身体上的冷,而是心中的寒。

我为了自己暖了一杯热茶喝了下去,才能勉强感觉到一丝温度,不过在这刺骨的寒夜中这一壶热茶也很快凉了下去。

我本来想再添一些柴火把茶温一下,想了想我还是停了下来,这真的只是茶凉了吗?要是茶凉了倒是还可以温一下,但是心冷了要怎么才能暖起来呢?

又是一夜无眠,第二天清早我准备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但是我来的时候无一物,我走的时候又何尝不是两手空呢,有什么好收拾的,我心里自嘲了一下。

第二天清早,我便早早的来到了族长门口说明了去意,见我去意已决族长也没有过度挽留,让人给我准备一些干粮和一张画的歪歪扭扭的手绘地图。

我向族长行了一个大礼,然后挨家挨户上门道谢,毕竟在这里他们都对我挺照顾的,只是在到了李真那里的时候,我敲了半天门并没有任何回应。

毕竟相识一场,大家把我一路送到了谷口,人群中却唯独没有见到李真的身影,甚至李佳、李兑、李措、小丫我都没有看到。

我以为她们是不想见我也就没有多问了,告别了众人我打开了地图却没有方向,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不都是流浪。

从何处来,到何处去,这些我都不知道。于是,我收起了地图决定沿着这深山随缘而行,走到哪里算哪里。

我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山林间,像是一个孤独漂泊的旅人,走着走着我发现我鬼使神差的走到了一个我有一种熟悉感觉的地方。

“山神庙!”

我惊呼一声,想着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走到这里来,不过既然来都来了我还打算过去看看,对于这个山神庙我有种莫名的好奇心。

翻过一个遍地黑土的小山头后我再次出现在了山神庙这个洞门口,不过让我惊讶的是才两天没来这个洞口已经变得我不大认识了。

整个洞口都像是被翻新过,那扇破旧的木门也被换成了新的,沿着门的四周还刷上了红漆,要不是门上面那块匾的存在我都怀疑这不是同一个地方。

我走近门口,发现门被一个大锁锁的死死的,这让我想再次进去的看看的心思落了一个空。

地上杂乱无章的脚印和施工印记表明这里被焕然一新的时间并没有多久。甚至很可能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无缘无故谁会来翻新这破旧的洞呢?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心里在不停的思考。

这里地处偏僻,从族长给我的那张地图上看,方圆数十里范围除了维谷的人根本就可以说是荒无人烟。

如果说是有外人经过这里也不可能平白无故这么郑重其事的去翻新一个破山洞。

“难道也是来祭祀的?”我喃喃自语。

可想了想还是不现实,不知内情的人根本不会知道这破洞中会有一个山神庙,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维谷的人做的了。

但我又觉得很奇怪,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为什么到现在才翻新,我脑海不停的思考着试图把一些事情并联到一起。

我脑海闪过很多画面,那个绿色的怪物,性情大变的李真,神神秘秘的族长,甚至我离开时发现谷里的人都有些奇奇怪怪。

忽然我猛的惊醒,想起那天离开山洞时的那绿毛怪物盯着我们的那一幕,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它当时盯着的明明就是李真。

难道……

我不敢再接着往下想,如果真的如我所想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想到这我连忙往维谷方向跑了回去,想验证一下我的猜想。

因为过于心急,我在回去的路上摔倒几次,衣服被树枝刮的到处都是破洞,身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伤口。

更要命的是山上有狼群嚎叫,听声音数量不在少数,山头里的草丛窸窸窣窣的晃动着,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狼群闻到了血腥味直奔我而来。

足足有几十条狼从山上奔涌而来,我被这一幕惊到了,拼命的往山下跑去。可这群畜牲速度极快并且十分狡猾,从四面八方把我团团围住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避无可避,拿出干粮猛的啃了一口就要与它们拼了,我从一旁捡过一支相对尖锐的树枝拿在手中,狼群见我被围住也不着急慢慢的像我走了过来。

我拿起树枝就对着一只靠的最近的狼捅了过去,可这些畜牲动作敏捷被它轻松就躲了过去,我像是做了困兽之斗唯一不同的是,我才是那只兽。

见我对它们没有什么威胁,狼群纷纷露出獠牙,“嗷呜”一声准备向我发起攻击,我拿着树枝不停挥舞阻挡它们,但是狼群数量太多我还是被咬到了几下疼得我直咬牙。

尝到的我我身上肉的味道,狼群更加兴奋不停的攻击起我,我能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看到旁边有一棵小树,我用尽力气把树枝对着狼群中扔了过去,顺着树干爬了上去。

狼群紧跟在我后面,差一点就咬到了我的一只脚,我耗尽力气终于离开了地面。但狼群还是恶狠狠的盯着我不肯离去。

在头狼的指挥下她们竟然用身体用头用牙折腾起这颗小树来,更要命的是由于这树太小在它们的晃动下承受不起我的重量开始慢慢断裂。

千钧一发之际,山中回荡起一个婴儿的笑声,而狼群在听到这个婴儿的笑声后竟然开始瑟瑟发抖落荒而逃。

一个身裹襁褓的婴儿出现在了半空之上看着我笑嘻嘻的,样子十分可爱只是可惜的是这个婴儿只有一只眼睛。

没过多久,婴儿旁边又出现了两个神秘人,样子也十分奇怪,一个牛头人身,一个是马面人身。

那个马面人身的抱住了婴儿缓缓开口,“黑大人见你身世可怜护你残魂不灭,奈何你执念太重,如今因果已了是时候送你入轮回了。”

婴儿没有反抗,最后对着我眨了眨眼睛,连同那两个牛头马面人身的神秘人凭空消失,我总觉得这婴儿我在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现在已经没心思思考那么多了,狼群退散后我从树上跳了下来,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继续往维谷走去。

我边走边想怎么样才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看现在的情况不论是族长还是李真明显不会轻易和我说这些。

我没有一点头绪,等我来到我最开始昏迷遇到李真她们的地方时,天色又快要黑了,我现在这个样子跑过去问估计也问不到什么。

我心生一计,看样子只能偷偷潜入进去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迫于无奈我只能出此下计了。

等到天色暗了下来,趁着夜色的掩护我又回到了村口,因为这里就这几户人家都是知根知底的,村口的门大多数时候都没有关,这也给了我可趁之机。

我蹑手蹑脚的潜入了村里,由于时间还早大多数人都还没睡,每家每户都在一盏烛火照亮着我前行。

我不敢站的太高,生怕影子在烛火下显现被别人发现,我第一时间先是跑到了族长房门宰,耳朵靠着门听里面的动静。

族长房间里只有一个人,我通过门中一点缝隙往里面看,族长看上去表情有些凝重在那里愁眉不展。

我觉得我的猜测的把握又大了几分,可是还是无法确定,毕竟族长一个人在这里不可能自言自语的让我听出什么。

于是我又匍匐着身体来到了李佳门前,因为那几个丫头感情十分好经常秉烛夜谈,希望今晚她们会在一起。

不过等我到达李佳门口的时候发现她房间烛火还亮着,里面却是空无一人,我只能继续往下一家走去。

结果李措、李兑竟然都和李佳一般烛火通明却不见行踪,我只能抱着最后的希望来到李真的门口。

果不其然,李真房中有几个轻声细语的声音在交谈,而窗上也映出几道坐在床上倩影,不是李佳她们还能是谁。

我小心翼翼的贴墙而行,生怕弄出什么动静被她们发现,我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想听她们在说些什么,可是由于风声太大再加上李真房间面积较大,而李真的床靠近里面离门很远,我只能听到她们的声音却听不到内容。

在不惊扰她们的前提下,我尽可能的多尝试几个角度倾听,但结果还是如出一辙,我有些心灰意冷。

我有一种直接冲进去问她们的冲动,但是被我强忍了下来,我这么冲动万一没问出来反而弄巧成拙。

就在我蹲在地上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此时房间中竟然传来了阵阵哭声,这哭声很大撕心裂肺,而且哭的不止一人。

而在我耳中李真的声音甚是明显,我担心她们万一出什么事情,便用力一脚踢开房门冲了进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阳棺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侦探推理 阳棺道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六章 怨婴报恩

100%
目录
共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