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丹阳城的修士大会开的非常成功,一举逆转了修仙界对司殷的负面印象,洗清了别人泼到他身上的污名。

杀人如麻变成了替·天·行·道,残暴冷酷变成了杀伐果断,连杀各地家族门派中那些吃了丹药的修士,也成了嫉恶如仇爱憎分明。

一个人的名声,真的能够瞬间逆转,是善是恶,都不过是别人嘴里的一句话。

一场大会开下来,司殷从头到尾没什么反应,师尊就真的纯粹是出个席,全程维持打坐的姿势,偶尔跟身边的邵掌门说了两句,只有艾霜棠,刚开始战战兢兢,中期死鱼眼,后期麻木想睡觉。

虽然参加了大会,但感觉很微妙,热闹都是别人的,议论也好,争吵也罢,最大的收获就是把城主招待客人的瓜果零食都吃光了,最后实在无所事事,就靠着师兄想要睡觉。艾霜棠也很想严肃啊,毕竟这个场合还是很正经郑重的,大家讨论的问题也是修仙界的大事,属于“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的话题。

师兄作为亲手挑了毒瘤的当事人,他如果想要说话,参与话题,一定会成为众人的中心,但他对话题不感兴趣,特别佛系。

师尊要是想开口,大家一定会认真聆听,只要他想,他就是大会上最靓的那颗星。

只有她,全程只能当个壁花,安静吃瓜是她唯一能做的,顶多跟师兄说两句。

参加的人这么多,想说的话自然也多,艾霜棠无事可做自然就撑不下去了,什么时候睡着的自己都不知道。

要是其他人在贵宾席上睡着了,一定会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但小孩子睡着了,谁都不会在意。

等艾霜棠醒来,已经回洞虚山。

真好,不用一直无聊的坐在贵宾席上听大家你一言我一句。

爬起来就要去干饭。

但是外面漆黑一片,想也知道已经过了晚饭时间。

错失了一顿饭,艾霜棠心里空落落的,迷茫的望着天空,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这会儿实在睡不着了。

没饭吃,还睡不着觉,人生简直毫无乐趣了啊。

艾霜棠琢磨着要不要去骚扰师兄,师兄不睡觉,现在肯定醒着。

司殷的房间就在艾霜棠旁边,两个房间紧挨着,司殷白天陪着艾霜棠到处转,晚上去灵泉疗伤,他的房间几乎就是个摆设,此时人也不在房间里,但并不是去灵泉疗伤,而是在萧玉尘的房间里。

“伤势如何了?”萧玉尘的语气平静无波,言行举止,眉眼气质,都透着清冷。

“有师尊赐下的丹药,辅以灵泉疗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只要再调养一些日子,就无碍了。”司殷低声回答。他看了看萧玉尘,垂下眼睑,微微侧头看向前方,目光空茫,并没有看眼前的任何东西,仿佛是在走神。

“为师会在洞虚山暂住一阵子。”

房间里顿时陷入安静,两人都不开口,不知道是在酝酿接下来的说辞,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接着话题说下去。

过了好半晌,萧玉尘的声音缓缓响起,“这次的事情,为师暂时替你摆平了。若非你过于冲动,区区一群乌合之众原本也奈何不了你,人多势众又如何,以你的实力,即便暂时落了下风,跑就是,下次再战,何必死倔着不肯走,非得拼个你死我活。那些人想要杀你灭口,匆匆忙忙聚集到一起,内部也有各种纠纷,并非铁板一块,各个击破也容易。”

“你动静闹得太大,锋芒毕露不知收敛,那暗中的人忌惮了,想要趁你羽翼未丰料理了你,又不想自己出面,便设计了这么一出,让一群乌合之众出头围剿,自己躲起来暗算你一把。勾起你的心魔,让你失去理智。”

“对方手法高明,掐算的正正好,就连为师出马都没能抓住对方的尾巴。”萧玉尘原本就清冷淡漠,此刻的目光透出几分冷意,整个房间的温度好似都在下降。

平静的嗓音露出严厉的谴责,“要不是为师及时出关救下你,你是不是打算顺水推舟,用自己的命去碰个瓷?”

司殷低着头,放在腿上的拳头握紧,看起来有些委屈,也有些垂头丧气,“弟子不愿连累师尊……”

“那些上窜下跳的乌合之众不过是推到明面上的替死鬼而已,既然对方心生忌惮,忍不住开始对你动手,现在未能得手,很可能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那种修为的人,明刀明抢已经很不好应付,何况还有心躲起来暗算,十分谨慎小心,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对付那个程度的对手,还太早了。”

“为师亲自出面,就是告诫暗中那个人,也是在替洞虚山,替邵掌门撑腰。”

萧玉尘冷笑,清冷的人笑起来,好似雪一样冷冽清丽,“你暂时对付不了,为师应付得了。为师在山里清修了这么长的日子,也实在无聊的紧,正好跟人过过招,看看现在修仙界的那些大能,到底是哪个鳖孙暗中使坏,是只有个别人想岔了,还是想飞升想疯了的家伙人人都有份。”

长的好看,气质清冷,骂别人“鳖孙”都一点不会显得粗俗。

司殷呼吸顿时一窒,错愕震惊,睁大了眼睛,脱口道:“师尊!”

“不会轻易撕破脸皮直接开打,暗中较劲而已。”萧玉尘知道自己的大弟子在担心什么,“有些手段,到了为师这个境界才会懂,你之前会着了道是无可避免的。既然对方已经注意到你,想要把危机扼杀在摇篮里,为师自然也得站出来,撑撑场面。”

“对方这么想飞升,好不容易修炼到这个境界,哪里还舍得轻易跟人拼命,连泄露身份都不敢,只能做些小动作。你大可不必如此担忧,为师心中只有数。”

“可是师尊因为弟子不得不放弃清修,出山与人对抗,弟子实在心中惭愧。”司殷自责极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不想暴露了自己与师尊的关系啊。

大能之间交手,未必会是真刀真枪直面法术对抗这种场面,还有隔空较量,暗涛汹涌,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凶险比拼,如气运,如命数,肉眼看不到,但确实至关重要。

“为师收你为徒就知道,一定会有这么一天。”萧玉尘淡然道,“既然收你为徒,就会一直护着你。”

清冷,孤高,似雪一般冷冽,如月一般皎洁,对弟子的拳拳关爱之情一点都不冷,也不遥远。

司殷什么都没说,师尊对他有多么恩重如山,这种时候不论说什么似乎都是矫情,他深深的俯首叩拜萧玉尘,以示对师尊的感激与敬重。

“伤好了,想去哪里就去吧,照料好你师妹。”萧玉尘微微侧头看了一眼窗外,“你师妹在等你。”

司殷叩拜完后便默默站起身,安静的退出房间,小心翼翼关上门。

一抬眼,果不其然瞧见了一个小身影。

艾霜棠无聊的蹲在她自己房间的门口,两手托着脸,仰头望着天空数星星,耳边传来声声虫鸣,夜风吹过,有微微的凉意。

感觉到有人靠近,扭头,瞧见果然正是司殷。

“师兄。”她连忙站起来,迎上前去。

“怎么在外面等?睡不着了?”司殷伸手摸了摸艾霜棠的头毛。

“醒了,睡不着。”艾霜棠拉住司殷的手,“只好无聊的数星星。”

司殷推开自己房间的门,走进去后示意艾霜棠坐到位置上,在她惊喜的目光中,掏出一份热气腾腾的饭菜。

“哇!”艾霜棠两眼放光,迫不及待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送到嘴里,嚼了嚼,是熟悉的味道,“是食堂师傅的手艺!师兄你真好!”

知道艾霜棠喜欢干饭,晚饭时间的时候司殷顺便去食堂打了一份饭菜备着,要是夜里艾霜棠睡醒了,正好可以给她吃。

见她兴冲冲的吃起来,便坐在另一边位置上,单手支着下巴看她吃饭。

艾霜棠扒了两口,见司殷这样盯着自己看,有点不自在,下意识问:“师兄要吃吗?”

虽然知道师兄不用吃饭,但自己干饭的时候被人这样盯着果然好不自在,两个人一起吃就没问题了。

房间里的光很明亮,不是凡间普通人家使用的蜡烛,应该是修仙界的特产,就着明亮的光芒,艾霜棠看清了司殷还在微微发红的眼角,愣怔。

有一说一,司殷真的很好看,是那种瑰丽的美,超越了性别的魅惑感,即便伤势恢复了七七八八,气色上基本已经看不出了,依旧看着有些病态颓废的感觉,仿佛从骨子里透出的郁气,灯光照过来,落下淡淡的阴影,几分朦胧,几分堕落,静谧又慵懒,微微泛红的眼角简直画龙点睛,把画面感升华了。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

艾霜棠情不自禁竖起大拇指,“眼角的红痕好评哦!感性又脆弱,惹人怜爱。”

司殷安静了几秒,然后抢走她面前的饭菜,一口一口吃光,一点都不给她留。

才吃了两口就被抢走饭菜,眼睁睁看着司殷大朵快颐,故意吃给她看,艾霜棠憋的眼睛都红了。

司殷笑吟吟的捧住艾霜棠的脸,“师妹,果然是感性又脆弱,惹人怜爱啊,多谢师妹指教,师兄差点就错过这般美景了。”

气得艾霜棠张嘴一口咬上去,想咬脸的,海拔不够,咬住了司殷的锁骨,奋力撕咬。

真是比风干了一整年的肉干还要难咬,很韧,非常韧,咬的艾霜棠腮帮子都酸了,不得不松口,也只留下淡淡的红痕,连个印都没有。小胳膊小腿的,也就只有一口小乳牙还有点攻击力,但是看这效果,毫无威力啊。

“师妹的爱好当真别致。”司殷微笑着,睚眦必报的给她来了一口。

“嗷嗷嗷!”

司殷就像个吃小孩的妖怪一样发出感叹,“小孩子的肉果然嫩。”

艾霜棠悲愤:尼玛的狗师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28.95%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