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青霄剑尊并非真的让这些个人自己说出罪行,不然哪里还会让他们坐到贵宾席,作为阶下囚被拖上来才是应有的待遇,气不过自己曾经被蒙蔽,刺两句而已。

作为玄剑门年轻一辈的佼佼者,青霄剑尊的修炼之路走的顺畅,即便有些磨砺困难,也没能困住他,成为玄剑门的中流砥柱可谓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性情虽说不上目下无尘,但肯定也是有着自己的骄傲。像他这样天资出众,修炼路途顺畅的天之骄子,对于人心鬼蜮的认知不够深刻是难免的。被人忽悠糊弄了,不是不够聪明,若是不聪明也就不会有今天这番成就。

向玄剑门告状的,都是一些修仙世家和中小型的门派,虽然彼此之间并没有上下隶属关系,但都属于名门正派的范畴,天然具备几分可信度,再看看被杀掉的修士数量以及各家损失的人员,可信度自然更加高了。

这么多苦主找上门,你一言我一句的,人证物证齐全,还能有什么可怀疑的呢。某方面来说确实是一面之词,可这样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跟板上钉钉也没区别了,青霄剑尊又不是专业办案的,会一板一眼收集所有证据线索,报案人的口供,受害者家属的口供,然后还要从杀人犯口中拿到口供,所有条件都集齐了才下定论。

这么多名门正派受害,别说涉世不深一心修炼的青霄剑尊了,就连玄剑门的掌门以及诸多长老都被糊弄过去。

虽然玄剑门没有受到损失,但作为大门派自当有大派的气度风范,承担起维护正道的责任与义务,修仙界出了个心狠手辣滥杀无辜的大魔头,而且还在玄剑门的势力范围内兴风作浪大肆屠戮,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明月尊者也是这种情况。

他的师尊是月华宫宫主,修炼之路从小就是顺风顺水,即便下山历练,身边也有人跟着,人心险恶他自然知道,但以他的身份地位,能够接触到多少人心险恶呢。或许有见到过某些勾心斗角,但肯定比不上阴谋算计了一辈子的老狐狸来的老谋深算。

说到底还是灯下黑,根本想不到一个个正派修士居然会做出如此丑事,涉事范围还如此之广,这才叫不明真相的人被苦主的眼泪控诉给骗了去。

告诫洞虚山邵掌门的时候有多么生气,事情反转就有多么打脸,简直无地自容。

两人会跑来洞虚山跟萧玉尘定下七日之约,也可以看出他们在这个事情里的角色。竟然给出了七天的反应时间,这对修为低下的修士来说确实不足为道,七天能做什么呢,但对于萧玉尘来说,足够他把副本给打穿了,想要什么姿势打穿就用什么姿势。何况两人竟然还答应了邀请其他门派世家的修士,无意识又给了一波助攻。

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消息灵通,萧玉尘一出山来到洞虚山,他们就收到消息,想搞死司殷的那些人可没有这么灵通的消息,看他们干出来的事情就知道了,一些跳梁小丑乌合之众而已,实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为了提升实力不择手段,什么肮脏手段都不挑剔。修仙界上流门派和顶级世家可是懂得忌讳的,不然哪有今天的地位,有些该讲究的,就是必须讲究。

也算是另类版的穷山恶水出刁民。

中下游的世家门派一心想要提升力量,有些急于求成的便走了邪路。

若月华宫和玄剑门也想要杀人灭口,青霄剑尊与明月尊者就不是来定下七日之约,而是直接带人围了洞虚山,以洞虚山弟子的性命为要挟,迫使邵玄烛交出萧玉尘师徒,或者要挟邵玄烛,为保住洞虚山的声誉与萧玉尘撕破脸皮,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所以两人比较讲究,虽然觉得邵玄烛有偏听偏信的嫌疑,依旧不愿意在别人的地盘上动手,另外找了个地方,选定丹阳城也不是要开战的意思,只要萧玉尘愿意手刃魔头,就全都一笔勾销。

做坏事的只有血杀老祖而已,把魔头祭天,也就好了。

萧玉尘把所有人都打了个错手不及,他直接发出通知,叫来其他门派家族的修士,围剿了当初围剿司殷的家族门派。

青霄剑尊:???

明月尊者:???

不是说叫其他门派和家族来做见证的吗?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倒确实是见证,因为其他人根本没法出手,萧玉尘单方面碾压,吃瓜群众围观,发出围剿通知只是把人叫过来而已,当着众人的面碾压拷问翻出证据一条龙服务。两人一开始想要阻挠萧玉尘对苦主下手,结果从第一个家族翻出来的口供就震惊了他们的三观。

后面还有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

硬了,硬了,拳头硬了!

意识到自己被当成傻子糊弄,给人当枪使,气到炸裂。

那七天里发生的事情艾霜棠一无所知,但经历了这样的大反转之后,她对修仙界实力为尊的规则有了更加深刻的认知。

强大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师兄之所以会被污蔑,被人围剿,被敌视,是因为他还不够强大,差点被人打得嗝屁,而师尊够强大,所以他想要给自己徒弟平反,就能给徒弟平反,人人都要对他挤出笑脸,奉承他,供着他。

真是太现实了。

艾霜棠前面猜测或许有什么用处的大空地,正在播放办案纪实,3D投影,叫人如临真境。

有的人现场吃过瓜了,有的人没有,萧玉尘一家一家的碾压挑翻,吃瓜群众难道还能一路跟一路吃瓜不成。这特意用法术记录下来的办案纪实,是最全面的记录,有萧玉尘是如何掀翻别人家,一个个拷问下来的画面,办案态度十分谨慎详细,堪称修仙界版本的法制节目。

这态度就跟司殷截然不同了,明明他才是最先查清毒瘤以及涉事人员的,结果全都粗暴的一刀切,爽是爽了,但没有留下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些人的罪行,被人反过来污蔑,成了传言中的大魔头。

但凡用法术做个记录,今天就能直接拿出来。

所以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看到法术画面里揭露的一个个事情,现场修士议论纷纷,因为投降快识时务暂时保留了颜面的涉事家主和门派修士脸色惨白,摇摇欲坠,一道道目光飘到他们身上,指指点点。

艾霜棠看得非常揪心,她下意识紧张的抓着司殷的衣袖。明明播放的是跟司氏一族有关的事情,司殷却巍峨不动,没有任何不好的反应,连低落消沉的情绪都没有,神态一如既往,还剥了个桔子,掰下一瓣喂给艾霜棠吃。

现场众人一个个义愤填雁,司殷的神色却好似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宛若局外人,异常冷漠。

被喂了一瓣桔子,下意识抬眼看的艾霜棠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有瞬间茫然了,也好似一盆冷水浇到头上。

“师兄?”艾霜棠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问什么。

“没用的。”司殷平静的陈述,对于眼前的一切无悲无喜。

对于法术画面里众人陈述的口供没有愤怒,对现场众人义愤填雁的议论与声讨没有半分欢喜释然,平静到麻木。

这叫艾霜棠没由来感到一阵恐慌。

她更加用力的抓紧司殷,仰着头,睁大眼睛看他。

“凡间有杀人偿命的法律,可依旧不断有人去杀人。造反是株连九族的大罪,还是会有人冒险造反。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引诱,天大的事情也有人愿意去犯险。”

“这人间的正道,让许多阴私只能藏在黑暗里,但司氏一族想要翻身,只能靠自己。”

司殷语气很平淡,仿佛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毫无情绪起伏,他慢条斯理的剥着橘子皮,一瓣一瓣的喂给艾霜棠。

这一刻就好似看透红尘一样,站在第三方的角度讲述他看到的人间真实。

“仙人后裔又如何,若没有足够自保的能力,这个名头只会成为被人觊觎算计的理由。修仙界八千余年无人飞升,仙界对人间的威慑力早就不比从前。”

“师尊如此厉害,但司氏一族想要翻身,依旧只能靠自己。若试图借着师尊的力量让司氏一族翻身,师尊被拉下了水,司氏一族也做了一场甜美的梦,梦醒了,也就什么都没了。唯有自救,自立自强,才是真正的出路。”

艾霜棠愣怔怔看着司殷,张了张嘴,突然福至心灵,小心翼翼的问:“师兄以前试过?”

“人间有正道。”司殷陈述道,并不是讽刺,或是反话。

“师兄试过在正道修士面前揭露坏人对司氏一族的迫害,坏人确实得到了惩罚,大家都对此谴责纷纷,可其他地方依旧有坏人继续迫害司氏一族?就像陷入了泥潭,越是挣扎,陷得就越深。师兄不断尝试用各种方法拯救司氏一族,明里暗里的,用尽办法,却成了旁人口中的魔头。”

“仙人后裔,有人觊觎,有人算计,还有人……嫉妒,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因为与众不同,也因为弱?”

艾霜棠一开始是推测,后面渐渐自言自语起来。

她想了很多,思考了许多可能性,一个问题多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自然不会是简单的原因,师兄忙于此事,抽丝剥茧,看透了很多,只会比她知道的更加清楚。

短短的时间里,她所能接触到的太少了,但有一点,艾霜棠很在意。

仰头凝视着司殷的眼睛,真诚的发出一声疑问。

“师兄,你还好吗?”

“嗯,疯了。”

司殷:(^_^)

艾霜棠:→_→

怀疑师兄在驴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26.32%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