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这罪恶的交易,最大的罪行自然是在卖方身上,是他们炼制了这种丹药卖予别人。

买方明知道丹药问题却还是出手抢购这种丹药,自然也需要承担一定的罪责,但相比起卖方的罪孽,买方的罪要相对轻一些,且服下丹药的修士已经全部被诛杀,落到他们所属势力上的罪就又减轻了一些。

当初司殷宰了一部分,只杀吃了丹药的没动他们背后的家族门派,引起买方众人的恐慌,惹来作贼心虚的一群人围剿,现在萧玉尘亲自出手,把剩下那部分吃了丹药的修士也全都给宰了。

其他的修士虽然参与了围剿,但是很多都只是听命行事,不知真情。这样一个爆出来会让自己万劫不复的事情,自然不可能传的人人皆知,买方中只有能做决策的人知道。他们知情不报,明知道丹药的问题,却还是为了家族门派的利益,而选择了参与罪恶的交易,但丹药一般不是他们自己服用,除了自己,知道真情的只有一两个心腹,底下的人基本都是不知情的。

虽然可恶,但家族和门派罪不至死。

萧玉尘一家一家碾压的时候,把知情人都给干翻了,因为对方身份的特殊性,无形中对他们进行了一次大清洗。这些掌权人虽然没有吃了这种丹药,但他们支持的行为依旧是犯了大错,助长了卖方的罪孽,且知情不报便是包庇罪行。

这些家族和门派即便没有在萧玉尘的碾压打击下覆灭,但大伤元气是肯定的,知情不报,包庇罪孽,纵容助长罪恶交易的气焰的掌权人再也不复从前,即便萧玉尘不杀他们,家族门派也饶不了他们。至于以后这些家族门派会怎么样,谁成为新的掌权人,就不在萧玉尘的关心范围之内了。

念在家族和门派里大部分人都不知情,他已经手下留情了,爆出了这种丑事之后,这些家族门派以后该如何立足也不是他该关心的问题,就看他们自己了。要怪就怪心生邪念,走了邪路的掌权人吧。

修仙家族购买丹药是为了培养青年才俊,中小门派偷偷抢购这种丹药是为了培养更多的中流砥柱,提升门派实力。曝出了丑闻之后,自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当事人受到了清洗,家族形象和门派形象更是一落千丈。

位于中游的家族门派或许还能支撑一下,但是小型的家族门派大概在这番打击之下就直接销声匿迹了吧,修仙界的竞争也是很残酷激烈的,有了这样巨大的污点,还想再爬起来就难了。

还有些买了丹药的修士既不是提供给家族青年才俊也不是为了培养门派的中流砥柱,是自己困于瓶颈久久不能突破境界,于是砸钱去买了这种丹药。

像这样的修士,修仙界比比皆是,他们会试图用各种方法来提升境界突破瓶颈,有的能够成功,有的终生止步于此,少部分人意志不坚定,急于求成,便走了邪路子。

这类修士藏得最深,分布零散,也很难找出来。

萧玉尘针对的是发起了围剿的家族和门派,法术记录的画面里自然没有播出这么一部分,但是在拷问这些家伙的过程当中,爆出了另外一件泯灭人性的惊天丑闻。

以司氏一族血肉炼制的仙品洗髓丹备受欢迎,一上架便被哄抢一空,除此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一种洗髓丹,品质比不上仙品洗髓丹,对于财力不那么丰厚的修士来说,也是一项不错的选择。

被放到了罪恶的交易之中,这种丹药的制作方法自然也不是多么的光明正大,里面亦是加入了一种根本没办法摆到台面上来说的药材,那便是灵根。

从拥有灵根的孩童身上抽出他们的灵根炼制成丹药,拥有相同灵根的修士服下之后可以优化自身的灵根。这对许多天资平平,灵根并不出众的修士来说,毫无疑问是一大鼓励。买不到仙品洗髓丹,买到这种洗髓丹也是赚到了。

能够优化提升自身的灵根品质,效果不亚于脱胎换骨,哪怕只能够提升一点点,带来的效果也是巨大的。

多少修士众生只能止步于某个境界,这种丹药让他们有了更上一层楼的可能性。

假设一个人的资质最多只能够支持他修炼到金丹期,一旦服了这种洗髓丹,便让他有了修到元婴期的可能性,这如何不让人疯狂?虽然只是提升了一个境界,但是带来的差别却是巨大的,金丹修士与元婴修士之间隔着一道天堑。

正确的说,每一个境界之间都隔着一道天堑,每一个境界的突破都是破开了自身的一层禁锢,向着新天地晋级。

这个丑闻一爆出来,现场顿时哗然了。

瞬间安静了几秒之后,爆发出了比之前更加热烈的议论之声。

关于司氏一族惨遭迫害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正道修士们虽然也有心拯救司氏一族,奈何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老生常谈的事情,不可避免的有点麻木,甚至是还有些习惯了。

但是这灵根洗髓丹的事情却是头一次听闻,仙品洗髓丹的受害者只有司氏一族,这灵根洗髓丹的事可是关乎到了整个修仙界。

从不曾修炼的孩童体内抽出灵根炼制成洗髓丹,拿出来贩卖,这种邪术一旦泛滥开来,对修仙界的危害可想而知。

法术画面里记录的都是各个家族掌门以及心腹一类知情者的口供,因为拍卖会早就被司殷给血洗了,没有留下任何活口。关于灵根洗髓丹的事情,司殷也是知情人之一。在他血洗整个拍卖会的时候,或许还掌握了旁人根本不知道的消息。

一时间,现场众人的目光都转向司殷,想要从他那里知道更多关于灵根洗髓丹的事情。

目光飘过来之后,视线刚触及到萧玉尘,便条件反射的收了回去。

若无其事的转头跟身边的人谈论这件事情,一时之间不论是坐着的还是站着的,都是交头接耳,现场传出了嗡嗡嗡的议论声。

关于这个事情,青霄剑尊和明月尊者已经早早知道了。他们一开始拦着萧玉尘,不让对苦主下手,后来发现他们以为的苦主,压根儿就不是苦主,反而还是加害者的一方。知情不报,包庇罪孽,形同帮凶,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之后,那拳头当场就硬了,火冒三丈,也不需要别人招呼或者示意什么,直接朝着其他那些曾经向他们哭诉告状的苦主们下手。

于是就变成了三人分头行动,效率自然一下子就提了上来。

现场大家看到的法术所记录下来的画面,有少部分是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所记录下来。

这些买方大部分是冲着仙品洗髓丹而来的,但是仙品洗髓丹数量稀少,竞争激烈,有些家族只能退而求其次,把目光放到了灵根洗髓丹上面,没有仙品洗髓丹,有灵根洗髓丹也是好的。

从销售量来说,灵根洗髓丹更加畅销。

拍卖会一方的人口中或许能够审问出更多的信息来,但是光从买方口中得到的口供就已经足够劲爆了,一石激起千层,没有哪个门派不重视的。

那些本来以为只是被叫过来吃瓜的家族门派,一个个都被震翻了。

拥有灵根的孩童是各大门派的重要生源,门派想要昌盛就要吸收新血,培养优秀的人才,出了这种事情,自然就是损害到了各大门派的利益。要是这种灵根洗髓丹泛滥开来,修仙界还不知道要成为怎样一个惨绝人寰的人间炼狱,此事绝对不能够姑息。

一时之间,现场都要吵翻了天,所有人的意见达到了高度的统一。务必要将这种邪术封杀殆尽,绝不容许在修仙界流通开来。

眼见关于司氏一族,大家虽然也是义愤填膺,议论纷纷,但是现场还算克制,但是讲到了灵根洗髓丹之后,现场的气氛简直就像一滴水滴入了热油之中爆炸开来,如此鲜明的对比,艾霜棠心中一时之间有些不是滋味。

倒说不上是意难平吧,只是也从侧面看出来,修仙界对司氏一族的态度。

虽然大家都是看不惯这种事情的,但不得不说,长年累月的印象积累下来,他们对司氏一族的遭遇确实是有些麻木了。

灵根洗髓丹的涉及范围更加广,几乎触犯了每一个修真门派的利益。

修仙家族同样反应激烈,他们虽然主要靠血脉传承,但也会收其他有灵根的孩子,人才总是多多益善嘛。

而且从孩童体内抽取灵根,这样的邪术谁知道会不会发生到自己家族的头上,一旦泛滥开来,谁知道自己家中有优秀灵根的孩子,会不会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给抓走抽取灵根炼制成丹药。

艾霜棠能够理解大家的心情,也能够理解到他们的侧重点。

大家都会优先顾着自己的利益,这是人之常情,她也是因为师兄的缘故,对司氏一族格外留心。

常言道,救得了急,救不了穷。

这道理放到司氏一族身上也是一样能够适用。

所以司氏一族想要找到出路,只能够靠自己。

大家观看众人关于仙品洗髓丹口供的时候,司殷无动于衷,淡漠平静的好似局外人,现在灵根洗髓丹的事情爆出来,引爆了现场气氛,司殷依旧泰然处之,雷打不动。

脸上带着青紫伤痕的修士脸色苦的仿佛泡在了苦水里,义愤填雁的修士满脸写着正义,争吵的人仿佛要当场手刃罪孽滔天的恶徒,七天前还认为司殷是大魔头的修士羞愧自责,三三两两站到一起讨论的人议论纷纷,空地播放着法术记录下来的画面。

司殷仿佛游离现场之外,漠不关心的切着瓜,自己吃一块,给师妹喂一块。

艾霜棠问:“师兄,吵吗?”

司殷回答:“很吵。”

以前鲁迅先生的话对艾霜棠来说只是课文而已,但现在突然懂了那种意境。

不是印在纸上的文字,就在身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27.63%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