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章

艾霜棠刚想把自己脑壳里的水晃晃,冷不丁就听见师尊抛下的这么一个惊天大雷。

对于包办婚姻和拉郎配,艾霜棠是拒绝的。

虽然师兄长得很好看,比她看过的任何一个明星都要好看,重要的是那种修行之后独有的气质,是普通凡人所不具备的,单论美貌来说,师兄深深戳中了颜狗的内心,但婚姻大事,艾霜棠还是很谨慎的。

结为道侣不就是修仙界的结婚吗,师尊这话,就是让他们俩当场拜堂成亲的意思?

先不说简陋不简陋的,一个正常人,谁会想跟个身高才到自己腰部的小丫头结为道侣啊,又不是有啥奇怪癖好的变态,真能一口答应下来的绝逼有问题。

非要说修士生命悠久青春永驻,现在是还小,但过几年就长大了,就这么几年而已,完全没有问题,那再等几年不行吗,一定要趁着现在搞这么丧心病狂的拉郎配?

艾霜棠觉得自己脑壳里仿佛有水,师尊似乎也不逞相让啊。

她不由自主看向师兄,希望能听到反对意见。

谁知,却见师兄目光放空,似乎已经放弃抵抗了。

等等!难道只有她觉得这个拉郎配实在丧心病狂吗!师兄你醒醒啊,一旦结成道侣,你的风评可就完蛋了!!

艾霜棠不是不想反对,而是一个豆丁的话语权显然不如已经成年的师兄来的重,只要他开口反驳一句,好过她上窜下跳很多句。

师兄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是撕心裂肺,眼角都咳红了,过于苍白的脸颊浮现淡淡的一抹红晕,仿佛上了胭脂。他抬起右手捂住嘴,不一会儿,腥红的血丝从指缝里渗出,空气里仿佛散开淡淡的血腥味。

这下是真的病弱了,还直接咳血了。

看的艾霜棠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第一次瞧见有人在自己面前吐血的,太刺激,好怕他突然嗝屁。

万幸师兄没有脆弱到这个地步,终于缓过来,咳舒坦了,便放下右手,嘴唇残留血迹就像口脂似的。神色看起来更加疲乏了,仿佛这一咳,把他好不容易恢复的精神都消耗光了,整个人都透着摇摇欲坠,眼角淡淡的一抹红,睫毛被咳嗽得生理泪水打湿了,破碎感与脆弱感交织到一起,冲淡了阴郁和戾气。

“弟子但凭师尊做主。”师兄声音虚弱,强撑着说出来的。

明明很不情愿,说的时候面无表情,语气也没什么起伏,但一身的气场却仿佛能止小儿夜啼。都这么心不甘情不愿了,却完全没有反对,摁头成亲的感觉不要太明显。

师兄都这样了,艾霜棠还能咋办,有再多的疑问都暂时憋了回去。

也不知道师兄做了什么,艾霜棠只能看到他貌似掐了一个手决,然后道侣之契就宣布完成了,全程毫无感觉。

道侣来得太猝不及防,艾霜棠恍恍惚惚,有点怀疑人生。

生怕弟子找不到伴,干脆内部消化吗?

一前一后走出房间,艾霜棠还有些回不来神。

师兄说道:“我知道师妹心里有许多疑问,跟我来吧。”

艾霜棠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小跑的追上去,跟着司殷来到他的居所。

跟她住的地方一样,司殷的居所也是独立的一处,环境优美,鸟语花香,也是三层楼,有个大大的平台,摆着桌子和椅子。坐在这里视野开阔,风吹过来很舒服,偶尔有小鸟落到栏杆上,叽叽喳喳的叫着。

司殷扶着艾霜棠让她坐到位置上,自己坐到对面,倒了一杯白水,轻轻推到艾霜棠面前,然后给自己也倒一杯。唇上的血迹已经擦拭干净,淡淡的唇色,透着仿佛大病初愈的虚弱。

他端起白水轻轻抿一口,放下茶杯,说:“师妹是奇怪,为何师尊突然让我们结为道侣,是吗?”

艾霜棠:“嗯!”

她也喝了一口茶杯里的水,跟自己平日里喝的有些不一样,清凉微甜,入口后便感觉神清气爽,不似普通的白水,或许加了什么。

司殷平静的说:“并不是突然,师尊特意下山收师妹为徒,就是为了让我俩结为道侣。这一月里我都在闭关疗伤,所以才会拖到现在,若师妹刚上山的时候我没有在闭关,师尊立马就会让我们结道侣之契。”

他眺望远处的风景,看着天边的鸟儿振着翅膀飞过,“师妹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有些话,就算师妹不问,我也会告诉你。”

艾霜棠:“呃……”

司殷收回落在远处的视线,看向艾霜棠,“既然你我已经成为道侣,有些事情,师妹你就必须知道。”

艾霜棠有种不好的预感,硬着头皮问:“师尊为何专门找我?”

总不会真是什么天选之子吧?

“因为你是异世之魂。”司殷语气轻描淡写,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挑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艾霜棠当场就被白水呛到了,咳嗽咳得惊天动地,震惊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这掉马掉的也太快太猝不及防了吧,甚至师尊还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掉马了!师尊和师兄都知道她是异世之魂,所以得道高人果然都能掐会算?

等到艾霜棠不再咳嗽,司殷才继续慢慢说道:“师尊说我的命格惨淡,将来必定不得好死,苦思冥想,试过许多方法都没用。恰好这个时候,师尊发现了你的存在。道侣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这个‘变数’或许能够成为我的一线生机,扭转乾坤。”

艾霜棠错愕,憋了憋,才忍不住说道:“可‘变数’未必就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也有可能变的更加差。”

万一师兄没能逆天改命,她可不背这个锅!

竟然能够从茫茫人海里精准发现她这个“变数”,师尊果然牛逼,冲这一手的本事,艾霜棠就是服气的,可这拉郎配还是感觉太丧心病狂了。师兄的命格要是当真凶险到连这几年都等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就会嗝屁,她可不觉得自己真能有这般起死回生的效果。

这话必须得先说清楚。

司殷并不意外,缓缓道:“师尊这般,除了是因为我,也有你的缘故。师妹出生于凡俗世界,怕是对这方天地的修仙界并不了解吧?”

艾霜棠果断点头,知道要来重点了。

“这一方天地,已经有八千年无人能够飞升了。”司殷抛出这句话后,似乎想让艾霜棠消化一下,喝光茶杯里的白水后,慢悠悠给自己又倒了一杯白水。然后继续缓缓说:“这八千年里,凡是渡劫的修士全都遭遇雷劫而死,本该供修士飞升引入仙界的天门迟迟不开,渡劫时的天雷一直劈到修士身陨为止。”

艾霜棠咽了咽口水,虽然渡劫跟她这种才学会引气入体的修仙小萌新距离太遥远了,但听到前路不通,果然还是有些瘆人。这么大的事情,一定会引发连锁反应的吧,底下修为低的修士可能没感觉,但顶层的修士肯定不可能无动于衷。

既然是八千年里无人能够渡劫成功,被认为是不正常的现象,那八千年前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才会特意提出这个时间点。

司殷:“现在修仙界普遍认为,渡劫之所以失败都是因为天门不开的缘故。下界修士无法升入仙界,而渡劫的修士修为已经涨到不容于下界的地步,所以雷劫便一直不停,最后导致渡劫者受雷击而亡。若能够打开天门,自然迎刃而解。”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看着艾霜棠,“异世之魂,对有心人来说是很有研究价值的素材,能够让人得到很多启发。师尊能够发现你的存在,别人自然也可以,只不过师尊是为了给我逆天改命的时候偶然发现师妹你的存在,旁人的话,有这个能力的基本都关注飞升,或许一时半会儿不会发现,却也无法保证永远不会发现。”

“师尊在别人发现师妹你之前,把你带上山,让我们缔结道侣之契,既是为了让我求得一线生机逆天改命,也是为了帮师妹混淆身份,隐藏异处。”

“天门不开困扰了修仙界八千年之久,饶是修士寿命悠长,也是很长的时间。有的人若是因此疯了,歇斯底里了,甚至是动了歪心思,师妹不必觉得奇怪,人都有欲望,就算是修士,也有想要得到的东西,真正无欲无求又怎能将修为提升至渡劫期,只不过渴求的东西常人无法满足而已。”

“不论是为了飞升,还是为了性命着想,都不会得过且过,坐以待毙,必定会想方设法寻找破开困局的办法。哪怕,为此会有所牺牲,也在所不惜。”

司殷端着刚刚重新倒入白水的茶杯,一口喝干,这话题让他情绪有些不稳定,动作稍微急躁起来。眉宇间的戾气阴沉又浮现出来,眸子里的光深幽的见不到底。

“我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上一个受害者,便是我司氏一族。”

※※※※※※※※※※※※※※※※※※※※

章节重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2.63%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