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对于师兄这种愿为助她提升修为而献身的牺牲精神,艾霜棠表示敬谢不敏。

明明是出来散步消食的,吃完了走两步有助于消化。这番话一出来,艾霜棠没有来的感到一阵胃疼。

师兄狗起来的时候,真的是让人不可置信。

可能这就是狗的精髓吧,让你完全想象不到。狗言狗语就是这样挑战人的神经,简直是在承受底线上反复横跳,来回蹦哒。

艾霜棠不想再聊这个话题了,她怀疑再讲下去自己可能要喷血,不想再听到师兄又说出什么语出惊人的话来,散步就散步。

艾霜棠走在前面,司殷跟在后面,一大一小,一前一后。今天阳光正好,照在两人身上落下淡淡的影子,两人散步的画面看着颇为祥和恬静,谁也不知道就在刚才,谈了个怎样劲爆的话题,虽然很含蓄委婉,不懂的人不会懂,懂的人秒懂。

洞虚山非常的大,艾霜棠在这里住的这几天,每天都会出去散步,去不同的地方溜达,但是就连青阳峰都没有逛遍。

不愧是大门派,就是财大气粗,门派的占地面积广阔,山峰也很高。青阳峰的建筑很多是依着山势建立,青山峻岭,琼楼玉宇,果然很有飘渺空灵遗世独立的感觉。站在依靠悬崖而建的高台向下俯视,甚至还能够看到云海。阳光照耀下来,屋顶上金色的琉璃瓦闪闪发光,色彩明艳,光线明亮的时候更是显得金碧辉煌,丝毫不会显得俗气。山峰之间云海翻涌,烟雾缭绕,与美轮美奂的建筑彼此相得映彰,仿佛建在云层之上的天宫一般巧夺天工。

不论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还是人工建造的巧夺天工,洞虚山都能欣赏得到。

青阳峰的禁地艾霜棠当然不会去,司殷得到了邵掌门的准许可以去禁地之中的灵泉泡浴疗伤,艾霜棠可没有得到这个允许,除此之外,青阳峰还有其他的禁地,全部都设了禁制,不得准许不可随意进入。艾霜棠就算因为无聊四处闲逛,也不会好奇心发作,以为仗着自己师尊和邵掌门有交情就可以作死。禁地就是禁地,没有允许就应该安分点,再说了青阳峰这么大,洞虚山更是大的离谱,犯不着专门去往人家的禁地里钻。

洞虚山门派弟子的服装艾霜棠虽然说不上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不同的峰脉之间弟子的服装还有一定的差别,但大致上都有一个印象,视野范围里突然出现一种穿着风格同洞虚山弟子大相径庭的打扮,一下子吸引了她的目光。

就像她和司殷不是洞虚山的弟子,穿着打扮自由,并没有统一的规格,远远瞧过去的那三个人,身上虽然没有穿洞虚山弟子的服装,但也有着统一的装束,应该是其他门派的弟子。

那三人与几个洞虚山弟子站在一起,隔得太远,艾霜棠听不见他们在聊什么。

第一次在洞虚山看到其他门派的弟子,艾霜棠不禁有些好奇。

门派之间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普通弟子应该是不会随便串门的吧。艾霜棠拜的师尊是个散修,门下只有她与司殷两个苗苗,对修仙门派的管理模式并不了解,但是据她观察下来,洞虚山的管理还是比较封闭的。山上的弟子应该是不能够随便下山,山下的人也不可以随便上山来。突然有其他门派的弟子跑过来,成功勾起了她的好奇心,说不定有什么事情呢,不过也可能纯粹是其他门派的修士带着弟子过来串门,这种可能性应该也是有的吧。再怎么封闭管理,又不是军事基地,正常的社交往来还是有的,修士距离凡人很远,但修士与修士之间并没有这样大的隔阂。

“万绝谷试炼现在已经中止,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就连法术都无法窥视到里面发生了什么。有弟子参与试炼的门派都急疯了,想方设法,但效果都不理想,还赔了几个人进去,就跟困在万绝谷里的人一样,也都音讯全无了。”

“据说清音阁损失惨重,进了万绝谷参与试炼的弟子,门派命灯灭了一半。”

“清音阁都是乐修,体质相对比较柔弱,想来就是因此,才会那么大损失吧。”

“乾元宗也不逞相让,损伤也很厉害。说来奇怪,乾元宗不比清音阁,体修剑修众多,怎么也会损失这么厉害,该不会是正好陷落到不得了的陷阱里面,无人搭救,才会这般惨烈?”

“你们洞虚山也派了弟子参加,这会儿掌门应该也在着急吧。”

“太吾派难道没有弟子参加?四长老这个时候跑来拜访掌门,难道是想商议万绝谷的救援计划?”

三名太吾派的弟子面面相觑,其中看起来疑似领头的少年摇摇头,“这我便不知了。”

“今年太吾派没有弟子去参加万绝谷试炼?”

“派了,但领队的人是大长老。你们掌门不也不急吗,现在都没动身去万绝谷。”

“哪可能什么事情都劳烦掌门亲自处理,带队的千仞峰峰主还在那边。”

司殷眸光微微一动,大长腿上前两步就走在了艾霜棠旁边拉起她的手,走到这几人旁边,不动声色的搭讪,“万绝谷试炼发生什么了?听起来很不妙的样子。”

三名太吾派弟子以及站一起的几个洞虚山弟子纷纷转头看他,其中一人竟然就是凌拨云。

冷不丁瞧见司殷,叫凌拨云惊喜了一下,但有外人在场,他完美控制住情绪,没有泄露出半分。

“这位师兄,我们又见面了。”凌拨云自然的打招呼,看了看艾霜棠,笑道:“又在和这位小师妹饭后散步吗?”

“凌师兄你认识这两位?”旁边的洞虚山弟子立马好奇的问。

“见过一面,帮忙带过路,算不上认识。这位师妹吃饭过后向来喜欢散步,这位师兄都会陪着一起,我后来瞧见过几次,便记住了。”凌拨云从善如流的回答,“洞虚山弟子都穿着门派服装,这位师兄和这位小师妹都没穿,很容易注意到。”

旁边的洞虚山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反倒是那三个太吾派的弟子一下子反应过来。

“最近来洞虚山拜访,暂住的客人,难道是琼华道君和血杀老……咳咳咳,和那位前辈的弟子?”这名弟子脱口而出,差点叫出血杀老祖这个名号,及时改口,生怕自己不注意得罪了司殷这个大煞神,眼底露出后悔和惧意。

领头的弟子一抬手,把这个弟子拦到了自己身后,对司殷拱手作揖,神色郑重,一本正经,“在下太吾派弟子师灵玉,见过前辈。”

另外两名太吾派弟子连忙也跟着拱手作揖,毕恭毕敬。

搞得身边的几名洞虚山弟子面面相觑。

师徒三人虽然来洞虚山做客多日,普通弟子可不认识司殷和艾霜棠。

师灵玉与他的两位师弟立马反应过来,自然不是普通的太吾派弟子,深知司殷这个大煞神的厉害,不敢得罪他。虽然已经证实他并非滥杀无辜的邪道魔修,血杀老祖是旁人污蔑他给的称号,为了坐实邪魔歪道的身份,现在已经翻身,自然不可以再用这个称号,否则跟当面挑衅有何区别。

师灵玉暗暗庆幸,师弟反应还算快,没有叫出整个称号,后面迅速改口,但该懂的都懂,丹阳城大会才刚刚过去,又被人这么叫,实在得罪人。

只希望能够看在师弟有口无心,他们三人态度恭敬的份上,能放过一马。

“刚才是想叫血杀老什么?”艾霜棠好奇的问。

师灵玉的脸顿时僵了。

“血杀老什么?听起来像个坏蛋。”艾霜棠继续道,完全没有接收到师灵玉与他身后两个弟子的躲避信号。

师灵玉恨不得忘记这茬,哪还敢说出口啊,眼见艾霜棠兴致勃勃很感兴趣的样子,都想抽身后的师弟了,让你嘴贱。

“师妹想知道,师兄来告诉你。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那群乌合之众给我取得外号,血杀老祖。”司殷浑然不介意道,还有兴趣分享,“这个外号传的最广,除此之外还有血灵邪君,阴煞血尊,猩蝠公子。”

艾霜棠诧异了,“怎么听起来都跟血有关?”

司殷但笑不语,没有再解释,旁边听得三个太吾派弟子冷汗连连,差点脱口叫出“血杀老祖”的那个弟子缩着脖子,恨不得消失在现场。

几名洞虚山弟子一脸莫名,倒是凌拨云眼神闪了闪。

“万绝谷试炼发生了什么?”司殷再次问道。

师灵玉如蒙大赦,意识到这是翻过去的意思,不敢耽误,连忙道:“三日前,万绝谷试炼的弟子突然与外界失去联系,无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监测的法术也显示不出里面的画面来,只能从各派为弟子准备的命灯得知,困于万绝谷的弟子接连丧命。现在万绝谷试炼被迫中止,各派有弟子参加的,都在想办法救人。”

“这次试炼参加的弟子当中有好几个备受关注,原本大家很期待他们的最终表现,却突然发生这种意外。”

“云琼派少掌门姜霖雨,乾元宗池苍明,清音阁白颜如,还有,天极宗巫善水……”

※※※※※※※※※※※※※※※※※※※※

这篇文要入V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31.58%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