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因为小短腿小短手,逃跑残遭失败。

司殷蹲在原地,连位置都没有挪一下,伸出长手就把她抓住了。抓她小辫子的手收回来,重新撑着下巴,微微歪头,看起来还颇有几分可爱顽皮,眼里好整以暇充满兴味,恶作剧得逞似的的,瞧着艾霜棠挥舞双手隔空对着他打出猫猫拳,却根本毫无效果,那小眼神越发悲愤的样子,简直叫他乐不可支。

欺负幼崽可真是让人身心愉悦呢。

艾霜棠的脸被一只大手掐着,嘴巴都被掐的嘟起来,眼见猫猫拳没用,就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想要掰开司殷的手,当然结果是屁用没有。

“嘤,师兄,我脸好疼!快放手!”艾霜棠哭唧唧的求饶。

司殷从善如流的松开手,然后一把抓住艾霜棠的小辫子,对她露齿一笑。

再次逃跑的计划夭折腹中,艾霜棠泄气了,不是被抓小辫子,就是被掐脸,她这小胳膊小腿的小朋友反抗不了长手长腿的大魔王啊。

“师妹还想到了什么,不妨继续说来听听?”司殷发出亲切和善的鼓励。

你说这个她可就来劲了。

“既然迫害司氏族人的最大毒瘤已经被捣毁了,师兄肯定救出了不少被关押的族人。若是带在身边,风险太大,若是让他们隐姓埋名,作为普通人活下去,那他们的命运并没有改变,只是推迟了,以后一旦他们的后裔被人发现身怀司氏血脉,就会再次惨遭毒手。最好的办法是大家自己具备自保的能力,可这需要花费许多功夫培养,资源,功法,教授的师傅水平很大程度也会影响到弟子将来的成就。”

“改头换面拜入其他修士门下是个不错的主意。虽然司氏一族的悲剧源于修仙界的败类,但并不能以偏概全认为整个修仙界都是败类,还是有很多值得敬佩的人。让改头换面的司氏族人拜入这些门风清正的门派,若将来无所成就,也能得一个安身之所,若有所成就,在门派内获得地位权力,也能成为师兄的一个助力。”

“门派容易混进去,修仙家族相对来说要难一些,不过只要细心规划还是能够找到机会。为何将族人塞入门派后还要盯上家族,自然是因为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同样的招数用多了,万一有个泄露了被摸出规律就不好了,所以必须换不同的套路安排人。”

“司氏一族的悲剧五百年没有得到改善,屡禁不止,我大胆假设一下,对于司氏一族的遭遇,修仙界的名门正派也是有出手过的,之所以屡禁不止,是因为他们铲除了迫害者把人救出来就算完了,最多让幸存的受害者隐姓埋名,以为这样就能够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以陌生人来说,做到这个程度其实已经很负责了,但以司氏族人的处境来说,这个程度是远远不够的。”

“为何没有拜入门派的,大概是因为司氏族人经过迫害,对于知晓自己身份的修士抱有极大的不信任,就算对方把自己救出来,也很难付出信任。但师兄你就不一样了,同为司氏一族,只要救出他们,展现出强大实力,天然就能获得族人的强烈信任。”

“仙灵之气是司氏一族的标志,即便改头换面也可能因此泄露身份,要么仙灵之气并非一生下来就能用,需要经过一定刺激或者什么方法才会觉醒,未经过觉醒的司氏族人和其他人无异,要么就是通过什么方法隐藏起来。虽然仙灵之气让司氏一族吃足了苦头,可若是想要在修仙一途上有所成就,仙灵之气一定能够起到巨大的作用。”

“若是安排在各个门派世家的司氏族人足够有出息,便能合纵连横,师兄以大魔头的身份故意挑起事端令修仙界发生混乱,司氏族人配合,混水摸鱼,合力清除绞杀修仙界的败类,令整个格局形势大洗牌。直接对司氏一族下手的都不过是些推到明面上的傻子而已,真正的幕后凶手不会自己动手,甚至会表现的非常无辜,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给师兄,这让人很恼火,但也可以反过来利用。”

“越是想要司命上仙下凡的人,就越是不想沾上司氏一族的血。司氏族人发起的合纵连横,就算被看穿了,对方也不敢仗着实力直接下死手。”

“兴许师兄可以挨个碰瓷试试,但要够结实,逃命逃的快,免得没找出幕后元凶,却被真正刚正不阿的大能给打死了。”

“这一切,都需要师兄能够自由活动才可以实现,被拘在师尊身边什么都做不了不说,就连消息都变得闭塞,别人很难在师尊的眼皮底下给你递消息。来洞虚山倒是有了转机,如果洞虚山有师兄你安排的人,眼见师尊居然跟人约定在丹阳城见面,一定会急得冒火,想方设法过来见你。”

“我猜是晚上。白天师兄一直跟我在一起,只有晚上,我去睡觉了并不和师兄一起,而师兄晚上不需要睡觉。”

“师尊把你救下来后,师兄应该就想过要逃的,把别人的注意力牢牢的吸引在自己身上,奈何师尊太强硬,根本不给你机会,师兄被关在师尊身边根本无法离开,丹阳城就是绝佳的机会。那天情况不明,师尊需要师兄你保护我的安全,所以,若是在你身上下了禁制的话,肯定会解开。为何那种场合坚持要带着我们俩,因为只有在师尊的眼皮底下才是最安全的,若是师尊去了丹阳城,我们留在洞虚山,那洞虚山肯定会出事,因为他们的目标是师兄你啊。”

“同样的道理,我也不能落单,师兄你能拿我威胁师尊,那别人当然也可以拿我威胁你和师尊。”

艾霜棠越说越带劲,作为思想上的巨人,脑洞达人,这是最基本的素养,给她一个设定,就能脑补出一整个跌宕起伏逻辑自洽的故事大纲。

都他喵的是套路啊。

“具体执行起来会有很多细节,没那么容易看穿,但纵观整个布局,应该是这样没错。根据双方实力智力方面的差距,剧本上还可以有所增添,总体走势不是固定的,最后能到哪个地步,不好说。相比起以正派弟子的身份出道,还是魔头的身份自由度更高,也更加吸引注意力,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来,潜伏的司氏族人才好猥琐发育。”

“我猜师兄根本没想过师尊居然会突然跑来救自己,要么是你失算玩脱了,毕竟别人也不是吃素的,要么就是计划已经进行到一定程度。我猜是前者,不然你没必要急着跟师尊划清关系。何况就算计划已经进行到一定程度,就连合意的接班人也已经选定,不到万不得已能不死就不要死,活着才能创造更多可能性。”

艾霜棠破罐子破摔,一口气把自己想到的都说了出来,并对司殷发出嘲讽,“师兄,你好老土啊,一点新鲜感都没有。”

司殷笑吟吟的松开抓住艾霜棠小辫子的手,再次掐住了她的脸颊,挤的她嘴巴嘟起来。

“嘤……松手……”艾霜棠立马识相的求饶。

“那师妹不妨再猜猜,接下来师兄我打算做什么?”司殷另一只手也不撑下巴了,伸手一揽,把艾霜棠楼在怀里,亲昵的贴着她的耳朵,仿佛在说悄悄话。

热气从耳边吹过,叫艾霜棠感觉一阵发痒,下意识偏头,她背靠着司殷,脸颊依旧被掐着。

“你想让我失忆?凭借我的聪明才智,就算暂时忘记了,很快就会想起来。”艾霜棠脸不红气不喘的大言不惭。

司殷闷笑,胸膛微颤,他松开掐住艾霜棠脸颊的手,把重量往前压,脑袋枕着她的肩膀,这个姿势看着仿佛是在撒娇一样,亲昵的说:“我与师妹结了道侣之契今后便是一体,实在不忍心自己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让师妹整日待在山里清修。”

艾霜棠虎躯一震,这难道就是计划泄露于是决定拉她入伙吗?

“不是吧师兄,难道你真的打算那么干?信不信师尊已经预判了你的预判,别忘了师尊是为什么把我找过来,他肯定是已经知道了!”

“师妹,结为道侣本就是让我们互相扶持的意思啊。”司殷悠悠道。

“呃……”

“原来师妹颇有想法,不是个单纯的拖油瓶,师兄我放心了。”

艾霜棠炸毛了,脑子里仿佛有一千只鸭子在叫。

她以为自己预判了师兄的预判,实际上可能是师尊预判了师兄的预判,把她找过来后,师兄预判了师尊的预判,将计就计,然后在这个时候,她发出预判了师兄的预判的声音。

套娃中的套娃,互相套路。

而她,是最后知后觉的。

艾霜棠不禁流下了智商不足的泪水,这些年纪大的老不死果然心都脏,层层叠叠的套路叫人防不胜防,只有她还是个纯洁无辜的小萌新。

膝盖一软,当场表演了一个扑街。

忘记了身后还有个大型挂件压着她,这失意体前屈一跪,师兄顿时身体前倾,把她压得个严严实实,就跟个乌龟似的。

“嗷!”

哎呀妈呀脑瓜疼,脑瓜疼,脑瓜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22.37%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