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显然有人专门盯着洞虚山的动静,萧玉尘才带着两个弟子前来,消息立马就传了出去。

邵玄烛才刚刚谈完了这些糟心事,准备讲点别的,他与萧玉尘许久未见,是该好好叙旧一番才是,就听到有弟子前来禀报,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上门拜访。

“这两位倒是很会掐时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邵玄烛顿时感到十分扫兴,讽刺道,“不知道他们在这个事情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如此积极。”

“既然来了,会会便是。”萧玉尘对现在修仙界的后起之秀倒是有几分好奇。

邵玄烛与那两人没什么交情,自然是公事公办,门下弟子也不会那么没眼色,未经允许就擅自把人带来掌门的书房,而是按照规矩办事,让他们在青阳峰的殿里等候片刻,邵玄烛和萧玉尘两人到的时候,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已经等候了好一会儿。

见面一番客套生疏的打招呼之后,四人落座。

萧玉尘作为修仙界成名已久的强大修士,曾经也是威名赫赫,现在很多年轻修士都没听过他的名号,但其中并不包括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他们的师尊与萧玉尘是同一个时代的修士,对于琼华道君的事迹难免会提上几句。

只不过,月华宫和玄剑门都是修仙界的大门派,稳稳压在一众中小门派头上,与其他几个大门派并驾齐驱,两人身为门派的中流砥柱,平日里见到的感受到的都在告诉他们自己门派有多么了不起,所以哪怕他们的师尊告诫过他们,骨子里依旧难免有些看轻无门无派散修出身的萧玉尘。

所以见到与邵玄烛一起前来的萧玉尘,心中猜测对方应该就是那位琼华道君时,态度说不上冒犯,有对前辈的尊敬,但相较于其他与他们师尊同时代的门派前辈,就少了那么几分味道。

这是门派弟子的通病,在面对散修的时候下意识会有种优越感。修养好的,只是看着比较矜持罢了,修养差的,就是盛气凌人,拿鼻孔看人。

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自然不会是那种修养差劲的,所以便表现的矜持自傲,而且他们也的确有傲气的资本。

邵玄烛当然知道门派出身的这种通病,见他们两人态度虽然还算恭敬老实,打量的目光却是毫不客气,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心头当下有一丝不悦。本来就不喜欢这两人不请自来,也不寒暄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不知道两位一起前来洞虚山是有何要事?说起来,倒是我孤陋寡闻了,竟然不知道月华宫的明月尊者和玄剑门的青霄剑尊交情这般好。”

“邵掌门说笑了。”青霄剑尊矜持道,他收回打量萧玉尘的目光,看向邵玄烛,义正辞严的说:“只是凑巧受人所托同一件事。听闻琼华道君终于出山,便赶紧拜访洞虚山,就怕与琼华道君错过了。想必明月尊者与本尊想到一块去了。”

“事关修仙界的安宁,本尊也不得不上心。”

青霄剑尊抱拳以示歉意,“贸然上门确实唐突,却是情非得已。玄剑门蒙受各大家族以及众多门派的信任,若不出面主持公道,实在有愧于大家,本尊也是被催促的紧,近些日子听了一桩桩的哭诉,耳根子没个清净。琼华道君的名号,本尊听师尊提起过,只是一直未见其人,今日骤然得见,心中实在好奇的很,若是有所冒犯,还望海涵。”

“这桩官司闹得实在大,牵连甚广,谣言更是传得风风雨雨,本尊也是想要快刀斩乱麻,早点了结,早点给大家一个交代。”

“若是误会,解开便是。如今邪修魔修的数量激增,实在不想看到修仙界当真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琼华道君乃是修仙界的老前辈,门下高徒自然不会是那种心术不正之人。只是现在群情激愤,才想请前辈与前辈的高徒出面,并没有针对的意思。”

明月尊者没当哑巴,也是干脆直爽的说出目的,“因为前来告状的苦主数量众多,若是当面对质,洞虚山实在不合适,总不好扰了洞虚山众多弟子门人的清净。本尊与青霄剑尊的意思是,不若另选地点,附近的丹阳城就很合适。”

“想必前辈此次出山,也是有料理这桩官司的意思,否则退隐多年,又何必挑在这种时候出山。”

“月华宫只是受人所托,出来当这个牵头的人罢了,还请前辈不要误会。”

萧玉尘目光淡然,他是散修出身没那么多规矩,对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稍显轻浮的目光并不放在心上,“这么说来,你们都与此事没有关系,只是受人托所,才不得不出面主持公道?”

“正如前辈所言,玄剑门庇佑一方,势力范围内包含各个家族与中小门派,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底下的人便涌来玄剑门告状,恳求掌门出面为他们讨回公道。掌门见状,就把事情交给了本尊处理,近些天已经为此事操碎了心。”青霄剑尊言简意赅道。

“月华宫也是如此?”萧玉尘问。

“月华宫也是如此。”明月尊者回答。

“那不知,玄剑门和月华宫对于此事有何看法?”萧玉尘又问。

“这……”

青霄剑尊一时间神色有点古怪。

说里面有误会什么的,其实不过是客套话而已。琼华道君的弟子杀了那么多修仙世家最被看好的青年才俊,屠戮各个门派的中流砥柱,罪行累累,激起众怒被围剿也是理所当然的,最后被救走才叫人捶胸顿足,趁着对方重伤未愈斩草除根,为修仙界除去一个大魔头,才是世间正道。

只是无人知道琼华道君的隐居之地,这才没有集合修士围攻上去罢了,否则就算琼华道君曾经威名一时,毕竟已经许久不出来走动,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号人,群情激愤下一时冲动,哪还管什么前辈不前辈的。

现在琼华道君真带着弟子出山,哪能错过这个机会。

但这种话肯定是不能当着琼华道君和邵掌门的面说。

琼华道君姑且不提,当日邵掌门的态度可是非常明显,青霄剑尊看的分明,若是旁人上门与邵掌门说这个事情,怕是会被当场打出去。邵掌门与琼华道君交情笃定,对友人深信不疑,不信外人的话,琼华道君身为那大魔头的师尊,对自己亲手带大的弟子自然更是舐犊情深,。

问玄剑门对此事有何看法,这些都是证据确凿的事情,他还能有什么看法?

别的不说,各大家族和一众门派死的修士总不会是假的吧?

修仙世家以血脉传承,资质优秀的青年才俊都是打小就耗费大量资源倾力培养的,突然被人杀了,什么仇什么怨下这么狠的毒手,还专门盯着别人家的宝贝疙瘩下手,一杀还杀一串,专挑最优秀的杀。门派这边就更加过分了,刚崭露头角的新秀还不够格似的,都是成名已久的中流砥柱,人家能不窝火吗。

这作风,说不是魔修邪道还都不信了啊,要不是为了打压正道,难不成是怕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明月尊者差点绷不住表情,怀疑琼华道君是不是故意装傻充愣,月华宫是什么意思还不够明显吗?势力范围内被杀了那么多正派修士,不趁机诛杀魔头,难道放虎归山等着对方卷土重来不成。

若非顾忌这里是洞虚山,定然要一掌毙了那个魔头。

月华宫和玄剑门不是洞虚山,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更不是邵玄烛,萧玉尘会提点邵玄烛一个调查方向,让他去查一查,却不会对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说同样的话。两人已经在心中给人定罪了,他们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他们认定的受害者主持公道。

话不投机半句多,各执一词,再说下去不过是无谓的争执罢了。

萧玉尘也不想在洞虚山闹开,无论原因是什么,若是在这里开打,都是伤邵玄烛的颜面。既然别人已经搭好了戏台子,请君入瓮,那他不妨顺水推舟。

“修仙界最近的风气,确实是浮躁了些,是时候整一整。既然月华宫和玄剑门都有意,那不妨再多请几个人过来,也好叫天下修士都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修行亦是修心,脚踏实地,一步一脚印,方得正道,想走捷径,或是心浮气躁道心不稳,修仙这条路是走不远的,若是心术不正,就更不应该。”

“这桩官司牵连甚广,却不是所有世家门派都被牵扯进来,还有很多人只是听过谣言,并不知道其中内情。谣言传得沸沸扬扬,到处都是,想必大家都对此非常好奇,不如请来当见证人,以正视听。”

明月尊者与青霄剑尊皆是愕然。

邵玄烛大加赞赏,很是赞同,“这主意不错,没道理谣言四起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了结官司的时候现场却只有双方。你们师徒才三人,算上我洞虚山,到时候也是势单力薄,月华宫、玄剑门和太吾派就有三派了,还有数不清告状的,不论是众口铄金还是屈打成招,咱们都很吃亏啊。”

“多叫上一点人,跟这桩官司没什么关系的家族门派来当见证人,想必众目睽睽之下,就算这些人想耍无赖也得掂量掂量后果。”

“是修仙界出了一个大魔头,还是某些人颠倒黑白,以为仗着人多就是正义,全都掰扯掰扯清楚。”

“邵某在此奉劝两位一句,莫要被人当成傻子糊弄了。”

两人仿佛受了奇耻大辱,脸色铁青。

“在下也奉劝邵掌门一声,偏听偏信只会贻笑大方!”青霄剑尊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狠狠一甩袖,转身就走。

“谢过邵掌门的忠告。我们就在七日后的丹阳城见分晓!”明月尊者冷冷道:“只不过在下也奉劝邵掌门一句,您身为洞虚山的掌门还是该为洞虚山多多考虑,叫人看到您堂堂掌门如此维护个魔头,对今后洞虚山的名声有碍。”

说着,也是转身就走。

望着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确认都已经走了,两人收回目光。

邵玄烛神色微微放松,“若两人所言是真,看来情况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月华宫和玄剑门并没有参与到丹药一事中去。”

萧玉尘不置可否,“期望如此。”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15.79%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