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章

艾霜棠顿时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心里头拔凉拔凉的,却还是忍不住想继续听。

这种时候不能不听啊,总要知道所谓的有心人能够凶残到什么地步,也好让自己心里有个数,以后多多鞭策自己。师兄既然选择说出来,应该不算她主动揭他的伤疤。

司殷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眼神有些空茫,周身的气场却十足的压抑冷厉,无形之中仿佛空气都开始降温。

“我司氏一族乃司命上仙下凡历劫时留下的血脉的,却突然惨遭灭族,幸存的族人被视作药人贩卖豢养,更是稀罕珍贵的药材,血可入药,肉可入药,骨可入药,就连魂亦被利用的彻底。之所以遭此劫难,是有人想要利用司氏一族的血泪引司命上仙下凡。”

司殷端着茶杯的手用力收紧,杯子发出裂开的声音。他脸色阴沉的可怕,意识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气场越发的阴郁暴戾,隐隐之中还透出了疯狂,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狂一般,却在紧要的关头拉住了理智,在疯狂与清醒之间徘徊。

“自司氏一族覆灭后,这五百年里幸存的族人一直在不断重复这种命运,被饲养起来,被杀掉,就像牲畜一样。司氏是下界唯一拥有仙灵之气的人,其仙灵之气对修士修炼大有裨益。人性的贪欲与残忍,催生出了更多有关司氏的悲剧。”

“正派修士虽容不下这种事情,一旦发现就会铲除,但司氏一族的命运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变。对司氏一族的迫害,一直都是屡禁不止,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艾霜棠感觉浑身有些发冷,风吹过来凉飕飕的。

这要是人口贩卖还好说,都成了血、肉、骨以及魂,那还怎么分辨啊,往容器一装,甚至是直接炼成药了,跟人间蒸发了有何区别,根本找不到痕迹。

都能够干出把人入药这种丧尽天良惨绝人寰的事情来了,再脑补的更加黑暗一些,完全不会夸张正。正常人才干不出这种事情呢,就算万物皆可入药,有一些底线是绝对不可以触碰的。

艾霜棠心里还有个怀疑斯,这司氏一族的遭遇或许并不是特例而已。

就算假设司氏一族遭此横祸之前并没有这样的事情,在司氏一族的事情发生了以后,可能就不再是这一族的悲剧了,人性的扭曲与贪婪会延伸出其他更多的悲剧。

因为司氏一族的事情让某些唯利是图的人意识到一个事情,人原来是可以入药的。

倘若以人入药的利益足够巨大,就会有更多的人铤而去做这个事情,司氏一族是一个开端,打开了一条罪恶血腥的利益链。真正的司氏一族供应上游客户,以次充好的供应中下游客户,把活生生的人变为药材。

黑心商家以次充好的事情难道没少发生吗,罪恶的奴隶贸易都能发展的那样风风火火,说明只要利益够大,什么底线都有人愿意去踩。

只不过,以司氏一族的血泪引司命上仙下凡,脑壳真的没问题吗?

这是想要司命上仙亲自给爽爽?

艾霜棠觉得应该没人会这么傻逼吧,所以就换了一个思路,小心翼翼的猜测:“既然下界修士无法探明飞升的天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那就把问题反馈给上界仙人,求仙界解决?”

呃……

果然还是想要司命上仙亲自动手给爽爽??

这种事情,就算司命上仙脑壳有大病,也肯定不会放过策划了这一切的人。

连修士飞升的天门都不开了,那这下界大概就真的跟上界彻底断开联系了。就算想要恳求仙界帮忙,怕是也联系不上,既然正常的办法不行,那就反其道而行,反向操作,不能把人请下来,就把人气下来。只不过这样操作的风险实在太高,跟找死没有区别,大概策划这一切的人,有着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家的精神?

操作实在太骚了,骚到智障。

艾霜棠连忙喝一口白水冷静一下,也觉得师兄现在急需冷静,看起来实在太不对劲了,有点叫她害怕。

另外,她总算知道师尊到底为什么如此着急,连等个几年都不愿意,直接让她以这副幼龄的样子与师兄结成道侣。

师兄关于司氏一族的遭遇只讲了三言两语而已,并没有详细的描述,但也足够触目惊心了。仅仅是为了一种可能性,一种设想,就对司氏一族做出了如此泯灭人性的事情,让司氏一族持续经历了长达五百年的摧残折磨。

骤然听到自己的处境原来如此凶险,就像在悬崖边上行走,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摔下来,跌的粉身碎骨,偏偏自己一点儿都没有意识到,艾霜棠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八千余年无人成功飞升,就算修士的寿命很长,这个残酷的现实也足以压的一部分人喘不过气来,尤其是修真界修为最高深的那一批。

他们是距离飞升最近的,现在成了距离死路最近的。就算到了这个层次心境非同寻常,不代表面对前方一条死路的时候依旧能够保持初心。修士寿命漫长,有足够的时间慢慢发酵,去尝试各种方法,在漫长的时间里因为找不到出路而慢慢变态。

司命上仙的后裔都被人拉去祭天了,何况是她。

要是有人真的发现“异世之魂”后生出什么想法,她这小身板哪里反抗的了。说起来,天门其实就是连接上界与下界的通道,飞升也能算是一种穿越,跟她的情况不一样,但,人家若是起了心思会不知道这点吗,重点是启发灵感啊。

比如说研究一下她这个异世之魂究竟是如何穿越世界,从其他世界来到这里的。

再比如说,从下界穿越到上界可能会很难,但先把技术研究透彻,实验一下从这个世界穿越到其他世界,然后把技术升级,强行进入上界。

再再比如说,这个世界渡劫天门不开,那其他世界呢。

惊恐过后,师尊在艾霜棠的心目中形象更加威武雄壮了,师尊何止是下山扶贫,还救了她一命。

艾霜棠小心翼翼跪坐在椅子上,将桌面倒扣的茶杯重新翻开一个,端起茶壶往里面倒白水,盛满后小心翼翼往司殷的方向推了推,很小声的叫了一声:“师兄……”

师兄现在的表情气场何止是能止小儿夜啼,还能把人吓尿。

能理解师兄的反应,任谁摊上这种事情都要暴躁,想想就咽不下这口气,但真的,师兄,麻烦你快点收了神通吧!

司殷被这音量很小的一声“师兄”唤回神,空茫的眼神恢复光芒,他用力甩了甩脑袋,抬起手使劲揉揉额头。过于用力捏碎了茶杯的手轻轻松开,端起艾霜棠给他倒的那一杯白水,一口喝干,神清目明的效果让发热的脑子微微降温,叫他的理智也彻底回笼,冷静下来。

削瘦的身体看着本就虚弱,没有倒下来可能是因为修士的体质顽强,又或者他其实没有那么严重。只不过经过这么一遭走神后,司殷的兴致也淡了下来,他轻轻咳嗽,似乎还是感觉不太舒服。

能够咳嗽咳到出血,本来就说明了身体不好。

不等司殷送客,艾霜棠很有眼色自动告别,“师兄看起来累了,那我不打搅师兄休息。”

有些话,师兄虽然没有说,但艾霜棠自己也能猜出来。师兄如此刚烈,显然没有忍气吞声的打算,司氏一族的惨剧都持续五百年了,师兄会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继续吗?如果他能够无动于衷,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那么,师兄进行到何种程度了?

艾霜棠小心翼翼的爬下椅子,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听见司殷又开口说了几句。

“师妹,策划司氏一族覆灭的元凶目前尚未查出来,师兄我最多也只能杀杀迫害司氏族人的蠢货,真正的凶手藏在正派里。若司氏没有覆灭,又怎么沦落至此。对方虽没有直接折磨司氏五百年,可一切都是因对方的算计而起。”

“前不久,对方终于耐不住,再次动手,才叫我确定了这个事情。”

“是正派的大能。”

司殷放下茶杯,缓缓站起来,“师妹以后若是与正派打交道,可别过于相信他们。不论修仙家族还是门派,说到底都是一群人聚集到一起形成的一股势力,口号喊的再响亮,维护自身利益才是第一宗旨。”

说完这些,司殷便不再开口,缓缓送艾霜棠出去,就从楼上的平台把人送到楼下而已,一直轻轻咳嗽。虽没有咳得撕心裂肺那么叫人揪心,也让人很在意,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咳嗽着,身体仿佛更加单薄了,艾霜棠都有点担心他走路的时候会不会摔了。

走到楼下门口的时候,她拦住司殷,“师兄还是好好休息吧,到这里可以了。”

司殷轻轻拍了怕艾霜棠的脑袋,没有勉强,目送她的背影离开。

艾霜棠返回师尊的居所,想要问问师兄是怎么回事。虽然直接问师兄也是可以的,但看他刚才情绪波动那么厉害,实在担心会刺激到他,还是好好休息吧。

※※※※※※※※※※※※※※※※※※※※

章节重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3.95%
目录
共77章
倒序