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既然师尊都已经把副本打穿了,那她还愁个啥啊。

艾霜棠顿时放下心理包袱,就当自己是跟着师尊来吃席的,兴致勃勃的左顾右盼,打量着来丹阳城参加聚会的修士。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修士,各地宗门家族都派人过来,是个认人的好机会。

招待贵宾的瓜果零食很好吃,这样的场合丹阳城主肯定不会随便拿次品充数,就算是当个摆设,也得拿出最好的东西来。

通过贵宾席诸位的状态,可以判断出他们的立场来。

比如说河浦柳氏家族的家主柳青仪,如坐针毡的样子简直不能再明显,如果可以的话,他简直恨不得在现场消失,战战兢兢,僵硬紧绷的姿态,几乎是大写的惶恐。除了他之外,还有好几个脸上带着仿佛磕磕绊绊的青紫伤痕,那种惊弓之鸟仿佛受点刺激就会昏过去的架势如出一辙,显然是一路货色。兴许是在这七天的时间里吃足了苦头,再也不复曾经的嚣张跋扈,虽然坐在贵宾席上,却惶恐的等待着命运的宣判。

这些人哪有心情品尝城主招待他们的瓜果零食,连茶水都不敢喝。

另一种就是,神态自若,时不时与周围人交头接耳一番交流信息的,要不是出于仪态考虑,大概恨不得坐到一起去交流分享八卦。一会儿跟左边的说说话,一会儿跟右边的说说话,偶尔有伸手从零食果盘里摸点尝尝味道的,就像听八卦的时候少不了嗑瓜子一样的道理,不过摆在矮长桌上招待的瓜果零食大部分都成了摆设。兴许是自持身份,不愿意大庭广众之下一边嗑瓜子一边听八卦,也不乐意在无聊的等待时间里吃瓜果打发时间,于是茶水便成了最受欢迎的。

从装逼角度来说,喝茶无疑是最佳选项。

不论是出于仪态气度,还是打发无聊时间,慢条斯理的喝茶,就是比嗑瓜子有逼格。

这两种状态简直是泾渭分明,一目了然。

最后一种,就是不喝茶不八卦,面无表情的死死盯着这边看。

师尊对面的位置坐着两个人,从座位的安排,周围人的态度,还有他们自身的装束气度打扮来看,身份一定不一般,最重要的是,全场这么多修士,只有他们两个敢一直盯着师尊看。

不对,那不是盯,应该算是瞪了。

可就算他们瞪到周身一片低气压,叫附近的人噤若寒蝉,师尊丝毫不受影响,在坐垫上保持打坐的姿势纹丝不动。

“那两人,就是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司殷从善如流的介绍道,一边说一边不忘记给艾霜棠剥瓜子。

大概是艾霜棠每天去洞虚山食堂干饭的经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知道她爱吃,自发照顾起她来。又不是真的在吃席,果盘里的零食自然不会放太多,每种都只有一点,胜在摆盘好看。

司殷剥一粒瓜子,艾霜棠就嗷呜一口吃一粒。

数量不多的瓜子很快就被剥光了。

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的坏心情肉眼可见,身边的人根本不敢交头接耳,一个个正襟危坐,就怕被台风尾扫到。

丹阳城来了这么多修士,有座位的只有少数人,大部分只能站着,中间空出很大一片空间来,显然这片空地是有其他用处的。虽然修士体力好,一直干站着也不是个事,待贵宾席每个位置都坐了人,时辰到点,今天的正戏终于要开始了。

先是丹阳城主向大家致辞,就像开学典礼开业典礼领导讲话一样,没什么营养,再说了丹阳城主显然只是借地方给人一用而已,主角并不是他,致辞当然不会占用太多时间,让身为东道主的他走个过场。

“此次大会的目的,想必前来参加的诸位都清楚。不久之前,修仙界曾经爆出一个骇人听闻的事情,据说有大魔头屠戮正道修士为祸天下,甚至因此引发了一场大混战,多个家族宗门被卷入其中,损失惨重。今天,诸位聚集于此,就是为了拆穿这则传闻,见证谣言背后的真相。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自有人间正道,宵小之辈的鬼蜮伎俩无处遁藏,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最后都只会灰飞烟灭!”

“在下很荣幸将丹阳城借给诸位正道修士作为场地,也很荣幸能够成为见证人之一!”

贵宾席座位上的诸位也不交头接耳了,就连没有位置只能站着的修士们也都安静下来,不再三三两两的聚集到一起窃窃私语。

洞虚山掌门邵玄烛自然也在现场,他的位置就坐在琼华道君萧玉尘旁边。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看起来就心情烂透了,坐在这里不知道有多么勉强,莫说开口接下话茬,要不是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来,怕是根本不会出现。自己好友是什么脾气,邵玄烛自然知道,于是为了不冷场,在丹阳城主话音落下后,从善如流的接过话茬,把话题带动下去。

“关于之前盛传的谣言,都不过是某些有心人作贼心虚放出来的,目的就是恶人先告状,先把人的名声给玷污了,好方便自己装出一副捍卫正道的样子下手围剿,堵住别人的嘴,也叫被污了名声的人被人厌弃,被打成大魔头,难以证明清白。”

“我洞虚山绝不允许有人在眼皮底下顶着正道的名头兴风作浪颠倒黑白,甚至还胆大妄为的糊弄到我洞虚山掌门的头上来。此次召开大会,就是为了让大家做个见证,也是为了揭穿修仙界埋藏已久的毒瘤,让这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暴露道阳光下,灰飞烟灭。”

“人间自有正义,绝不允许蝇营狗苟之辈肆意猖狂,颠倒黑白,坏了这修仙界的清正风气!”邵玄烛对在场众人高声道,说着,目光转到面对两人身上,意有所指的问:“明月尊者,青霄剑尊,想来两位亦是这么想的吧?”

青霄剑尊面无表情,但放在腿上的手紧紧握拳,仿佛能听见手骨过于用力发出的骨节嘎蹦声,周身本就叫人喘不过气的低气压更加恐怖了。仿佛一把出鞘的神兵,凌然散发着阵阵剑气,能生生把肉剐下来一般,叫人不寒而栗。

他从牙缝里一字一句的挤出道:“我玄剑门,自然也不允许蝇营狗苟之辈糊弄到我们头上来,修仙之人,自当正心修身,方得大道。心术不正者行宵小之事,背离正道,自当天诛地灭!”

这语气,这言语,可见有多么气急败坏。

明月尊者不是剑修,气势倒没有青霄剑尊那么凌厉,若全力放出气势,修为低的修士当场就得趴下,他已经非常收敛了,只不过修为使然,只是泄露出一点点就叫旁人瑟瑟发抖,胆颤心惊。

他端起面前早就凉掉的茶杯,对着邵玄烛举杯,“本尊为先前对邵掌门的失礼之处道歉,是本尊过于自傲,没有调查清楚便妄下结论,还请邵掌门见谅。”

然后端着茶杯的手微微移动,目光落到旁边的萧玉尘身上,沉声道:“本尊也向琼华道君道个歉,曾经对您的高徒多有误会,以茶代酒,这里向您赔个不是。”

说着,一口干了茶杯里早就凉透的茶水。

茶水虽然凉了,但并不冰冷,但这一杯喝下肚,微凉的茶水仿佛浇在了脑子上,叫明月尊者愤怒的情绪收敛几分。回想起当日对邵玄烛说的话,当时有多么正气凛然,现在就有多么羞愧自责无地自容。

他的目光再次投向坐在萧玉尘后面位置的司殷身上,传闻中杀人如麻残暴无情的血杀老祖对小师妹照顾有佳宠爱关照,细心宠溺的样子丝毫不见戾气,虽说不上温润如玉,倒也是个脾气不错的师兄。坐到位置上起就给小师妹剥瓜子,剥一粒喂一粒,瓜子剥完了就从果盘里拿一个水果,一边雕花一边喂水果哄小师妹。这样严肃的场合,让年龄过小的弟子参加,确实需要多多注意。

青霄剑尊深呼吸一口,也端起面前凉透了的茶杯,对着邵玄烛和萧玉尘以茶代酒赔罪。

“是本尊被人欺骗,错怪了好人!”

一口气干了茶水,青霄剑尊砰的一下放下茶杯,凌厉的目光猛然投向贵宾席里几位,严厉的好似能够当场剐下他们的皮肉,茶杯你砰的一声响,更是让人噤若寒蝉。

“诸位,具体详情,还是让你们这些当事人亲口说,免得有所遗漏,也好叫大家仔细听听这来龙去脉。”青霄剑尊冷笑,手掌还握着空了的茶杯,手指在茶杯边缘缓缓摩挲,声音冷的能掉冰渣子。

脸上带着青紫伤痕的几位当场被吓软了,浑身哆嗦。

河浦柳氏家族的家主柳青仪直接打翻了茶水,要不是有桌子撑一下,怕是能吓得趴地上,他脸色煞白,仿佛青霄剑尊不是让他说话,而是送他上断头台。

当初围剿司殷的家族门派远不止这个数量,但有的已经没法开口了,还能坐这里的,是因为投降投的快,也算是给他们最后的体面。这事爆出来,还是当着各个家族宗门的面爆出来,基本就完了。

修仙界家族门派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爆出这种丑闻绝对是让家族彻底翻不了身,别说隔个几代,淡出人们视线之后再重新奋起,一旦家族衰落,其他人哪里还会给他们崛起的机会,没有足够的资源,天分再好成长也是有限度的,琼华道君这样的修士修仙界这么多年里才出几个。

围剿司殷的时候有多么猖狂嚣张,现在就有多么狼狈恐惧。

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25%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